许其正:俭,美德也

作者:许其正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温饱或想致富,都有待财务来支撑。财务要有其来源。其来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则是节俭。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开源节流。开源当然重要,节流更不可少,且更为重要。有了来源,而不节流,不正像流水,一点一滴甚至大把大把不断地流失吗?

曾经有家上市餐饮公司的董座在某次对年轻人的演讲中,告诉那些年轻人,月薪不到五万元台币不要储蓄。为什么?他回答得很妙:把钱先拿去做人际关系。他这不正是叫年轻人去撒钱吗?用台语俗话说就是:“教坏囝子大小”。有一段时间,甚至成为流行,有些机构疯狂大倡“吃喝玩乐”。现在年轻的一代,有好些人有奢侈浪费的现象,或许与此有关吧!他们初出社会,没有经验,误信了这种说法,以至于成为“月光族”或“啃老族”。这是误导年轻人了。

笔者1960~1970年代,在南部乡下某国中任教,兼教务主任,和校长住在校门口的各一栋宿舍里,亲眼目睹,校长几乎每个周末都招来计程车,全家坐到镇上,吃“大餐”、玩乐,和其他国中的校长打麻将,直到隔天傍晚才回来。后来其中有一位校长,见笔者省吃俭用,以六万元台币买了平生第一栋小房子,竟然眼红,说些酸言酸语。却怎不自己想想,他们的月薪比笔者多,但那样浪费,哪里存钱去买房?笔者则宅在家里做上课准备,有空就写些东西投稿,傍晚带孩子到校园和运动场跑跑,运动运动,既舒展身心,维持身体健康,也节约不浪费。

富有绝非天上掉下来。大部分富人,大都由节俭而来。或有暴发户,如果没节俭,大都没多久就花光了。那年台湾实施耕者有其田时,好些地主成了暴发户,除了像联发科创办人蔡明介等人从事创业外,现在还是富有的已不多。七十年代,台湾经济起飞,好些人赚了大钱,过不了多久便没了。因为好多人有了钱,便大把大把地撒,吃喝玩乐赌样样来,不事节俭。

毕竟人都“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大家耳熟能详的王永庆和蔡万霖,他们小时候很穷。之所以富有,也是一分钱一分钱敛积而来的。根据一项调查,美国1千个百万富翁,依靠继承、中彩券暴富的只有4个,其余都是平常节俭、定期存钱、稳当投资得来的,像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脸书创办人马克.祖克伯和大富翁艾伦.巴菲特等,都是克勤克俭成为富人的。比尔.盖兹和艾伦.巴菲特甚至对孩实施“穷养”哲学,不让孩子在自己的公司任职,而让他们去别家公司,从最低层工作做起,磨练技能。苦了过后,甜的就会来。先忧后乐才是正道。先乐后忧那就真苦了。成功没有捷径,吃尽千辛万苦,忍人之所不能忍,然后才有好结果,否则只能得到相反的苦果,正是有其因乃有其果。

有清一代出了个李文炤(1672~1735),他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俭训”,开头就说:“俭,美德也,而流俗顾薄之。”正点出了节流的重要,也是我的人生至则,尤其是今日年轻人该读该记该行的准则。特别是现在,中共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正大举侵袭整个世界,景气预料会大幅滑落。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日前答客问,说这次疫疾会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其中之一指的就是这次的疫疾会让世界景气大落,大大影响我们的生活。这样的日子,或是指日可见的。当此时刻,正是我们需要节俭来保有自己的资产和生活的时候,年轻人尤其不要去跟风,去奢侈浪费,去当“月光族”或“啃老族”,要正确自己的人生观,勤劳节俭,开源节流,以储蓄将来的本钱,酝酿将来的实力。这才是聪明的人之所应为。@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来着,天气冷起来了,并且渐次地增加着冷度。海中的乌鱼为了适应水温,由北方向南方回游而来。
  • 多少年来,中秋对我只是一个公式。它很难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么强有力地震荡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 欣喜地来到海边,在这样的炎炎夏日。 此时,海边极为热闹。海滩上,有人在遮阳伞下闲聊,有人在拾贝壳…
  • “海边戏水去!” 是天气太热了吧!总听到有人这样的邀约,也听到有人答应…
  • 我看过云海,一次,再一次,在那高山上,在多次飞行中,在多水汽的季节,至今印象深刻,铭记不忘,每次想起,便历历在目。
  • 到海边,总会看到海水激起许多或大或小的白色浪花。 是由海水激荡而成的,有时海水激荡得厉害,竟至波涛汹涌,白浪滔天,有如千堆雪
  • 船倾斜摆荡着。 一波海浪汹涌地冲击过来。轰然一声,船身被冲击得向一边倾斜。白色浪花四溅。
  • 一到夏日,便常烈日当空,火伞高张,燠闷炎热得叫人有如在火炉旁的感觉,人们要想离开挥汗如雨的境地,赶赴海滨。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