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六回 纣王无道造炮烙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0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妖氛秽乱宫廷 圣德播扬西土

诗曰:
纣王无道杀忠贤,酷惨奇冤触上天。
侠烈尽随灰烬灭,妖氛偏向禁宫旋。
朝歌艳曲飞檀板,暮宿龙涎吐碧烟。
取次催残黄耇散,孤魂无计返家园。

“纣王无道杀忠贤”,杀人就是罪恶的,动用手段杀人就更罪恶了。

“侠烈尽随灰烬灭”,侠、妖是对应的,人战胜不了魔鬼,无论在人中你多厉害,当人心不正的时候,鬼一定把人吞噬掉,这是生命之间的差距,但一旦鬼上了人身,进了人的环境之后,那就是改朝换代。

在妲己进宫之前跟进宫之后,纣王是两人,我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在习近平10月1号招鬼上身之前,跟他招鬼上身之后,两回事。招鬼上身之后,很多事就没招了,招鬼上身之前还是有机会的。

就像云中子似的,他从慈悲的角度去帮纣王,帮助一分是一分,帮得成、帮不成无所谓,他注重的是过程。因为他不思前、不思后、不思左、不思右、不思荣、不思辱、不要钱、不要赌。不就是生命过程。

但看不懂的人,希望在利益角度有所结果的人,就得衡量这事值得不值得干了。

在有关生命的角度来讲,就要慈悲。

所以这首诗就讲述了纣王遇到妖怪之后变得残忍,残而不道,非常残暴。

后面“朝歌艳曲飞檀板,暮宿龙涎吐碧烟。”我能理解到的是:纣王的淫荡。这种昼夜不分的淫荡,最终催人老去。

“孤魂无计返家园”,人的魂魄是有家的。

濒死经验,是指人的肉身死了,魂魄出去了,然后自己看见自己肉身了,你说他眼睛还在那脸上长着呢!闭着眼。那他怎么看见自己肉身了?那些濒死经验的人都没有能力去解释这个问题。

因为他只是一个过程,只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感受。但这些人都讲,他怎么自个儿飘到房间上去了?拿绳提了?没有,他就自个儿上去了,我怎么(从身体里)就出来了,然后就走了,就去了某种氛围、某种环境、一种白色的光。那光,一点都不刺眼,而且非常明亮。都是那么写的。

就是人的魂魄在归回自己的家园。所以他讲“孤魂无计返家园”,造恶者、淫荡之人,必下地狱……(人家讲得很文明)

话说纣王见惊坏了妲己,慌忙无措,即传旨命侍御官,将此宝剑立刻焚毁。不知此剑莫非松树削成,经不得火,立时焚尽。

云中子他拿那个老树枝削了把剑,放在他的水火花篮,他就能挣钱。大家听懂我说这意思,真正灵性的东西,都是超脱这一层你以为的物质层面的。我们说那把剑就得淬火啦、那把剑得锋利啦,那是人的东西,那不是神的东西,神的东西往往在人这一面是弱的。所以都是反的。

云中子讲他的境界时说:我不思考,我不这、我不那,我不去钻研、我不去努力。人不是,人就是:我必须努力、必须下工夫、必须要研究……

真正好的东西是一个生命的自然表现,随着他境界的提升,他生命中好的东西、善的东西从他身体里展现出来的时候,人们自然就会有所感悟……

为什么讲人身难得,神、佛造了人的身体,这个身体去依托着不死的灵魂,而这个身体,是神按照自己的模样造的,造了他的形状,甚至按照自己的概念造了他的结构,那灵魂进入我们的天灵盖,然后借助这个身体修行,这是一个生命完整的净化过程,所以极其珍贵,又极其无能,因为相生相克——一个破松树枝,什么用都没有,但当它今天是被云中子削的放在水火花篮里的时候,他就能除妖怪,因为它代表“生”气,它是一个活的生命。

人的珍贵是:人说了算。要好、要恶、要坏,自己说了算!纣王把木剑烧了,留下的是妖精。为什么留妖精?在纣王眼里那女人有用、我要女人……

那狐狸知道他要女人,我就给他。我给他的过程是杀死他的过程。很多朋友在这样的道理中、在中共体制之下对人伤害的过程中,理解不了。所以人只要一有贪欲,一有贪婪,他即刻迷失自己,纣王又何尝不是呢!他心中一有淫荡之念,没看见妲己的时候他什么都听得懂,一看见妲己的时候,任何良言善语都变成:敢情他是要害我老婆?(你老婆是你吗)……

侍御官回旨。妲己见焚了此剑,妖光复长,依旧精神。正是,有诗为证,诗曰:
火焚宝剑智何庸,妖气依然透九重。
可惜商都成画饼,五更残月晓霜浓。

妲己依旧侍君,摆宴在宫中欢饮。

“五更残月晓霜浓”,天快亮了,月亮快消失了,早晨的霜露无论多浓,太阳一出就完蛋。这是讲整个商朝完蛋了。妲己依旧和君王在宫中摆宴狂欢……

且说此时云中子尚不曾回终南山,还在朝歌,忽见妖光复起,冲照宫闱。云中子点首叹曰:“我只欲以此剑镇减妖氛,稍延成汤脉络,孰知大数已去,将我此剑焚毁。一则是成汤合灭;二则是周国当兴;三则神仙遭逢大劫;四则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五则有诸神欲讨封号。罢,罢,罢,也是贫道下山一场,留下二十四字,以验后人。”

云中子这事儿白干了。

大数已去,定数已到,商朝必亡,就像人们在讲“天灭中共”,透过人们的口讲出来的时候,其实就在吻合著天意。一个人,他看不着天,他也看不着神,但是他从“与神同行”到“万劫不复”再到“天灭中共”这个过程中,也是他自我执著失去的过程。

在客观的角度来讲,与神同行就是“我思”——我要与神同行。

万劫不复:不是我想干嘛就干嘛。

天灭中共——我只是个与神同行的人,共产党如何亡,必由神出手。

云中子秉承善意去朝歌劝纣王,他出手了——他想去改变一点点天意都改变不了。他知道杀不了妖精,只是镇减妖氛、稍延成汤脉络——各自生命是有使命的,这是云中子修行、学习的过程。他留下这一份修行的文化(写在了《封神演义》里面),告诫着今天所有修行的人,不要自以为是的说要干嘛!不要以为自己道行有多深。

云中子进剑除妖,纣王做到这份上(将剑焚毁)的原因,有五个:

一、成汤必然灭亡。

二、周国当兴——改朝换代是必然的。

三、神仙遭逢大劫——神仙那儿有问题。

改朝换代也叫“改天换地”。人这边“成汤合灭”与神仙那边“遭逢大劫”是一体的,只是在不同的层面上。

四、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

这时候元始天尊还没有说出封神,云中子已经知道“姜子牙合受人间富贵”,他知道(1)姜子牙修不成。(2)一定是姜子牙主理封神。(3)姜子牙没有被哪个王杀了。所以我才说云中子来得境界高。

五、有诸神欲讨封号。

元始天尊还没有把封神榜拿出来,云中子却全都知道了。所以商朝完结的一件事情,却牵动着这天地间五件事情。那是立体的、上下(层次)的,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今天的借鉴就是:看到共产党的邪恶。比如说:共产党崇尚人之初性本恶,你就一定要(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在这过程中,得以在此大劫难中净化、升华生命。

“贫道下山一场”到底成或不成,其实就是他修行的过程,不是我们人中以为的成功与失败的过程。这没有浪不浪费时间的概念。说浪费时间的人,大多是希望求得“结果”的人。一个懂得生命过程的人,他知道如何把握生命的境界,而不是在人中“失”与“得”!

当把自己标榜成一个胜利者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修行的人他知道生命的“来”与“去”,也就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出手”和出手时所站的位置,这是“境界”,不是得、失的问题。

所以云中子没走……大家看到《封神演义》是立体的,从鸿钧道人到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然后到广成子、云中子、燃灯道人。还有在整个系统之外的西方教主(西方极乐世界)。然后才到了人。

首先出现的人是姜子牙。姜子牙跟纣王是对等的。纣王是人中的王,叫天子;姜子牙他虽也在人中,可是修不成,但他师父给了他宝贝:杏黄旗、打神鞭、四不像。这三家宝贝广成子可拿不着,他的十二门人都拿不着,云中子也拿不着。

那能证明姜子牙功夫比广成子高吗?不可能!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但他为什么拿了这些宝贝?

他拥有宝贝是因为他有使命的。而这使命可不代表他修行的高低。这意思是,在我们现实环境中人看待问题的时候,都是站在利益的角度,所以是错的。姜子牙是不是元始天尊最得意的门徒(所以拿得到宝贝)呢?我相信稍微明白的人都不敢这么说。这是利益之人在揣摩神、仙、道、佛境界所想的角度。

云中子在朝歌等着,他看见宫廷妖气又起来了,妖气一起他才说了:孰知大数已去,将我此剑焚毁。就是说,他想稍微延长点成汤之脉络都做不成。就是讲,很多事情的命运完全是定死的。

有些非常有本事的生命出于善念想去帮助那命里注定的生命,还要仰仗着命里注定的生命有所感悟并落实在行为上。所以我们讲新版的《封神演义》你就可以把纣王比喻成习近平,习近平也曾经遇到过绝好的机会,他自己也完全能接受也承认,但他就是因为极度的自卑,而把中共走向灭亡定格了、栓在他身上。

因为共产党的命栓在他身上,他又仰仗着共产党来维持着自己的权力。这是利益上的相互依存、所需,然后相互胡说、相互欺骗。

那习近平自己何尝不知道中共的邪恶呢?他正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才给他带来了绝对的伤害——他自己的姐姐因为共产党文化大革命的迫害自杀了。他从姊姊自杀的角度感悟到共产党的力量无尽,他要借重共产党的力量,以一种极端自卑的心理报复社会。他的出手相当阴邪狠毒,而这一份阴邪、狠毒又迎合著王沪宁的人之初性本恶。

他达到极端的恶,但他不轻易伤人,但是他让你活受罪(新疆就是)!他懂得相生相克的道理。他在正定县待了这几年没白待。“正定”是佛教里说的“八大定”之一,他没白待,但是反过来显得:他更阴邪。

那云中子苦口婆心对纣王说了一番话,纣王都答应了,也把剑挂在分宫楼上了,事都办完了,纣王又回去了(把剑烧了),所以云中子说罢,罢,罢,也是贫道下山一场,留下二十四字,以验后人。让后人看看我云中子是谁。

云中子取文房四宝,留笔迹在司天台杜太师照墙上。

照墙,有的地方叫:照壁(编注:大门前的一道类似屏风的墙)。司天台(编注:官名),那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夜观天象给纣王做为建议,这样的官本身有特殊功能,他不跟世俗打交道,他是跟天意打交道。恰恰云中子留下的东西是留给他的。

云中子没留给黄飞虎,黄飞虎是带兵打仗的,不是夜观天象的。夜观天象的都被称为太师,这里他就叫杜太师。这样的人有特殊的本事。

云中子知道他写的东西,在朝廷中,也就只有杜太师有可能知道他写的是什么——你明明知道对方跟你不对口,你干嘛要跟人说这话啊!就说这意思。话不投机半句多,驴、马对不上。所以写书的人同样在表现生命不同的层面。

诗曰:
妖氛秽乱宫廷,圣德播扬西土。
要知血染朝歌,戊午岁中甲子。

宫廷,指纣王。圣德,讲的是周文王。那个时候的周文王还没出场呢!云中子就已经知道下一个朝代是他们。一切,不都是有序的被安排好了的吗?就像我们现在赶上了黑死病在北京的出现……时间,对应得非常“完美”。

“戊午岁中甲子”,戊午年,年中时日。指出纣王亡朝的时间。

云中子题罢,迳回终南山去了。

且言朝歌百姓见道人在照墙上吟诗,俱来看念,不解其意。人烟拥挤,聚积不散。正看之间,只见太师杜元铣回朝。只见许多人围遶府前,两边侍从人喝开。

太师问:“什么事?”管府门役禀:“老爷,有一道人在照墙上吟诗,故此众人来看。”杜太师在马上看见,是二十四字,其意颇深,一时难解;命门役将水洗了。

太师杜元铣是观天象的。云中子留二十四字在司天台的照墙上,为什么?司天台杜太师能够知道宫廷有妖怪,在他观天象的星云中就能展现妖气(阴气太重)。云中子是希望透过杜太师,有机会多少理解他善意的告诫。这是他善良的品质,尽其可能的表达。有用、没用?(这事没用,你就不做了?!那是利益)。

你不尽善意,那就是恶!

太师进府,将二十四字细细推详,穷究幽微,终是莫解。暗想:“此必是前日进朝献剑道人,说妖气旋绕宫闱,此事倒有些着落。连日我夜观天象,见妖气日盛,旋绕禁闼,定有不祥,故留此钤记。目今天子荒淫,不理朝政;权奸蠹惑,天愁民怨,眼见兴衰。我等受先帝重恩,安忍坐视?见朝中文武,个个忧思,人人危惧,不若乘此具一本章,力谏天子,尽其臣节,非是买直沽名,实为国家治乱。”

杜太师身在朝歌为官,怎么会想到西伯侯是圣祖,他也不敢那么想。

杜元铣当夜修成疏章,次日至文书房,不知是何人看本。今日却是首相商容。元铣大喜,上前见礼,叫曰:“老丞相,昨夜元铣观司天台,妖气累贯深宫,灾殃立见,天下事可知矣。主上国政不修,朝纲不理,朝欢暮乐,荒淫酒色,宗庙社稷所关,治乱所系,非同小可,岂得坐视。今特具谏章,上于天子。敢劳丞相将此本转达天庭。丞相意下如何?”

商容听言,曰:“太师既有本章,老夫岂有坐视之理。只连日天子不御殿庭,难于面奏。今日老夫与太师进内庭见驾面奏,何如?”

内庭是外臣不能进去的,那是大王的寝室,外人哪能进卧室啊!禁闼,是指宫廷门。外臣不能进内廷,内廷全是家眷,全是女的,那些女人都是伺候天子的,外臣哪能见大王的女人,就这么回事。

后来没招了,必须得见纣王,先见宦官。其实宦官、弄臣同样反映了一个关键问题:男人做了宦官,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会极度自卑的。现今中共官员害人也出于自卑心理,从而把人害成这样。

他们一进卧室就出事了!

商容进九间大殿,过龙德殿、显庆殿、嘉善殿,再过分宫楼。商容见奉御官。

奉御官口称:“老丞相,寿仙宫乃禁闼所在,圣躬寝室,外臣不得进此!”商容曰:“我岂不知?你与我启奏:商容候旨。”奉御官进宫启奏:“首相商容候旨。”王曰:“商容何事进内见朕?但他虽是外官,乃三世之老臣也,可以进见。”命:“宣!”

分宫楼室是最近内宫的,而当时为什么云中子让剑挂在分宫楼呢?就是最靠近妲己住的地方。

有朋友说妲己那么有本事还在乎远、近吗?

这就是生命境界、层面相互尊重的原因。鬼,白天不能出来,晚上才出来,那是鬼受生命约束的形式,同样是对人的尊重。而人死的时候又是鬼过来拉。神到人间一定以人的方式出现,如果神到人间以神的方式出现,那不叫人的环境,那叫神的环境。

很多人不是不理解而是太利益,说:神在哪儿?你给我看看。

你算什么?神要给你看看!无知者,不怪!但无知者不知耻、必勇猛,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商容进宫,口称“陛下”,俯伏阶前。王曰:“丞相有甚紧急奏章,特进宫中见朕?”商容启奏:“执掌司天台首官杜元铣,昨夜观天象,见妖气照笼金阙,灾殃立见。元铣乃三世之老臣,陛下之股肱,不忍坐视。且陛下何事,日不设朝,不理国事,端坐深宫,使百宫日夜忧思。今臣等不避斧钺之诛,干冒天威,非为沽直,乞垂天听。”将本献上,两边侍御宫接本在案。

乞求天子听臣一段话。古人说的话都是那样。

现在人讲的是大白话,而语言讲得越繁杂,其实越麻烦。

臣正君邪 国患难治

纣王接过商容的奏本,奏本就写得很文化。

“具疏臣执掌司天台官杜元铣奏,为保国安民,靖魅除妖,以隆宗社事:臣闻国家将兴,祯祥必现;国家将亡,妖孽必生。臣元铣夜观天象,见怪雾不祥,妖光遶于内殿,惨气笼罩深宫。陛下前日躬临大殿,有终南山云中子见妖气贯于宫闱,特进木剑,镇压妖魅。闻陛下火焚木剑,不听大贤之言,致使妖氛复成,日盛一日,冲霄贯斗,祸患不小。

隆宗,兴隆祖宗宗社。

妖怪,是指妲己在与纣王的狂欢中,它的妖力,也叫法力,它的法力日盛一日。

臣切思:自苏护进贵人之后,陛下朝纲无纪,御案生尘。丹墀下百草生芽,御阶前苔痕长绿。朝政紊乱,百官失望。臣等难近天颜。陛下贪恋美色,日夕欢娱。君臣不会,如云蔽日。何日得睹赓歌喜起之隆,再见太平天日也?臣不避斧钺,冒死上言,稍尽臣节。如果臣言不谬,望陛下早下御音,速赐施行。臣等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具疏以闻。”

连着案头上全是尘土,百草丛生,御阶殿前都是青苔。纣王根本不理朝政,百官很难见到大王,都在家休长假,当然没人打扫了。

整天跟女人鬼混,不理朝纲,君臣之间相互都不见面了,何见太平之日?商容说:冒死上言,只是尽臣节而已。

纣王看毕,自思:“言之甚善。只因本中具有云中子除妖之事,前日几乎把苏美人险丧性命,托天庇祐,焚剑方安;今日又言妖氛在宫闱之地!”

这里他提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作为纣王本身来讲,他们君臣之间完全可以交往的,而且纣王是能够听杜元铣的话,无论杜元铣怎么严厉,他都善解其意,麻烦就是他边上有狐狸。

其实里头很多事都是商容坏的事。去给女娲进香,就是商容干的,现在又是商容干的。保举纣王称太子,还是商容干的。杜元铣写完奏本,商容可以找机会再说,不就完了嘛!杜元铣也是:这事得抓紧办!?

各自有使命,商容一心为了保皇帝,一心为了保商朝,结果,事都是他引出来的,这就是命运了。

纣王回首问妲己曰:“杜元铣上书,又提妖魅相侵,此言果是何故?”

结果纣王回首问妲己头上。纣王他能听得懂杜元铣说的是好话,他一切都能接受。杜元铣直接讲说,就是苏护女儿妲己进来之后,你出这个事(只是杜元铣没说妲己就是妖怪)。

纣王什么都明白,一见美人他就糊涂。他什么都听得懂,关键问题他又不懂。其实这事很有借鉴之意了。就是,一个人如果你做事情都是从自我角度出发——“我”为衡量的基点(我的利益、我认为),必出祸乱。

纣王什么都听得懂,他就没把妖怪跟妲己给连上,他也不否认有妖怪,他也能接受宫里有妖怪,他就没把妲己跟妖怪连上,原因就是“我要妲己”,他就这么点事,就毁在这一念头上(天下之间有多少人不是这么看问题),我觉得这是借鉴之处。

妲己上前跪而奏曰:“前日云中子乃方外术士,假捏妖言,蔽惑圣聪,摇乱万民,此是妖言乱国;今杜元铣又假此为题,皆是朋党惑众,驾言生事。百姓至愚,一转此妖言,不慌者自慌,不乱者自乱,致使百姓皇皇,莫能自安,自然生乱。究其始,皆自此无稽之言惑之也。故凡妖言惑众者,杀无赦!”

妖怪永远以妖言惑众者之名杀忠臣,跟今天共产党用的词一模一样,网上传递任何消息叫妖言惑众、扰乱社会治安、引起社会的动荡,跟妲己的说法是一样的。所以中共封杀民众的言论,它的根本之源是妖怪。

纣王曰:“美人言之极当!传朕旨意:把杜元铣枭首示众,以戒妖言!”

杜绝妖言,那时候就讲这个,可不是现在共产党讲的。而妖怪说,凡是揭穿它是妖怪的人,叫做妖言惑众。

什么叫惑众?什么叫真正的国家将亡,必妖怪盛行?原因就在这。原因就是当权者自己对生命角色的定位。反过来,又是个定数,所以历史是重复的,只不过作为观看者,你观看的角度在哪里?

首相商容曰:“陛下,此事不可!元铣乃三世老巨,素秉忠良,真心为国,沥血披肝,无非朝怀报主之恩,暮思酬君之德,一片苦心,不得已而言之。况且职受司天,验照吉凶,若按而不奏,恐有司参论。今以直谏,陛下反赐其死,元铣虽死不辞,以命报君,就归冥下,自分得其死所。只恐四百文武之中,各有不平元铣无辜受戮。望陛下原其忠心,怜而赦之。”

王曰:“丞相不知,若不斩元铣,诬言终无已时,致令百姓皇皇,无有宁宇矣。”

你看,那时候就叫安定、稳定、团结,那时候就是以“稳定”之说来杀人,以稳定为借口、以社会安定为借口、以发展为借口,来杀掉真正的忠臣、真正的良臣、真正的建言者。

所以权力之人以“妖言惑众”之说,来杀掉忠臣,就是朝廷灭亡的过程。

商容欲待再谏,怎奈纣王不从,令奉御官送商容出宫。奉御官逼令而行,商容不得已,只得出来。及到文书房,见杜太师俟候命下,不知有杀身之祸。旨意已下:“杜元铣妖言惑众,拿下枭首,以正国法。”奉御官宣读驾帖毕,不由分说,将杜元铣摘去衣服,绳缠索绑,拿出午门。

方至九龙桥,只见一位大夫,身穿大红袍,乃梅伯也。见杜太师绑缚而来,向前问曰:“太师得何罪如此?”元铣曰:“天子失政,吾等上本内庭,言妖气累贯于宫中,灾星立变于天下。首相转达,有犯天颜。君赐臣死,不敢违旨。梅先生,‘功名’二字,化作灰尘;数载丹心,竟成冰冷!”

“灾星立变于天下”,其实现在,就是灾星的概念。现在有这么个说法,讲:习近平有大难,从11月份开始。

当初,是梅伯、商容推举纣王作太子(当时纣王叫寿王)。

梅伯一上来,就把这个“圈”给画圆了。

梅伯听言:“两边的,且住了。”竟至九龙桥边,适逢首相商容。

梅伯曰:“请问丞相,杜太师有何罪犯君,特赐其死?”

商容曰:“元铣本章实为朝廷,因妖氛遶于禁阙,怪气照于宫闱。当今听苏美人之言,坐以‘妖言惑众,惊慌万民’之罪。老夫苦谏,天子不从。如之奈何!”

因为大家都是三世老臣了,所以彼此还是相互关照。

梅伯听罢,只气得“五灵神暴躁,三昧火烧胸”:“老丞相燮理阴阳,调和鼎鼐,奸者即斩,佞者即诛,贤者即荐,能者即褒,君正而首相无言,君不正以直言谏主。今天子无辜而杀大臣,似丞相这等钳口不言,委之无奈,是重一己之功名,轻朝内之股肱,怕死贪生,爱血肉之微躯,惧君王之刑典,皆非丞相之所为也!”

“五灵神暴躁,三昧火烧胸”,也就是说,梅伯整个人愤怒之极。三昧真火:天、地、人。五灵神,凡所有的物质都是金、木、水、火、土促成的。

梅伯就把商容给骂了(很多事其实是坏在商容身上)。

叫:“两边,且!待我与丞相面君!”梅伯携商容过大殿,迳进内庭。伯乃外官,及至寿仙宫门首,便自俯伏。奉御官启奏:“商容、梅伯候旨。”王曰:“商容乃三世之老臣,进内可赦;梅伯擅进内廷,不遵国法。”传旨:“宣!”

商容在前,梅伯随后,进宫俯伏。王问曰:“二卿有何奏章?”梅伯口称:“陛下!臣梅伯具疏,杜元铣何事干犯国法,致于赐死?”

王曰:“杜元铣与方士通谋,架捏妖言,摇惑军民,播乱朝政,污蔑朝廷。身为大臣,不思报本酬恩,而反诈言妖魅,蒙蔽欺君,律法当诛,除奸剿佞,不为过耳。”

纣王他听狐狸的话杀杜元铣,却把人的话当成妖言惑众,所以我们跟大家解释,你不能说中共的人为什么没有人性?他们为什么不凭借良知?我们一直在讲,这是错误的说法。它是动物、它是妖。动物和妖,你怎么能说它有人性呢?

能感化人,哪能感化鬼呢?你想感化妲己,你怎么感化呢?不可能!

可是,为什么蒙蔽了圣聪?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不是,就像被附体了一样,那个时候,当他跟妲己有了直接的身体接触之后,他根本就摆脱不了。换句话说,妲己作为狐狸、妖怪,就是在抽纣王之精华。

梅伯听纣王之言,不觉厉声奏曰:“臣闻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言听于文官,计从于武将,一日一朝,共谈安民治国之道;去谗远色,共乐太平。今陛下半载不朝,乐于深宫,朝朝饮宴,夜夜欢娱,不理朝政,不容谏章。臣闻‘君如腹心,臣如手足’,心正则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歪邪。古语有云:‘臣正君邪,国患难治。’杜元铣乃治世之忠良。陛下若斩元铣而废先王之大臣,听艳妃之言,有伤国家之梁栋,臣愿主公赦杜元铣毫末之生,使文武仰圣君之大德。”

梅伯听纣王之语,就骂纣王:“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那杜元铣是司天台的首席长官,他懂得天象,所以纣王本该听他的,而不是他听纣王的,所以杜元铣被称为杜太师。

作个比喻,马云为什么听王林的?马云有多少钱?他拿那个钱买不了那个穿着裤衩变蛇的王林他的本事,那个本事不是花钱买来的。我跟你讲,王林也不知道怎么变出来的,你以为他知道,他不知道!

被狐狸附体的、被妖怪附体的,他知道吗?那个女人弄成蛇精脸,她就这么看着你,她觉得我应该是这么看的,像不像?像,她知道那蛇怎么看吗?她也不知道。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纣王要听观天象的,这叫“应天”。梅伯的这段话是这个意思:“你做王的人,你不是什么都懂。”

今天,不是习近平什么都懂。治国听文官,打仗听武官,而不是都听你习近平的——所以今天是新版的《封神演义》,他就是纣王。

臣如手足,也就是,你君王心正的话,你能够接触到同样是好的良臣,如果你心不正的话,一定是接受那些拍马屁的坏官。

“臣正君邪,国患难治。”这句话就厉害了。好的臣子,但是天子是坏的,那就完了。杜元铣他是前朝之大臣,纣王听妖怪艳妃之语,伤国家之梁栋……

民间咱有句话,叫“劝赌不劝嫖”。再好的朋友,劝赌不劝嫖,你只要一劝嫖,完蛋!哥两翻脸。

杜元铣剁首 梅伯炮烙 商容辞官

朋友之间劝赌不劝嫖,这是原来我们在大陆的时候,大家就这么开玩笑的,但这是真情实意。

纣王听言:“梅伯与元铣一党,违法进宫,不分内外,本当与元铣一例典刑,奈前侍朕有劳,姑免其罪,削其上大夫,永不叙用!”

纣王听言,就骂他们“结党营私”。你看,在习近平的话里也有“结党营私”。

梅伯厉声大言曰:“昏君听妲己之言,失君臣之义,今斩元铣,岂是斩元铣,寔斩朝歌万民!今罢梅伯之职,轻如灰尘。这何足惜!但不忍成汤数百年基业丧于昏君之手!今闻太师北征,朝纲无统,百事混淆。昏君日听谗佞之臣,左右蔽惑,与妲己在深宫,日夜荒淫,眼见天下变乱,臣无面见先帝于黄壤也!”

在杜元铣没去骂妲己的时候,纣王听得进他的话,但当他骂妲己的时候,纣王就不干了,妲己也不干了。

这个时候商容一直没有说话,商容只劝大王别杀杜元铣,后来商容就没有再发表意见。关键就是说,商容没有直接了当针对纣王的做法去说,他态度非常暧昧。这里,我们就要往前再跟大家重复一下当时云中子劝纣王的心态。

云中子进宫讲了宫中有妖气,但云中子只字不提妲己,他不提狐狸。他所有的概念只是说:希望纣王能够从中醒悟过来——劝善。云中子不求结果,他留给了纣王余地,一切决定由纣王自己做。杜元铣不是,那梅伯也不是。所以他们只是人中的人。

云中子不在人中留下任何因他所为而出现的某种固定的结果,所以在他的身上大家能看到“时间是个神”,一切生命的展现只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更深的含意是什么?商朝一定亡在纣王手里头。

所以云中子启悟纣王,是让纣王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凭借自己被启悟的善念,任何其他人不能干涉。但杜元铣去骂纣王,点名妲己; 梅伯去骂纣王,点名妲己。他们的一份赤诚,却是为了保住商朝。

而保住商朝却与天意作对、与命运作对——他们要求得一种结果,改变结果,所以当他们去那么做的时候,一定是要致妲己于死地。

这个时候妲己不干了!你可以看到,整个书中的描绘,都不是妲己先出手,妲己大多后出手。里面包含了什么意思呢?就是:妲己是女娲派来的,她是拥有使命的,也就是,无论梅伯还是杜元铣,都不可能战胜妲己。

大家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比较残酷,这是真的。他们不可能战胜妲己,是因为妲己要来人中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他们两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是求得人中的结果,他们的生命来处、境界,低过了这只狐狸。

所以为什么朋友们经常说:好人不长命!

好人不会活在人中享受荣华富贵。好人一定是淡泊于名利,淡泊于荣辱的……这个道理能够让我们感悟到现在的香港事情。有些事情是过程……

所以杜元铣跟梅伯必死无疑,是因为他们阻挡了天意。原因是他们的生命境界在人的层次,他们只是人。

其实朋友们如果你能够体悟到这些的话,你会为眼前生命的失去而展现你的慈悲跟怜悯,但你不会悲伤、无奈,甚至你想左右什么,没有。只是在过程中展现你锤炼自己和净化自己的生命境界,而不去在乎要达到什么目的。

生命是过程,而不是索得。

纣王大怒,着奉御官:“把梅伯拿下去,用金瓜击顶!”两边才待动手,妲己曰:“妾有奏章。”王曰:“美人有何奏朕?”──“妾启主公:人臣立殿,张眉竖目,詈语侮君,大逆不道,乱伦反常,非一死可赎者也。且将梅伯权禁囹圄,妾治一刑,杜狡臣之渎奏,除邪言之乱正。”

就是说:梅伯简直太可恨了!其实是因为梅伯是第一个当着妲己的面,把妲己给骂了。说妲己诱惑纣王、淫乱纣王……

因为梅伯忿怒的语言,就会促成纣王要不然杀他,要不然就得杀掉妲己……但是梅伯不是不好,这个没有好、坏……梅伯就是梅伯,他给我们展现了在人的现实环境中,正与邪的表现。但是表面上的邪(妲己表面上的邪恶)却是受命于女娲——另有安排。

而梅伯必死,是因为他要保必将完结的商朝。就像现在习近平要保共产党,习近平就死在这上,基本类似的。他原来在2014年、2015年那个时候,他是借助国家力量要去有所作为的,他确实也是那么做的。你看他现在也不提他跟马英九见面的事,那是以一个国家的概念。所以当人被鬼附体,招鬼上身的时候,你看他就完全不行了。

所以妲己把自己本身的邪恶称为正,她把人们对她直接的指责称为邪,跟今天的中共是完全一样。

纣王问曰:“此刑何样?”妲己日:“此刑约高二丈,圆八尺,上、中、下用三火门,将铜造成,如铜柱一般;里边用炭火烧红。却将妖言惑众、利口侮君、不尊法度、无事妄生谏章、与诸般违法者,跣剥官服,将铁索缠身,裹围铜柱之上,只炮烙四肢筋骨,不须臾,烟尽骨消,尽成灰烬。此刑名曰‘炮烙’。若无此酷刑,奸猾之臣,沽名之辈,尽玩法纪,皆不知戒惧。”

你说她得有多大的恨!是因为梅伯当着她的面骂她,说她是真正诱惑圣聪,阻挡圣聪,毁了纣王的人。所以她同样以这样的恨去报复梅伯。

大家看到香港警察的恶、中共的邪,其实里面有很大成分包含了恨。中国人的互动中包含了太多的恨,所以你看到中国人的冲突,总是侮辱人,跟这个是类似的。

你要记住:妲己是妖!而有些中国人却拒绝了自己生命与生俱来的那一份善良。因为他以利益为先导,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他不相信神,他不相信佛,他不相信自己的灵魂,他只相信自己的肉体,他只活在自己肉体感受上,那人自然就是贪婪的。贪婪、得不到,就产生恨。

因为肉身就是有肉欲来的,因情、色而生爱恨、情仇(不是不该有爱情,而是大家要知道,你的基点在哪里)。而人的灵魂(本性)才是善的。所以当你看到有些人很恨的时候,你要能理解他。

你跟妲己去讨论人性,她就觉得你很可笑,她会笑话你。

在香港出现了很多恶的警察,他去笑话那些劝阻他们的人。所以他们和有人性的人是两回事。

纣王曰:“美人之法,可谓尽善尽美!”即命传旨:“将杜元铣枭首示众,以戒妖言;将梅伯禁于囹圄。”又传旨意:“照样造炮烙刑具,限作速完成。”

所以以权力之实,行法律之名,大多都是邪恶的。

在正常的社会中,司法是独立的,司法必须与权力相剥离。

今天,在香港,你看到的就是:执法者把权力拿走,以权力之名执法。这就是邪恶的。

人、生命的环境就是这样,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完全约束自己。只有神定的规矩才能使人在信仰的约束中自我约束。因为法律本身是外在的。

真正沽名钓誉的就是妲己,妲己在指责这些忠臣所指责的话当中,他所使用的一切就是沽名钓誉,所以他是反的。而纣王一见到妲己基本就怂了。

首相商容观纣王将行无道,任信妲己,竟造炮烙,在寿仙宫前叹曰:“今观天下大事去矣!只是成汤懋敬厥德,一片小心,承天永命;岂知传至当今天子,一旦无道。眼见七庙不守,社稷坵墟。我何忍见!”又听妲己造炮烙之刑,商容俯伏奏曰:“臣启陛下:天下大事已定,国家万事康宁。老臣衰朽,不堪重任,恐失于颠倒,得罪于陛下,恳乞念臣侍君三世,数载揆席,实愧素餐,陛下虽不即赐罢斥,其如臣之庸老何。望陛下赦臣残躯,放归田里,得含哺鼓腹于光天之下,皆陛下所赐之余年也。”

纣王那是当着商容的面和妲己讲的,可是商容却一句话都没说。他在寿仙宫前非常感叹:他讲他自己,一切都小心翼翼,侍奉成汤一生,结果本想说永远万岁,(成天永命),岂知传到当今之天子,一旦无道——他用词用得也满绝的——旦夕之间是指,本来他不是不好,而是当他遇到妖精之后,当他的贪婪与动物相吻合,被动物所利用之后,他就变成无道了。

七庙是祖宗之庙,只有天子才能供奉七庙。比如说,纣王从他往上供他的父亲,供七代,这叫七庙。大臣(比如说宰相),他只能供五庙,再低一层的,只能供三庙,再低的供一庙,老百姓不能供,只能有一个牌坊,大概是这意思。所以“眼见七庙不守”,他的意思就是:成汤完蛋了。

我不开玩笑,我说七的定数:七,在传统的生命文化中都有含意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原始七佛。就连释迦牟尼、原始古佛都不在,燃灯还是个道人,还不是佛呢!就是说,定数的东西只有我们看不明白的,没有他不存在的。

纣王见商容辞官,不居相位,王慰劳曰:“卿虽暮年,尚自矍铄,无奈卿苦苦固辞,但卿朝纲劳苦,数载殷懃,朕甚不忍。”即命随侍官:“传朕旨意,点文官二员,四表礼,送卿荣归故里。仍着本地方官不时存问。”商容谢恩出朝。

商容辞官了。纣王还要让地方官经常去看他。你说他是不是忠臣?反正他就不像梅伯、杜元铣。他骗纣王,他知道殿下已经劝不过来,他就说天下大事已定,国家万事康宁。面对着妖精,面对这一切,他反着说。大王你什么事都听那女妖精的,我就是废了、宰相都废了,他讲的是这意思。

从人的道理上讲,他油滑,但是他可顺着天意,纣王就让他走了。杜元铣和梅伯是逆天意,所以被杀,但是妲己杀他又违背女娲的要求。所以正是生命的属性给他定格在那里,你可以讲,是更高的神在利用着生命属性。女娲又何尝不知道狐狸肯定吃人,但女娲当初偏跟狐狸说你可不能伤人。那它下来一定伤人,它伤了谁,伤了所有想保住商朝的人。

大家可别听混了,我想说的意思是:眼前世俗中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你不要想留住它。所以人家云中子,那个厉害啊!他不会留住眼前任何东西(十不思),而他却完全能够欣赏。

其实这里边有一个暗语。就是说,商容知道杜元铣和梅伯为什么而死,那纣王再留着商容,永远有麻烦,而梅伯骂妲己,也是当着商容的面,所以让商容跑了,也就跑了。

朋友可能说,涛哥你这有点阴谋论。但商容跟他们两个是三世老臣,他们都为此献身了,商容却自始至终一句责怪纣王的话都没说!难道不是吗?

不一时,百官俱知首相商荣致政荣归,各来远送。当有黄飞虎、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各官,俱在十里长亭饯别。商容见百官在长亭等候,只得下马。只见七位亲王,把手一举:“老丞相今日固是荣归,你为一国元老,如何下得这般毒意,就把成汤社稷抛弃一旁,扬鞭而去,于心安乎!”

“只见七位亲王”,是指与纣王同辈分的兄弟。他有两个亲哥哥,叫微子启、微子衍。还有数位兄弟,也是七个。他们也知道纣王出了什么事情,只不过他们都不敢说而已。

商容泣而言曰:“列位殿下,众位先生,商容纵粉骨碎身,难报国恩,这一死何足为惜,而偷安苟免。今天子信任妲己,无端造恶,制造炮烙酷刑,拒谏杀忠,商容力谏不听,又不能挽回圣意。不日天愁民怨,祸乱自生,商容进不足以辅君,死适足以彰过,不得已让位待罪,俟贤才俊彦,大展经纶,以救祸乱,此容本心,非敢远君而先身谋也。列位殿下所赐,商容立饮一杯。此别料还有会期。”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世道已经如此了,作为老臣商容我竭尽我之可能,但是今天劝赌不劝嫖,这大王现在就是落在了一个嫖上,那我也爱莫能助。不是我不想干,不是哥儿们不扛,是当真扛不住了。请各位亲王和各位大臣,能够理解。

商容敢在十里长亭这地方点妲己的名,在宫里面却不敢说。同样反映出文武百官都知道纣王死在了妲己手里,但谁都不敢说。所以今天习近平也叫圣上,纣王也叫圣上……

乃持杯作诗一首,以志后会之期:诗曰:
蒙君十里送归程,把酒长亭泪已倾。
回首天颜成隔世,归来畎韭神京。
丹心难化龙逄血;赤日空消夏桀名。
几度话来多悒怏,何年重诉别离情?

“赤日空消夏桀名。”他把纣王等同夏朝的桀(不一定理解对)。这里面有很多诗歌。其实《西游记》、《三国演义》都有这样的特点。

商容作诗已毕,百官无不洒泪而别。商容上马前去,各官俱回朝歌。不表。

话言纣王在宫欢乐,朝政荒乱。不一日,监造炮烙官启奏功完。纣王大悦,问妲己曰:“铜柱造完,如何处置?”妲己命取来过目。

监造官将炮烙铜柱推来:黄邓邓的高二丈,圆八尺,三层火门,下有二滚盘,推动好行。纣王观之,指妲己而笑曰:“美人神传,秘授奇法,真治世之宝!待朕明日临朝,先将梅伯炮烙殿前,使百官知惧,自不敢阻挠新法,章牍烦扰。”一宿不题。

这里他讲的跟现在的概念是一样的。凡是妖精、妖怪,它在杀人的过程中,它一定营造恐惧。共产党一切手段都是在营造恐惧,而这里他把妖精称为“美人神传,秘授奇法”就是反的。这完全对应到现在的中共政权。

次日,纣王设朝,钟鼓齐鸣,聚两班文武朝贺已毕。武成王黄飞虎见殿东二十根大铜柱,不知此物新设何用。王曰:“传旨把梅伯拿出!”执殿官去拿梅伯。纣王命把炮烙铜柱推来,将三层火门用炭架起,又用巨扇搧那炭火,把一根铜柱火烧的通红。众官不知其故。午门官启奏:“梅伯已至午门。”王曰:“拿来!”

做了二十根大铜柱,不是只做了一个,成排的摆在殿前。那意思就是说:你来一个,我炮烙你一个,你来十个,我炮烙你五双。谁敢说话,我弄谁!

那自然就没有人说了,为什么要说呢?

在这过程中,纣王他会认为自己很有权势,很霸!

两班文武看梅伯垢面蓬头,身穿缟素,上殿跪下,口称:“臣梅伯参见陛下。”纣王曰:“匹夫!你看看此物是什么东西?”梅大夫观看,不知此物,对曰:“臣不知此物。”纣王笑曰:“你只知内殿侮君,仗你利口,诬言毁骂。朕躬治此新刑,名曰:‘炮烙。’匹夫!今日九间殿前炮烙你,教你筋骨成灰!使狂妄之徒,如侮谤人君者,以梅伯为例耳。”

大殿叫“九间殿”,皇都是“九”的数,可是在他生命的另外一面,却有着“七”的定数。

他说:我在九间殿前炮烙你!什么叫炮烙,就是BBQ。我拿炭,一下活生生给你烤死。

梅伯听言,大叫,骂曰:“昏君!梅伯死轻如鸿毛,有何惜哉!我梅伯官居上大夫,三朝旧臣,今得何罪,遭此惨刑?只是可怜成汤天下,丧于昏君之手!久以后将何面目见汝之先王耳!”

骂纣王等于是骂了纣王祖宗,因为骂他死的时候怎么去见祖宗。

纣王大怒,将梅伯剥去衣服,赤身将铁索绑缚其手足,抱住铜柱。可怜梅伯,大叫一声,其气已绝。只见九间殿上烙得皮肤筋骨,臭不可闻,不一时化为灰烬。可怜一片忠心,半生赤胆,直言谏君,遭此惨祸!正是:一点丹心归大海,芳名留得万年扬。

那个铜柱子已经烧红了。铜的传热快。结果九间殿上烧得都是皮臭味,那四百个文武大臣都在大殿上,闻了这味,谁都吓坏了。

“半生赤胆,直言谏君。”作为忠臣是应该尽忠,他就讲人生命的这个层面。

人能尽忠,在人的角度来讲是善良的。人中的善、恶、忠、奸就决定了你死后的定位。但如果你是修炼人,你的概念就又不同。梅伯是忠臣,也就选择了他死后灵魂的归属处。

后人看此,有诗叹曰:
血肉残躯尽化灰,丹心耿耿烛三台。
生平正直无偏党,死后英魂亦壮哉。
烈焰俱随亡国尽,芳名多傍史官裁。
可怜太白悬旗日,怎似先生叹隽才?

话说纣王将梅伯炮烙在九间大殿之前,阻塞忠良谏诤之口,以为新刑稀奇;但不知两班文武观见此刑,梅伯惨死,无不恐惧,人人有退缩之心,个个有不为官之意。纣王驾回寿仙宫。不表。

伴君如伴虎——其实可以形容今天的习近平,他的身边很多人同样都是如此心态。所以谁都不说话,就只听习近平一个人的。

且言众大臣俱至午门外,内有微子、箕子、比干对武成王黄飞虎曰:“天下荒荒,北海动摇,闻太帅为国远征,不意天子任信妲己,造此炮烙之刑,残害忠良,若使播扬四方,天下诸侯闻之,如之奈何!”

自古至今都是循环往复的,方得始终的。

黄飞虎闻言,将五柳长须撚在手内,大怒曰:“三位殿下,据我末将看将起来,此炮烙不是炮烙大臣,乃烙的是纣王江山,炮的是成汤社稷。古云道得好:‘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今主上不行仁政,以非刑加上大夫,不出数年,必有祸乱。我等岂忍坐视败亡之理?”众官俱各各嗟叹而散,各归府宅。

如果君视臣如土芥,都是野草,那臣视君就如仇敌了。这就是一个相互对应的说法。所以,和今天习近平跟他身边的人之间的关系是同样的。

且言纣王回宫,妲己迎接圣驾。纣王下辇,携妲己手而言曰:“美人妙策,朕今日殿前炮烙了梅伯,使众臣俱不敢出头强谏,钳口结舌,唯唯而退。是此炮烙乃治国之奇宝也。”传旨:“设宴与美人贺功。”其时笙簧杂奏,箫管齐鸣。

纣王与妲己在寿仙官,百般作乐,无限欢娱,不觉樵楼鼓角二更,乐声不息。有阵风将此乐音送到中宫,姜皇后尚未寝,只听乐声聒耳,问左右宫人:“这时候那里作乐?”两边宫人答:“娘娘,这是寿仙宫苏美人与天子饮宴未散。”

阵风把此淫乱之声送到中宫。中宫是皇后住的。姜皇后还没有睡觉。

姜皇后叹曰:“昨闻天子信妲己,造炮烙,残害梅伯,惨不可言。我想这贱人,蛊惑圣聪,引诱人君,肆行不道。”即命乘辇:“待我往寿仙宫走一遭。”──看官,此一去,未免有娥眉见妒之意,只怕是非从此起,灾祸目前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了,这个妲己也挺奇怪,都不是先出手,她只去诱惑纣王,是旁边的人看不过眼,都要去试图阻挡,过程中,都在骂妲己是妖怪,从而出的事情。我说不好朋友们能否从中品出什么味道?◇(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五回“昆仑山子牙下山”就讲述了为什么要有封神榜、封的神都跟谁有关?里面讲述了一些相当高境界的神、隐藏了一些现在环境中查不到的内容——查任何书,没得解释。我只讲我能理解的,离背后真正的真相可能有相当大的距离。
  • 山,云海
    哪吒,其实有两个,一个是“灵珠子”、一个是李靖的儿子“哪吒”。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作为四大龙王,东海龙王他自己也知道哪吒有肉身的一面,也有灵珠子的一面。那肉身这一面是李靖给的,他哪吒把这边毁了就顶了这边的罪。
  • 给孤独园(又称祇园),这座炳耀于世的园林,在古印度曾经大放光彩。唐僧取经,亲眼目睹了园林基址。随着时光远去,当昔日辉煌不再,而祇园动人的传说,终是代代相传,千古流芳……
  • 《封神演义》主要是讲:阐教的所有弟子下到人间(转世),然后去辅佐明君。而这个截教的,就躲到一边,不要去管,不要去捣乱,他们同样要等到这件事完结之后,他们的修行才结束。
  • 山,云
    哪吒,《封神演义》中讲了好几回,他是非常大的重点,我以为跟他的来世相关。姜子牙麾下的大将军当中哪吒的比重比较高,而哪吒的比重又主要在他出生的这一段。后来打战的过程中,二郎神的比重更高。
  • 如果没有天意给西伯侯关在羑里七年,哪能有周文王去赞伏羲。他真正理解了伏羲八卦、天皇八卦之真正生命内在道理,从而折服于伏羲之下,把八卦以《周易》的方式给人间留下文化。
  • 就是说,晴雯这个女孩虽然生得很美,天然风流,心里却是极安静的。就如她的从来没有派上用场的貌美一样,她的洁身自好的品格,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她只是这样生活着,看似泼辣,实则一派清澈见底。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干嘛,还以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纣王存心就是要杀他们。
  • 袭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欲,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义,有滋有味,有笑有泪,也是生命的善恶同在。 袭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质朴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缝隙太大,质地太薄,既不能抵挡什么,也不能真正带给人什么,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第三十回插图(局部)。(公有领域)
    话说宝玉有一次在园子里看见一位戏班子的女孩,只见她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子来来回回地写一个字:蔷,不知道写了多少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