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九回 商容九间殿死节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fotolia)
  人气: 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上回咱们把第八回跟大家讲完了:殷郊、殷洪分道而去,一奔南、一奔东,一个遇到了商容,去了太师府,这是哥哥殷郊;殷洪只有十二岁,他走得太苦了,上下无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庙,结果是轩辕庙,他进了轩辕庙里面,和衣倒下,就睡在大殿里面。

书里就这么写的:轩辕庙里面没有主,什么都没有,因为没有说有塑像(轩辕帝),只强调这是一个“空庙”。

这里其实有一个暗语:

我跟大家解释过,写《封神演义》的人,有人说叫陆西星,讲那个老道。其实我坚信传说中的说法,《封神演义》是一夜之间写成的。他是给我们现代的人留下了一份参考的东西,让人们意识到:在天地间转变的过程中,首尾相对应、相生相克的道理。

在三界中,循环往复、无终无止,这是一个绝对的道理,所以在一定范围内,好就是坏,坏就是好——如果你真懂得生命道理的话——为什么走出红尘?为什么叫沉默是金,智者无语?

商容当初要是“沉默是金”的话,这些麻烦事都没了。都是他惹的事,可是“相生相克”对应的时候,你在《封神演义》里面能看到极其玄妙的故事。

我没有明白殷洪为什么进了轩辕庙,而不是殷郊。殷郊是太子!也可能它隐喻着:商朝还会有一个根脉,能留下来。在最后纣王死了之后,好像纣王还有个儿子,他留下来了,留在朝歌(我们到最后再来核实这件事)。

殷郊去见了商容,从而使得商容在殷郊这件事情上,首尾相扣,因为纣王就是商容保下来,成为东宫太子的。

纣王前面有两个哥哥,一个是微子启、一个微子衍,两个哥哥都没成为太子,结果把他立为太子,所以最后到了殷郊,他被誉为纣王的太子。他“接洽”了商容,我觉得是可以说得通的。

殷洪充其量是一个王,因为他上面有个哥哥。他来到了轩辕庙,轩辕庙是空的,可是害他们的妲己背后狐狸的本源,却来自于轩辕洞。轩辕洞可是有生命的——三个妖怪,一个琵琶、一只鸡、一只狐狸(当初女娲用招妖幡招来的)。

纣王惹的麻烦是在“女娲庙”里面。女娲把“轩辕洞”里的妖怪招来,但是在人间的“轩辕庙”却空了!轩辕庙里应该是供奉轩辕帝(编注:指黄帝,华夏民族的始祖)的地方,可是什么都没有,是空的。因为人间没有供奉轩辕帝,所以人中出现了大乱、出现了妖怪。妖怪进了天子的寝宫,进了后宫。这是前后对应的。

其实就像我们说的,中南海进了江泽民这只蛤蟆,基本就完了!本来习近平有希望,结果习近平招鬼上身,明明确确去请了鬼,而且跟它一起去阅兵(编注:习2019年十月阅兵时阅兵车身后紧随一辆车牌“1949”的空车),中共国的军队就成鬼了!

这样的仪式至关重要,如果这样的仪式不重要,当初纣王只是去女娲庙上个香,而他上香时并没有去抓抓女娲的石头像……都没做。就是一个仪式!

就像现在,在国内开始焚书了、把一些教堂给拆了。敢拆,其实是借鬼的力量。就说这个意思。

报储一念坚金石 诛佞孤忠贯玉京

所以我们接着上一回的,就是讲当殷郊、殷洪出现之后,在他们逃亡的过程中,他们逃不出去,是因为在人的环境中,善的力量没了(轩辕帝没了),只剩妖怪了,所以他必然会被抓回去。

这里讲的涵义就是:大家在理解任何事情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到生命空间的约束。不同空间的生命,他的约束状况不同,会出现相反的道理。

这就回到第九回“商容九间殿死节”。其实就是商容为节而死,尽节尽忠。

诗曰:
忠臣直谏岂沽名,只欲君明国政清。
不愿此身成个是,忍教今日祸将盈?
报储一念坚金石,诛佞孤忠贯玉京。
大志未酬先碎首,令人睹此泪如倾。

所以忠臣他不会为自己的,也决不会沽名钓誉,他进谏就是来劝王要从善而行,只是希望作为君王能够是明白的,那样国家就好了。

商容是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不会成就个人的声望,但是即使如此奉献了,今天也是祸到满身了,他无处可逃了,只能尽忠报国,除奸除恶,供奉忠心耿耿。

“大志未酬先碎首”,其实这是讲,作为商容来讲,一生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个忠臣。在人的层面,商容是一个绝对绝对好人,但是天意不容他。

话说雷开领五十名军卒,往南都追赶,似电走云飞,风驰雨骤。赶至天晚,雷开传令:“你们饱餐,连夜追赶;料去不远。”军士依言,饱吃了战饭又赶。将及到二更时分,军士因连日跋涉劳苦,人人俱在马上困倦,险些儿闪下马来。

雷开暗想:“夜里追赶,只怕赶过了,倘或殿下在后,我反在前,空劳心力;不如歇宿一宵,明日精健好赶。”叫左右:“往前边看,可有村舍?暂宿一宵,明日赶罢。”众军卒因连日追赶辛苦,巴不得要歇息。

众军卒跑累了,所以巴不得休息。找了半天找到松林密密之处。

两边将火把灯球高举,照得前面松阴密密,却是村庄。及至看时,乃是一座庙宇。军卒前来禀曰:“前边有一古庙,老爷可以暂居半夜,明早好行。”雷开曰:“这个却好。”

众军到了庙前,雷开下马,抬头观看,上悬乃是“轩辕庙”,里边并无庙主,军卒用手推门,齐进庙来,火把一照,只见圣座下一人,鼾睡不醒。雷开向前看时,却是殿下殷洪。雷开叹曰:“若往前行,却不错过了!此也是天数。”

所以这里他再次强调,轩辕庙庙里无庙主,也就是个空庙,人间这个时候,人民已经不供奉轩辕——人间遭难的时候,对神缺少敬仰。

当人对神缺少了敬仰的时候,轩辕洞里面自然出现了妖怪,这是这本书在描绘的过程中,以人为中心,在阐述当人们背离了神明的时候,只追逐自己利益的时候,那妖怪自然就盛行,神会离位。

无庙主,另外一个涵义同样是神离神位。

在女娲庙的时候,纣王出麻烦的时候,同样也提到女娲离开了神位去找天皇、地皇、人皇庆贺生日去了。也只是那一瞬间离开了神位,对人没有了关照,人们就失去了神的庇护。

正是因为人失去了神的庇护,人就可以为非作歹,从而招致了妖魔鬼怪上身。就这么讲的。

雷开叫曰:“殿下,殿下!”殷洪正在浓睡之间,猛然惊醒,只见灯球火把,一簇人马拥塞。殿下认的是雷开。殿下叫:“雷将军!”雷开曰:“殿下,臣奉天子命,来请殿下回朝。百官俱有保本,殿下可以放心。”

“百官具有保本”的意思就是说,文武大臣肯定会保殿下,不会让你父亲杀了你。

那个时候殷洪尽管只有12岁,他非常通晓上、下之道理,他也知道:第一,跑不了;第二,雷开也不会放了他。这是肯定的,都是各尽其职。

殷洪曰:“将军不必再言,我已尽知,料不能逃此大难。我死也不惧,只是一路行来,甚是狼狈,难以行走。乞将军把你的马与我骑一骑,你意下如何?”

雷开听得,忙答曰:“臣的马请殿下乘骑,臣愿步随。”彼时殷洪离庙上马,雷开步行押后,往三叉路口而来。不表。

在此之前我们讲过,黄将军给了他们残兵败将,所以走到三叉路口的时候,雷开跟殷破败两人一商量,干脆咱们在这安营扎寨,挑几十人OK的,你也挑几十人OK的,咱们把剩下的都扔在这儿,我们去追,就完了。所以雷开就这么又回到三叉口。

且言殷破败望东鲁大道赶来,行了一二日,赶到风云镇,又过十里,只见八字粉墙,金字牌匾,上书“太师府”。殷破败勒住马看时,原来是商丞相的府。殷破败滚鞍下马,迳进相府,来看商容。

殷破败是商容的门生,是他的学生。那时候有这么个礼仪:作为门生,途经老师门府的时候,不能悄不作声就过了(他必须要有礼节,要进门打招呼)……现在都这么干!那时候就不能。

──商容原是殷破败座主,殷破败是商容的门生,故此下马谒见商容,却不知太子殷郊正在厅上吃饭。

殷破败是商容亲授的弟子嘛——老师的家跟自己家是一样的,所以他不用通报,直接而入。当进去的时候,看到大厅里商容跟殷郊正在吃饭,碰个正着。这就是命该如此……

──殷破败忝在门生,不用通报,径到厅前;见殿下同丞相用饭。殷破败上厅曰:“千岁,老丞相,末将奉天子旨意,来请殿下回朝。”商容曰:“殷将军,你来的好。我想朝歌有四百文武,就无一员官直谏天子,文官钳口,武不能言,受爵贪名,尸位素餐,成何世界!”

各自求得自保,都装傻称乐。在大殿上面对这种事情发生,谁也不说话……那商朝就完蛋了。

“尸位素餐,成何世界!”所以书里面都是在描绘客观现实场景下有背后的意思——生命背后的涵义。《封神演义》在讲述商朝的败落,在天上、人间有个上下承命的相互关系。

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解释:轩辕庙是空的,所以妖怪就出来了。如果轩辕庙是实的,那里面有庙主,香火都供着,那个轩辕洞里的狐狸就成不了仙,就成不了事。其实反过来,如果轩辕庙里的香火旺盛的话,那商朝也不会亡。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共产党说自己是猴变的(进化论),把他们的祖宗给出卖了,非说自己是猴变的,叫做高级动物,自己夸自个儿是动物(猿猴子孙),然后是高级的(进化的)。

高级动物仅仅知道穿衣服,普通的动物不穿衣服。所以高级的动物穿衣服耍流氓,普通的动物直接了当——但是人家有时辰。穿衣服的高级动物耍流氓是无时无辰,对吧!一天二十四小时,一个礼拜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它不分时间、不分时辰,这就是高级动物。

那有什么区别?当你污辱人没有灵魂的时候,只剩肉的时候,那人跟驴有什么区别?驴没穿衣服你穿了!就这么点儿事。

现在狗都穿衣服,是不是!狗穿靴子,你说那毛怎么办!?

丞相正骂起气来,那里肯住!且说殿下殷郊,颤兢兢面如金纸,上前言曰:“老丞相不必大怒,殷将军既奉旨拿我,料此去必无生路。”言罢泪如雨下。商容大呼曰:“殿下放心!我老臣本尚未完,若见天子,自有说话。”叫左右槽头:“收拾马匹,打点行装,我亲自面君便了。”

殷破败见商容自往朝歌见驾,恐天子罪责。殷破败曰:“丞相听启:卑职奉旨来请殿下,可同殿下先回,在朝歌等候;丞相略后一步。见门生先有天子而后私情也。不识丞相可容纳否?”

殷破败动心眼了!他是商容教出来的。

商容笑曰:“殷将军,我晓得你这句话:我要同行,你恐天子责你容情之罪。也罢,殿下,你同殷将军前去;老夫随后便至。”

却说殿下离了商容府第,行行且止,两泪不干。商容便叫殷破败:“贤契,我响当当的殿下交与你,你莫望功高,有伤君臣大义,则罪不胜诛矣。”破败顿首曰:“门下领命,岂敢妄为!”

殷破败领命去抓了太子,其实他也无可奈何。很显然,如果他不是玩命去抓的话,那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前面黄飞虎已经追上了殷郊、殷洪,却放他们而去。

这就不一样了,雷开跟殷破败在后来的故事中都死了(也是命之所定)。也就是说,他们的私心与贪婪胜过了黄飞虎。其实是有这个含意在里头。

也就是说,在人的层面,同样要允许人在“道德的坚守层面”有着不同的水平,一层一层(层次)。我个人觉得,商容他的角色就相当的丰满——一切的麻烦是他找的,最后的结果也是他弄的。

我讲这个意思就是说,大家在看待事情的时候,千万别非要追求结果。共产党是那样,说:我必须要如何、我“一定”要如何——你三个定(腚)也没用。

北京人管屁股叫“腚”,说我“一定”要如何,你三个屁股你能怎么着?——瞎掰,别听它在那儿……都是吹牛皮。真正办事的……太明白了……

殿下辞了商容,同殷破败上马,一路行来。殷郊在马上暗想:我虽身死不辞,还有兄弟殷洪,尚有申冤报恨之时。”

行非一日,不觉来到三叉路口。军卒报雷开。雷开到辕门来看时,只见殿下同殷破败在马上。雷开曰:“恭喜千岁回来!”殿下下马进营,殷洪在账上高坐,只见报说:“千岁来了。”殷洪闻言,抬头看时,果见殷郊。

殷郊又见殷洪,心如刀绞,意似油煎,赶上前,一把扯住殷洪,放声大哭曰:“我兄弟二人,生前得何罪与天地!东南逃走,不能逃脱,竟遭网罗!两人被擒,父母戴天之仇,化为乌有。”顿足捶胸,伤心切骨:“可怜我母死无辜,子亡无罪!”正是二位殿下悲啼,只见三千士卒闻者心酸,见者掩鼻。二将不得已,催动人马望朝歌而来。

那就这样啰!从第六回,我当时看的时候觉得:人遭劫难终归是件很悲愤的事情,但是大家要明白,当人间出现巨大的灾难的时候,施予苦难的力量不是人,在这种大的天象背景之下施予苦难的力量,是妖、是魔、是鬼、是兽,它们都是为了抢占人的身体。

提醒大家:妲己为什么这么卖命?是因为女娲用招妖幡给它们招过来之后,说你们去,允许你们上人的身体,然后把纣王给他毁了,功成之后,能封正果。

我觉得今天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一只狐狸它有本事上人身(但人不会上狐狸身体),是为了能够得到正果。就是:狐狸走这一遭等于是修练。

修得正果必须有人身。当初女娲说你可以上人身,事成之后给你正果,但条件不能杀人。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狐狸改变不了它的兽性,它那种内在的“伤及生命”的本性。

可是即使对人而言它这么有本事,但它必须要有人的身体、吸人的精华。这个话是指:今天你是高级动物也好、你是高级小动物也好、母的动物也好、公的动物也好,你怎么给自己定位。

但你记住:你今天是人。

《封神演义》里讲述的故事是:你人身难得,你身体上拥有的精华,你身体上拥有的一切结构因素,是这天地间无数的生命企盼、祈求而不可能得到的。一只修了千年的狐狸,要想得到这个身体,还得赶上女娲生气,还得要她去(毁纣王)!天下有多少妖怪……所以它拼命去做。

我说的意思就是,朋友们这“一辈子”托生成人,你有莫大的至尊荣耀,因为你生命的“曾经”(前世)。而这一辈透过这个人的身体,可以得到人无法想像的~~所以这里面就有这些故事在里头,那这狐狸才尽心尽力。

有诗为证,诗曰:
皇天何苦失推详,兄弟逃灾离故乡。
指望借兵申大恨,孰知中道遇豺狼。
思亲漫有冲霄志,诛佞空怀报怨方。
此日双双投陷阱,行人一见泪千行。

人生之悲剧,命运之无奈,这只是在人的环境中的得与失。在人的环境中去讲这件事情的对与错。

“指望借兵申大恨”意思是:替母报仇之壮志和心态,要杀掉奸臣、佞臣、妲己报仇,有这么个志愿。但这一切都是空的,无用的。

骂君不怕身躯碎 叱主何愁剑下亡

话说殷、雷二将获得殿下,将至朝歌,安下营寨。二将进城回旨,暗喜成功。

“暗喜成功”,就是二将是尽力了。他们不管对方是谁,他们没有怜悯之情。其实就定位了两个人是恶的。

恶的概念就是他以杀人为主,他奉旨抓回了殷郊、殷洪,他本有机会放生的,但他没放生,尽力抓回,想使得自己加爵封官,获得更高的俸禄,这也就是黄飞虎骂他们两人的原因所在。

杀人是罪,杀掉东宫太子就是更大的罪,这两位武官只贪图自己的功名,毫不顾虑商朝祖宗的命脉(划红线),他就没想过两人同样是致商朝于死地。他为了自己的封官加爵多得俸禄,却让他封官加爵的朝代逼上死路。

所有这些都是类似的。所以习近平同样在驾驭着共产党的过程中,把自己跟共产党逼入死路,是自绝生路、生门。

有探马报到武成王黄飞虎帅府来,说:“殷、雷二将已捉获得二位殿下,进城回旨。”黄飞虎听报大怒:“这匹夫!你望成功,不顾成汤后嗣,我叫你千钟未享餐刀剑,功未褒封血染衣!”

黄飞虎是有心保殿下,他是总司令,而这两个人是他的部属,两个人给二位殿下弄回来,他听了之后非常愤怒,心起杀意,想把这两人给杀了。

令黄明、周纪、龙环、吴炎:“你们与我传请各位老千岁与诸多文武,俱至午门会齐。”四将领命去了。黄飞虎上了坐骑,迳至午门。方才下骑,只见纷纷文武,往往官僚,闻捉获了殿下,俱到午门。不一时,亚相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伯夷、叔齐、上大夫胶鬲、赵启、杨任、孙寅、方天爵、李烨、李燧,百官相见。

被点名的这些人,在后来其实都有出来。

黄飞虎曰:“列位老殿下,诸位大夫,今日安危,俱在丞相、列位谏议定夺。吾乃武臣,又非言路,乞早为之计。”

黄飞虎非常谦虚,他说我是武将,可没有太多主意,你们得打好主意。

正议论间,只见军卒簇拥二位殿下来到午门。百官上前,口称“千岁”。殷郊、殷洪垂泪大叫曰:“列位皇伯、皇叔并众位大臣!可怜成汤三十一世之孙,一旦身遭屠戮。我自正位东宫,并无失德,纵有过恶,不过贬谪,也不致身首异处。乞列位念社稷为重,保救余生,不胜幸甚!”

作为殿下,几天之中,走到这个场面,整个过程,是纣王在杀掉自己的正宫和儿子,自我断子绝孙。与其说纣王是被别人毁掉,是天意,不如说纣王是亲自毁掉自己。

所以大凡天意的过程中,都是暴虐者自绝生路(自己挖个坑自己跳)。这是大逆不道的,哪有杀自己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但他却听信了妖怪的谗言。所以我们节目中一再提,不能跟中共的官去探讨人性与良知(这是朋友们的错)——无论多好,你分不清生命的归属(是人?是神?是妖?)。所以你看到的永远是一种失落、无奈。

微子启曰:“殿下,不妨。多官俱有本章保奏,料应无事。”且言殷、雷二将进寿仙宫回旨,纣王曰:“既拿了逆子,不须见朕,速斩首午门正法,收尸埋葬回旨。”

这是纣王。两个儿子抓回来连见都不见,没有任何商讨,没有任何机会。是有一点像现在的习近平,你会看到:他没有任何回头之路,既不给别人机会,也不给自己机会。

殷破败奏曰:“臣未得行刑旨出,焉敢处决!”纣王即用御笔书“行刑”二字付与。殷、雷二将捧行刑旨意,速出午门来。

黄飞虎一见,火从心上起,怒向胆边生,站立午门正中,阻住二将,大叫曰:“殷破败!雷开!恭喜你擒太子有功,杀殿下有爵!只怕你官高必险,位重者身危!”

这是贪婪之人,他会置他人于死地,而使自己:擒太子有功,杀殿下有爵。这跟今天体制之下的文化是一样的,出卖别人而自己获得好处,踩着别人的尸体而上。

在今天香港所发生的事情、在习近平周围的这些官、在学校里所谓“汇报制度”让学生监督老师的任何环境里,都是一样的表现。

这些行为的本身不是人的行为,这些行为都具有妖、怪、兽在背后。纣王到寿仙宫,寿仙宫是妲己的,所以纣王身在妖穴之中,他必无人性。但他行人事、说人话(指人的表象),而他行为的卑鄙和暴虐,超越“人”本身。极具借鉴!

殷、雷二将还未及回言,只见一员官,乃上大夫赵启是也,走上前,劈手一把,将殷破败捧的行刑旨扯得纷纷粉碎,厉声大叫曰:“昏君无道,匹夫助恶,谁敢捧旨擅杀东宫太子!谁敢执宝剑妄斩储君!似今朝纲常大变,礼义全无!列位老殿下,诸位大臣,午门非议国事之所,齐到大殿,鸣其钟鼓,请驾临朝,俱要犯颜直谏,以定国本。”

殷破败及雷开对比大臣来说是个末官,他们也害怕……

殷、雷二将见众官激变,不复朝仪,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出。黄飞虎又命黄明、周纪等四将,守住殿下,以防暗害。这八名奉御官把二位殿下绑缚,只等行刑旨意,孰知众官阻住。这且不言。

且说众官齐上大殿,鸣钟击鼓,请天子登殿。纣王在寿仙宫听见钟鼓之声,正欲传问,只见奉御官奏曰:“合朝文武请陛下登殿。”纣王对妲己曰:“此无别事,只为逆子,百官欲来保奏。如何处治?”妲己曰:“陛下传出旨意:今日斩了殿下,百官明日见朝。一面传旨,一面催殷破败回旨。”

所以这个人就完了!纣王可以杀他儿子、不见他儿子,他可以对百官的态度都听妲己的。今天习近平的任何说法都要听王沪宁的,所以对外大家看到的习近平思想、习近平说话,实际是王沪宁。

朝代崩溃时都是一样的。我跟大家解释,就是:不要在人的得失上去看待,生命是个过程,这个过程中很多人会受难、受苦,对很多人来讲同样是净化的过程,佛家里讲:“消业”的过程,因为真正的生命是不死的。

奉御官旨意下,百官仰听玉音:
“诏曰:君命召,不俟驾;君赐死,不敢生。此万古之大法,天子所不得轻重者也。今逆子殷郊,助恶殷洪,灭伦藐法,肆行不道,仗剑入宫,擅杀逆贼姜环,希图无证:复持剑敢杀命官,欲行弑父。悖理逆常,子道尽灭。今擒获午门,以正祖宗之法。卿等毋得助逆祐恶,明听朕言。如有国家政事,俟明日临殿议处。故兹诏示,想宜知悉。”

这就是,在人的环境中走到了绝境,毫无生路了。你就想想:这是妖才做得到的,但是她想出的方法极聪明,极具手段。这就是今天中共体制下,大家常说的,只有人们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所以从中大家理解到:栽赃陷害、权力者以法律之名滥杀无辜,必是妖虐作怪。是灭绝人性的,是妖虐作为。

大家要知道,也只有在人走到绝境、毫无生路的时候,神仙才出手。那百官、所有人都急了,那没别的招了,唯一的招就是杀了妲己、杀了纣王,立东宫太子,但没人敢这么做。

没人敢这么做,就是到达底线。那纣王去挑战众臣的底线,也知道你们不敢这么做。这就像今天的习近平,他一切都做完了,那作为下面的官想劝他,什么用都没有了,除非你推翻了中共,你才有机会,否则就没机会。天象就这么个天象,事情就这么个事情,就走到这份上了。

所以当人所有的办法用尽用竭之后,神仙才来。

奉御官读诏已毕,百官无可奈何,纷纷议论不决,亦不敢散;不知行刑旨已出午门了。这且不表。

后面是广成子跟赤精子闲来无事到那一兜风,就把殷郊、殷洪给弄走了。

仙风一阵异香生 播土扬尘蔽日月

单言上天垂象,定下兴衰,二位殿下乃“封神榜”上有名的,自是不该绝命。

商朝灭亡不是人定的,也不是商朝如何,是天象走到这一步。两位殿下是从上面来的,封神榜上有名的大将,是神仙来的,是从上面来,授了使命,命该如此,走到了这一步。

这么讲吧:上面早已经定位了两个人魂魄的位置。两位殿下成为封神榜的人物,也是上天垂象。换句话说,他们在人间走过这一过程,就是个假象。

就像狐狸本是狐狸,但是她以妲己出现,是个假象,但她又吻合人间的故事。也就是,妲己也好、殷郊、殷洪也好,是借助人的身体,从轩辕帝控制的这层生命到下面妖怪这一层的生命,跟大家演述了一段故事,唱了一台戏。所以你就能理解佛家说的:身体就是一个皮囊,谁穿上是谁。其实是一个道理的。

当有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只因一千五百年神仙犯了杀戒,昆仑山玉虚宫掌阐道法宣扬正教圣人元始天尊闭了讲筵,不阐道德;二仙无事,闲乐三山,兴游五岳,脚踏云光,往朝歌迳过,忽被二位殿下顶上两道红光把二位大仙足下云光阻住。

正经八百地《封神演义》出来了(开演了)!

如果殷郊、殷洪两位殿下不是有使命的,这两位神仙(广成子、赤精子)也不会出现。所以他讲了一千五百年神仙犯了杀戒(这里没解释什么叫犯杀戒),其实就是遭此大劫。

赤精子、广成子都是元始天尊的十二门人,可是元始天尊不讲法了,关了讲坛,“不阐道德”,两位神仙就无事可做,到处游山玩水。“忽被二位殿下顶上两道红光把二位大仙足下云光阻住”,这个概念跟当时女娲的概念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女娲也好、广成子也好、赤精子也好,他们的生命跟殷郊、殷洪完全瓜葛在一起了。两位殿下的红光挡住了他们的云路,说明了两人魂魄的来处,足以跟修行了一千五百年的赤精子和广成子位置相当,尽管他表现上是凡夫俗子。

也可以说,他们彼此之间是有恩怨的。大家不是讲缘分吗?不是说生命之间是有关连的吗?那凡是遇到的都是有关连的!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关连,也不可能挡住他们的云路。能挡住云路就是他们之间有缘分。

二仙乃拨开云头观看,见午门杀气连绵,愁云卷结。二仙早知其意。广成子曰:“道兄,成汤王气将终,西岐圣主已出。你看那一簇众生之内,绑缚二人,红气冲霄,命不该绝;况且俱是姜子牙帐下名将,你我道心,无处不慈悲,何不救他一救。你带他一个,我带他一个回山,久后助姜子牙成功,东进五关,也是一举两得。”

广成子一下就披露出他跟赤精子两人的水平了。

他能知道成汤王气将终,他知道西岐圣主将出,他也知道殷郊、殷洪是姜子牙门下,可以东进五关的麾下大将,但他们却不知道殷郊、殷洪最后叛逆。

他只知道其表面,不知道其内涵,所以他的境界只知道殷郊、殷洪是姜子牙麾下的大将,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帮姜子牙的路上他们又反叛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第一段故事,不知第二段因由。

同时这一句话也就诠释了殷郊、殷洪为什么有红光,而红光能阻挡广成子和赤精子的云路,也就是殷郊、殷洪的使命超越了广成子所知道的。个体的生命有着不同的来处,而这种来处,观看者受制于自己的境界。

女娲也是被他们两人的红光挡住了,女娲转身而去,但是广成子和赤精子没有,他们的境界低过于女娲,所以他们只知道两个人会成为姜子牙的大将,而当时女娲知道他们两人会被封成什么神。

殷洪是五谷神,殷郊是木星,所以女娲知道他们两最终的果位。这就是生命的差距。我的意思:大家要品出这上、下的关节。他们只知道他们两是姜子牙麾下的大将,所以他们两人慈悲为怀,何不救他们一救,我们各救一个把他锤炼出来,让给姜子牙打仗去。这不是好事吗?

这就显现出生命本身的境界。所以在《封神演义》中包含着各层这样的故事。但太多人分辨不出来,太多人只站在人的角度看故事,所以分辨不出来这上、下层面的关系。

那在现实环境中,面对中共,你同样分不出其中真正的恶,我讲的是这个涵义。没有什么对、错,是因为中共把传统的文化都给摧毁了。

赤精子曰:“此言有理,不可迟误。”广成子忙唤黄巾力士:“与我把那二位殿下抓回本山来听用!”

黄巾力士领法旨,驾起神风,只见播土扬尘,飞沙走石,地暗天昏,一声响喨,如崩开华岳,折倒泰山,吓得围宿三军,执刀士卒,监斩殷破败用衣掩面,抱头鼠窜;及至风息无声,二位殿下不知何往,踪迹全无。吓得殷破败魂不附体,异事非常。

广成子跟赤精子的修行已经达到了一定位置,他们两人已经出了三界。出了三界才叫“领法旨”,没出三界,叫~~“特异功能”吧!只能这么说。

听不懂,咱们就听笑话。如果《封神演义》在先,《西游记》在后,你看看《西游记》——我记得:如来佛问下面说,谁去东土给我找来取经人。观世音菩萨就站出来说,弟子愿往……那时候观世音菩萨带的弟子就是《封神演义》里的木吒,而《封神演义》里的慈航道人就是后来的观世音菩萨。当时观世音菩萨是“领佛旨”(如来佛是佛)。这里,黄巾力士是听得“法旨”而去做。

我自己能理解的:出了三界的生命,他的话对下面就叫法旨,但祂的境界并没有停止。所以广成子也好、赤精子也好,依然在修行的过程。在书里,他们两个一出来的时候,就说原始天尊关了讲坛,不再讲道,所以两位神仙没事。意思是什么呢?

两位神仙同样是学生,要听他们的师尊之教诲,言外之意是还没修成,他还可以接着修,前面还有他需要修行的地方、更加的纯净的地方、更加升华的地方——人嘴讲这些其实不太好,我只是跟大家分享说:希望朋友能从中认识到每一个人生命的珍贵,你自己的生命的珍贵。

祂们都是人来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走到这条路,所以生命的层面是非常清楚的,在这天、地、人的过程中,超越了天、地、人,人的生命境界就是至善的。“至恶”的也有!——十八层地狱下。什么意思?

上,你可以知道“天、地、人”,知道三界,下,你可以奔地狱(十八层地狱下),两头超越。我觉得今天可能就走到这么一个氛围。

“监斩殷破败用衣掩面,抱头鼠窜……”殷破败吓坏了,没见过……其实他们不是没见过,他们当然见过。

黄飞虎骑着神牛,闻太师天目是开的——他这儿有只眼睛——那时候对这个东西不是不能够接受的。但是敢在午门下去抢人,把两位殿下赶走,他们认为这个事很大,既是殿下,必有来头;既是天子,更有来头。那谁敢动?

午门外众军一声呐喊。黄飞虎在大殿听读诏,才商议纷纷;忽听喊声,比干正问何事呐喊,有周纪到大殿,报黄飞虎曰:“方才大风一阵,满道异香,飞沙走石,对面不能见人。只一声衔喨,二位殿下不知刮往何处去了。异事非常,真是可怪!”

“满道异香”,意思就是,有神仙在。“天不亡冤之子,地不绝成汤之脉。”所以,其他的人还想去保成汤之脉,也正是有这么一个念头,就埋下一个暗线:

后来殷郊、殷洪又反叛,还想延续成汤之脉,成了大逆不道,兑现了杀生之祸。意思就是:当你在人的利益上(人的欲望、人的情感、人的利益)去看待的时候,无论你曾经受过多大的恩惠,你同样会成为逆天而行的败物——殷郊、殷洪来到人间,走过一场,就在告诉人们这么一份文化(生命的文化)。

他们最终还是被封为他们理应被封的神,但是他们在人间演义的这段故事,在告诉着人,应该如何把握自己的生命。

百官闻言,喜不自胜。叹曰:“天不亡衔冤之子,地不绝成汤之脉。”百官俱有喜色。只见殷破败慌忙进宫,启奏纣王。后人有诗感叹此事,诗曰:
仙风一阵异香生,播土扬尘蔽日明。
力士奉文施道术;将军失守枉持兵。
空劳铁骑追风影,漫有谗言害鹡鸰。
堪叹废兴皆定数,周家八百已生成。

神出手,那些兵是没有用的,人的一切都没有用,而人看不见神的力量,人不配,所以人只能称为“异事非常”。就像我们跟大家分享的“定数”也好,分享一些特别的事情发生、令人难以破解也好,我觉得都是这样。

他真正的概念就是,除了人的肉身之外,我们生命的环境还有着我们肉眼看不到的更繁杂、更丰富的世界。而这世界(这一份环境)与我们人是直接相关的。

就像我们人的梦境、思想、想法……到底是生命的?还不是生命的?

“堪叹废兴皆定数,周家八百已生成。”所以这里就是谈到了定数——周家八百已生成。在商朝尚未灭亡的时候,周朝八百年已经成为定数。

定数,就是“时间是个神”。所以当人间的一切都有固定的定数的时候,真正明智的人、智慧的人就不会执著于人间的得失,他(生命)只是走了一个过程。

话说殷破败进寿仙宫,见纣王奏曰:“臣奉旨监斩,正候行刑旨出,忽被一阵狂风,把二殿下刮将去了,无踪无迹。异事非常,请旨定夺。”纣王闻言,沉吟不语,暗想曰:“奇哉!怪哉!”心下犹豫不决。

只有到这个时候,他才开始反思到底为什么?但他已经不得其所以了。大家劝善,跟他讲一大堆~~很多人就说瞎掰,胡说!哪有这个事!天灭中共,怎么灭?

就像我刚才说的,妲己是用陆压的葫芦斩的,斩的是女人的身,那边(看不见的一边)除的是狐狸的妖。这边要斩女人身的话,现在男人看着还别别别,别斩了,你给浪费了,这事不行!多少人不干了。淫荡之荒谬,就在于人本身会被迷惑。

整个这段故事就完了,回到商容。

且说丞相商容,随后赶进朝歌,只听得朝歌百姓俱言“风刮去二位殿下”,商容甚是惊异。来到午门,只见人马拥挤,甲士纷纷。商容迳进午门,过九龙桥,时有比干看见商容前来,百官俱上前迎接,口称:“丞相。”商容曰:“众位老殿下,列位大夫,我商容有罪,告归林下未久;孰意天子失政,杀子诛妻,荒淫无道,可惜堂堂宰府,烈烈三公,既食朝廷之禄,当为朝廷之事,为何无一言谏止天子者,何也?”

黄飞虎曰:“丞相,天子深居内宫,不临大殿,有旨皆系传奉。诸臣不得面君,真是君门万里。

一个门里头,一个门外头,但遥远得就像万里。

今日殷、雷二将把殿下捉获,进都城回旨,绑缚午门,专候行刑旨意,幸上大夫赵先生扯碎旨意,百官鸣钟击鼓,请天子临殿面谏。只见内宫传旨,俟斩了殿下,明日看百官奏章。内外不通,君臣阻隔,不得面奏。正无可奈何,却得天从人愿,一阵狂风,把二位殿下刮将去了。殷破败才进宫回旨,尚未出来。老丞相略等一等,俟他出来,便知端的。”

这事听起来很紧凑,听起来很有趣,等于上、下是一体的——天上有天神——黄巾力士领法旨,驾起神风,把二位殿下就给弄走了。

只见殷破败走出大殿,看见商容,未及言说。商容向前曰:“殿下被风刮去了,恭喜你的功高任重,不日列土分茅!”

商容是殷破败的老师,他嘲讽自己的门生,而门生贪图富贵,连殿下都敢杀。所以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当这种事情一做,尽管你是奉旨的,但其他人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人,不可交。

殷破败欠身打躬曰:“丞相罪杀末将了!君命点差,非为己私,丞相错怪我了。”

他完全可以“借口”说(这也是真的),但他以借口说时,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坏人。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共体制之下,太多人是这样的态度。

商容对百官曰:“老夫此来,面见天子,有死无生,今日必犯颜直谏,舍身报国,庶几有日见先王于在天之灵。”

也就是说,商容报死而来。

速马朝歌见纣王 九间殿上尽忠良

叫执殿官鸣钟击鼓。执殿官将钟鼓齐鸣,奉御官奏乐请驾。纣王正在宫中,因风刮去殿下,郁郁不乐。又闻奏乐临朝,钟鼓不绝,纣王大怒,只得命驾登殿,昇了宝座。百官朝贺毕。

纣王本来自己不能随愿,执意要杀掉殿下,殿下却被风刮走了。那个时候人们也承认这是一种天意,对吧!那时候作为天子来讲,自己也意识到,他犯了天命、犯了天条了。

天子曰:“卿等有何奏章?”商容在丹墀下,俯伏不言。纣王观见丹墀下俯伏一人,身穿缟素,又非大臣,王曰:“俯伏何人?”商容奏曰:“致政首相待罪商容朝见陛下。”纣王见商容,惊问曰:“卿既归林下,复往都城,不遵宣诏,擅进大殿,何自不知进退如此!”

因为商容已经不是大臣了。不是大臣,他是不能进到大殿里面的。

商容肘膝行至滴水檐前,泣而奏曰:“臣昔居相位,未报国恩;近闻陛下荒淫酒色,道德全无,听谗逐正,紊乱纪纲,颠倒五常,污蔑彝伦,君道有亏,祸乱已伏。臣不避万刃之诛,具疏投天,恳乞陛下容纳,直拨云见日,普天之下瞻仰圣德于无疆矣。”

那时候的人说话都会把天、地容在一起的。他这里同样是,在他的话语中都会跟天地容在一起,跟人的道德容在一起,所以那时候人的眼界宽阔。

现在你看看中共发的奏章,发的抗疫,永远是在钱上。你要打了我,你也没好处,你打我一拳你手疼。你如果跟我打贸易战,你们那边东西也不好卖……

用钱买的都没什么价值!

商容将本献上,比干接表,展于龙案。纣王观之:
“具疏臣商容奏:为朝廷失政,三纲尽绝,伦纪全乖,社稷颠危,祸乱己生,隐忧百出事:臣闻天子以道治国,以德治民,克勤克戒,毋敢怠荒,夙来祗惧,以祀上帝,故宗庙社稷,乃得磐石之安,金汤之固。

“以道治国”。“道”其实就是天法,可不是人间的法。

昔日陛下初嗣宝位,修仁行义,不遑宁处,罔敢倦勤,敬礼诸侯,优恤大臣,忧民劳苦,惜民货财,智服四夷,威加遐迩,雨顺风调,万民乐业,真可轶尧驾舜,乃圣乃神,不是过也。不意陛下近时信任奸邪,不修政道,荒乱朝政,大肆凶顽,近佞远贤,沉湎酒色,日事声歌。听谗臣设谋,而陷正宫,人道乖和;信妲己赐杀太子,而绝先王宗嗣,慈爱尽灭;忠谏遭其炮烙惨刑,君臣大义已无。陛下三纲污蔑,人道俱垂,罪符夏桀,有忝为君。自古无道之君,未有过此者。臣不避斧钺之诛,献逆耳之言,愿陛下速赐妲己自尽于宫闱,申皇后、太子屈死之冤,斩谗臣于藁街,谢忠臣义士惨刑酷死之苦。人民仰服,文武懽心,朝纲整饬,宫内肃清。陛下坐享太平,安康万载。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臣临启不胜惶悚待命之至!谨疏以闻。”

“不意陛下近时信任奸邪”,奸、邪,是放在一起的。

“听谗臣设谋”,这设计者必是奸臣。习近平在处理香港事情,从四中全会之后定下来的东西就是这个——构陷正宫、构陷香港民众、构陷所有人,这都是极其邪恶的,这是奸邪之为。

商容等于把这事给揭了。这事的一切还是他商容自己圆的。从商如保纣王,到商容劝纣王去女娲庙,一切都是商容所为,对吧!杜元夕被杀,梅伯被炮烙,商容眼见却没有说话,自己避之。所以转了一圈之后,也就不得已而为之,他再次站出来。

这就是人的层面,因为他们都在人的层面,力图去保一个在天意中必完结的朝代的时候,那他肯定会被杀。

但是因为他是人,他就在人中塑造了一个人之豪杰、人之正义的形象。所以每每到这种改朝换代的时候,会有人死去。

纣王看完表章大怒,将本扯得粉碎,传旨命当驾官:“将这老匹夫拿出午门,用金瓜击死!”两边当驾官欲待上前,商容站立檐前,大呼曰:“谁敢拿我!我乃三世之股肱,托孤之大臣!”

是啊,纣王是他“生”的。

商容手指纣王大骂曰:“昏君!你心迷酒色,荒乱国政,独不思先王克勤克俭,聿修厥德,乃受天明命;今昏君不敬上天,弃厥先宗社,谓恶不足畏,谓敬不足为,异日身弑国亡,有辱先王。且皇后乃元配,天下国母,未闻有失德。昵比妲己,惨刑毒死,大纲已失。

所以纣王去杀子逐妻,这是大逆不道,这是反的,在今天,其实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破五常、在家庭当中互相举报的概念比比皆是……在今天的中国环境中变成是一个普世的(价值观)。

殿下无辜,信谗杀戮,今飘刮无踪,父子伦绝。阻忠杀谏,炮烙良臣,君道全亏。

就是作为君王,你基本的道义全都没了。

眼见祸乱将兴,灾异叠见。不久宗庙坵墟,社稷易主。

他讲的就是“人的层面”的道理。商容并没有看到西岐圣主已出,明君已出。他只能看到纣王的败落,他的行为的败落。一定有明君,一定是一种天象。

就像今天我们很多人看到,说共产党的这种败象,所有人都看到,但人们又觉得说战胜不了它,因为人们看不到更深的那个层面。所以当你看不到胜利的那一层面,但你却坚守人基本的道义、道德,这是最可贵的。

可惜先王竭精掞髓遗为子孙万世之基,金汤锦绣之天下,被你这昏君断送了个干干净净的!你死于九泉之下,将何颜见你之先王哉!”

终归天下是你纣王的,不是我商家的?

纣王拍案大骂:“快拿匹夫击顶!”商容大喝左右:“吾不惜死!帝乙先君:老臣今日有负社稷,不能匡救于君,实愧见先王耳!你这昏君,天下只在数载之间,一旦失与他人!”

也就是说,在商容的眼睛里,要不了几年就完蛋了,天下将归于他人。

商容望后一闪,一头撞倒龙盘石柱上面。

──可怜七十五岁老臣,今日尽忠,脑浆喷出,血染衣襟,一世忠臣,半生孝子,今日之死,乃是前生造定的。

“半生孝子”我自己理解:商容是商朝的三世老臣,天子就像他的父辈。我以为是这个意思。所以他的一生就是为商朝,包括到了纣王这。

“今日之死,乃是前生造定。”命里注定的,以这样的方式节命。商容讲的一切都是人的道理,而且在人的环境中是一个正的道理,但是在命理中却是负的。这就是相生相克。

这是一种无奈的表现,大家别说谁对谁错,这就是命理规定的,人的一生就是这么过来的。反过来就是劝阻大家,不要把这些东西看重。人什么都得不到,也不可能得到,无论你是多大的官,无论你是天子,还是陛下,当死必死、当亡必亡,你什么也没有。

所以真正“有”的是:善、恶的选择。这是人唯一能够选择的。因为善、恶选择最终的结果,落在了你不死的灵魂上。

后人有诗吊之,诗曰:
速马朝歌见纣王,九间殿上尽忠良。
骂君不怕身躯碎,叱主何愁剑下亡。
炮烙岂辞心似铁,忠言直谏意如钢。
今朝撞死金阶下,留得声名万古香。

这些都是讲,人尽忠尽节的道义。他不是云中子,云中子拍拍屁股就走了。

话说众臣见商容撞死阶下,面面相觑。纣王犹怒声不息,吩咐奉御官:“将这老匹夫尸骸抛去都城外,毋得掩埋!”左右将商容尸骸扛去城外。不题。

整个最悲惨的一面,我们介绍完了。等到第十回的时候,西伯侯就出现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云
    哪吒,《封神演义》中讲了好几回,他是非常大的重点,我以为跟他的来世相关。姜子牙麾下的大将军当中哪吒的比重比较高,而哪吒的比重又主要在他出生的这一段。后来打战的过程中,二郎神的比重更高。
  • 如果没有天意给西伯侯关在羑里七年,哪能有周文王去赞伏羲。他真正理解了伏羲八卦、天皇八卦之真正生命内在道理,从而折服于伏羲之下,把八卦以《周易》的方式给人间留下文化。
  • 就是说,晴雯这个女孩虽然生得很美,天然风流,心里却是极安静的。就如她的从来没有派上用场的貌美一样,她的洁身自好的品格,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她只是这样生活着,看似泼辣,实则一派清澈见底。
  • 三清山
    四伯侯根本不知道人家要干嘛,还以为是如何如何,但不曾想纣王存心就是要杀他们。
  • 袭人她就是人生本身,她是人生的七情六欲,是人生的五味俱全,是人生的有情有义,有滋有味,有笑有泪,也是生命的善恶同在。 袭人就像是一件貌似质朴暖和的麻布衣衫,可是,缝隙太大,质地太薄,既不能抵挡什么,也不能真正带给人什么,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第三十回插图(局部)。(公有领域)
    话说宝玉有一次在园子里看见一位戏班子的女孩,只见她在蔷薇花架下,用金簪子来来回回地写一个字:蔷,不知道写了多少遍。
  • 傲慢与偏见
    广受欢迎的《傲慢与偏见》背后,其实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它将爱情、家庭、友情等历久不衰的主题,用诙谐有趣的方式呈现出来。这部小说让我们笑看自己和社会的缺点,同时又激发我们去反思它们。
  • 清 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贾雨村这个人物,放在我们当下的社会里,也很具普遍性。贾雨村式的勤奋、上进、钻营、唯利是图,就如同一件定制的西装,你会发现,太多人都能套上这个定制版,而且大小正合适。
  • 方弼、方相在民间是门神,有一个说法:当初纣王宫里头出妖怪,一到晚上就出妖怪事。方弼跟方相两个人身长三丈(三丈应该高达十米),是纣王殿前的护卫大将军,民间这么传说:只有方弼、方相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殿上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就没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