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87)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466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八十七章

悉尼近郊的一座豪华别墅,方圆十几亩地,草木葱茏,硕果飘香。这里近海二里地左右,背靠悉尼蓝山国家森林公园,公园内森林沿着地势连绵起伏,溪流环绕,景色优美,静谧,空气异常清新,这里是悉尼富人们喜欢购置住宅的地方。

一位三十五岁左右的华裔女子高耸着发髻,白皙的鹅蛋脸,一身香奈儿套装,不失婉约和华贵;脚蹬白色高跟鞋,手里牵着一个八岁左右的小男孩,砰砰跳跳走出一层的大门。

站在庭院里的道路上,一会儿一辆奔驰房车驶到她和小孩的跟前,一个三十几岁精悍的保镖打开后车门,扶着车门,让母子俩进入后座。

曹鑫,原来是北京战友歌舞团的报幕员,李远达十几年前担任北京军区司令时候,被李远达看中,发展成为小三,目前生活在悉尼。

车内,曹鑫刚好接到李远达的电话,这时候车子已经上了主路。

“鑫儿,最近几天尽量不要出门。”李远达开口说道。

“哦?出了什么事?”曹鑫诧异问道。

“范政委的女儿刚刚失踪,她也在澳洲。”李远达说出了忧虑。

“估计是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吧,我每次出门都带着两个保镖,没啥事的。”曹鑫不以为然,确实她在澳洲十几年还没碰到危险的事。

“还是小心无大错。”李远达不放心说道。

“是你那里有什么事了吧?”曹鑫很聪明,猜到李远达有大动作。

正在此时,从主路上飞驰而过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嘎吱一声,和奔驰车头恰恰擦过。司机踩住刹车,将奔驰车刹住。

前边那辆宝马车也停在路旁,从车子里走下来一位翩翩公子哥,米黄色西服,牛仔裤裹挟着长长大腿。

下车首先查看了自己的车子,才摘下墨镜向着奔驰车走来。

曹鑫抬眼望去,这公子哥长得还真是帅气,曲卷若云的长发搭在宽阔的额头,挺直鼻梁下一张微笑的大嘴,露出雪白灿烂的牙齿。

曹鑫连忙叮嘱下车的保镖:“不要冲突,和平解决。”

那边李远达连忙问道:“鑫儿,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擦车了。”眼睛看着款款走来的公子哥。

保镖上前和公子哥接触,双方正在交谈,两边树丛里窜出两个人影,一个拿枪冲着前边的司机,另一个打开后门,一把枪对准曹鑫。那边和公子哥交谈的保镖不知怎么回事也倒在地上。

公子哥缓缓走到后门,冲着曹鑫问道:“和谁通话呢?”一口港味的普通话。

曹鑫好像在看电影一样,自己就这样遭遇到道路劫匪,而这个劫匪根本不像劫匪,倒是像电影演员。

“和我丈夫。”曹鑫诺诺回答道。

“拿过来。”公子哥勾着手指头和气说道,曹鑫乖乖地把手机递给公子哥。

“喂,你哪位啊?”公子哥不客气询问道。

“你是哪位?”李远达没好气地反问道。

“快点回答,否则我一枪崩了你小三和儿子。”公子哥口气突然转横。

“我是李远达,你们想要什么好说话,不要伤人命啊。”绑匪的口气让李远达明白过来,赶紧好言相劝。

“哦,就是那个李司令啊,你的小三和儿子我们借用一下啊,你老实一点,不准报案,等待通知。”公子哥挂断了电话,一挥手从树丛又出来两个绑匪将地上的保镖和司机押到白色宝马车,另外一个钻进奔驰车的司机位置,公子哥自己也上了曹鑫的奔驰车。“去机场。”公子哥说道。

两辆车一前一后向附近的一个私人直升机机场驶去。

公子哥是吴伟光的特战队队员黄子悦。

李远达气得快晕过去,再打电话过去,手机已经关机。镇定一会儿,李远达滤清了思路,这是冲着自己来的,看来这吴伟光是不择手段的主。

李远达心里有点怯怯,早知道香港、广东、北京发生的一系列刺杀大案都是这个吴伟光的手笔,现在他又把这套用在自己身上。

李远达感到已经有一系列刺杀人员进入沈阳,等待刺杀他的机会。

吴伟光知道李远达的企图之后,明面上三管齐下,还命令调查所有北方战区的高官以及他们的家属,所以才有了范西泽和李远达的亲属绑架事件。争取不刃而功,不血而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起码给那些死心塌地的骨干分子一点震慑。

确实高进和吴国良已经带领五十人的特战小队潜入了沈阳城,和许一在东北安全系统的老部下联系上后,安排潜伏下来,对北方集团军和政府一些要员进行跟踪调查。

曹木森说到做到,崔世平在参加一次演习的路上发生车祸,当场死亡;而政治部主任王宏江被李远达找到一个罪名,直接下狱了。

李远达的一系列操作,吓坏了北方战区的各个军头高官,纷纷上战书,表达忠诚的意思。同时,社会成立满洲共和国的呼声甚嚣尘上,一些社会名流贤达纷纷露面,写文章发表演讲支持这个倡议。

在辽宁省省委书记张锦青辞职后,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省委书记也相继辞职,这让李远达很郁闷,这些一尊的亲信太不上道了。不过李远达没有让他们马上离开东北,至少在建国之前不准离开。

李远达紧锣密鼓地操作着建国大业,同时他还在催促自己的小舅子曹木森联络亚历山大,他需要和俄罗斯最高当局的人见面,需要一个当面的承诺。

他心里很清楚,能否建国成功,最关键的因素是俄罗斯方面的承认,而且承诺军事的协助。

至于自己的小三和儿子就让他们去吧,大丈夫何患无妻,何况只是小三。

这让曹木森很不满意,但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能随同姐夫拚死一搏,搏个大好前途。

伯力是俄罗斯的远东重要交通枢纽、河港城市,西伯利亚大铁路横穿市区,以大工业中心地著称。

伯力是俄罗斯整个远东地区的中心城市,俄罗斯远东地区最高行政机关和边疆区首府所在地,俄罗斯远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同时也是中国、日本、韩国等国领事馆和代办处所在地。

伯力是个绿树如荫,空旷优美的城市, 李远达、王成以及曹木森留宿在伯力郊外的一个军方招待所,背后是一望无际,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

正值秋冬季节,树叶飘落,层黄浸染,绵延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斑驳陆离,显示出大自然另一种壮观景象,让李远达感慨不已。

这样的原始森林在中国只剩下大兴安岭了,而在俄国城市的近郊就是原始森林的起点。

俄国远东地区空旷如也,人迹罕至,大片的土地没有开发,资源没有获得利用,沉寂在远东深深冬夜里。

但俄国对土地却有着无与伦比的热爱,能够得到的一寸也不会失去。

今晚会见的是俄罗斯总统助理斯特拉霍夫,原定晚上八点的会见现在已经推迟了两个小时。

曹木森焦躁地在屋里徘徊,“这老毛子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嘴里发着牢骚。

对于俄罗斯人的时间观念,李远达早有耳闻,就是会见朝鲜的金三胖,普京一样迟到两个多小时。这一来显示出俄罗斯人的傲慢,第二就是一种心理战术,压迫对方低头。

所以李远达不为所动,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思考怎样获得这个北方帝国的支持,拖他们下水。

晚上十点左右,房门打开了,远东军区司令部的一位军官走了进来:“先生们,晚上好。斯特拉霍夫先生已经来临,请你们到会客厅等待。”他操着蹩脚的汉语说道。

李远达精神一振,带头站起身子来,跟随这位军官走了出去,王成和曹木森随后跟上。

在一间宽敞的会客厅里,没想到又等了二十多分钟,斯特拉霍夫在俄罗斯驻沈阳副领事斯米尔诺夫‧亚历山大陪同下走了进来。

对着李远达一行人拱手致谢:“欢迎来自中国的朋友。”李远达三人都站起来陪着笑容。

斯特拉霍夫坐定,拿出一叠照片来说道:“很不幸,要告诉你们一些不幸的事情。”

李远达瞪大了眼睛,心里嘀咕这还没有开始,怎么就有不幸的事情了。

看到推到自己面前的照片,是一些中国军人的照片。

“在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海岸森林里,发现一架迫降的中国军方直升机,里边大部分人员受伤,有几位已经死亡。不知道你们是否认识这些军人?”斯特拉霍夫介绍着情况。

李远达把照片推给曹木森,曹木森仔细看了之后说道:“是总书记的警卫人员。”一尊窜逃到大连,是曹木森负责安排警戒的,所以熟悉一尊的警卫人员。

李远达大吃一惊,忙问道:“发现我们过去领导人了吗?”

斯特拉霍夫耸耸肩说道:“目前还没有发现。”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旦国内政治制度顺应天意民意,我和弟弟将返回故乡,为祖国为人民效劳,继承妈妈的遗志,把祖国、把家乡建设成真正的人间天堂。
  • 江泽民为自己家族拼命捞钱,并为共产党培养出中国历来最多贪官污吏,祸害无穷。
  • 但他能力平平,没有政绩可言,而且他带头贪腐,为中共培养出历史上最多的贪官污吏。按党章,党的总书记只能连任一次,因此在十六大会上就要交权下台。但这样的荣华富贵、高官厚禄是他一生投机钻营奉承拍马的结果,他怎舍得放下。
  • 1982年的夏季,这位邓大人从中共的休养圣地北戴河返回北京,但他的车队在途经唐山的路上遇上一群手持菜刀的青年拦截。这些青年原是唐山地震时父母双双死去的孤儿。他们因找不到职业,生活无依无靠,后来他们聚集在一起拿菜刀在唐山的公路上拦汽车,靠敲竹杠为生,所以当地群众称他们是菜刀队。
  • 邓小平历来就是毛共集团的高级杀人、害人、整人的急先锋,他发动严打,杀害六四爱国学生运动,废黜三任党和国家领袖,篡党夺权称太上皇。他是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
  • 周恩来在世时和毛泽东一起的几十年中,带给国家人民的是哀鸿遍野、尸骨堆山、血流成河、满目疮痍的国土。
  • 周恩来为保住自身的地位,卑躬屈膝做奴才给主子看。周恩来的表现不说堂堂总理,就是连做人的尊严都丢光了。
  • 周恩来受苏联命,作为中共代表派驻重庆,他在重庆除全力秘密向国民党、政、军、文、经、内派遣大量特务间谍进行破坏策反外,还协助毛泽东谋杀华中局书记兼新四军政委项英,并派潘汉年去勾结日寇当汉奸,为日寇提供国民党军情报,达成日、伪、共三方共同携手挟击国军的口头协议。
  • 他出卖主权奉送领土,默认沙皇夺去的我国东北的大批领土,承认蒙古独立。抗日时勾结日寇夹击国军,甘愿当日本汉奸卖国贼,还多次面谢日本的侵华。他建政后又把中国的周边领土送给越南、朝鲜、缅甸和印度等国。
  • 但斯特拉霍夫知道,这个只是画饼,按照总统府的意见,如果美军真的派战机协助平乱,俄罗斯只能口头抗议,而不能涉入太深。一则和未来的北京政府没有了任何转圜余地,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俄罗斯确实没有和美国常规军事力量对抗的本钱,也不会因为东北三省和美国发生核威慑冲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