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11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封神演义七十二回是“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他去见通天教主,这里面牵扯相当深刻的“因果”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其实在任何一个环节上,我们说回避一下,可能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但,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当广成子去了碧游宫之后,就促成了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和老子直接面对面了。

广成子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十二金门当中的首位。广成子在处理事情上,我感觉有欠缺之处,从他收了殷郊就有“欠缺”……

也就是:在这一次一定境界中,这些仙界更替转换的缘由所在,都是相辅相成的,那里面就包括元始天尊自己的成分(因为元始天尊直接插手处理这些事)——广成子作为弟子的话,他也够不着,因为那是师父安排的。所以是“一环套一环”往上叠着走。里面蕴含了一些生命的道理。

诗曰:
三叩玄关礼大仙,贝宫珠阙自天然。
翔鸾对舞瑶阶下,驯鹿呦游碧槛前。
无限干戈从此肇,若多诛戮自今先。
周家旺气承新命,又有西方正觉缘。

“无限干戈从此肇”——是广成子惹起来的(干戈),结果就造成截教满盘的杀戮,最后把截教灭了。

应该通天教主的境界不输给元始天尊跟老子,但后来,元始天尊跟老子一起向通天教主动手,在他境界以下的生命,全都被清洗了。

这诗前四句,讲出了碧游宫和元始天尊的功底;后四句,讲出了这一场大净化、大清洗。元始天尊某些弟子后来都归了佛家。其他像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的座骑,都是从通天教主大弟子那儿转来的。

火灵圣母逆天 追杀洪锦夫妻与姜子牙

话说龙吉公主被火灵圣母一剑砍伤胸膛,大叫一声,拨转马望西北逃走。火灵圣母追赶有六七十里方回。这一阵,洪锦折兵一万有余。胡升大喜,迎接火灵圣母进关。

只见龙吉公主乃蕊宫仙子,今堕凡尘也不免遭此一剑之厄。夫妻带伤而逃,至六七十里,方才收集败残人马立住营寨。忙取丹药敷搽,一时即愈。忙作文书申姜元帅,求援兵。

且说差官非一日至子牙大营。子牙正坐,忽报:“洪锦遣官,辕门等令。”

子牙命:“令来。”

差官进营叩头,呈上文书。子牙展开,书曰:

“奉命东征佳梦关副将洪锦顿首百拜!奉书谨启大元戎麾下:末将以樗栎之才,谬叨重任,日夜祗惧,恐有不克负荷,有伤元帅之明。自分兵抵关之日,屡获全胜,因获逆命守关裨将胡雷,擅用妖术,被末将妻用法斩之,岂意彼师火灵圣母欲图报仇,自恃道术,末将初会战时,不知深浅,误中他火龙兵冲来,势不可解,大折一阵,乞元帅速发援兵,以解倒悬,非比寻常可以缓视之也!谨此上书,不胜翘望之至!”

龙吉公主,其实当初她是灭火的。所以这是满有趣的!她本来是可以灭火,结果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从而被火灵圣母给伤了。我以为这里都包括了“一还一报”的成分在其中。

话说子牙看罢,大惊:“这事非我自去不可!”随吩咐李靖:“暂署大营事务,候我亲去走一遭。尔等不可违吾节制,亦不可与汜水关会兵,紧守营寨,毋得妄动,以挫军威。违者定按军法!等我回来,再取此关。”李靖领令。

子牙随带韦护、哪吒,调三千人马,离了汜水关,一路上滚滚征尘,重重杀气。非止一日,来到佳梦关安营,不见洪锦的行营。子牙陞帐坐下。半晌,洪锦打听子牙兵来,夫妻方移营至辕门听令。子牙把洪锦令入中军。夫妻上帐请罪,备言失机折军之事。

子牙曰:“身为大将,受命远征,须当见机而作,如何造次进兵,致有此一场大败!”

洪锦启曰:“起先俱得全功,不意一道姑名曰‘火灵圣母’,有一块金霞,方圆有十余丈罩住他,末将看不见他,他反看得见我;又有三千火龙兵,似一座火焰山一拥而来,势不可当,军士见者先走,故此失机。”

子牙听罢,心下甚是疑惑:“此又是左道之术。”正思量破敌之计。

且说火灵圣母在关内连日打探洪锦,不见抵关,只见这一日,报马报入城来。

报:“姜子牙亲提兵至此。”

火灵圣母曰:“今日姜尚自来,也不负我下山一场。我必亲会他,方才甘心。”别了胡升,忙上金眼驼,暗带火龙兵出关,至大营前,坐名要子牙答话。

报马报入中军:“禀元帅:火灵圣母坐名请元帅答话。”

子牙便带了众将佐,点炮出营。

火灵圣母大呼,曰:“来者可是姜子牙么?”

子牙答曰:“道友,不才便是!道友你既在道门,便知天命。今纣恶贯盈天,人共怒,天下诸侯大会孟津,观政于商,你何得助纣为虐?逆天行事!独不思得罪于天耶!况吾非一己之私,奉玉虚符命,以恭行天之罚,道友又何必逆天,强为之哉!不若听吾之言,倒戈纳降,吾亦体上天好生之仁,决不肯糜烂其民也!”

修行的人,不在人中的得失看问题,不在七情六欲中、不在利益中,只在天意中。不能顺其天意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逆天意而为之,就有麻烦。

火灵圣母笑曰:“你不过仗那一番惑世诬民之谈,愚昧下民。料你不过一钓叟,贪功网利,鼓弄愚民,以为己功,怎敢言应天、顺人之举!且你有多大道行?自恃其能哉!”催开金眼驼,仗剑来取。

火灵圣母埋汰姜子牙是个“钓叟”。这话一讲出来,就是一个利益之人。你别看她是个修行人,但,她在利益中。

子牙手中剑火速来迎。左有哪吒,登开风火轮,使开火尖枪,劈胸就刺。韦护持降魔杵,棹步飞腾。三人战住圣母。

正是:大蟒逞威喷紫雾,蛟龙奋勇吐光辉。

火灵圣母那里经得起三人恶战,枪杵环攻,抽身回走,用剑挑开淡黄袱,金霞冠放出金光,约有十余丈远近。子牙看不见火灵圣母,圣母提剑把子牙前胸一剑,子牙又无铠甲抵挡,竟砍开皮肉,血溅衣襟,拨转四不像望西逃走。

火灵圣母大呼,曰:“姜子牙!今番难逃此厄也!”

三千火龙兵一齐在火光中呐喊,只见大辕门金蛇乱搅,围子内个个遭殃。火焰冲于霄汉,赤光烧尽旌旗。一会家,副将不能顾主将。

正是:刀砍尸骸满地,火烧人嗅难闻。

广成子奉玉虚命 救子牙杀火灵圣母

且言火灵圣母赶子牙,又赶至无躲无闪之处,前走的一似猛弩离弦,后赶的好似飞云掣电。子牙一来年纪高大,剑伤又疼,被火灵圣母把金眼驼赶到至紧至急之处,不得相离。

子牙正在危迫之间,又被火灵圣母取出一个混元锤望子牙背上打来,正中子牙后心,翻斤斗跌下四不像去了。

火灵圣母下了金眼驼,来取子牙首级。只听得一人作歌而来。

歌曰:
一径松竹篱扉,两叶烟霞窗户。
三卷黄庭,四季花开处。
新诗信手书,丹炉自己糊。
垂纶菱浦,散步溪山处。
坐向蒲团,调动离龙虎。
功夫披尘,远世途。
狂呼啸傲,兔和乌。

这样的诗歌出来,就代表念诗的人他的境界。这就像我们说的:“不是写稿写出来的。”当他作歌而来的时候,就是他当时的境界(他当时生命所在的位置)。能听懂的,你跟他差不多,听不懂的,就听不懂。

为什么十二金门往往都以作歌的概念出现?

他们在参与、协助他们师父的整个过程中,就是他们境界升华、展现的过程,和生命归位的过程。(应该是)

话说火灵圣母方去取子牙首级,只见广成子作歌而至。火灵圣母认得是广成子,大呼曰:“广成子!你不该来!”

广成子曰:“吾奉玉虚符命,在此等你多时矣!”

这句话一说,就在理了。也就是说:洪锦遇到麻烦是理所应当的;胡雷被龙吉公主杀了,也是命里注定、理所应当。所有这些都没逃出元始天尊的手心。元始天尊就知道最终他(们)要到这儿来。

到这儿,干嘛不早出手?不行!得让姜子牙遭这一难。

所以遇见麻烦,你别觉得是麻烦,有些事儿,那命里注定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封神演义》一再讲天命、天命。姜子牙遇到麻烦,同样是天命。

广成子的这一句话就把洪锦前面所有的故事,包括胡升的反反复复都给道尽了。所以,你别看那是问题,不是问题。最大问题就是:你能否顺其天象?

所以,身在其中的人,你自个儿别找麻烦、别出幺蛾子、别张嘴。举个例子 :你看什么时候杨戬在那儿瞎插嘴?没有!

火灵圣母大怒,仗剑砍来。这一个轻移道步,那一个急转麻鞋,剑来剑架,剑锋斜刺一团花。剑去剑迎,脑后千团寒雾滚。火灵圣母把金霞冠现出金光来,他不知广成子内穿着“扫霞衣”,将金霞冠的金光一扫全无。

火灵圣母大怒,曰:“敢破吾法宝,怎肯干休!”气呼呼的仗剑来砍,恶恨恨的火焰飞腾,复来战广成子。广成子已是犯戒之仙,他如今还存什么念头!忙取番天印祭在空中。

“广成子已是犯戒之仙”,什么意思?——动杀戒——他(广成子)就是来干这事儿,来杀神仙,是来干这活儿的。这是天命。

原来一直想不清“犯杀戒”是为什么?其实就是:随着他们的师父下到凡间,把这事办了。

正是:圣母若逢番天印,道行千年付水流。

话说广成子将番天印祭起在空中,落将下来,火灵圣母那里躲得及?正中顶门,可怜!打的脑浆迸出——一灵也往封神台去了。

广成子收了番天印,将火灵圣母的“金霞冠”也收了,忙下山坡,涧中取了水,葫芦中取了丹药,扶起子牙,把头放在膝上,把丹药灌入子牙口中,下了十二重楼。

有一个时辰,子牙睁开二目,见广成子,子牙曰:“若非道兄相救,姜尚必无再生之理。”

广成子曰:“吾奉师命,在此等候多时。你该有此厄。”

把子牙扶上四不像,广成子曰:“子牙前途保重!”

子牙深谢广成子:“难为道兄救吾残喘,铭刻难忘!”

广成子曰:“我如今去碧游宫缴金霞冠去。”

碧游宫,就是他(广成子)的师叔通天教主所在。

广成子去了碧游宫,就招出了更多的麻烦。

申公豹再拦子牙 惧留孙捆至麒麟崖

子牙别了广成子,回佳梦关来。正行之际,忽然一阵风来,甚是利害,只见摧林拔树,搅海翻江。子牙曰:“好怪!此风如同虎至一般!”

话未了时,果然见申公豹跨虎而来。子牙曰:“狭路相逢这恶人,如何是好?也罢!我躲了他罢!”

子牙把四不像一兜,欲隐于茂林之中,不意申公豹先看见了子牙,申公豹大呼,曰:“姜子牙!你不必躲,我已看见你了!”

这里面就有故事。它是一环套一环的!

惹起故事的是胡雷,胡雷的哥哥胡升说咱们献了官就完了,胡雷不干,结果被龙吉公主杀了,杀完之后就惹起了这些故事。可以说是因果关系,但是,它里面同时又包含着一种必然性。因为申公豹出现了!

凡是跟申公豹搭上话的全都出事了。唯一一个跟申公豹说上话没出事的就是南极仙翁,而且南极仙翁是骂他的,骂他是孽障。反过来,土行孙、殷郊、殷洪都是被申公豹给说反的。所以申公豹是一个Test(测试)。他对所有的神仙是一个考验:当他去说服你的时候,你是否被他说服、被他诱惑?!

我这么讲,是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互为因果的故事:

姜子牙遇到的麻烦几乎都是申公豹找来的,而申公豹找来的麻烦,反过来又是姜子牙在整个过程中,他必须过的关、难。而那些被申公豹找来的那些人,在过程中本来可以没有他们的事情,他们却经不住申公豹的游说,被他说动了。

说动了,他们就出手去做了这件事情。而那些神仙,特别是截教,都知道通天教主立的规矩,那申公豹可以把他们说服到不顾自己师父的规矩,从而出手,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也就是讲,申公豹的出手,与其说给姜子牙带来了麻烦,使他的师兄弟们开了杀戒,你也可以说:使得整个仙界出现了大净化,从新排位。申公豹还立了大功呢!

难言对、错,但是,申公豹自己生命品质又给定格在那儿了——他就是这么个生命(极其邪恶的),逆天意而为之的。而这一份的逆天意,却是一种淘汰的过程,使得元始天尊的弟子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净化,去掉自己的业。所以这完全都是相辅相成的。

子牙只得强打精神,上前稽首。子牙曰:“贤弟那里来?”

申公豹笑曰:“特来会你姜子牙。你今日也还同南极仙翁在一处不好!如今一般,也有单自一个。 撞着我,料你今日不能脱吾之手!”

当年姜子牙从元始天尊那儿拿到封神榜,下山时碰上了申公豹,十多年过去了,申公豹还记得这茬事。当然,天上方一日,地下已千年,但是表现出来的是申公豹的妒嫉、狭隘、凶狠、邪恶。所以他一上来就说:“那天你跟南极仙翁在一起,我整不了你,今天就你一个,我不整死你噢!”

子牙曰:“兄弟,我与你无仇,你何事这等恼我?”

申公豹曰:“你不记得在昆仑,你倚南极仙翁之势,全无好眼相看,先叫你,你只是不睬;后又同南极仙翁辱我,又叫白鹤童儿衔我的头去,指望害我。这是杀人冤仇,还说没有!你今日金台拜将,要伐罪吊民,只怕你不能兵进五关,先当死于此地也!”把宝剑照子牙砍来。

申公豹用自己狭隘的心态去揣测,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现实的环境中,很多事情不是绝大多数人想的那样,而绝大多数人大多都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去思考。申公豹是仙,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是恶的,他一切从恶的角度去思考。

恶是什么?是保护自己。当初是南极仙翁要杀申公豹,但是南极仙翁先得问姜子牙是否同意,因为南极仙翁知道这是他们两人的过节。那从大的道理来讲,南极仙翁是可以出手的,因为当时姜子牙捧着封神榜,申公豹要抢封神榜!那不成!

姜子牙悟性不够,拿着封神榜去跟申公豹打赌,说:“你脑袋真的拿回来安上,我就把封神榜给你。”那就是姜子牙最大的麻烦。

明明是南极仙翁要杀申公豹,姜子牙说:“师兄得慈悲,不能杀师弟。”结果反过来这师弟说:“是你姜子牙要杀我。”全然不管为什么白鹤童子把他脑袋叼走,却又叼回来——并没有另外一种力量去阻止(叼回来)。

这时候,在姜子牙拜帅之后将要进五关的时候,申公豹又找上他来了。这是半程——前半程姜子牙他守西岐,后半程开始东进——申公豹又找他麻烦——好像申公豹找姜子牙三下,这是第二下。

子牙手中剑架住,曰:“兄弟,你真乃薄恶之人。我与你同一师尊门下,抵足四十年,何无一点情意!及至我上昆仑,你将幻术愚我,那时南极仙翁叫白鹤童儿难你,是我再三解释,你倒不思量报本,反以为仇,你真是无情无义之人也!”

所以这是“一还一报”,姜子牙自己讲情义!他就是输在这句话上:

(当初在昆仑山上)申公豹叫姜子牙,等叫到第三声,申公豹说:“你成宰相了,你不理我了!这四十年,一点情意都没有。”这句话“将了”姜子牙,他回头了。现在,姜子牙用这句话:“抵足四十年,何无一点情意!”又还回去了!

所以姜子牙为什么修不成?大家就明白了:命里注定的。他没招,根本逃不出去。

申公豹大怒:“你二人商议害我,今又巧语花言,希图饶你。”说未了,又是一剑。

你看:“姜子牙、南极仙翁他们两人要害你申公豹,当时就害死你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但是,申公豹生命所带的就是恨,一个身陷在羡慕、妒嫉、恨的人,不会在任何正常的道义上去思考,他只会宣泄自己的愤怒——他是神仙,他也是如此!我觉得这对今天所有的朋友是个借鉴、是个思考。

子牙大怒:“申公豹!吾让你,非是怕你,恐后人言我姜子牙不存仁义,也与你一般。你如何欺我太甚!”将手中剑来战申公豹。

大抵子牙伤痕才愈,如何敌得过申公豹!只见子牙前心牵扯后心疼痛,拨转四不像,望东就走。申公豹虎踏风云,赶来甚紧。

正是子牙:方才脱却天罗难,又撞冤家地网来。

话言申公豹赶上子牙,打一“开天珠”来,正中子牙后心。子牙坐不住四不像,滚下鞍鞒。申公豹方下虎来欲害子牙,不防山坡下坐着夹龙山飞龙洞惧留孙道人,他也是奉玉虚之命在此等侯申公豹的,乃大呼,曰:“申公豹少待无礼!我在此!我在此!”连叫两声。

这意味着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命里注定的。

广成子的出现,是命里注定,他在那儿等着——火灵圣母追姜子牙至;惧留孙的出现,同样是命里注定。所以换个角度讲,申公豹想加害姜子牙,也是姜子牙命里注定。

无论元始天尊如何在乎姜子牙,但是姜子牙遇的难,他必须遇到。元始天尊知道申公豹去难为他,也不能提前把申公豹给做了。废了申公豹,“东进”就做不成了。所以一定要有恶的因素在其中。

希望朋友们理解,因为在真正生命的相互关联中,正、负是并生的,不是想像中把什么事情干“好”了,然后我再做其它事情,不是!很多都是并生的,你不能去掉一方。去掉一方,那方也没了。你去了手心,手背也没了(没有依托了),所以你想去掉手心,只留手背,不可能!

人间没有完美存在,都是阴、阳相对应在一起的——其实这里讲的是这么个道理。

申公豹的存在,会使得姜子牙成功。而姜子牙在人间真正的名望,是在他的磨难中积累。与此同时,也是其他那些人修行所必须经历的故事。不是在人的利益角度说“把申公豹杀了”就完了——能杀,也不能杀;能杀,这时候也杀不了。就像土行孙似的。当时姜子牙要杀掉土行孙,惧留孙把他留下——得把他那段婚姻给做完啰!

所以这么去理解,人就不会在得失中遇到懊丧、懊悔、没希望、不知如何是好——会起着平衡内心的作用。而如果是真正的修行人,他就不在其中,他知道一来一去不过如此。姜子牙做不到对申公豹“无所谓”,而元始天尊可以做到,所以祂不会出手杀掉申公豹。如果出手杀掉申公豹,全都“废了”——没有申公豹,祂们做不成,包括惧留孙都修不成。

所以,在“生命角度”看问题,是完美的。生命角度看问题是在时间之上(时间是流动的),能把时间把握在自己手里面,所以你自己会走出一个完美的循环过程。在利益上看问题,就会断掉自己的未来,因为你要“在这儿解决掉”。杀掉申公豹比什么都好使——那不就都解决了吗?一解决,全完了。

申公豹回头看见惧留孙,吃了一惊。他知道惧留孙利害,自思:“不好!”便欲抽身上虎而走。

惧留孙笑曰:“不要走!”手中急祭捆仙绳,将申公豹捆了。

惧留孙吩咐黄巾力士曰:“与我拿至麒麟崖去,等吾来发落。”

黄巾力士领法旨去讫。

“黄巾力士”,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讲了。所有的宝贝都配着自己的黄巾力士。

且说惧留孙下山,挽扶子牙,靠石倚松,少坐片时,又取粒丹药服之,方才复旧。

子牙曰:“多感道兄救我!伤痕未好,又打了一珠,也是吾七死三灾之厄耳!”

子牙辞了惧留孙,上了四不像,回佳梦关。不表。

申公豹发誓 不知出口有愿

且说惧留孙纵金光法往玉虚宫来,行至麒麟崖,见黄巾力士等候。惧留孙行至宫门前,少时,见一对长旛,一对提炉,两行羽扇分开。

怎见得元始天尊出玉虚宫光景?

不是白鹤童子出来,是元始天尊自己出了玉虚宫。涵义是:惧留孙所做的一切,是元始天尊交代做的,所以元始天尊完全知道。

有诗为证:
鸿蒙初判有声名,炼得先天聚五行。
顶上三花朝北阙,胸中五气透南溟。
群仙队里称元始,玄妙门庭话本生。
漫道香花随辇毂,沧桑万劫寿同庚。

这诗是形容元始天尊。我觉得不好说明。我们就大概理解那个意思:

宇宙世界刚刚成形的时候,他(元始天尊)并生了。我以为,他是在无形之外(金、木、水、火、土“五行”是他造的)。三花、五气,这是讲述他的境界……我能理解的是“超越五行之外”。

“顶上三花朝北阙”指元始天尊的高度。“南溟”一般是指南海,海洋的意思,其实是指最深处的地方。应该是一种上、下(层)的描绘,用了道家修行人特殊的词汇: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这是我的理解。我个人觉得不太好说(解释)。

元始,是道家的称呼;天尊,是佛家的。“玄妙门庭话本生”是指元始天尊他的境界。他的境界已经超越佛家跟道家的分门、分派;境界高到足以跨越佛、道两家。

一劫,二十亿年。万劫,是指他元始天尊生命之久远,指他的不生不死。“庚”在这里讲的是时间——寿同庚——他与时间同在。也就是:他没有时间(定数限制)。

其实这里“沧桑万劫寿同庚”讲述的是“七的定数”。所以说“庚子年”经常出事。

满有趣的:今年是庚子年。

庚,位在“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的第七个。“七”作为人、生命的“定数”,所以元始天尊他就万劫不死(寿同庚)——他没有生、没有死……

话说惧留孙见掌教师尊出玉虚宫来,俯伏道旁,口称:“老师万寿!”

元始天尊曰:“好了!你们也拨开云雾,不久返本还元。”

这就讲述姜子牙金台一拜将,所有的“定数”不再改变了。这事过去了。

因为惧留孙是元始天尊十二金门当中的一个,所以这里是说给他弟子的:“你们也拨开了云雾,你们的麻烦结束,不久返本还元。”——你们在“黄河阵”丢掉的一切,你们将重新回复,而这回复的一切,远远胜过你们当初所拥有的。

因为在破“黄河阵”时,已经废掉他们所有的功夫嘛!他们只有一个“纵地金光法”——其实是废掉他们的境界。

惧留孙曰:“奉老师法旨,将申公豹拿至麒麟崖,听候发落。”

元始听说,来至麒麟崖,见申公豹捉在那里。

元始曰:“业障!姜尚与你何仇?你邀三山五岳人去伐西岐!今日天数皆完,你还在中途害他,若不是我预为之计,几乎被你害了。如今封神一切事体要他与我代理,应合佐周。你如今只要害他,使武王不能前进。”命黄巾力士:“揭起麒麟崖,将这业障压在此间,待姜尚封过神再放他!”

虽然作为姜子牙,他有七死三灾——三十六路人马讨伐他,缺一路都少不了——但是,作为申公豹,他就不应该这么做!但是他做了!是因为命里注定。

命里注定,这不是废话,意思是:每个人赶上什么事情,都是在一个更大的循环中所固定、命里注定的,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定数”。

这里在形容元始天尊的年龄“沧桑万劫寿同庚”,用的是“七的定数”。反衬过来:“沉默是金,智者无语。”多说无益!

真正懂得生命的人都不说话,来的一切、遇到的一切,都是与他相关的。人中说的利益得失,那是人中讲的,修行的人根本不在其中。来的事情没有好或不好,所有来的事情都是好的。自己的师尊就教诲过:遇到的什么事情都是好事(不是原话)。这是生命境界中,你升华过程中“一切的台阶”。

师尊的教诲,我以为那是自己的师尊慈悲,照顾弟子悟性差,说:“你把它当成好事。”因为悟性差,他脱不了人的想法,所以只能当成是好事,这事才能“好办点儿”,当成不好的事,不是不好办吗?他悟性太差嘛!师父慈悲,这么劝自己的弟子,希望能够在修炼上有所成功。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就知道,人不在人中、人不在得失中、不在“因为、所以”中,就像元始天尊“寿同庚”,那就是永生了。这么讲吧!元始天尊就是时间本身(有这种涵义)。因为在这个层面上跟他有关,这层境界中都跟他直接相关。

可是那后面,还有一些事还得过,还得去破“万仙阵”,为什么叫“天数皆完”?

天数皆完,就是:定下来了,改不了了,动不了了。

姜子牙拜帅前,是可以改的,在他七死三灾还没有发生之前是可以改、可以动的。但是,因为姜子牙在人中拜帅了(天数皆完),就改不了了。十绝阵,燃灯道人一开始看的,绝对是对的(因定数在),但是在破阵过程中“改了”——没有定数了!

有朋友说:“那有啥意思?”

现在大瘟疫出来了,神出手了,那(天数皆完)“天灭中共”改不了了,没机会了。我说的是这个意思。

二零一九年,我说:“万劫不复,在劫难逃。”到二零二零年又说:“天灭中共,在劫难逃。”——到点,就完了。你问我怎么想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只能说:不知道!我找不着别的词去形容。

二零一九年的“万劫不复”是机会,香港人在二零二零年的时候喊出“天灭中共”,大批的香港人得救了。我相信,稍为有点生命认知的人能够理解:万劫不复,是生;在劫难逃,是灭。

万事定了(商纣灭,周武兴),姜子牙拜帅拜完就定了。

看官:元始天尊岂不知道要此人收聚“封神榜”上三百六十五位正神,故假此难他,恐他又起波澜耳!

其实这是元始天尊在整治申公豹。有申公豹,才有封神榜上三百六十五个正神。

封神榜上的三百六十五个“正神”是反话,是“三界之内”的三百六十五个神,其实是“地神”来的。

封神台上第一层,东、南、西、北、中各站立二十五、二十五、二十五人……第二层,三百六十五面大红旗,其实是这个(三界的“五行”之理)……

如果朋友能理解我说的意思,其实很多事儿都通了。现在发生的事,没有你不知道的,真的……你可以使自己的境界不在得、失中。身居茅庐,决胜于千里之外,其实不在人的境界中。

所以书里给说破了:没有申公豹,这事就弄不成。所以申公豹在这其中是最主要的角色,他扮演一个极其恶的角色,以相生相克的道理从而净化了与人相关的神仙界,同时又把那三百六十五个神找齐了。所以都在元始天尊的掌控中,实际是元始天尊具体自己操作这件事情。

黄巾力士来拿申公豹,要压在崖下。申公豹口称:“冤枉!”

元始曰:“你明明的要害姜尚,何言冤枉?也罢!我如今把你压了,你说我偏向姜尚。你如再阻姜尚,你发一个誓来。”

元始天尊知道申公豹他会喊冤,为什么知道?因为这个生命就是狡辩的生命,造的就是这么块东西,他一定会狡辩,跟他师父他也狡辩。他一狡辩,元始天尊就说:“你给我发个誓来。”(就成为了“借口”)

在整个《封神演义》中只有三个人发过誓,殷郊、殷洪、申公豹——全给废了!都是他们跟师父发誓的。换句话说:“让他发誓,他早晚必废。”

人弄不成也一定要弄成的时候,才去发誓。有着贪婪、有着利益、有着极其不纯净的心在其中。他的师父逼他发誓,这实际是元始天尊知道“一切都不改了”,他申公豹没机会了,但他也注定要去干什么,所以藉他的口,废掉他,又完成这件事情。

有朋友说:“元始天尊太不慈悲了,对自己弟子这样!?”

申公豹就是干这个来的!很多朋友看得懂的话,非常有借鉴之处。申公豹没找外人,全是他的师兄弟。

申公豹发一个誓愿,只当口头言语,不知出口有愿。

公豹曰:“弟子如再要使仙家阻挡姜尚,弟子将身子塞了北海眼!”

所以申公豹歹毒,用誓约作为欺骗的借口。今天的共产党人全是这,用诚信作为欺骗的借口,包括他们要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都是这。没有人相信这话是真的,习近平自己也不信,向他发誓的也不信,谁都不信,但都发誓——就是恶的生命。

元始曰:“是了!放他去罢!”

申公豹脱了此厄而去,惧留孙也拜辞去了。

广成子谒通天教主 缴回金霞冠

七十二回“广成子三谒碧游”。这七十二回、七十二变、七十二候,“七十二”确实成为转折点——书中都是这么排的。

七十二回,核心人物是申公豹。申公豹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可是牵扯了两边(阐教、截教),这边牵扯到自己的师父,那边牵扯到自己的师叔(就是通天教主)。而申公豹却反过来把师叔的这一门都给毁了,原因是羡慕、妒忌、恨。是因为他们不够水平。

也就是说:元始天尊的门下起正、负两方面的作用。

可能从某种程度上,元始天尊承担着一个“修正者”角色,主持这一次在一定层面的仙界重新修正的一份责任。在这份责任当中,要出现一个考验者。其实申公豹就相当于一个考验者,他起着正、负的作用。

申公豹他去游说通天教主的人,使得通天教主的人义胆充心。其实所谓的“义胆”,都是羡慕、妒忌、恨。他的内心完全是从“人之初性本恶”的念头去讲的。

姜子牙一再说:“我一直给你说情,一直给你说情。”姜子牙这话说得也不咋地,把南极仙翁给卖了,就变得南极仙翁要杀申公豹……

姜子牙就是一个出卖者。你就能体会出:话出来,就伤人。

你什么样的话只要一说出来,在这个境界OK,在下一个境界就一定是恶的。那你姜子牙那么说,可不就变成南极仙翁执意要杀掉申公豹!我觉得这个道理很简单,搁谁都可以那么想到。

所以这里面有趣的就是:元始天尊主持了这件事情,而在他的门人里面,出现了一个申公豹,这申公豹,却成为了两边众多弟子的关键因素。他对自己的门下,起着一个正面净化修行的过程。而通天教主这一门,也都是被申公豹找来的,都毁在里头。所以他申公豹扮演正、反两面。

阐教的师兄弟,谁也不能去找申公豹的麻烦。谁都没跟他说话。只有惧留孙跟他说话,是元始天尊让他去的,所以惧留孙把他给捆了。

在一开始的时候,南极仙翁跟申公豹打过照面,而南极仙翁是给了姜子牙机会。这一门中所有跟申公豹说话的,从姜子牙开始,全出事!我觉得,朋友们!这是值得借鉴的。

而通天教主的人毁在其中,都是因为违背他们师父的约束,都有了“欺师灭族”之嫌。他们自己的爱、恨、情、仇,他们自己理解的东西,超过了他们师父对他们的约束:“不要离开洞门、自己的家。”

但是他们为了这一门派的荣誉(这是他们的借口),不接受阐教这一派(元始天尊这一派)的欺辱,他们出来为自己的门派来争得门面,从而出事。通天教主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以这个为借口,维护本门派的尊严,所以逆天意。这也是值得今天凡是在宗教信仰、修炼有所认识的朋友思考。只是一份思考。

如果你说《封神演义》是“开玩笑”!但它能说出三花聚顶,它能列出五气朝元,你今天问问,在北京城里那些练武术的,你问问中南海替习近平在那儿呼风唤雨的人,他懂不懂?他能懂多少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封神演义》可以写出来。

如果是妖怪的话,说不明白的。我不开玩笑。原因就是他没有三花聚顶,他没有五气朝元,他怎么能说出来?所以这是我觉得很有趣的。

且说广成子打死了火灵圣母,径往碧游宫来。这个原是截教教主所居之地。广成子来至宫前。

为什么是广成子去碧游宫,去送金霞冠?

老子跟元始天尊他们都是通天教主的师哥。广成子把对方(火灵圣母)打死了,他干脆把这东西(金霞冠)送到自己的师父元始天尊那儿算喽……“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师叔交代”——低头就完了嘛!我以为师父不会责怪他。

我们没见过作为晚辈的,你把师叔的弟子给打死了,然后拿着他们的宝贝去找师叔去了?!

我觉得,有点欠缺。

在《封神演义》中被没收的宝贝,就是“金跤剪”。老子出手把金跤剪给收了,收完,老子给拿走了,没用。那“混元金斗”也是老子给收了,然后让黄金力士给送到玉虚宫,给了元始天尊了。

另外一个就是燃灯道人。燃灯道人把赵公明的二十四颗定海珠给收走了。二十四颗定海珠有说是赵公明偷来的,原来是佛家的东西,我记得咱们讲过。二十四颗定海珠是不是通天教主给了赵公明?好像没有。所以燃灯道人拿过来之后据为己有,他也没送回到碧游宫去。

这些都是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就放在这儿,就说明他们自己在境界中出现的冲突,有他们处理问题的局限性。

好所在!怎见得?有赋为证。

赋曰:
烟霞凝瑞霭,日月吐祥光。
老柏青青与山岚,似秋水长天一色。
野卉绯绯同朝霞,如碧桃丹杏齐芳。
彩色盘旋,尽是道德光华飞紫雾。
香烟缥缈,皆从先天无极吐清芬。

“香烟缥缈”,讲述氛围、境界。“先天无极”,是指与我们看到的这个营造的三界“同在”。

仙桃仙果,颗颗恍若金丹。
绿杨绿柳,条条浑如玉线。

这里讲的桃也好,果也好,花也好,杨柳也好,其实不是我们人间看到的这些……我们人间有柳树,到那儿也有柳树,可是人间这个柳树跟那个柳树两回事。

一层一层的法,营造一层一层的世界,同样东西是这么对应的。反过来,你能够体会到人的珍贵(编注:珍贵处在于人界与神界可对应上)。

时闻黄鹤鸣皋,每见青鸾翔舞。
红尘绝迹,无非是仙子仙童来往。
玉户常关,不许那凡夫俗女闲窥。

通天教主他的境界那么高,他周围的一切跟我们人周围好的一个氛围是等同的。他那儿有桃,你这儿有桃,但是呢?他们桃儿辈长得不太一样,原因就是桃也有境界。其实可以用这个词“桃也有境界”。

反过来就说明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人是神造的,对吧!“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这大地的一切在产生的过程中都是上、下对应(同在),就像我们说的“一方水土一方人”,我现在能理解到这个非常关键,因为就在诠释着一个人为什么进入宗教、信仰。

对应的就是这样一层一层的身体;一层一层的生命。你自己顺着这道理能上去。

谁帮着你上去?师父。

你的师父帮你上去。那你就得听师父的。所以,当你听师父的过程中出了岔子——“我琢磨琢磨……师父是这么说?”——你这一琢磨,就出岔子。这条路本来是直的,一出岔子,拐弯的!其实是这样。

我个人觉得挺简单——师父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为什么。你问“为什么”,其实是“自我”。师父告诉你为什么,你也没听懂。就像这儿说的“仙桃仙果,颗颗恍若金丹”。师父说桃跟果是金丹,你说师父开玩笑吧!我刚才咬了三口桃,挺酸的!

这瞎了!这肯定瞎了。你家里的桃有酸的,你师父那个桃却 不一样,你说:“一样,我眼前就是桃。”我以为很多人在宗教中,他理解不好,最后变成“退化”,是这问题。他以为懂了,他一点都没懂。因为他不够那个境界,他根本就没懂。

他说:“我手里拿桃,我怎没懂?师父刚才讲的就是桃!”

你这个桃跟那个桃,两回事。师父讲的那个桃,那是在仙界,你这个桃是在这儿。这个桃已经、已经退化到不知道跌落到多深的一个环境中!

从这个故事就看到我们自己,当人们托生成人的时候“极其珍贵”,因为这一个层面是神认可的层面,但“极其麻烦”,容易被焊死在这儿。当你以为自己懂的时候,就焊死在这儿,出事儿了!都是自己“理解、以为”是什么。就跟姜子牙一样,过不去,然后就出事。

“红尘绝迹”、“玉户常关”,其实是你跨越不了,你手里拿那个桃,跟通天教主那个桃,两回事——切断——你想把这桃拿进去,拿不进去。

正是:无上至尊行乐地,其中妙境少人知。

话说广成子来至碧游宫外,站立多时。里边开讲道德玉文。

碧游宫里边,通天教主在讲法。

比较有趣的:为什么叫“道德玉文”?

通天教主在里面讲道德,在讲经、讲法,在教诲着他的弟子,在给他里面听经的这些弟子们开讲坛。

元始天尊不开讲坛了,不再讲法了,所以让他弟子上外面去,等着开杀戒。而通天教主开讲坛,是因为他要把他的弟子圈里头,不要下红尘去惹事——那边干他们的活,你们别去。

而讲“道德玉文”,反过来,是因为他的弟子在道德本身上欠火侯。其实有这种对应。

少时,有一童子出来。广成子曰:“那童子,烦你通报一声,宫外有广成子求见老爷。”

童儿进宫,至九龙沉香辇下,禀曰:“启老爷:外有广成子来至宫外,不敢擅入,请法旨定夺。”

通天教主曰:“着他进来。”

广成子进至里边,倒身下拜:“弟子愿师叔万寿无疆!”

通天教主曰:“广成子,你今日至此,有何事见我?”

广成子将金霞冠献上:“弟子启师叔:今有姜尚东征,兵至佳梦关,此是武王应天、顺人,吊民伐罪,纣恶贯盈,理当剿灭。不意师叔教下门人火灵圣母仗此金霞冠,前来阻逆大兵,擅行杀害生灵,糜烂士卒。头一阵,剑伤洪锦并龙吉公主;第二阵,又伤姜尚几乎丧命。弟子奉师尊之命下山再三劝慰,彼仍恃宝行凶,欲伤弟子,弟子不得已用番天印,不意打中顶门,已绝生命。弟子特将金霞冠缴上碧游宫,请师叔法旨。”

很有趣!通天教主为什么不知道这事,还要问他(广成子)?书里面没有解释通天教主“明知故问”?我个人觉得就是:通天教主本身也自在麻烦中,所以就不知道。按道理,他应该知道。

被打死的火灵圣母是通天教主的徒孙那一辈,通天教主和他们差着辈——多宝道人(编注:通天教主门下四大弟子之一 )是火灵圣母的师父。我就没明白,那宝贝(金霞冠)是通天教主给的宝贝?

……所以怎么说都是“广成子没必要来”!

广成子是元始天尊十二门徒当中的大弟子,他应该把金霞冠转给自己的师父就行,没必要上那儿。当然,除非是他的师父元始天尊嘱咐他来的,因为,他讲了“弟子奉师尊之命下山……”除非元始天尊跟广成子说:“你把这个东西(金霞冠)给你师叔。”如果元始天尊没交待的话,这事儿就是广成子惹的麻烦。

那当然,也可能你会说:“涛哥你想多了。”

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我能理解的:“你为什么要找麻烦?”修炼人就是减少麻烦,对不对?所以我才说:这个麻烦是因为那头元始天尊让他广成子来的,如果是这头他自己拿着东西去给师叔,就把这一辈弟子给拴上了!麻烦就上来了。

所以也就是讲:广成子一出现,引出了“万仙阵”!也对,因为就得这么来。

里面透显出的故事:看谁能守住命、守住天意,这第一个;第二个,谁能管住自己。

修炼人就一定要管住自己,管住自己的这张嘴。管住自己,意思就是“不要按自己以为的东西”做事情,这是最关键的。你很少见到二郎神这么做,二郎神很少惹事。当然他辈分低。辈分低是另外一回事。

通天教主曰:“吾三教共议封神,其中有忠臣义士上榜者;有不成仙道而成神道者,各有深浅厚薄,彼此缘分,故神有尊卑,死有先后,吾教下也有许多。此是天数,非同小可,况有弥封,只至死后方知端的。

这段就讲出了“封神榜上”是谁了。“忠臣义士”上榜者,这是人。对于他们来讲,其实是个很好的归属。“有不成仙道而成神道者”——修不成仙的,被挡——修不成的,就搁在这儿(封神榜上)。

“彼此缘分”其实就是来处。他修不成,可每个生命(深、浅、厚、薄)各有归处。所以不能在人的这一面去讨理由。人的这层是最低的,当你去讨理由的时候其实是犯了上了,跟你自己生命都对立了。

“智者无语”的原因就在这儿了!“沉默是金”——语言除了麻烦就是麻烦。连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都比语言高多了;都比我们说的话高多了。

通天教主知道他自己的门下也有很多(上榜者)。这就是天定!没办法。对于任何一个生命本人来讲他不知道(上封神榜),只有死了才知道因由。惨就惨在这里!所以才说要能忍住。

大家要小心!时间是个神。就像我们刚才讲的,姜子牙金台一拜将,一切“定好了”,扭脸上面就找了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出面了。这个时候,出现的变化是: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准提道人、接引道人他们之间出现了对垒。也就是说:净化的层面升高了。

这话说得都不尊重,因为无论怎么样,用人嘴不能去描绘元始天尊这一层。我们就当小说听,因为这是小说,他写到这儿啰!

所以在七十二回这儿是个坎。《封神演义》连回数都有意思。大家记得在姜子牙金台拜将时:拜将台第一层,东、西、南、北、中,各站二十五人,对吧!“二十五”我跟大家解释了,是金、木、水、火、土(乘以)东、西、南、北、中。

第二层,站三百六十五人,是(对应)三百六十五天;封的神是三百六十五位。但是控制着一切的是七十二候,是第三层——顶天了——那“八九之功”就是顶天了。

那到七十二回的时候,就顶天了,下面这事儿都定下来。结果,谁该出面了?

通天教主跟元始天尊这一层出面。

我希望朋友能理解,我个人觉得这个有点高。大家要能理解这意思的话,你就看到《封神演义》讲出一层一层:时间是个神,定数是绝对的。一、三、五、七、九,相当绝对,佛家里有四、八、十二,太绝对了。是营造人们能知道这天、地、宇宙的一切。

就像“庚子年”,六十年一圈。庚,是天干的第七个,子,是十二地支当中的第一个。那地支又对应黄道十二宫。转一圈,六十,一个甲子。

所以,谁要革命、要干嘛,都没用的——甚至是一种淘汰的过程。

就像元始天尊说:申公豹,你发誓。那傻小子!赶快发誓……然后呢?因为终归他办了错事,把这些神仙都毁了,他必须承担。但他就这么个生命,他的使命就是来毁的、毁了他自己。

他修了几千年!这个生命,为什么是这样的?

人不配知道!

所以,为什么真正修行的人对人世间出现的一切,他很平静的。他知道那东西太薄了。

你要知道,通天教主这一些都明白。最后,他还卷进去了!一层、一层卷进去……

广成子!你与姜尚说,他有打神鞭,如有我教下门人阻他者,任凭他打。前日我有谕贴在宫外,诸弟子各宜紧守,他若不听教训的,是自取咎,与姜尚无干。广成子去罢!”

所以通天教主讲得很坦白、很直接:“我已经立下规矩,如果面对规矩,他们不听我师父的,那广成子你打神鞭打就打死了。”这里面既表白了通天教主的公正(这是公正,因为广成子是晚辈,而且通天教主秉承了三教共意识时定的规矩),同时,通天教主也表白:他的门下弟子太多不听他的。

他的弟子如果听他的,他不用写那个谕。我们没听说玉虚宫贴这些谕吧?我们没听到元始天尊的弟子被自己的师尊这么教诲——有一个:申公豹;被告诫过的人就是姜子牙!所以这两人都修不成。其他没有。

所以你听到通天教主这么说,同样也表明他知道他的弟子修不成。他知道他弟子有麻烦,包括他自己的原因在其中。所以不容易、不容易。

龟灵圣母现本形 乃是个大乌龟

广成子出了碧游宫,正行,只见诸大弟子在旁听见掌教师尊吩咐:“凡吾教下弟子不遵训诲,任凭他打。”众弟子心下甚是不服,俱在宫外等他。

就是这问题。师父训斥、告诉你了,师父讲的,你做弟子的有什么不服气?

所以这种因果,就是生命的本质决定一切。就像我们通常说的:人坏了,全都完了。任何一个境界“坏了”就是不符合这一层面。他就麻烦。

旁边有最不忿的是金灵圣母。当时圣母对众言曰:“火灵圣母是多宝道人门下,广成子打死了他,就是打我等一样。他还来缴金霞冠!明明是欺蔑吾教!我等师尊又不察其事,反吩咐任他打,是明明欺吾等无人物也!”

说这话,就完了——除了羡慕、妒嫉、恨,还是羡慕、妒嫉、恨。

火灵圣母是多宝道人的门下(是通天教主的徒孙),广成子和通天教主差着辈,广成子也没交待是元始天尊让他来的,所以他真的不该来。人家的宝贝虽是宝贝,那你给自己的师父就完了。

那反过来:是因为这个门派的弟子整个都是羡慕、妒嫉、恨!连自己的师父说的话他们都提出质疑,刚刚边上的弟子就提出质疑。可是,之前他们的师父正在给他们讲法:“道德玉文”。其实,这是指(碧游宫弟子)不能恪守这一个层面生命所应该遵守的东西,他们不去约束自己。

金灵圣母的这番话非常挑拨离间。那金灵圣母对自己的师父是这态度,说师父是糊涂虫,没看明白,得跟师父讲清楚。我以为很多宗教里去乱解释神讲的话,就有这成分在其中。这是我个人理解的。

有些人说:涛哥!你看看这个、那个。我说:“别看!咱也看不懂……”其实我能理解的就这个。

彼时恼了龟灵圣母,大呼曰:“岂有此理!他打死火灵圣母,还来缴金霞冠!待吾去拿了广成子,以泄吾等之恨!”

龟灵圣母仗剑赶来,大呼:“广成子不要走!我来了!”

广成子站住,见他来的势局不同,广成子陪笑迎来,问曰:“道兄有何吩咐?”

龟灵圣母曰:“你把吾教门人打死,还到此处来卖精神,分明是欺蔑吾教,显你等豪强,情殊可恨!不要走!吾与火灵圣母报仇!”仗剑砍来。

龟灵圣母的境界没到那份儿上。假如说:广成子懂规矩,那火灵圣母不懂规矩。广成子进来碧游宫也跪下说:“对不起师叔,我打死火灵圣母了,我没办法,这宝贝是师叔的,可不是我的,我谁也不敢给,我只能给师叔。”这是懂事的,懂顺其天意。但,你得让人“听明白”(麻烦就在这儿)。

广成子将手中剑架住,言曰:“道友差矣!你的师尊共立封神榜,岂是我等欺他?是他自取也!是天数该然,与我何咎?道友言替他报仇,真是不谙事体!”

龟灵圣母大怒,曰:“还敢以言语支吾!”不由分说,又是一剑。

广成子正色言曰:“我以礼谕你,你还是如此,终不然我怕你不成?纵是吾师长,也只好让你两剑。”

我不知道广成子为什么叫龟灵圣母“师长”?第一个,可能是龟灵圣母比他大;第二个,终归这是通天教主(师叔)的地盘,同为师兄弟——他是另外一支的,不同支派。

龟灵圣母又是一剑。广成子大怒,面皮通红,仗宝剑相还。两家未及数合,广成子祭番天印打来。

广成子他不应该祭宝贝。到底为什么他这么做?那是自己的师叔的家啊!?你用番天印去打!无论多不在理,两人用剑就这样你来我往,打得精疲力尽,你也别用宝贝。

大家听懂我说的意思?这里面,有原因的。广成子惹来的麻烦,我们只能说“命该如此”。所以很多人在过程中去讲理由、讲究竟,我觉得没必要。因为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

龟灵圣母见此印打下来,招架不住,忙现原身,乃是个大乌龟。昔仓颉造字而有龟文羽翼之形,就是那时节得道的修成人形,原是一个母乌龟,故此称为“圣母”。

所有被称为“圣母”的,可能都是动物来的。龟灵圣母之所以这么做;金灵圣母这么去挑拨,就是:生命的本来“没有善”。只有人的生命本来是“人之初性本善”,其它动物,不是。

仓颉造字,是跟这些东西配着来的。“人生于寅、禽生于寅、兽生于寅”——禽、兽为人而存在。很多东西,它既有灵气,同时又对应了“服务人”的概念,所以文字当时落在了龟背上。

“龟灵圣母……昔仓颉造字而有龟文羽翼之形,就是那时节得道的修成人形。”换句话说:龟能修成人形的原由,跟仓颉给人造字相关。同样,透显出:人的珍贵。

通天教主革龟灵圣母出碧游宫

彼时金灵圣母、多宝道人见龟灵圣母现了原身,各人面上俱觉惭愧之极,甚是追悔。

里面关键的问题就是:所有动物,都忌讳自己被打出原形!他们无论多大本事,都是以人身为珍贵。获得人身,对于他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现出了原形,是非常丢面子的。

反过来,今天我们透过这样的故事,从中能体会出来:每一个人的珍贵。

只见虬首仙、乌云仙、金光仙、金牙仙大呼:“广成子!你欺吾教,不是这等!”数人发怒,一齐仗剑赶来。

那就丢面子了!刚才他们都在通天教主碧游宫里面听师父讲法,一看大师姊给打成这样了——露原形——多丢人呢!所以就不干了。

广成子自思:“吾在他家里,身入重地。自古道:单丝不成线,反为不美。”广成子又见他们重重围来。“不若还奔碧游宫,见他师尊,自然解释。”乃不等通报,径自投台下来。

这就是咱说的:广成子不该用那宝贝。他又知道:在人家那里,哪能用那宝贝呢!当他用那宝贝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会出麻烦。他是能战胜对方,但是会有麻烦。

通天教主曰:“广成子,你又来有甚话说?”

广成子跪而启曰:“师叔吩咐,弟子领命下山,不知师叔门人龟灵圣母同许多门人来为火灵圣母复仇。弟子无门可入,特来见师叔金容,求为开释!”

“开释”的意思就是说:得让我下山。

这就表明了这里面是有原由的。外面自己弟子跟他干起来了,那通天教主这么大的法力又何尝不知道?!

通天教主命水火童儿把龟灵圣母叫来。少时,龟灵圣母至法台下行礼,口称:“弟子在。”

通天教主曰:“你为何去赶广成子?”

龟灵圣母曰:“广成子将吾教下门人打死,反上宫来献金霞冠,分明是欺蔑吾教!”

通天教主曰:“吾为掌教之主,反不如你等?此是她不守我谕言,自取其祸,大抵俱是天数,我岂不知?广成子把金霞冠缴来,正是尊吾法旨,不敢擅用吾宝。尔等仍是狼心野性,不守我清规,大是可恶!将龟灵圣母革出宫外,不许入宫听讲!”

问题都出来了。

通天教主知道,他也解释了广成子为什么把金霞冠交来——“遵吾法旨”。就是说:当初在立封神榜的时候就有类似的规矩,如果出了这种事情,做弟子的应该怎么做。

所以通天教主懂得广成子这么做是对的,但是,祂的弟子都不听祂的。

那为什么祂的弟子多话?

不是“人”来的。

一切的原因,出自生命的根本——通天教主门下没有“人之初,性本善”的根本,所以就不让龟灵圣母听法了。听讲道德律经当然好,但是生命本性改不了。龟灵圣母虽修得了人身,却不能像人那样“性本善”。

遂将龟灵圣母革出。两旁恼了许多弟子,私相怨曰:“今为广成子,反把自家门弟子轻辱,师尊如何这样偏心?”大家俱不忿,尽出门来。

通天教主犯了错误,就是他的门下太多是动物。

只见通天教主吩咐广成子:“你快去罢!”

广成子拜谢了教主,方才出了碧游宫,只见后面一起截教门人赶来,只叫:“拿住了广成子以泄吾众人之恨!”

广成子听得着慌:“这一番来得不善!欲径往前行,不好欲与他抵敌,寡不敌众。不若还进碧游宫,才免得此厄。”

看官:广成子你原不该来!这正应了“三谒碧游宫”。

正是:沿潭撒下钩和线,从今钓出是非来。

写书的人定格广成子他“不该来!”

本书一开始第一回:“漫江撤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

第七十二回,当碰了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沿潭撤下钩和线,从今钓出是非来。”——展开了第二段(故事)。

我以为我刚才跟大家说的是对的:以第七十二回为界,七十二回往前是“三界”。

所以,真正修正的层面,相当高。

话说广成子这一番慌慌张张跑至碧游宫台下,来见通天教主。不知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上)

【涛哥侃封神】第七十二回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老子一爇化三清,化出了另外三位道人围着通天教主打,但是奈何不了通天教主!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生命概念:这种幻化出来、演化出来的生命,不能够对通天教主直接造成致命的打击,破不了他的阵。就是说:老子可以一爇化三清,却无法以他幻化的分身,去破掉通天教主……
  • 华山(Shutterstock)
    一爇化三清,咱们说心里话:这不太好讲。因为它包括着老子的境界、元始天尊的造化——他们是神来的——人嘴不太好讲。在《封神演义》里的某些用词,有生命背后真正的因素,而这一份因素在书中是找不到的。会有这个问题,先跟大家讲清楚。
  • 《封神演义》里面讲述的一些功能、一些本事 ……如果你觉得理解上有难度,没见过啊!我觉得就可以这么对比。不是每个人都有濒死经验,通常我对比的就是“梦境”。因为每个人都做梦,每个人做梦的环境、发生的一些事情,就会给人一种感觉……说不上来的……
  • 封神演义》里的这些人,在现在的庙宇中都可以看到(编注:佛寺山门上两个门神,俗称“哼哈二将”——哼将:郑伦;哈将:陈奇)。当然,他们有一些出现改变,跟地方、民间是有关系的。所以我们讲《封神演义》,听氛围,有些细节我以为不一定准确,同样有局限性。特别是涉及到具体的神仙。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神榜上是三百六十五个正神(上回说了,通天教主解释了谁进封神榜),这就对应出来一个问题:周天——就是一年,是指“时间”。提到周天,通常是炼气功的在解释大周天、小周天,他在练人的七经八脉,练成一体。在《封神演义》里说出来的故事当中,其实就有个内在的东西:人身体的周天,实际跟时间的一年,能走在一个吻合面上。
  • 《封神演义》里面对孔雀大明王的说法,就是他的根底很深。最开始的时候,说殷郊、殷洪可以挡住女娲的云路,其实也代表他们的根脉很深。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的话,今天,进入三界,成为人的人,这些生命都有他的根底。这种根底的来处,不是我们人这边能够理解到;能够接触到的。
  • 通常说的金、木、水、火、土,是指能够看到的有形的物质,是指三界里面的东西。书中也谈到孔宣的根基、根脉太深,他的来处高(他的久远),普通人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而元始天尊都敬了姜子牙(金台拜将)酒了,但是告诉姜子牙的偈语却不包括孔宣。
  • 按道理一切都定好了。在殷郊“助纣伐周”的时候,赤精子跟广成子怕殷郊的阻挡,使姜子牙错过了三月十五号这个定下来的拜将时辰,以至于诸多道友出来帮忙,把殷郊给除了。所以,姜子牙对“三十六路人马”那么看重,而且讲“三十六路人马俱完”,为什么最后是三十五路,而不是三十六路?最后又补了一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