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传之四

【忽必烈传】金莲川群英荟萃 挥师征大理

大纪元文化小组
忽必烈传(大纪元制图)
font print 人气: 10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如果说“思大有为于天下”的忽必烈在漠北潜邸时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通过与诸多名儒的交谈及通过他们的讲授和答疑了解了儒家文化、了解了如何做一名帝王、了解了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并初步有了“以儒治天下”的想法,那么,在金莲川时期,其身边形成的“金莲川幕府”使他未来在实践中进一步强化了“行汉法”的主张。史书说,忽必烈“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

金莲川幕府

从漠北来到金莲川的忽必烈,身边除了在漠北时的蒙古支持者与征召的汉族幕僚和儒士外,还有后来征召的各族能士以及在忽必烈身边效力的宿卫,这些名儒能士会聚在金莲川,形成了“金莲川幕府”。他们出入藩府奔波世俗,就像那一朵朵的金莲花,彼此相连盛开绽放心中的才华,为成就一代帝王的伟业,发挥着各自的力量。因此,对于这个群体,我们还是有必要介绍一下。

这些人大致分为几类:蒙古军事团体、术数家群体、名儒群体、宗侣群体和王府宿卫群体。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认同儒家思想,他们给忽必烈建言的治国理政之道也是来自于此。其中的一些人物已经在第二章介绍过,现介绍其他主要人物。

◎ 蒙古军事团体

他们是以大将霸突鲁为首的蒙古贵族。成吉思汗时期,成吉思汗三个弟弟合撒儿、合赤温、铁木哥斡赤斤所属王族,因领地在蒙古高原东边的兴安岭一带,所以被称为“左翼诸王”或“东方三王族”。与之相对的“右翼诸王”或“西方三王族”则是指成吉思汗的三个嫡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所属王族,因为他们的领地在蒙古高原以西。

在东方三王族之下,还有一群具有势力、被称为“五投下”的五个军事集团,其中便包括成吉思汗的股肱之臣木华黎的家族札剌儿氏、成吉思汗的正妻孛儿帖家族弘吉剌氏。霸突鲁是木华黎的孙子,忽必烈的正妃察必亦来自弘吉剌氏。这五个军事团体支持忽必烈,为忽必烈效力,他们的首领在军事和政务上为忽必烈提供了强大的助力,是忽必烈登上大汗位和一统天下的重要支持者。

图为柏林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波斯细密画册Diez Albums中的蒙古兵征战场景。(公有领域)
柏林国家图书馆所藏的波斯细密画册Diez Albums中的蒙古兵征战场景。(公有领域)

◎术数家群体

代表人物是释子聪(刘秉忠),对此,本系列第二章已经介绍过一些,在此以及后来篇章中还要提及。

在蒙哥即位后不久,释子聪被忽必烈召回和林,他就治国之道上书数千言,主要内容是:成吉思汗“以马上取天下”,但“不可以马上治”,忽必烈应效仿当年周公辅佐成王,辅佐蒙哥大汗治理天下。治国,内外要有序,在内要委任宰相,率领百官以理内政;对外需委任大将,统领三军以安国土,内外相济。不过天下之大,内外国事之多,非少数人所能顾及周到,所以应当选择开国功臣的子孙,分派到京府州县去监督旧官遵守王法。还要差官去检查,治理好的升官、不好的贬官。要慎择县官。

对于税赋,要重新按户口确定,要对百官实行监督,对百姓实行教化。提出“天子应以国为家、以民为子。国与民如鱼与水一般”。

应遵照旧制,各地办学校,实行科举选士制度,开国功臣的子孙应入学校受教育,从中选拔有才能者加以任用。孔子为“百王之师”,宜令各地立庙祭祀,访察当地名儒,请他们按照传统礼仪祭祀上下神灵。“今天下广远,虽是成吉思大汗的威福造成的,也是天地神明的保佑。”

现在通行的辽历不准确,需改制新历并颁行。建议着手撰修《金史》,使一代君臣事业传之后世。

要广开言路,不以人废言,也不以言废人,要使皇帝左右谏臣敢于直言,细致筹划。明君要分辨君子和小人,使贤者在位、能者在职。禁止私设牢狱,禁止鞭背之刑。若纪纲正于上、法度行于下,天下可不劳而治。官不在多,唯在得廉洁能干之人。

忽必烈对释子聪的上述建言十分赞赏,后来相继加以采纳。如恢复州郡祭孔大典,遵循前朝仪轨;派人寻访名家名儒,大开言路,遵循旧礼,尊祭上下神祇,以和畅天地之气、以顺天时之行等。

释子聪上书说,孔子为“百王之师”,宜令各地立庙祭祀,访察当地名儒,请他们按照传统礼仪祭祀上下神灵。图为明仇英画、文徵明书《孔子圣迹图》之《累累说圣图》。(公有领域)

这一群体的其他人如王恂和张文谦等也都是由释子聪推荐的,精通术数的他们同样都深通儒家大义。

王恂(xún),中山唐县人,他的父亲王良,对于天文律历无不精通。王恂禀性聪悟,三岁就能识字,母亲刘氏教他读《千字文》,他过目成诵。六岁开始上学,十三岁学习《九章算术》,造诣颇深。1249年,释子聪北上,途经中山,见到王恂后甚为赏识。释子聪南还后,王恂即拜其为师。

1253年,释子聪将他推荐给忽必烈,忽必烈召见他后,让他作后来的太子真金的伴读。他不仅给真金讲授算术,而且教他治国之道,说“算数只六艺之一,而定国家、安人民才是头等大事”。

忽必烈建立元朝后,认为本朝所沿用的历法不精确,就命王恂修正。王恂又举荐了许衡,他们与杨恭懿、郭守敬等参考四十余家的历书,日夜观测天象,做精密推算,创立了新历法,即《授时历》。

张文谦,邢州沙河人。自幼聪敏,记忆力强,与释子聪是同学,亦“洞究术数”。在释子聪的推荐下,忽必烈于1247年召见了他,命他掌管王府书记,他渐渐为忽必烈所信任。邢州问题就是他与释子聪共同建议忽必烈任用良吏,才得以解决的。也就是从这件事后,忽必烈更加重用儒生,让他们参与政务。

◎名儒群体

代表人物主要是窦默、姚枢、许衡、王鄂、赵璧、郝经等,其他人物还有徐世隆、李治、刘肃、元好问等。窦默、姚枢、王鄂、赵璧此前业已初步介绍过,可以说,忽必烈对他们格外信赖。

再看王鹗推荐的金朝学者徐世隆、李治。徐世隆,陈州西华(今河南西华县)人。二十岁中金正大四年进士,朝廷任命他做县令。其父告诫他说:“你还年少,所学不多,不忙去为官,应再多读书,增加知识,三十岁为官不晚。”因此,徐世隆辞官继续努力学习。

1232年父亲去世,第二年他同母亲北渡黄河,严实招他到东平为书记官。徐世隆劝严实收养贫困书生,因而许多名士都投奔而来。史载,他身材魁伟,胸襟广阔,乐观慈祥,熟悉前代历朝制度,尤其精通法律,善于断决冤案。

蒙哥即位后,召他去做管理燕京路的课税官,被他拒绝。1252年,忽必烈在日月山召见徐世隆,询问有关征讨云南的事。徐世隆说:“孟子说过‘不杀人的君王能统一天下’。君王不杀人能统一天下,何况小小西南一隅之地。”

徐世隆劝严实收养贫困书生,因而许多名士都投奔而来。示意图,图为清 袁耀 绘《山水楼阁图》局部。 (公有领域)

李治,真定栾城人。金朝时考中进士,调任高陵县主簿,未到任又改任知钧州,在钧州被蒙军攻陷后,北渡黄河,流落于忻、崞之间。忽必烈听说他贤能的大名后,就将他召至藩邸。

忽必烈先是询问他对一些历史人物的看法,如唐朝的魏徵与宋朝的曹彬。李冶说:“魏徵忠心直言,知无不言,唐朝的谏臣数他第一。曹彬伐江南不妄杀一人,可与方叔、召虎相比,汉代之韩信、彭越、卫青、霍去病等则不在话下。”

对于如何求得人才,李冶建言:“天下本不乏贤才,求则得之,舍则失之。”他指出忽必烈已经聘用了诸多儒生,但“四海之广,又岂只此数人,大王诚心广求,将集聚于朝廷”。

忽必烈又问何以治天下,李冶的回答是,“有制度则治,讲求实际则治,重用君子黜退小人则治”,“治国之道在于建立法律制度和整顿纲纪两条,纲纪维系君臣关系,法律分别赏罚。上至大小官吏下至平民百姓,皆为所欲为、以私害公,这就是无法度;有功者不仅不赏反而受辱,有罪者不仅未罚反而受宠,是无法度。法度纲纪被破坏,天下不乱就是万幸了。”

忽必烈还询问地震的原因,李冶认为“或是由于有奸邪在君王身边,或是宫中妇女专权,或是有谗言邪恶或刑罚不当,或是突然要进行征伐,五者必居其一。上天爱君王如爱其子,所以以地震来示警”。因此,身为君王,“如果能辨奸邪、不使妇女专权、摒弃谗言邪恶、减轻刑罚、不随意用兵,上顺天心,下合民意,则可转祸为福。”忽必烈甚是称赞并予以采纳。

在忽必烈身边,另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是郝经。郝经祖籍潞州,后迁居泽州。金末,举家迁于河南鲁山避难。这时他才九岁,人称“奇才”。金亡后,郝经全家又迁居顺天。郝经因家贫,白天打柴买米度日,夜间苦读。如此过了五年,当地守将张柔、贾辅听说后,将他请去并奉为上宾。张、贾二家藏书万卷,郝经有幸博览,经史子集无不精通。其祖父的弟子元裕对他说:“你和你的祖父很像,才器非凡,望倍加努力。”

忽必烈在金莲川建立王府后,召郝经去咨询治国安民之道。立志“以复兴斯文、道济天下为己任”的郝经旁征博引呈献数十条拯救时弊的良策,忽必烈大喜,将他留在王府中。

《画山水.册.卧居山林》
郝经因家贫,白天打柴买米度日,夜间苦读。示意图,图为无名氏《画山水.册.卧居山林》。(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宗侣群体

主要人物是僧人海云、太一道教大师萧公弼和吐蕃萨加派僧人八思巴。他们对忽必烈的个人信仰、日后元朝的宗教政策以及治理吐蕃具有重大影响。

比如在1258年主持的佛道辩论中,忽必烈虽然站在佛教徒一边,但深受身为基督徒的母亲的影响,他对道教首领们也没有采取过激措施。他平息了佛、道教徒之间的冲突,在蒙古贵族和汉族儒士之间都赢得了赞誉。

◎王府宿卫群体

这一群体成员都是由王府的怯薛军护卫组成,他们来自蒙古、色目、汉人等不同民族,都对忽必烈忠心耿耿。代表人物如廉希宪、阔阔、贺仁、董文用、董文忠等。

廉希宪是布鲁海牙之子,自幼就身材魁伟,举止与一般儿童不同。十九岁时入王府侍奉忽必烈,深得忽必烈喜爱。他特别好读经史,手不释卷。有一天正读《孟子》,忽必烈突然召见,他匆忙将书揣入怀中。忽必烈问《孟子》书中所言何事,廉希宪说讲的是性善、义利、仁暴等。忽必烈说他有学问,称他为“廉孟子”,并以此知名于世。廉希宪还善射,众人赞他“文武全才”。

1254年,忽必烈获得京兆作为其封地,遂任命廉希宪为京兆宣抚使。京兆控制陇蜀,诸王族的封地分布于左右,境内羌戎杂居,号称难治之地。廉希宪就职后,深入体察民间疾苦,并向名儒如许衡、姚枢等人请教治世之道。他还请忽必烈任用许衡来管理京兆学校,以教育人才作为根本大计,并将儒士另立户籍。

1259年,忽必烈准备攻取鄂州,廉希宪率领儒生百余人拜伏在军门外,呈请忽必烈在王师渡江以后,“凡军中所俘士人由官府出钱赎身,遣归原籍,以表示殿下广施恩典。”忽必烈采纳了这个建议,因此被放还的儒生达500余人。

忽必烈的“金莲川幕府”成员中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等,但谋士主要以汉人幕僚为主,这无疑是他主动接受并推崇儒学、吸收汉人制度的开端。这也为元帝国的建立提供了必要的政策方略和官员准备。在元帝国建立初期,幕府成员不仅成为朝廷主要干臣,而且对于推行他们绘制的政治蓝图起到了关键作用。这幅政治蓝图的核心是:以汉法治汉地,原有蒙古制度参考汉地等先进方式予以变通,以适应君临南北的形势需要。

史书对忽必烈推崇儒学、任用汉人的评价是:“其度量弘广,知人善任使,信用儒术,用能以夏变夷,立经陈纪,所以为一代之制者,规模宏远矣。”

而在军事方面,忽必烈更依赖蒙古人的支持以及蒙古统帅的建议及辅佐,尤其是左路诸王和“五投下”成员。

蒙古士兵雕像
在军事方面,忽必烈更依赖蒙古人的支持以及蒙古统帅的建议及辅佐。示意图,图为蒙古士兵雕像。(shutterstock)

征服大理 禁止屠城

关于忽必烈早期是否参加了灭夏灭金和伐宋的战争,史书中并没有明确记载,但从小在马背上成长起来的忽必烈,应不缺乏军事才能,包括军事指挥才能。

1252年六月,蒙哥汗任命忽必烈为征伐云南的军队统帅,这是忽必烈总领漠南后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行动,也是史书上记载的他第一次独立指挥的大规模军事行动。这一年忽必烈三十七岁。远征云南的目的是从西南包抄夹攻南宋控制的长江中下游地区,同时切断南宋战马的来源。南宋战马长期依赖于西南少数民族的供应,大理是主要供应地区。此时,盘踞在西南的是少数民族为主的南诏国,或称大理国,并不属于中国,由于其国君段兴智孱弱,大臣高氏兄弟专权。

随同忽必烈出征的金莲川幕府成员中有释子聪、姚枢、张文谦、廉希宪、贺仁、董文用、董文忠等。出征前一晚,姚枢在夜宴上给忽必烈讲述了宋朝大将曹彬取南唐未杀一人的故事。第二天,忽必烈在马鞍上对姚枢大呼道:“汝昨夕言曹彬不杀者,吾能为之,吾能为之!”姚枢马上回道:“圣人之心,仁明如此,生民之幸,有国之福也。”

出征的大军有十万之众,第二年四月大军到达六盘山,在此度夏修整准备。秋天,大军经过临洮进入藏族地区,到达忒剌(今四川松潘)地方。忽必烈下令兵分三路,大将兀良合台率领的蒙古千户军为西路军,一路经色达、甘孜、新龙等地,几乎没有遇到抵抗,进入云南境内,众多当地部落望风而降,其先锋直指大理北境重镇丽江,随后到达龙首关。兀良合台是成吉思汗时期的著名将领速不台之子,也非常骁勇善战。

诸王抄合、也只烈的东路军取道川西古隘道,进至松、茂二州,经南宋雅、黎二州外围南下。而忽必烈率领的中路军则取道吐蕃东部人迹罕至的地区,进军神速。在途经雪山时,因为山路盘旋曲折,连忽必烈都得下马步行。其后大军过大渡河、金沙江,相继攻下了许多砦栅(zhài zhà,指设置的军事障碍),距离大理国四百余里的摩娑二部酋长投降。不久后,白蛮酋长阿塔剌也投降。

十二月,忽必烈大军包围了大理城。大理城倚点苍山,傍洱海,如果依托坚城固守,不易攻下。早在一个月前,忽必烈就派遣玉律术、王君侯、王鉴等为使者,前往大理国招降,但遭到权臣高祥的拒绝,还愚蠢地杀死了三位使者。

面对气势不可挡的蒙古军队,高祥和其弟高和带着段兴智趁夜逃走。蒙古大军乘夜攻城,拿下大理,忽必烈同时派大将也古拔都儿率军追击高祥等,在姚州(今云南姚安)将高祥兄弟斩杀,而段兴智则逃到善阐(今昆明),大理国灭亡。忽必烈以高祥为“忠臣”之故,下令以礼葬之。

出征的大军有十万之众,第二年四月大军到达六盘山,在此度夏修整准备。(大纪元制图)

忽必烈进入大理城后,诸将以大理杀死三位使者为由,想要屠城。随行的张文谦对忽必烈说:“这是高祥一人所为,不是老百姓的罪过,请宥之。”释子聪也“以天地之好生,王者之神武不杀”,劝说他不要妄杀一人。忽必烈深以为然,令姚枢在裂帛制的旗上书写禁杀之令,除通告全军之外还在大街小巷广而告之。大理城百姓遂得幸免。忽必烈也兑现了出发时对姚枢的承诺。

释子聪曾赋诗赞大理之战,诗曰:“天王号令迅如雷,百里长城四合围。龙尾关前儿作戏,虎贲阵上象惊威。开疆弧矢无人敌,空壁蛮首何处归?南诏江山皆我有,新民日月再光辉。”

1254年一月征服大理国后,忽必烈留兀良合台统兵戍守,追击段兴智以及未降地区,以刘时中为宣抚使,经略抚治云南,自己则班师北返。而其部下此后能统一云南,与忽必烈的信任和放手以及调度有方是分不开的。

自此,蒙古大帝国在西南拥有了一片国土,“衣被皇朝,同于方夏”,其重要意义不仅在于中央政权恢复了对云南的管辖,而且在于对南宋形成了战略性迂回包抄,为后来灭宋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而忽必烈在征战中显示的军事才能,提高了他在蒙古军中的威望,也是后来其赢得诸王贵族支持登上汗位的一个原因。

后来兀良合台擒获段兴智,蒙哥汗不仅没有杀他,还于1256年在和林皇宫接见了他,赐予他金符,任命他为大理总管,子孙世袭,并赐名“摩诃罗嵯”,即梵语“大王”的意思,让他回云南帮助招抚治理。此举有利于稳定西南。此后,至1382年驻守云南的元朝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兵败自杀、大理总管段世战败归降明军,蒙古人建立的政权统治云南地区长达128年。

1257年底,兀良合台率军从云南进攻安南国(今越南),第二年,迫于蒙古大军的压力,安南国王承认蒙古人的宗主地位。

不过,忽必烈南征大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由于“沿途没有食物,行军极为困难”,“亡失马,凡四十万匹”,人员损失同样巨大。

1304年,元政府在忽必烈曾登临俯视大理城激战的点苍山崖壁上镌刻“平云南碑”,以纪念半个世纪前忽必烈远征大理的功业。

参考资料:

《新元史》
《元史》
忽必烈传
《忽必烈秘史》
《忽必烈的挑战》

点阅【忽必烈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张宪义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成吉思汗、窝阔台时期,蒙古人经过几番征讨,将日渐衰落的西夏和金国纳入了蒙古帝国的版图,这也意味着蒙古帝国的边界与南宋接壤,而南宋则成为蒙古人下一个征服的目标,但这也是最难征服的目标。
  • 由于忽必烈所辖汉地范围逐渐扩大,其统治中心也转移到中原地区,如果继续将和林作为帝国的都城已经不合适,因此,在仿照中原王朝建立年号和国号前后,忽必烈将都城从和林迁到了汉地。
  • 阿里不哥臣服后,忽必烈实际管辖的政治版图已然包括中原地区(位于长城以南、秦岭淮河以北)、东北地区(包括整个黑龙江流域)、朝鲜半岛北部、漠南漠北蒙古草原全境(内蒙古和外蒙古地区)及西伯利亚南部地区、西域大部分地区(今新疆东部和南部)、吐蕃地区(包括今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等地)以及云南地区等地。如何治理这些地区,是忽必烈面临的又一大问题。
  • 蒙哥汗1259年在南征时的猝然去世,对于南宋而言是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时间。因为彼时兀良哈台已从南边攻打广西南宁、桂林,剑指潭州(今长沙),忽必烈则围攻湖北鄂州(今武昌),蒙哥则在四川一路高奏凯歌,南宋已处于北、西、南三面同时面临进攻的局面。南宋朝廷极为恐慌,当时的丞相丁大全隐匿战情,引发不满,宋理宗将其罢免,并急拜贾似道为右丞相兼枢密使,率军前往鄂州迎敌。
  • 忽必烈受命总领漠南汉人军务后,虽然将藩府建在了金莲川,但他仍保持着蒙古人入账居野处、冬夏迁徙的游牧习惯,即通常夏天驻扎在金莲川,有时驻帐在大盘山,冬天则临时寻找避寒的地方,或是在桓州(今内蒙古正蓝旗北),或是在离燕京不远的奉圣州之北,或是在抚州(今河北张北),可以说是居无定所。
  • 1241年黄历十一月,在位十二年零三个月的大汗窝阔台行猎时,在行宫驾崩,终年56岁。由于窝阔台生前未确立太子,在他过世后,汗位继承人问题引发了朝中的一系列纷争,导致汗位空悬。
  • 忽必烈幼年和青年时的成长,不仅受到来自家庭的影响,而且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成吉思汗奠定伟业后,窝阔台时期的蒙古帝国继续壮大,辽阔的草原上矗立着金碧辉煌的幕帐,来自内地、中亚各地的商贾以及前来拜访、投靠合罕和蒙古贵族的各色人等云集,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多种语言交织,除了农牧业,还出现了农业和手工业,大汗牙帐所在地哈拉和林更是建起了一座相当规模的城市,并成为世界性的焦点。
  • 1227年8月,在建立了草原帝国“大蒙古国”并让欧亚为之震撼的成吉思汗魂归长生天后,他的继任者,即被追封为元太宗的窝阔台大汗,秉承父亲的遗命,一方面联宋攻金,继续开疆拓土,彻底消灭了金国,完全征服了华北和中亚地区;另一方面,重用耶律楚材管理华北和中原地区,整顿内治,巩固了大蒙古国的统治基础。与此同时,蒙古人又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西征,进一步加强了欧亚大陆间的交往。而最终让蒙古人“入继中华大统”、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建立一个新王朝并使之灿烂一时的乃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正如成吉思汗曾经的预言一样。
  • 故剑深情为谁起?汉宣帝“诏求微时故剑”的圣旨有着最浪漫圣旨、最深情的诏书之昵称。皇上的故剑情深为她传情话,汉宣帝为何下了这道与众大不同的昭书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