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漫谈】天籁之音

作者:薛驰
图为明 文伯仁《丹台春晓图》。(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春晓(孟浩然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鸟鸣涧(王维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这两首诗明白如话、清新自然,“一语天然万古新”,得浑成自然之趣,非雕琢、苦吟可比。这两首诗的妙处,要靠自身的经验、体悟,不易解说。也有一种方法:读者诸君可试试也用20个字来写“春晓”、“ 鸟鸣涧”,看看与他们的区别在哪里,就大约知道其好在何处。

少时,读过一些鉴赏文章,但也并不总能因此领略唐诗宋词之美;年岁增长,有了一些人生经历,无形间对千古流传的古典文学作品有了些体会,由此明白了一个道理:鉴赏文学作品,不是解数学题(当然,数学、逻辑也有它的美),主要是心理性、感悟性的,讲究此心、此情相通,心灵契合,非能强求;胸怀、境界、见识这些东西,对一般人而言,多从体验、磨砺中来。

再回到这两首诗。孟浩然《春晓》问“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温情、温馨,流露出仁民爱物之心,是儒家“仁者人也”思想的流露。而王维被称为“诗佛”,在精神气质上,与孟浩然有很大区别,虽然两人都是田园山水诗人。例如,《鸟鸣涧》写的春夜之静,不是孤寂之静,也不是枯死之静,而是生机之静。你看,月亮出来,把鸟惊动了,以为天亮了,飞起来“时鸣春涧中”。王维为什么能听到鸟鸣呢?一个蒙头大睡的人应该听不到吧?是因为他“闲”, 他闲得还听到了“桂花落”。那什么又是闲呢?“若无闲事挂心头”,用佛家的话说就是心无挂碍。王维很多诗都有这种内涵。

这里提个问题,都说“八月桂花香”,王维怎么说春天里桂花落呢?原来桂按花期不同,有春桂、秋桂等等之别,王维可没说诳语。孔子说过“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古人诚不我欺。我们还举一个例子,三国打仗的那个赤壁究竟在哪,多种说法。苏东坡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所说的那个赤壁,难道就是真的吗?如果不是真的,那不也是骗人呢?我们看看苏东坡在词中怎么应对这个问题:“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人道是”三个字就轻松处理了。从这两个例子,我们看到,虽然是艺术创作,是写诗词,但在关于事实性质的问题上,王维、苏东坡等等都是一丝不苟的,由此可见古人的道德标准。

最后,延伸谈个问题。唐代文化是中华文明最近2000多年来的顶峰,唐诗更是唐代文化的精华,以后再无超越。宋代文化也是中华文明的高峰,历来唐诗宋词并称,但唐诗和宋诗、宋词的差别还是存在的。事实上,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唐宋之间有一大变。

下面列出一首非常优秀的宋词,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请诸君将其与孟浩然《春晓》对比,看看两者的区别在作者个性不同之外,是否还包含了时代之别?当然,这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如梦令(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日翻《全唐诗》,不经意间一行诗句从眼前晃过,“过午醒来雪满船。”——醉卧孤舟的人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大雪纷飞,天地茫茫。寂静的天光,船篷外如织如幕的飞雪。那一种寂寞和自在,顿时叫人耳目一新。
  • 从太宗开始,唐代帝王大都心胸较为开阔,对自己的统治地位,也具有较强的自信心,不搞文字狱,也不勉强压抑人性的自由发展。
  • 法国的奥塞美术馆里,收藏着画家米勒的一幅著名的油画《拾穗者》。它创作于1857年,以《圣经》故事为蓝本,描绘了三位农妇在金黄色的麦田中拾穗的情景。整幅画笔法简洁生动,色调明快柔和,刻画出当时的社会状况。不过朋友们,您知道吗,在唐诗中,也有一首诗描绘了一位拾麦穗的妇人,不过她的生活,比那三位农妇艰辛多了。
  • 您知道大诗人李白的“诗仙”名号是怎么来的吗?据《本事诗》记载,李白来到京城长安,尚未成名,独自住在旅店里。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上门拜访,惊叹于李白飘逸超群的风姿,于是请求欣赏他的作品。老人读了李白的《蜀道难》,多次称赞,直呼李白为“谪仙”。后来他又读了《乌栖曲》,又叹道:“此诗可以泣鬼神矣!”
  • 在诗歌的顶峰时期──唐朝,写月的名诗名句更是层出不穷,最常见的仍然是将明月作为传递相思的意象。其中有一首诗,在歌咏明月的同时,描绘出一幅雄浑幽静的画面,在众多诗歌中脱颖而出,成为千古传唱的佳作。
  • 唐诗中有一首《留别卢陲》,作者是传说中的谪仙崔少玄离开人间返回天界时留下的,留给与她有五年缘分的丈夫卢陲。这首诗为神仙故事留下一个人间的注脚。
  • 唐诗中格律诗的对仗句子,巧妙地运用了古汉语词组的构词法和平仄读音,自格律诗在唐代出现后,古人创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对句,这些都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值得我们代代相传及诵读。
  • 明 仇英《弹箜篌美人图》(局部),绢本设色。(公有领域)
    生活中,我们常用成语“余音绕梁”、“天籁之音”形容一首曲子十分动听,但若要以具体的语句评价乐曲或讲述其意境,难度则非同小可,毕竟音乐比文字更抽象且需要更强的想像力。
  • 在唐朝有这么一批文士,他们深入苦寒的边疆地区,在惊叹大漠异域风光的同时,也接受严酷的生活考验,在激烈的战事中不断成长。流露在他们笔下的,就是唐诗中最特别的类别之一——阳刚雄浑的边塞诗。这一首诗,就是著名边塞诗人岑参的代表作《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 骆宾王、李泌分别是初唐、盛唐的两位神童,人生各有传奇,但殊途同归,俱入修炼之门。盖韵姿天纵之才,或多世事磨练,结缘了愿,而于本性觉悟,并留下一篇传奇,让世人琢磨人生之真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