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十八回 陆压献计射公明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第四十八回 陆压献计射公明。(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7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我们上回书说到赵公明去借金蛟剪,在那种环境的背景之下,里面阐述了很多有趣的——三仙姑中的老大本来不借他,而且道理也非常清楚,结果呢!半途杀出个程咬金。菡芝仙,没他什么事,但他一定去插手,去顶了这件事情。顶完这件事情,结果赵公明获得金蛟剪。

这些都是命里注定。“没有功劳,还有苦劳。”这是我们通常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很具有人情味,而且很具有诱惑力,会被很多人接受,认为:讲这样话的人很具有同情心。其实真正的生命道理当中,这句话是害人的……

举个例子,申公豹是阐教(弟子),表面上是姜子牙的师弟,可是就是他的努力、他的存在,跟表现出来的跟姜子牙过不去,却给整个阐教乃至于元始天尊、老子,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而这巨大的麻烦又带有命里注定之内在根源。

表面上是申公豹,实际背后的原因却是:几千年来,这个生命所承载的使命(申公豹讲自己练了几千年)……元始天尊只能看着他,承受他,却不能消除他。

换句话说,申公豹他背后的因由,超过了元始天尊本身,但表面上申公豹却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对吧!那“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如果放在申公豹身上的话,这事就麻烦了,对不对。

其实,想想当初干嘛不毁了他申公豹,不就完了。但没人去毁他,没人去碰他,就让他存在,在一定范围内这个道理是存在的,但是在另外一个境界中又不存在。

如果他不能被毁掉的话,元始天尊当初就不会跟姜子牙说:“谁叫你也别回头。”姜子牙不回头就把他毁了。所以是可以毁的。

而谁能毁他呢?“跟他有着因缘瓜葛的”这样的人能毁他。这给人最大的借鉴就是:人越往境界高的角度走,那他自身的麻烦就越少。在这种相互的瓜葛过程中,要能约束自己。

境界高,通常就是善。所以,“人之初性本善”给真正的生命带来益处……是每一个人生命本身就“应有”和“具有”的那一份境界。而在人的表面确实存在着十恶不赦的东西。

……

时间是个神,《封神演义》讲了:到了那个时间点上,对每一个生命来讲都是劫数。只要在这件事情的框架之下,都是劫数。而这一份劫数,就决定了生命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一步登天,可以更加升华,再升华上去永远再无劫难;或者说:前功尽弃,一毁到底。

所以凡是劫难,既是灭亡又是重生。也就是说,所有的生命将失去现在的一切,可以叫做大变革。其实我个人觉得用人中的辞去解释都显得很弱,你一定说叫大变革,同样是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的角度去说,你倒不如说这是生命存在的自然的过程。任何生命在存在一段时间之后自然就会出现这样的变化。而越低级,他的变化就会越频繁,没有安稳之时。境界越高,他就越平静。

封神演义》里面讲了很多修行的人的故事,都谈到了玄中之妙、妙中之玄,都谈到了在远离红尘之后,他的生命的绝妙之处。所以就是谈到了在凡世、红尘中,一切都是“人在做什么”。

现在都Lock down(封城),大家都憋着!所以,你别看那个人……他没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他一定就是无事生非的。这就是人存在的本身。但反过来,当超过人的境界的时候,所有人都是静默的。人肉身一定是静默的,才有了他的灵魂、灵性、境界的展现。

后面我们将看到这些人出来之后,包括陆压,他们在出手的时候不求任何结果,而出手的本身都是以死相拼。他们在平常的时候全都是静默打坐。没有讨论什么军情的。

所以这是境界中表现出来的,在人中看到的玄妙,就是认为不可能存在的那一份平静,在他们来讲却是生命存在的方式。

第四十八回,陆压献计射公明。

诗曰:
周家开国应天符,何怕区区定海珠。
陆压有书能射影,公明无计庇头颅。
应知幻化多奇士,谁信残忍活独夫。
闻仲扭天原为主,忠肝留向在龙图。

周家的八百年,就连女娲都不知道。只知道周家会开国,是“应天符”。那这个天,远远超过了伏羲、女娲,超过了人能够叫得出来的神仙,祂们都得顺应天。

定海珠的境界,仅仅超过三界。其实“幻化与奇妙”就讲述了天地间的独特性。我们在节目中跟大家解释过,我说,七十亿人每一个人都不一样。没有两个人长得一样。这就是幻化奇妙。这就是天地间的造化。

而每一个人的不一样,是对应着每一个人的元神(灵魂)不一样。那他的来处、他的世界、他的周围的一切都不同。也就是说:任何人当他托生成人,都值得被尊重、被敬重。而不是被他人任由侮辱跟规划。说句难听话,更不是生来被教育。

因为现在的教育已经完全扭曲了生命的本身。现在教育全是灌输。灌输了一个欲望的方向;一个纵欲的机会与可能。如果在现在这条教化的概念路上,你只要成功了,你就是一块尽情放纵的肉。

华尔街,纵欲的;好莱坞,纵欲的。对不对……纵欲者,身体之外是钱财;身体之内是放荡。无论男、女。这就是今天的生命准则……

反过来,人的灵魂却不同。人们对生命境界的感悟会出现千差万别。你尊重任何一个人的生命感悟跟千差万别,你就在尊重他的世界,尊重着无尽的生命。这是每个人的珍贵。

闻太师,他只是为了他的主子,为了“独夫”。他的做法在人的环境中只能算是一个忠心义胆的人,仅此而已。他没有境界。

话说公明祭起金蛟剪,此剪乃是两条蛟龙,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起在空中,挺拆上下,祥云护体,头交头如剪,尾绞尾如股,不怕你得道神仙,一闸两段。

所以,这就是我们讲:金蛟剪代表的其实就是性欲、色欲、原始的力量。为什么讲原始的力量?今天我在其它节目正好讲到伏羲跟女娲。

我们能够看到的伏羲跟女娲像,是人面蛇身,他们是兄妹,两蛇的蛇尾是相交在一起的。这里说的“两条蛟龙”,恰巧有一比。那伏羲的祖先就代表着龙。所以龙的传人是从伏羲而来。在神话中是这么说的。“金蛟剪”就有这种含义。

因为伏羲跟女娲在中国人的民族文化中是最高的——开天辟地。所以有无尽的力量。当然这是比喻,因为伏羲在祂的洞府,女娲也在祂的洞府,并没有来,但是,当手里有“金蛟剪”这份东西的时候,我是讲祂的造化——法力具备那样的境界。这些宝贝一定有它生命原来之处。

那时起在空中,往下闸来,燃灯忙弃了梅花鹿,借木遁去了。把梅花鹿一闸两段。公明怒气不息,暂回老营。不提。

我没明白:燃灯怎么会“借木遁”去了?没解释。

且说燃灯逃回芦蓬,众仙接着,问金蛟剪的原故。燃灯摇头曰:“好利害!起在空中,如二龙绞结;落下来,利刃一般。我见势不好,预先借木遁走了。可惜把我的梅花鹿一闸两段!”

众道人听说,俱各心寒,共议将何法可施。正议间,哪吒上蓬来:“启老师:有一道者求见。”

燃灯道:“请来。”

哪吒下蓬对道人曰:“老师有请。”

这道人上得蓬来,打稽首曰:“列位道兄请了!”

燃灯与众道人俱认不得此人。

这是关键!如果燃灯都不认得,那他就是——不能说他境界高,也不能说他境界低,只能说他跟整个门派,都不在其中——他不在其中才对。而这个时候敢出面,一定是有他因由的。

燃灯笑问曰:“道友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

道人曰:“贫道闲游五岳,闷戏四海,吾乃野人也。吾有歌为证,歌曰:
贫道本是昆仑客,石桥南畔有旧宅。
修行得道混元初,才了长生知顺逆。
休夸炉内紫金丹,须知火里焚玉液。

他(道人陆压)应该叫游神散仙,完全是独修的。我能理解的,可能是这样,只能是这样说了。因为在讨论陆压中,也都这么说:他来自于西昆仑。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都在东昆仑。昆仑,是中华民族的真正的根脉。

“火里焚玉液”,这句话讲的,满特别的。我只讲我的理解。

这个火是指欲火焚身。玉液哪……人体之精华。什么火能烧掉玉液?男人为精、女人为血,只有欲火才会烧掉它。

因为这句话对应的是那个金蛟剪。而他们修炼的人遭遇了金蛟剪,是因为他们有了劫难。

跨青鸾,骑白鹤,
不去蟠桃飧寿药,
不去玄都拜老君,
不去玉虚门上诺。

“不去蟠桃”会,他就不是玉皇大帝;“不去玄都”,他跟老子没关系;“不去玉虚”,他不去元始天尊那儿。通常敢这么说,也就是陆压的境界超过了祂们三个,而且不在这圈里,所以我们就说祂是那种游神散仙。

如果按辈分上讲,陆压应该是老子的师叔(鸿钧道人的师弟)。鸿钧道人是老大,陆压是老四,民间是有这么个说法。但我没看到一个太准确的。

我们就按照《封神演义》里说的,别的不去管。所以凭借这三句话,他就超过了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玉皇大帝。陆压在西昆仑,不在东昆仑,祂就变成了不是正统道家里头通常说的。

三山五岳任我游,海岛蓬莱随意乐。
人人称我为仙癖,腹内盈虚自有情。
陆压散人亲到此,西岐要伏赵公明

你看,他用的是散人。我们知道散人这个词出在武夷山——赵公明的宝贝被两个散人给拿下去。

陆压也称自己为散人。显然陆压不是散人,但为什么称散人?

那两散人穿的衣一青一红,然后一个白脸、一个黑脸——讲述了散人是最低的。那陆压反着说,说明他来自于最高。

那赵公明输在了武夷山的两个散人手里。他的二十四颗定海珠就输了。所以我以为就这么对应出来。

贫道乃西昆仑闲人,姓陆,名压,因为赵公明保假灭真,又借金蛟剪下山,有伤众位道兄。他只知道术无穷,岂晓得玄中更妙?故此贫道特来会他一会。管教他金蛟剪也用不成,他自然休矣。”

当日道人默坐无言。

很显然,当赵公明从他三个妹妹手里借来金蛟剪的时候,陆压就有察觉。当金蛟剪一出手放出光明,陆压就知道,然后就来了。

即使他从西昆仑来到这里,空间对于他们来讲不是任何问题。他们生命的能力可以瞬息到眼前。所以这里讲得很清楚:金蛟剪不出,陆压不出。

“玄中更妙”的意思就是“楼外楼、山外山、天外天”。

为什么众道友战胜不了金蛟剪?一个是色欲之心、一个是金钱使然。财、色两面,对于还在三界之内的人都是件麻烦事(应付不了)。

一反一正嘛!赵公明的宝贝,二十四颗定海珠被“落宝金钱”给拿走了。反过来,他借来的金蛟剪不是他的,所以就一反一正、一里一外,来表现出修行人的最大的劫难,就连燃灯道人都破不了。

燃灯道人带着十二金门在对付赵公明的时候,当赵公明拿出这些宝贝的时候,他们就无可奈何了,所以这正是这些修行人的短处,遭此劫难的原由。我觉得对今天的修行的人都是个借鉴。

财、色两个字,就是致命之处,对每一个个体的修炼人完全是致命的。所以陆压不在财、色中;不在三界中。所以从这点才能解答为什么燃灯跟其他人都不认识祂。因为根本就是两个层面的生命。

次日,赵公明乘虎,蓬前大呼曰:“燃灯,你既有无穷妙道,如何昨日逃回?可速来早决雌雄!”

哪吒报上蓬来。陆压曰:“贫道自去。”

道人下得蓬来,迳至军前。赵公明忽见一矮道人,带鱼尾冠,大红袍,异相长须,作歌而来,歌曰:
烟霞深处访玄真,坐向沙头洗幻尘。
七情六欲消磨尽,把功名,付水流,
任逍遥,自在闲身。
寻野叟,同垂钓,觅骚人,共赋吟。
乐醄醄别是乾坤。

很有趣!有一些有本事的人,他的相貌跟我们就有差距。其实在一些电影、电视里面也看到类似的,包括西方讲的雷神,中、外没有区别,除了语言的区别,表面装束的区别,生命内涵没什么区别。

作歌,就是说他自己。(咱们)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完(算)了。

赵公明认不得,问曰:“来的道者何人?”

陆压曰:“吾有名,是你也认不得我。我也非仙,也非圣,你听我道来。歌曰:
性似浮云意似风,飘流四海不定踪。
或在东洋观皓月,或临南海又乘龙。
三山虎豹俱骑尽,五岳青鸾足下从。
不富贵,不簪缨,玉虚宫里亦无名。
玄都观内桃千树,自酌三杯任我行。

祂与云中子类似,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把祂定住,没有东西能够留住祂,而祂又可以无处不在……风和云都可以无处不在……

玉虚宫里没祂的名。不配有祂的名。祂到老子的玄都观内去吃桃子、喝酒,老子不知道!?因为祂的境界可以达到让老子不知道。

喜将棋局邀玄友,闷坐山岩听鹿鸣。
闲吟诗句惊天地,静里瑶琴乐性情。
不识高名空费力,吾今到此绝公明。
贫道乃西昆仑闲人陆压是也。”

只要祂说出话来,惊天动地(祂出声就惊天动地)。只要祂动,就一定在一定环境中出现巨大的结果。你赵公明连我都不知道,我今天就是来要你的命。

赵公明大怒:“好妖道!焉敢如此出口伤人,欺吾太甚!”催虎提鞭来取。陆压持剑赴面交还。未及三五合,公明将金蛟剪祭在空中。陆压观之,大呼曰:“来的好!”化一道长虹而去。

化作“长虹”而去,就像二十四颗定海珠一样:他们看到的是光。

“化一道长虹”——陆压不在这个环境中,祂跟燃灯道人不一样。燃灯道人知道金蛟剪的厉害,所以祂预先定好了“木遁”……有水遁、有土遁,燃灯按照木遁走。陆压可以化作长虹。

在赵公明跟燃灯道人这一个层面根本看不到陆压物质化的身体,而是一道光。

金蛟剪,是两条金龙,是有形的,因为“金蛟剪”是有形的。那陆压物质化的身体远远超过了这两条龙本身,是无形的。

可以这么讲,我们人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但我们得呼吸,你拿剪刀剪不了这个呼吸,对不对。如果一个生命在这个环境中,就像冰、水、气这么一个转化过程,那是透过热量来加温度。陆压呢,可以透过祂的元神在瞬间把自己的身体改变成气态一样,不就是一道红光!我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他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改变自己的身体形式。那金蛟剪就没办法。

公明见走了陆压,怒气不息,又见芦蓬上燃灯等昂然端坐,公明切齿而回。

赵公明表现出来的永远是他的怒气,跟他的不屑一顾。

且说陆压逃归,此非是会公明战,实看公明形容,今日观之罢了。

千年道行随流水,绝在钉头七箭书。

所以陆压不是来会赵公明,而是在透过跟他一见面,一走,便知道赵公明的道行在哪里。知道赵公明的道行在哪里,就知道如何弄死他。卡住他的点,所以这里面叫“钉头七箭书”。

后面就交代了怎么干的,跟姚天君拜走姜子牙的三魂七魄有类似,但不同,原因姜子牙还是个人,是三魂七魄。而赵公明不是,赵公明已经修到了“五气朝元”,他已经修成了“一个元神”。所以陆压用了个宝贝东西,叫“钉头七箭书”,是一本书,就是写祂的一个东西。

它叫七箭书,而不是三魂七魄。为什么叫七箭书?我个人以为,就是在“七的定数”上。就是在这一次文明与生命相关的定数,其实就是“时间”。

人死了,在时间的角度来讲,不就是断掉了吗!断掉了时间,人就死了。你过不去了,不就死了!对不对。一个道理,

所以“钉头七箭书”再次说明这天、地间真正的劫数是“七”。如果说“三魂七魄”的话,三魂,是空间、是“天地人”;七魄,是时间。

陆压七箭书 射死赵公明

我记得在节目中讲过:“有境界的人,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儿。”同在一个境界、层面中,是有难度的。比如说,人们在认识问题的时候都落在人的层面上;落在人的因为、所以;落在人的利益上;落在人的酒、色、财、气上。而我们说:“凭借经验看人。”那有人爱吃酸的、有人爱吃辣的……他就会从经验的角度去看——我看张三、张三看李四、李四看王五、王五看侯七——去谈。

而谈这些人,需要年龄、阅历。他经历事情多与少、他所从事的行业,都有着差距——做生意的、谈买卖的、做艺术的——很多艺术天才在处事上很幼嫩,别看是艺术天才,他接人待物很差的。

而又很难说接人待物很强的人可以以诚相待——礼貌中的骗子,到处都是。

所以,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有他独到的一面,同时又有他很局限的一面。而不同生命境界的,一眼就看穿了那个生命的本质,但他不去研究。而同在人的利益中的,会因为、所以的去研究——一、二、三摆出条件——讲出东西……条条是道,其实没有内在的味道!

从生命的层面看,一眼就看出:是猴就是猴;是驴就是驴。所以,陆压跟赵公明对手,有这个因素在,祂就想赵公明是怎么回事!唾过了一手,一看,他在哪个层面就在哪个层面!陆压的境界超过了赵公明。

且说陆压回蓬,与诸道友相见。燃灯问:“会公明一事如何?”

陆压曰:“衲子自有处治。此事请子牙公自行。”

子牙欠身,陆压揭开花篮,取出一幅书,书写明白,上有符印口诀。

“依此而用,可往岐山立一营,营内筑一台,扎一草人,人身上书赵公明三字,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自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之时贫道自来,午时助你,公明自然绝也。”

封神榜,在岐山。赵公明很厉害,迫使姜子牙去立一个营,专门弄他。所以讲,赵公明不是一般的人。

满有趣的!姜子牙被姚天君拜走三魂七魄的时候,是草人头上三盏灯,脚下七盏。这里是:“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很显然,陆压的功力超过姚天君。

我们做一个对比:武吉的时候,是头上一盏灯,脚下一盏灯。

武吉听了姜子牙的嘱托,回家挖了一个坑,他是往下挖了一个坑;这个,是筑台子!武吉躺在坑里面,前面一盏灯,后面一盏灯,上头铺上草,最后,周文王就看到武吉掉崖里摔死。

等到姚天君对付姜子牙,姜子牙的功力应该不及姚天君。姚天君是拜掉姜子牙的三魂七魄。头上三盏灯,带着三魂; 脚下七盏灯,代表七魄。姜子牙还是带有三魂七魄的人。

等到了赵公明的时候,不是!要筑起台子,同样这样拜,可是“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给我的体会就是:天、地、人。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我们从《封神演义》看到三个地方——

当姜子牙叫武吉那么做的时候,周文王看到的是武吉摔死了——死了!当姚天君去拜姜子牙的时候,是人的三魂七魄(走掉了)。当陆压让姜子牙去拜赵公明的时候,是搭个台子,又是头上一盏灯,脚下一盏灯。赵公明,按他自己说,他已经可以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别的门派的东西,我们就不讨论了。因为确实牵扯到一些修炼的门派和不同境界的生命,用人的嘴,不好讨论。我刚才想说的意思就是:《封神演义》就这三个地方点过灯,拜过人!但是,被拜的生命境界正好是天人、地上的人、地下的人(死了的)三面。

我觉得,这对我们理解自己的生命来讲,是有益处的。

赵公明已经没有三魂七魄了……

子牙领命,前往岐山,暗出三千人马,又令南宫适、武吉前去安置。子牙后随军至岐山,南宫适筑起将台,安排停当,扎一草人,依方制度。

姜子牙也就按照陆压的那个办法做出来……

子牙披发仗剑,脚步罡斗,书符结印,连拜三五日,把赵公明只拜的心如火发,意似油煎,走投无路,帐前走到账后,抓耳挠腮。

这个故事就跟姜子牙当初被姚天君拜的时候一样……有些朋友可能听起来就觉得太神话了……人的魂魄存在于人的肉眼看不到的那一面……发生在实证科学无法论证的那一面,但是,每一个人的生命中又可以理解、可以接触、可以感受到的。

到了大变化的年代,斩妖除魔也好、天灭中共也好,人看不着!不是用人的办法!那一定发生在另外的环境、空间中,而今天每一个人都在这个磨难的过程中;“选择生与死”的过程中。如果天灭中共在发生,今天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心里或不明确的地方,都有难以名状的感受!

陆压出手,祂的境界高过赵公明,以这样的方式去做,是不是有天灭赵公明的含义在里头!天灭中共也有类似的东西在里头!

闻太师见公明如此不安,心中甚是不乐,亦无心理论军情。

且说烈焰阵主白天君进营来见闻太师,曰:“赵道兄这等无情无绪,恍惚不安,不如且留在营中,吾将烈焰阵去会阐教门人。 ”

闻太师欲阻白天君,白天君大呼曰:“十阵之内无一阵成功,如今若坐视不理,何日成功!”遂不听太师之言,转身出营,走入烈焰阵内。

钟声响处,白天君乘鹿大呼于蓬下。燃灯同众道人下蓬排班,方才出来,未曾站定,只见白天君大叫:“玉虚教下,谁来会吾此阵?”

燃灯顾左右,无一人答应。陆压在旁问曰:“此阵何名?”

燃灯曰:“此是烈焰阵。”

陆压笑曰:“吾去会他一番。”

道人笑谈作歌,歌曰:
烟霞深处运元功,睡醒茅芦日已红。
翻身跳出尘埃境,把功名,付转蓬。
受用些明月清风。
人世间,逃名士;云水中,自在翁;
跨青鸾游遍山峰。

其实,陆压本身是“火”……如果平常不知道祂是“火”的话,那“烟霞深处”就以为是彩霞、晚霞。

功名的一切都是德行化来的。化来的德行,成为境界中的生命。

祂说祂是“散人”,连任何名声都不在意。

陆压歌罢。白天君曰:“尔是何人?”

陆压曰:“你既设此阵,阵内必有玄妙处。我贫道乃是陆压,特来会你。”

天君大怒,仗剑来取,陆压用剑相还,未及数合,白天君望阵内便走。陆压不听钟声,随即赶来,白天君下鹿,上台,将三首红旛招展。陆压进阵,见空中火、地下火、三昧火,三火将陆压围裹居中。他不知陆压乃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三火攒遶,共在一家,焉能坏得此人。

陆压被三火烧有两个时辰,在火内作歌,歌曰:
燧人曾炼火中阴,三昧攒来用意深。
烈焰空烧吾秘授,何劳白礼费其心?

空中火是指天,三昧火是指人,地下火是指——姜子牙让武吉挖了一个坑——相当于“地狱”。三火,就是烧(天、地、人)全部——三界内。

陆压不在三界之内;在三界内的火之外。三界内的火其实与祂是本家。可以这么说:陆压乃“火之主”。陆压都知道燧人氏的火是什么火。燧人氏的火通常称为天火……

白天君听得此言,着心看火内,见陆压精神百倍,手中托着一个葫芦。葫芦内有一线毫光,高三丈有余,上边现出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两道白光反罩将下来,钉住了白天君泥丸宫。白天君不觉昏迷,莫知左右。

三界内,七的定数是死的。三、七的慨念,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是我们生活的“时空”整体生命,远远超过我们人看到的肉身。

陆压在火内一躬:“请宝贝转身!”

那宝物在白光头上一转,白礼首级早已落下尘埃。一道灵魂往封神台下去了。

陆压在杀掉白天君的时候,祂并没有面向昆仑稽个首啊、我杀了人了!没有!所以陆压很可能在元始天尊之上。

“封神榜”背后的因素,远远超过老子、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只是被人知道的“封神”这一面最高的神。其实,元始天尊同样是执行者,是祂把封神榜给予了姜子牙,然后姜子牙同时拿走了杏黄旗,骑着四不像。这些,都是配着套来的。

所以,姜子牙只是在外头具体办事。而在元始天尊背后更高、众多的神要把这件事情促成,所以陆压不请自来,祂出手的本身,在低层的生命看,就叫天意。

所以,今天讲的“天灭中共”,就是神出手,灭它!那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就是神出手的标志!但是在人的层面,对人而言它是阴性的,与神同行,它就没办法,人自然就没有事情。

陆压收了葫芦,破了烈焰阵。方出阵时,只见后面大呼曰:“陆压休走!吾来也!”

落魂阵主姚天君跨鹿持锏,面如黄金,颏下红髯,巨口獠牙,声如霹雳,如飞电而至。燃灯命子牙曰:“你去唤方相,破落魂阵走一遭。”

子牙急令方相:“你去破落魂阵,其功不小。”

方相应声而出,提方天画戟,飞步出阵,曰:“那道人,吾奉将令,特来破你落魂阵! ”更不答话,一戟就刺。

方相身长力大,姚天君招架不住,掩一锏,望阵内便走。方相耳闻鼓声,随后追来,赶进落魂阵中,见姚天君已上板台,把黑沙一把洒将下来。可怜方相那知其中奥妙,大叫一声,顷刻而绝。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姚天君复上鹿出阵,大呼曰:“燃灯道人,你乃名士,为何把一俗子凡夫枉受杀戮?你们可着道德清高之士来会吾此阵。”

赤精子三入落魂阵 夺回太极图

燃灯命赤精子:“你当去矣。”

赤精子领命,提慧剑作歌而来。歌曰:
何幸今为物外人,都因夙世脱凡尘。
了知生死无差别,开了天门妙莫论。
事事事通非事事,神神神彻不神神。
目前总是常生理,海角天涯都是春。

凡世中的一切事,如果你通晓了,你就知道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事情的本身……当你洞彻了神妙之处,你就是神本身了。你在境界中,你不会为自己的境界而感叹。

人们感叹的是超越自己的那个境界。因为人在世中被其所迷,人在其中,不知其缘由,反着说:“不在其中,便知其因由。”(又不太合适)

其实是“超越本身”才能达到——如果你超越的话,就不是一个凡人所待的地方(海角天涯都是春)。这是赤精子境界的展现。

祂们一出台……都会(用诗词)来表述自己的境界。所以我说写《封神演义》的人高!他可以针对不同的人写出不同的东西来。

那也就是说,《封神演义》的作者远远超越了元始天尊、老子祂们当时的境界,那么,他就可以用人中的笔触去描绘祂们各自的境界。所以,非常不得了!

……现在拍《封神演义》的导演、编剧是看不懂的。一个“无神论”的人怎么能看得懂“有神论”有关神的描绘呢?

赤精子歌罢,曰:“姚斌,你前番将姜子牙魂魄拜来,吾二次进你阵中,虽然救出子牙魂魄,今日你又伤方相,殊为可恨。”

姚天君曰:“太极图玄妙也只如此,未免落在吾囊中之物。你玉虚门下神通总高不妙。”

赤精子曰:“此是天意,该是如此。你今逢绝地,性命难逃,悔是无及。”

这里,姚天君嘲笑太极图,透显出他的狂妄。其实,他只要回头想一想,是可以想出道理来:赤精子手握太极图可以把他的草人抢走,太极图已经可以保护赤精子了;同时,姚天君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太极图。

表面看是这样,可见他姚天君并不知道太极图的玄妙。这是姚天君浅薄之处。如果这个人够谦虚的话,(知道)太极图是从老子那儿拿来的:“老子的宝贝”掉到他手里面……

我们换个角度说:当燃灯道人拿到了二十四颗定海珠,祂即刻说:“我修成了!”所以燃灯道人认得那个宝贝。反过来,武夷山的散人曹宝看这宝贝就觉得:“对于我没啥用!”那姚天君说这话,他并没有意识到太极图本身对他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如果姚天君懂得的话,可以帮助姚天君战胜对方,甚至会逼着老子出手才对。这就是差距。即使是天大的宝贝,他也未必认得。

姚天君大怒,执锏就打。赤精子口称:“善哉!”招架闪躲,未及数合,姚斌便进落魂阵去了。赤精子闻后面钟声,随进阵中,这一次乃三次了,岂不知阵中利害。

这一次,赤精子和前两次不同的是:前两次他都是偷,这次是明着来,概念不同。前两次施展他的本事的时候,他都有些顾忌,因为他要去抢草人,他不是要杀姚天君,不是跟姚天君直接的对垒。

赤精子他心中有所顾忌,是一种隐蔽的,不是正面的,所以对于他的功力来讲就大打折扣。这第三次就不一样。是面对面的直接破阵。

赤精子将顶上用庆云一朵现出,先护其身,将八卦紫寿仙衣明现其身,光华显耀,使黑沙不黏其身,自然安妥。姚天君上台,见赤精子进阵,忙将一斗黑沙往下一泼。赤精子上有庆云,下有仙衣,黑沙不能侵犯。姚天君大怒,见此术不应,随欲下台,复来战争。不妨赤精子暗将阴阳镜望姚斌劈面一愰。姚天君便撞下台来。

赤精子对东昆仑打稽首,曰:“弟子开了杀戒!”提剑取了首级。姚斌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赤精子破了落魂阵,取回太极图,送还玄都洞。

在现实的环境中,我们有机会遇到特异的东西,但很多人根本不认得他的玄妙之处,就白费了!就像“与神同行”!如果神就在你身边,但你却不认得!这对这样的人来讲是莫大的遗憾,是生命永久的遗憾!

生命有多久,你的遗憾就有多久!

天意已归真命主 何劳太师暗安排

太极图给了赤精子,赤精子(拿来)可以护住自己的身体,但是放在姚天君手里根本没用。

按照正常修行的角度来讲,姚天君基本的修练的道理他都知道,他也应该知道太极图比他的落魂阵还厉害。太极图是老子的,是他的师伯,而且是赤精子用太极图掩了自己的身体,成功的把姜子牙的草人给偷走了,其实变相的说已经破掉了落魂阵了,那他姚天君为什么不能改变呢?

这里面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写书的人到底在告诉我们什么,我以为就是:“每个人都执著自己的东西。”因为赤精子在跟姚天君对垒的时候,姚天君还嘲笑他:“你把太极图都掉了,你不过如此。”所以可以解释成他们共同的麻烦就是认为自己不得了。

他们对老子都是一种不敬,他知道太极图是老子的,但是他去嘲笑太极图本身,这是一个问题。同时也因为他自以为是的本身,也就造成了他拿到了宝贝他都不屑一顾。中心的思想就是:不放弃自我。

且言闻太师因赵公明如此,心下不乐,懒理军情,不知二阵主又失了机。太师闻报,破了两阵,只急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顿足叹曰:“不期今日吾累诸友遭此灾厄!”忙请二阵主张、王两位天君。

三尸神,是道教的说法,有人说三蓬,也叫三虫:脑袋顶、肠子、脚心各一个。这三个虫,我觉得没起好作用。

脑顶的那个让人胡思乱想;肠子那个让人贪嘴;脚心那个让人贪色,主要就是在贪色上。而人们叫心、口、意:心里想的、嘴里说的、眼睛看的,都算上,它三尸神给你记账,到时候到阎罗王那里给你算账!它又挑逗你……

这与道教有关。其实它里面阐述一个宗旨,就是“一切都是活的”,包括人的思想,都是有着内在的生命涵义。因为一切都是活的,都是生命,才会衍生出我们通常讲的:人真正修到“空、无”的状态的时候,是不可言喻的。

在破十绝阵的时候,燃灯道人除了破阵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话,有描写讨教军情,但等到打完了,回来祂的芦蓬里,根本没有什么讨论军情的,就打坐了——莫言!往那一坐就完了。

几乎都是这样,也就是说,他们在破十绝阵的时候,跟他们在自己的洞府的状况是一样的。我觉得这跟修炼是有关系的。简单一句话,真正修行的人,是奔人的元神去的。

但是这里得声明:《封神演义》里讲的元神,跟我们真正修行当中讲的元神,还不是一个。自己的师尊教诲过,没有人的主元神真正修成的,都是副元神。这里可能有这种涵义在里头。这些修行的人都被他的副元神控制着,他展现了他的本事,而那些副元神有他境界的位置……

太师泣而言曰:“不幸奉命征讨,累诸位道兄受此无辜之灾。吾受国恩,理当如此,众道友却是为何遭此惨毒,使闻仲心中如何得安!又见赵公明昏乱,不知重务,只是睡卧,尝闻鼻息之声。古云:神仙不寝,乃是清净六根!如何今日六七日只是昏睡?”

神仙不能像凡夫俗子那样昏昏大睡的,神仙往那一坐,他元神出去了,他根本不在这边睡觉,你看起来是睡觉,实际不是的,所以他没有如雷的鼾声。常人不是了。

且不说汤营乱纷纷计议不一。且说子牙拜掉了赵公明元神,散而不归。但神仙以元神为主,游八极,任逍遥,今一旦被子牙拜去,不觉昏沉,只是要睡。

道家说的“元神”,其实是真正的副元神。如果说,真正的魂魄都给拜没了、散掉了,赵公明就地就死了。赵公明并没有死,因为他讲“拜掉了赵公明元神,散而不归”。

濒死经验中我们看到的,那个人死了,他说:“那个人出去了。”讲的是他真正的“主元神”。道教里讲的修炼,应该是受他的副元神影响,功法、功力都在他的副元神身上,所以当他的副元神本事高的时候,会影响到他整个身体,人的这一边就显现出来。人的这一边看到的只是有本事。

就像我们说的妲己,妲己,那边是狐狸,但人这边显现不出来,看到的就是人,除非她喝酒——狐狸的臭味就出来了;如果她不喝酒,她就能控制住这一边。我觉得这是不太洽当的比喻,但类似。所以,拜掉了赵公明元神,“散而不归”,拜掉的是副元神,那是他多年修行功力所集中的地方,但是这个人没死,我觉得是这么个关系,否则按照通常理解应该死了。

闻太师心下甚是着忙,自思:“赵道兄为何只是睡而不醒,必有凶兆!”闻太师愈觉郁郁不乐。

且说子牙在岐山拜了半月,赵公明越觉昏沉,睡而不醒人事。太师入内帐,见公明鼻息如雷,用手推而问曰:“道兄,你乃仙体,为何只是酣睡?”

公明答曰:“我并不曾睡。”

这个答话,跟姜子牙当时的概念差不多,所以这里面说明一个问题:我们人的身体是被我们的魂魄所控制的,但修成的人跟没有修行的人中间有些差距,可是他并不知道。

赵公明为什么说他“不曾睡”?他真正身体的那一边真给拜散了,所以他并不知道这边的事情。

二阵主见公明颠倒,谓太师曰:“闻兄,据我等观赵道兄光景,不像好事,像有人暗算他的,取金钱一卦,便知何故。”

这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他们都是道行很深的人,他们的境界不输给那十二门人,赵公明的功底高过他们,为什么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赵公明突然身体出现异样的时候,他们就不能即刻警觉。

某种程度上,有些人就像障住一样,没有任何道理。我们普通的人在现实的环境中遇到一些事情也像障住一样……特别是修炼的人,他的反应会更强烈,这跟外面的环境是有关系的……人的生命是通的,如果相信“天地人”的概念的话,生命是通的。

所以越是修行的人,越到这个时候,对他的要求就越高,脑袋没有任何东西,那“三尸神”在身体产生不了作用,相对麻烦事就少。心里惦记的事情多,麻烦事就多。

其实赵公明最后就这么死的。我说的意思:闻太师他们不至于悟性这么差吧!但,我们看到的,确实他们悟性差。很大的原因都是自我狂躁,比较自以为是。他妒嫉、傲慢,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

闻太师曰:“此言有理。”便忙排香案,亲自拈香,搜求八卦。闻太师大惊曰:“术士陆压将钉头七箭书,在西岐山要射杀赵道兄,这事如何处?”

王天君曰:“既是陆压如此,吾辈须往西岐山,抢了他的书来,方能解得此厄。”

太师曰:“不可。他既有此意,必有准备,只可暗行,不可明取。若是明取,反为不利。”

闻太师入后营,见赵公明,曰:“道兄,你有何说?”

公明曰:“闻兄,你有何说?”

太师曰:“原来术士陆压将钉头七箭书射你。”

公明闻得此言,大惊曰:“道兄,我为你下山,你当如何解救我?”

虽然赵公明他修炼的那一面没了,但是他还有他的元神在那儿,所以他能答话,他知道这种基本道理的,只是他的功夫没了,当他的副元神被拜散之后。

闻太师这一会神魂飘荡,心乱如麻,一时间走头无路。

张天君曰:“不必闻兄着急,今晚命陈九公、姚少司二人借土遁暗往岐山,抢了此书来,大事方才可定。”太师大喜。

道理是一样的:把草人抢走;这边是抢这本书。抢这本书的原因就是这书是陆压给的,所有的符印都在这本书上,应该类似画了一幅画一样,所以抢那个东西就行了。

也就是说,姚天君当时弄姜子牙时弄个草人就完了,而姜子牙弄武吉的时候是让武吉自己躺在那个坑里——挖下地面,就等于死人。所以人来讲,生命的核心是在这个身体上。

那为什么抢那个书呢?那个书,代表赵公明的功夫。赵公明真正的功夫是在他的副元神身上,姜子牙透过拜那个书给拜走了,就行了。

所以每个人的情况是不同的,你看都是用道教的方法能把人置死,可是置死的方法完全不同,要因地制宜,针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方法。

很多朋友甭管你有没有信仰,特别是在修行中,强调别人错的时候,强调别人不对的时候,其实很多都是错的,你并不了解他的生命的真实,你用你生命的东西去衡量对方,这是有问题的。

“十绝阵”非常狠毒,都是申公豹给招来的,那十绝阵的阵主是申公豹游说来的,我们到现在也没看到任何一个人,包括燃灯道人、元始天尊十二门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去埋怨申公豹,即使陆压来了他也按照规矩做,以陆压的功夫毁掉申公豹绰绰有余,但是陆压去帮忙破阵,去毁掉赵公明,他都不去处理申公豹。

我自己的师尊教诲要“向内找”、要改变自己。任何出来的麻烦是有原由的,无论距离多远、多近,是有原由的,人家生命是有理由在你面前展现出他的品质,不是他对、他错;你对、你错!

我个人觉得这是件不容易的事。但在《封神演义》中,那时候的人就能做到这一点。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人去抱怨。连抱怨都没有,更不用说干脆姜子牙用打神鞭把申公豹杀了,不就完了!他没有。

正是:
天意已归真命主,何劳太师暗安排。

话说陈九公二位徒弟去抢箭书。不表。

且说燃灯与众门人静坐,各运元神。

姜子牙在他的相府,跟哪吒他们一块儿的时候,就是讨论军情,而燃灯道人跟众门人在处理有关事情的时候,没有讨论军情的,都是自己打坐、静坐的。

我强调这一点就是说,为什么姜子牙修不成?就是用人的办法,但他也就只能用人的办法。他们去讨论一定要如何。而真正修行的人,一切不从自己的角度去讨论,而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赶成什么是什么,出门去,人家叫板了,来就干,干完,扭脸往这一坐。

所以人去讨论军情,就是人的办法——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但是在讨论军情的过程中,有时候可以顺应天意,有时候顺应不了,办错事了,厉害的人就不会争执,他只是顺应而走——赶上了,就赶上了——用我应该做的方式就给化解了。

陆压忽然心血来潮,道人不语,掏指一算,早解其意。陆压曰:“众位道兄,闻仲已察出原由,今着他二门人去岐山,抢此箭书。箭书抢去,吾等无生。快遣能士报知子牙,须知防备,方保无虞。”

道德真君一叶莲舟破红水

这个就很有趣了。这里同样用了“心血来潮”。这里讲的“心血来潮”跟上面道德真君说的“心血来潮”多少有点差距,但又有雷同之处。

就是说:有着某种更高的生命,或者说陆压自己的生命的某些组成部分,在他的境界中,有他生命的另外一面,能够提醒他要干什么——无论如何,陆压是带有人身的。

换句话说,就是忽然一念就……意识到这件事哪里有点差错,意识到“这件事情不能做”一定有什么原因。修炼的人在这方面比较多,但可不是同样的表面,同样的表现不一定代表什么。

比如有些人家里不喜欢碗碎了、盆掉了,怕不吉利……那是不是呢?是!对不对呢?不对!

真正有感应的就对,没有感应的,说碎了一个盘子,家里就会出事,那卖盘子的肯定就倒楣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我以为修炼人有,但要会分别。所谓会分别,你可以讲是悟性高。所以当闻太师一动,陆压这边就有感应,而这份感应就叫做天意。反过来,赵公明都那样了,七、八天了,闻太师都没有意识到。

“道人不语,掐指一算”,就是道人意识到有这个问题,然后凭借他的功力,他能掐指算出来。所以,特别是修炼的人,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能做的事情不能讲!有些事情不能做,其实你会意识到类似的感应,只不过有很多人贪心太大,就是人心太重!他面对不能做的事情,他非得找理由做……

越清净的人悟性越好,他感应的东西就越多。而且准!

他也提到“箭书抢去,吾等无生”,这里陆压说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当他设计要射死赵公明的时候,实际陆压把自己顶进去了,里面含有“相生相克”的道理。

不是说陆压的功夫一定超过赵公明多少,或者赵公明的功夫超过陆压,不是!这是命来的!这是“相生相克”的道理存在的。当陆压即使在顺天意的背景之下,出了相当绝乎的手段,当出了这个手段的时候,做不成,他就赔进去。

换句话说,你看陆压乐呵呵的,出了这么个招,实际从顺天意的角度来讲,他是拼了所有的功力。从这句话里(箭书抢去,吾等无生)可以感觉得出来。

所以作为普通的人,同样不能轻易出手,能忍则忍,否则会伤及到你“本来的”东西。

燃灯随遣杨戬、哪吒二人:“速往岐山去报子牙。”

哪吒登风火轮先行,杨戬在后。风火轮去而且快,杨戬的马慢便迟。

且说闻太师着赵公明二位徒弟陈九公、姚少司去岐山抢钉头七箭书。二人领命,速往岐山。来时已是二更,二人驾着土遁在空中,果见子牙披发仗剑,步罡踏斗于台前,书符念咒而发遣,正一拜下去,早被二人往下一坐,抓了箭书,似风云而去。

子牙听见响,急抬头看时,案上早不见了箭书。子牙不知何故,自己沉吟,正忧虑之间,忽见哪吒来至。南宫适报入中军,子牙急令进来。问其原故。

那两人(陈九公、姚少司)的功夫相当高,子牙低头拜,他两人已经伸手抢走了,抬头不见人。这个做法有点类似当初赤精子去抢草人的概念。

我不太明白的就是:为什么杨戬要骑着马去?哪吒是踩着风火轮!两人为什么不借着土遁而去?

我尝试地去理解:做这个“法事”,他的生命的概念一定摆在最低,也就是说:他不能用他的功能,才能把这事情做成。与姜子牙相关的,同样,要摆在生命最低的形式。

比如修行的人一定是在人的层面去一步一步修来,天大的本事都不成。像唐僧取经,孙悟空背了他翻跟斗过去,不就得了吗?不成!但是妖魔鬼怪能行,捣乱的都可以用各种本事,可是修行的人不成。

只有这样才能修成。同样的道理,只有这样,姜子牙才能把赵公明做成,如果可以用功能的话,赵公明的本事比他们高,他们根本拜不走。所以当他降到最低的时候,赵公明的副元神那边的本事就不灵了……

降到最低才能走到至尊,也就是说“只有人才能修炼”,有这个涵意在里头。

哪吒曰:“奉陆压道者命,说有闻太师遣人来抢箭书,此书若是抢去,一概无生。今着弟子来报,令师叔预先防御。”

陆压的位置高,他一出手,陆压一完,全完。

子牙听罢,大惊曰:“方才吾正行法术,只见一声响,便不见了箭书,原来如此。你快去抢回来!”

哪吒领命,出得营来,登风火轮便起,来赶此书。不表。

且说杨戬马徐徐行来,未及数里,只见一阵风来,甚是古怪。怎见得好风:
嗗碌碌如同虎吼,滑喇喇猛兽咆号。
扬尘播土逞英豪,搅海翻江华岳倒。
损林木如同劈砍,响时节花草齐凋。
催云卷雾岂相饶,无影无形真个巧。

可以听出来这个风声不煞,但很凶……当遇到这种风的时候,你说不出理由,但只知道很怪,甚至有一种阴邪的感觉。

杨戬见其风来得异怪,想必是抢了箭书来。杨戬下马,忙将土草抓一把,望空中一洒,喝一声:“疾!”坐在一边。正是先天秘术,道妙无穷,保真命之主,而随时响应。

且说陈九公、姚少司二人抢了书来,大喜,见前面是老营,落下土遁来见,邓忠巡外营,忙然报入。二人进营,见闻太师在中军帐坐定。二人上前回话,太师问曰:“你等抢书一事如何?”

二人回曰:“奉命去抢书,姜子牙正行法术,等他拜下去,被弟子坐遁,将书抢回。 ”

太师大喜,问二人:“将书拿上来。”

二人将书献上。太师接书一看,放于袖内,便曰:“你们后边去回复你师父。”

二人转身往后营正走,只听得脑后一声雷响,急回头不见大营,二人站在空地之上。二人如痴如醉,正疑之间见一人白马长枪,大呼曰:“还吾书来!”

陈九公、姚少司大怒,四口剑来取。杨戬枪大蟒一般,夤夜交兵,只杀的天惨地昏,枪剑之声不能断绝。正战之际,只见空中风火轮响,哪吒听得兵器交加,落下轮来,摇枪来战。

杨戬把他们两人骗了。这里讲到一个问题,那两个人的功底浅。两个人还没到呢,他们的风声出来了,给了二郎神一个时间差,二郎神跃下了马,抓几把土,扬起来,把大营造出来。

大营造出来,当然在一念之间即造成。但他起码要下马啰 !而且这时候风已经进来了,你想,作为炼功夫的人,二郎神就是功夫再高、他的悟性再高,起码先感到风,然后再去判断,他都有一个思考的时间咧!

功夫高的人就是瞬息之间,他没有思考的概念。所以书里面一再讲:真主在谁那儿,谁是顺天意!合该就这样。

其实很多情况下很难说的。那陈九公是赵公明的弟子,赵公明的功夫超过了太乙真人、超过了那十二门人,按道理讲,陈九公只会高过二郎神,不会低于二郎神,但他实际是低了。这很有趣,为什么呢?邪不压正嘛!

陈九公、姚少司那里是杨戬敌手,况又有接战之人。哪吒奋勇,一枪把姚少司刺死;杨戬把陈九公胁下一枪,二人灵魂俱往封神台去了。

杨戬问哪吒曰:“岐山一事如何?”

哪吒曰:“师叔已被抢了书去,着吾来赶。”

杨戬曰:“方才见二人驾土遁,风声古怪,吾想必是抢了书来,吾随设一谋,仗武王洪福,把书诓设过来,又得道兄协助,可喜二人俱死。”

杨戬与哪吒复往岐山,来见子牙。二人行至岐山,天色已明。有武吉报入营中。子牙正纳闷时,只见来报:“杨戬、哪吒来见。”

子牙命入中军,问其抢书一节,杨戬把诓设一事说与子牙。子牙奖谕杨戬,曰:“智勇双全,奇功万古!”又谕哪吒:“协助英雄,赤心辅国。”

榻戬将书献与子牙。二人回芦蓬。不表。

且说子牙日夜用意堤防,惊心提胆,又恐来抢。

且说闻太师等抢书回来报喜,等到第二日巳时,不见二人回来,又令辛环去打听消息。少时,辛环来报:“启太师:陈九公、姚少司不知何故,死在中途。”

太师拍案大叫曰:“二人已死,其书必不能返!”捶胸跌足,大哭于中军。只见二阵主进营,来见太师,见如此悲痛,忙问其故。太师把前事说了一遍,二天君不语,同进后营,来见赵公明。

公明鼻息之声如雷。三位来至榻前,太师垂泪叫曰:“赵道兄!”

公明睁目,见闻太师来至,就问抢书一事。太师实对公明说曰:“陈九公、姚少司俱死。”

赵公明将身坐起,二目圆睁,大呼曰:“罢了!悔吾早不听吾妹之言,果有丧身之祸!”

公明只吓的浑身汗出,无计可施。公明叹曰:“想吾在天皇时得道,修成玉肌仙体,岂知今日遭殃,反被陆压而死,真是可怜!闻兄,料吾不能再生,今追悔无及,但我死之后,你将金蛟剪连吾皂袍服包住,用丝绦缚定,我死,必定云霄诸妹来看吾之尸骸,你把金蛟剪连袍服递与他,吾三位妹妹见吾袍服,如见亲兄。”

赵公明在“天皇”时已经得道,跟伏羲同年。他的身体相对来讲可能是透明的(玉肌)。

这里也满有趣的!赵公明就不会把“金蛟剪”给闻太师,说:“你干脆用金蛟剪干他们,不就得了!”他没有!古人做事跟我们不太一样。可能里面有一个原由:

当赵公明拿过金蛟剪的时候,是经过三个妹子的同意。这个宝贝是仨妹子的,仨妹子同意了,金蛟剪就能用,它无法再转给别人使用。类似我们跟大家说的“太极图”。

所以宝贝是认人的,不是谁想用就可以用的。

道罢,泪流满面,猛然一声,大叫曰:“云霄妹子!悔不用你之言,致有今日之祸!”言罢,不觉于邑,不能言语。

闻太师见赵公明这等苦切,心如刀绞,只气得怒发冲冠,钢牙挫碎。只有红水阵主王变见如此伤心,忙出老营,将红水阵排开,迳至蓬下,大呼曰:“玉虚门下,谁来会吾红水阵也?”

哪吒、杨戬才在蓬上,回燃灯、陆压的话,又听得红水阵开了,燃灯只得领班下蓬,众弟子分开左右。只见王天君乘鹿而来。好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一字青纱头上盖,腹内玄机无比赛。
红水阵内显其能,修炼惹下诛身债。

红水阵相当凶狠,里面带有情色的东西。自己的师尊教诲过,无论修多高,一犯色戒就完了。我们看到武侠小说当中很多是写这些东西的,其实都是胡说——一碰,就完了!红水阵同样讲“一碰就完了”。所以满特别的。

话说燃灯命曹道友:“你去破阵走一遭。”

曹宝曰:“既为真命之主,安得推辞。”忙提宝剑出阵,大叫:“王变慢来!”

王天君认得是曹宝散人,王变曰:“曹兄,你乃闲人,此处与你无干,为何也来受此杀戮?”

这里很奇怪,为什么红水阵的阵主认识曹宝?我以为跟他摆的红水阵相关。

一个散人在修行中是最低的,陆压把自己形容成散人,实际是把自己放在最低的角度。王天君摆出这么邪恶的阵,我觉得跟他们的境界有关(生命境界跟执著之处有关)。

如果你去细分“十绝阵”的话(我没有分过),每一阵都可能有它背后相对应的修行人的某些执著,或某些东西。很可能!我没看出来,可能后面会看出来……

曹宝曰:“察情断事,你们扶假灭真,不知天意有在,何必执拗。想赵公明不顺天时,今一旦自讨其死。十阵之间,已破八九,可见天心有数。”

王天君大怒,仗剑来取,曹宝剑架忙迎,步鹿相交,未及数合,王变往阵中就走,曹宝随后跟来,赶入阵中。王天君上台,将一葫芦水往下一摔,葫芦震破,红水平地涌来,一点黏身,四肢化为血水。曹宝被水黏身,可怜!只剩道服丝绦在,四肢皮肉化为津。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王天君复乘鹿出阵,大呼曰:“燃灯甚无道理!无辜断送闲人!玉虚门下高明者甚多,谁敢来会吾此阵?”

燃灯命道德真君:“你去破此阵。”

道德真君是十二门人当中最后一个。我们跟大家解释过:道德真君是因为黄天化的杀气而把黄天化弄走;因怒气而救了黄天化他爹(武成王黄飞虎);因杨任的怨气,而收为徒弟。

其实道德真君内在“不正面的感受”超过其它,所以偏偏命他去破“红水阵”。不在破得了、破不了,而是燃灯道人在选谁去破阵的时候有着祂眼界中可以看到的生命与生命的对垒。

就像我刚才跟大家解释的,十绝阵摆出来,它在对应着这些修行人相应的“弱点”也好,或者应被“净化”的东西也好。应该有这么对应。

不知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