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鲁吉诺Perugino——拉斐尔的大师(中)

展览报导
作者:周怡秀
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赞誉“生动至极”。

佩鲁吉诺对富商的个人特征掌握得十分精确;这种写实描绘与强调圣母子“理想美”的概念完全不同。栩栩如生的画中人神情严肃,眼神直视观众;一手按着画面边缘(可能有窗台或栏杆),一手握住露出纸卷的圆筒匣,纸上写着“Timete Devm(敬畏神)”。可能因为此时的佛罗伦斯正处于激进的禁欲主义修士萨弗纳罗拉布道的初期,画中商人在这种严肃宗教氛围中有所省思。画家不只精细刻画该人物的外表容貌,也描绘出人物内心状态和时代对他的影响。

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1494,油画于木板,高52,宽44公分,(20in × 17in),现藏于佛罗伦斯乌菲兹(Uffizi Gallery)美术馆。(公有领域)

另有两位修士画像来自于瓦伦布若斯修道院(Abbaye de Vallombrosa)教堂祭坛画《耶稣升天》的两侧翼底部,其中Don Biagio Milanesi是祭坛画赞助人,另一位Don Baldasarre d’Angelo则身份不详。除了栩栩如生的人相貌,观众可以注意到细碎笔尖描绘的毛发,光线照亮下眼睛内部的虹彩,透着温度的皮肤,素描扎实的嘴角肌肉,脸颊上刚刚冒出的胡渣……表现出的细腻写实功力着实让人惊艳。特别是修士的眼神汇聚中央,似乎正崇敬仰望升天的耶稣。佩鲁吉诺不只以写实手法画出表象的逼真,还画出了修炼人内心坚定、虔诚的信仰。

《唐比亚鸠米兰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公有领域)
《唐巴达萨安杰罗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画于木板,佛罗伦斯学院美术馆。图片来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公有领域)

从佛罗伦斯到威尼斯 成熟时期

十五世纪的最后二十年,佩鲁吉诺的声望日隆,以致于不得不在佛罗伦斯和佩鲁斯两地开设工作室,他的技艺更加完美,并特别着重人体结构与姿态造形,可谓明确的“古典语言”。此时的作品如《忏悔中的圣杰洛姆》、《圣塞巴思虔》中,佩鲁吉诺偏好以透明光泽的涂料重叠色彩,营造色彩层次丰富而清澈透明的效果。

《忏悔中的圣杰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鲁吉诺作于十五世纪末,油画于木板,高29.7,宽22.5公分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公有领域)

1493年起,佩鲁吉诺多居住在佛罗伦斯。他是如此的成功,威望甚至超过了其他的著名艺术家,如波提且利、菲律宾诺‧利比或吉兰达优。他的成功也归功于他能在作品中注入虔诚的信仰语言,单纯而不矫饰;这也正是萨弗纳罗拉所宣扬的理念。在罗伦佐‧美第奇死后的那段社会不安气氛中,他作品中和谐安详的美感,正好能够安抚人心,使人们在艺术中找到平静的避风港,符合了当时佛罗伦斯社会的需要。

1494年—1495年,佩鲁吉诺在威尼斯,那时威尼斯画家卡帕桥(Vittore Carpaccio,1460年—1526年)与贝里尼正处于创作高峰,对佩鲁吉诺的艺术有着很大的影响,无论是在构图的安排上、人物的姿态上,与光线的经营上。《戴荆冠的耶稣与圣母》双折画与《抹大拉的马利亚》,见证了他破解威尼斯绘画“密码”的高明能力。观众也注意到,他画的人物轮廓也趋向柔和,甚至融入背景,或许是达文西的“晕涂法”(Sfumato)的影响,这种与背景空间更能自然结合的虚实变化,更符合视觉的真实感受,是文艺复兴绘画上的一大突破。

在这一段成功的时期,佩鲁吉诺从母性和亲子关系的角度诠释“圣母子”,将这个题材推展到一个新的层次,并以这个他偏爱的主题尝试了几个不同变化,都是构图优雅、人物细致柔美,色彩变化微妙的杰作。佩鲁吉诺最终服膺于古典主义,并充分发挥天分。在佩鲁斯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注] 的装饰工作,也同样充分展现他成熟时期技艺的精湛。@#(待续)

注释:
外汇局(Collegio del Cambio)属于佩鲁贾的普里欧利宫(Palazzo dei Priori)的一部分,佩鲁吉诺最知名的壁画在“观众厅”(la Sala delle Udienze)。

(点阅【佩鲁吉诺Perugino——拉斐尔的大师】系列文章。)

——转载自《艺谈ARTIUM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乌尔比诺公爵夫妇肖像》(portraits of Federico da Montefeltro and Battista Sforza),由画家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所绘,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大师作品之一。这幅画除了正面的两幅肖像画外,在肖像画板的背后还有两幅独特又吸引人的寓言画作,描会着公爵夫妇各自在一场凯旋游行中的场景,游行场景下面画有石墙,石墙上刻着拉丁文铭文。
  • 布隆吉诺早期作品《圣家族》仍属优雅对称的古典风格,人物细致优美,倍感动人。画面的结构是以圣母玛丽亚、圣婴耶稣和圣约翰形成的金字塔形为基础,左右再衬以圣安娜和圣约瑟两位圣家族成员。
  • 洛伊茨决定要尽可能准确地描绘当时华盛顿穿越德拉瓦河(Delaware River)的历史场景。华盛顿选择在圣诞夜袭击黑森人(the Hessians,由英国支助的德国士兵)。在此之前,美军节节败退。然而事后回顾,1776年圣诞夜的这场战役却是整场独立战争的转捩点。
  • 布隆吉诺的笔下的人物大都极其冷峻,专注地追求一种超越时间与人性的典雅与拘谨,不带一丝感情,坚实严肃,表现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这种疏离的气氛与文艺复兴盛期人物形象的亲和力,形成强烈的对比。
  • 自1742年起,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又译杨·维梅尔)的画《窗边读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来到了德国德勒斯登的历代大师画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然而,这幅画却不是1659年刚从维梅尔画室离开时的原样了。
  • 听过中国艺术文化中的特色品牌“三绝”吗?这个词语深具品味,具体指什么呢?有什么出色的表现与重要意义呢?本文从唐代“郑虔三绝”探起源,再看一幅宋徽宗“书诗画三绝”的艺术作品《腊梅山禽》,从中品味“三绝”的构成,试着探触“文人画”这个中国特有艺术品牌的特色精神。
  • “耶稣受难”这样的题材,普桑只在晚年五十二岁时画了一幅《耶稣钉十字架》,原因显然是普桑不忍心表现耶稣受难和耶稣痛苦的形象,这和画家的个性有关。曾有人请普桑表现耶稣背负十字架的内容,普桑一口回绝说:“我没有兴趣也没有精力画这样可悲的题材,画《钉刑图》已经让我病了,我画得很痛苦,再画‘背十字架’可会要了我的命。我无承受画这题材时必须充满于内心的痛苦与严肃,它是如此悲伤阴暗。”
  • 十七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着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
  • 《圣母怜子图》
    “圣母怜子”(pietà,又作“圣殇”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艺术史中相当常见的一个主题,这个主题描述的是圣母玛利亚在耶稣基督去世时,从十字架上被放下来的场景。意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怜悯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现忍受着巨大痛苦下所展现出的母爱精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