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魯吉諾Perugino——拉斐爾的大師(中)

展覽報導
作者:周怡秀
佩魯吉諾為佛羅倫斯絲綢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這段佩魯吉諾職業生涯創作最緊密的同時,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們的肖像畫技巧也達到成熟,成為那個時代最突出的藝術成就之一。畫展展出了佩魯吉諾為佛羅倫斯絲綢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畫家傳記作者瓦薩里讚譽「生動至極」。

佩魯吉諾對富商的個人特徵掌握得十分精確;這種寫實描繪與強調聖母子「理想美」的概念完全不同。栩栩如生的畫中人神情嚴肅,眼神直視觀眾;一手按著畫面邊緣(可能有窗台或欄桿),一手握住露出紙卷的圓筒匣,紙上寫著「Timete Devm(敬畏神)」。可能因為此時的佛羅倫斯正處於激進的禁欲主義修士薩弗納羅拉布道的初期,畫中商人在這種嚴肅宗教氛圍中有所省思。畫家不只精細刻畫該人物的外表容貌,也描繪出人物內心狀態和時代對他的影響。

佩魯吉諾為佛羅倫斯絲綢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1494,油畫於木板,高52,寬44公分,(20in × 17in),現藏於佛羅倫斯烏菲茲(Uffizi Gallery)美術館。(公有領域)

另有兩位修士畫像來自於瓦倫布若斯修道院(Abbaye de Vallombrosa)教堂祭壇畫《耶穌升天》的兩側翼底部,其中Don Biagio Milanesi是祭壇畫贊助人,另一位Don Baldasarre d’Angelo則身分不詳。除了栩栩如生的人相貌,觀眾可以注意到細碎筆尖描繪的毛髮,光線照亮下眼睛內部的虹彩,透著溫度的皮膚,素描扎實的嘴角肌肉,臉頰上剛剛冒出的鬍渣……表現出的細膩寫實功力著實讓人驚艷。特別是修士的眼神匯聚中央,似乎正崇敬仰望升天的耶穌。佩魯吉諾不只以寫實手法畫出表象的逼真,還畫出了修煉人內心堅定、虔誠的信仰。

《唐比亞鳩米蘭西修士肖像》(Portrait de don Biagio Milanesi ),1500,油畫於木板,佛羅倫斯學院美術館。圖片來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公有領域)
《唐巴達薩安傑羅肖像》(Portrait de don Baldassarre d’Angelo)1500 ,油畫於木板,佛羅倫斯學院美術館。圖片來源: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提供。(公有領域)

從佛羅倫斯到威尼斯 成熟時期

十五世紀的最後二十年,佩魯吉諾的聲望日隆,以致於不得不在佛羅倫斯和佩魯斯兩地開設工作室,他的技藝更加完美,並特別著重人體結構與姿態造形,可謂明確的「古典語言」。此時的作品如《懺悔中的聖傑洛姆》、《聖塞巴思虔》中,佩魯吉諾偏好以透明光澤的塗料重疊色彩,營造色彩層次豐富而清澈透明的效果。

《懺悔中的聖傑洛姆》(Saint Jérôme pénitent),佩魯吉諾作於十五世紀末,油畫於木板,高29.7,寬22.5公分 ,Vienne,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Gemäldegalerie 。(公有領域)

1493年起,佩魯吉諾多居住在佛羅倫斯。他是如此的成功,威望甚至超過了其他的著名藝術家,如波提且利、菲律賓諾‧利比或吉蘭達優。他的成功也歸功於他能在作品中注入虔誠的信仰語言,單純而不矯飾;這也正是薩弗納羅拉所宣揚的理念。在羅倫佐‧美第奇死後的那段社會不安氣氛中,他作品中和諧安詳的美感,正好能夠安撫人心,使人們在藝術中找到平靜的避風港,符合了當時佛羅倫斯社會的需要。

1494年—1495年,佩魯吉諾在威尼斯,那時威尼斯畫家卡帕橋(Vittore Carpaccio,1460年—1526年)與貝里尼正處於創作高峰,對佩魯吉諾的藝術有著很大的影響,無論是在構圖的安排上、人物的姿態上,與光線的經營上。《戴荊冠的耶穌與聖母》雙折畫與《抹大拉的馬利亞》,見證了他破解威尼斯繪畫「密碼」的高明能力。觀眾也注意到,他畫的人物輪廓也趨向柔和,甚至融入背景,或許是達文西的「暈塗法」(Sfumato)的影響,這種與背景空間更能自然結合的虛實變化,更符合視覺的真實感受,是文藝復興繪畫上的一大突破。

在這一段成功的時期,佩魯吉諾從母性和親子關係的角度詮釋「聖母子」,將這個題材推展到一個新的層次,並以這個他偏愛的主題嘗試了幾個不同變化,都是構圖優雅、人物細緻柔美,色彩變化微妙的傑作。佩魯吉諾最終服膺於古典主義,並充分發揮天份。在佩魯斯外匯局(collegio del Cambio)[註] 的裝飾工作,也同樣充分展現他成熟時期技藝的精湛。@#(待續)

註釋:
外匯局(Collegio del Cambio)屬於佩魯賈的普里歐利宮(Palazzo dei Priori)的一部份,佩魯吉諾最知名的壁畫在「觀眾廳」(la Sala delle Udienze)。

(點閱【佩魯吉諾Perugino——拉斐爾的大師】系列文章。)

——轉載自《藝談ARTIUM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十七世紀的法國繪畫大師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視是一位「哲學畫家」。他的繪畫作品總是蘊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靈智慧的觀眾。普桑也是個嚴格自律的人,他強大的精神力量來自其道德堅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畫藝相得益彰。
  • 《聖母憐子圖》
    「聖母憐子」(pietà,又作「聖殤」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藝術史中相當常見的一個主題,這個主題描述的是聖母瑪利亞在耶穌基督去世時,從十字架上被放下來的場景。義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憐憫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現忍受著巨大痛苦下所展現出的母愛精神。
  • 名畫《女史箴圖》是中國繪畫史上留下的開卷畫,也是「展示世界歷史的100件文物」之一。這畫如何表現人物畫的傳統精神?畫史鼻祖顧愷之的繪畫技藝如何精彩詮釋宰相張華《女史箴》的鑑戒精神與內涵呢?
  • 顧愷之以畫為千古鼻祖,他的「傳神寫照」審美畫論是中國繪畫的千古一主流。人稱他「三絕」,這位三絕天才如何打響高名的第一炮?他的「癡絕」又是如何成就他的「畫絕」?
  • 大理石在他手裡充滿肉感!他的《大衛》可以和米開朗基羅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檢點得罪對手,正當紅卻突遭重擊,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佩魯吉諾屹立不搖的數十年藝術生涯中,見識過同儕達芬奇的淵博智慧與米開朗基羅的雄偉壯闊,可能也教導過聰靈好學的拉斐爾。或許後起之秀的光芒過於耀眼,掩蓋了這位堅守本分的十五世紀大師。事實上佩魯吉諾扮演了一個承先啟後的角色,連接文藝復興青澀的初期和巨星薈萃的盛期,成為介於喬托和拉斐爾之間的中央要角和橋梁,也是將文藝復興藝術推向高峰的功臣之一。
  • 康熙雍正年間的書畫家高其佩是史上指畫第一人,而且揚名數十年。指畫古代未嘗有,據說他的習得從夢中來,他的指畫還有通靈的神技,是如何展現的呢?
  • 說到文藝復興的藝術,一般人立刻想起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等最有名的大師。其實在人稱Quatrocento的十五世紀意大利,正處於西方藝術邁向頂峰的前夕,人文薈萃,百家爭鳴。前述三位大師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礎上完善藝術的,他們各自的養成中也都遇到過「名師」的調教或影響。如達文西是委羅基奧的學徒;米開朗基羅在基蘭達優工作室「實習」;拉斐爾則深受佩魯吉諾的薰陶。這些前輩都是當時最負盛名的藝匠,對整個文藝復興的藝術發展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