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祸》尾声

丁抒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九六一年的庐山,同两年前一样的美。山峦、嵯岩、松木、溪流,一切都是老样子。像两年前一样,中共中央又在这里召开了一次会议。这一次鉴于巨大的灾难已经发生,国家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形势,毛泽东的心情与两年前大不一样了。在六二年八月的北戴河会议上,毛说:“一九六○年下半年,一九六一、一九六二年上半年,都讲困难,越讲越没有前途了,这不是压我?压我两年了....”(注1:《党史研究》一九八四年第二期第二十三页。)这倒是实话。

六一年时,他的确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尽管别人并没有去压他。党和国家的日常事务已操在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的手里。毛虽然不愿召开党的九大,退休去做名誉主席,可是他是还有了一份倦意。与人奋斗虽然其乐无穷,可是一旦成为输家,也就难免有英雄未路之感。他没有亲近的朋友可以吐诉衷肠,却又像普通人一样需要有个吐诉的对象,于是他在庐山便对身边的一位保卫人员谈起了他的“三大志愿”:一是下放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二是邀请一个地质学家、一个历史学家和文学家,一起骑马对黄河、长江两地进行实地考察;“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我的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全世界人民去批评我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我这个人啊,好处占百分之七十,坏处占百分之三十,就很满足了。我不稳瞒自己的观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是圣人。”(注2:《人物》一九八四年第四期第九十一页。)

毛泽东叹了气,显然颇有些伤感。一九六一年八月他在庐山说这番话之前,一定已经考虑过中共中央请他退休的可能性。了此三愿固是人生一大快事,但以他的性格来看,要是真的被迫退休,骑马去游黄河、长江,写部自传倒还可能,沉到社会底层去搞几年实业则绝对不会。他是个叱咤风云的人,他不甘心这样平淡的结束他的一生。他意识到了这种结束的可能,他要抗拒这种安排,他决不打算实践它。这就是为什么他只对一位普通警卫人员而不对党内同僚说这番话的原因。

可惜的是,一方面他自己抗拒这种安排,另一方面刘少奇又缺乏勇气和远见去促成它。毛泽东捱过了一九六一年,退休下台的危机已经消散,他便再也不谈那“三大志愿”了。以后便是毛步步进逼,刘步步退却,直到文革爆发。动乱十年,一场浩劫,无数人自杀,无数人被杀,死者名单上头一个就是刘少奇。至于毛泽东本人,要是六一年时主动缺去党主席的职务,尽管制造两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已是中国历代统治者最大的罪恶,人们或许还会给他一个“好心办坏事”的结论。但是他接着又导演了文革,制告了一场浩劫,他那视人命如草芥的专制本性已暴露无遗,“人民大救星”的外皮被剥离殆尽,人们只好将他列入古今中外坏统治者的队伍里去了。以大规模的政治迫害、大规模的经济灾难、大规模的饥馑为特征的毛泽东时代,将长久地被我们的子孙谴责、诅咒。

抗战期间,中国失去两千万人民,结果是日本投降,民族翻身。三、四年后,中国又失去数百万人民,换来一个共产党政府。又过了十年,一场人祸使中国再度失去两千万人民。要是这两千万生命的代价能使全民觉醒,齐声呼喊“毛泽东的路子走不通”,赶他下台或者逼他改弦更张,那么也还可以说我们的人民没有白死。然而,两千万条生命换来的却是句“我们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的豪言壮语。

两千万生命不仅没有使毛泽东清醒,反而使他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又再度葬送了百万人的生命。这一回,人民的鲜血倒没有白流,多少换来了一点“自由”,换来了“包产到户”和“分田到户”。顽强地推行其“一大二公”模式的社会主义,把几亿农民的自由夺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制造了历史上战争以外最大的人祸的毛泽东终于成了输家。他的“三面红旗”随着文化革命的可耻失败而被人民抛弃,变成了博物馆里的历史名词。不过,他的“思想”还在“坚持”,他的遗体还要供奉在首都的中心,好像是叫人民永远不要忘记,就在离他躺着的地方不远的天安门城楼上,他一手导演了人类历史上最反动的革命。

如果再继续写下去的话,那就该是另一本书《浩劫》的内容了。(全书完)

《贴后语》

有关中国人的近代史,在民间能找得到的可信资料实在不多。丁抒先生写的《阳谋》与《人祸》难得地以中共自己的史料为证,向世人揭开了一些中共至今尚不肯承认的可怖真相。

海生认为《阳谋》和《人祸》中描写的中国历史,和日后在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有直接相联的关系。希望CND和【华夏文摘】能将此二书收录在【网上文革博物馆】内。

丁抒先生在《人祸》的前言中说:“把这件人类历史上的大事尽可能完整、如实的记载下来,是中国知识份子的历史责任。”我想告诉丁抒先生,做为一位中国知识份子,你的确尽了你的历史责任。可惜在中国,至今尚不能容耐象你这样尽责的中国知识份子,在国内不容许你对历史真相尽言所欲。这使我对中国的前途,无法不抱悲观的疑惑。

自一九八八年秋季起,此书曾在《九十年代》杂志上,连载了约一年,那时在电脑网上,我们尚无法象今天这样方便的以中文作为交流的媒介;在近八年后的今天,能将这册《人祸》送上网,这可能是丁抒先生在当年未曾想像过的。衷心希望科技的进步,能为中国人脱出那专制恶梦的回圈,出一份薄力。

海生 于枫叶之国.屠龙之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九日,毛泽东关于判别香花毒草的“六条标准”公布后,谁也不再提共产党整顿作风的事了。尽管中共统战部长李维汉说过不要求各党派整自己的风,各党派还是安静下来,各自回窝,整自己的风去了。
  • 在一九五六年的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刘少奇作了个政治报告,提出:“革命的暴风雨时期已经过去了,新的生产关系已经建立起来……完备的法制就是完全必要的了。……必需使全国每一个人都明白,并且确信,只要他没有违反法律,他的公民权就是有保障的,他就不会受任何机关和任何人的侵犯。如果有人非法地侵犯他,国家就必然地出来加入干涉。”
  • 反右高潮中,毛泽东说了这样的话:“对右派是不是要一棍子打?……打他几棍子是很有必要的。你不打他几棍子,他就装死。”(注1: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毛泽东在上海干部会议上的讲话。)真死也罢,装死也罢,对这些命如蝼蚁的小人物,毛泽东是不存怜悯之心的。许多入了“另册”的右派,在看到同这个政权无理可讲之后,就只有以死抗争了。
  •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一发时都吓煞。”六百年前,朱元璋在农民起义军中初露头角时写的两句诗,可以用来说明反右风暴尘埃落定之后的局面。共产党一鸣,百鸟齐喑,百花齐被吓煞,一九五七年夏初那热闹的鸣和放在知识份子心头只剩下了痛和苦。
  • 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时,百万右派中,尚活在人间的那些人已经做了十九年贱民。其中相当多还在他们“就业”的劳改农场里等待生命之灯枯竭、熄灭。已经回到社会的那部分也还在社会最底层挣扎。直到两年后中共才决定给“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案件”予以改正,并于一九八一年六月通过决议,公开承认五七年的“反右派斗争被严重地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份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造成了不幸的后果”。(注1: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 序言

    一九六二年初,那场两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已经过去,生命力似乎无限的中华民族又遂渐挺直脊梁的时候,中共第一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即将赴安徽就任中共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多少年过去了,在舆论一律的中国,书没有问世,剧没有登台,碑更没有能竖起。由于接着而来的文革浩劫为害更烈,那场人祸反被淡化了。文革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但同样应当永志不忘的是导致无数同胞在绝望中饿死的那场“大跃进”、“大炼钢铁”以及祸害二十余年的“人民公社”运动。如果想到那死亡的数目相当于、甚至大于日本侵华杀害的我国同胞的人数,我们便会同意刘少奇“立碑传给后代”的意见了。

  • 民国初年,中华民族在寻找出路,千万知识分子更是走在前头。作为其中一员,二十五岁之前的毛泽东曾经信奉“观念创造文明”的学说。他认为这个世界需要圣贤作为“传教之人”,率领众多办事的“豪杰之人”去抓“大本大源”,“从根本上变换全国的思想”,“国家因此得到改造,百姓因此得到幸福”。(注1:《<伦理学原理>批注》,转引自《辽宁师大学报》一九八六年第一期。)以后,他接触了马克思主义,觉得自己作了脱胎换骨改造,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幸的是,经过三十年革命的洗礼,他那圣贤传教、豪杰办事的一套思想并未死亡,只是被挤到脑子的一角“冬眠”而已。革命成功,执政之后,站在天安门城头,面对千万人响彻云霄的“万岁”声,他年轻时的思想逐渐复苏,决定了他执政二十七年间的种种作为。
  • 在一九五七年十月举行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屡次将“去年”的旧事重提,抨击两位党的副主席周恩来、陈云的“反冒进”,说他们“右倾”,将他们骂作“促退派”。会后,毛亲自审阅批发了十一月十三日的《人民日报》社论。号召批判右倾保守思想,“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大跃进”这个口号首次出现。毛对“大跃进”这个新名词十分赞赏,曾说“我要颁发博士学衔的话,建议第一号赠与这个伟大口号的发明家”。(注1:参见《华东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中虞宝棠的文章。)
  • 一九五八年如果仅仅闹个“大跃进”,加上一个“大炼钢铁”,虽然弄得民不聊生,还不至于弄出一年多以后“无数农民饿死”的惨事来。可是,就在毛泽东大发钢铁烧的同时,他将中国引上了另一条灾难之路——在五亿人口的农村推行了“人民公社”制度。
  • 如今山东一带,二十多个世纪之前是齐国,那里有块叫“阿”的地方,在当地父母官“阿大夫”的治下,“田野不辟,人民穷馁”。但是阿大夫专门吹牛,虚报政绩,齐威王一度受骗,后遣人赴阿查明真相,将他下油锅烹了。有人认为齐威王这个一国之君,居然能探明地方官员的劣行,可见很有点了不起。其实,他手只有一个阿大夫在吹牛搞浮夸,要识破真相并非难事;要是下边的大夫们全部向阿大夫看齐,他大概也就被蒙在鼓裹,成为糊涂君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