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恒心与合作有助医疗

Henry G.Bieler,M.D./着 梁惠明/译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还记得有关马与水的古老格言吗?有时病人不像马,他知道那是“救命的水”,但他的事业把生活安排得那么紧凑,致使他不能,或认为自己不能坚守他的治疗性食谱。

例如很多找我治疗过的电影明星,他们要旅游到很远的地方或主持很多公益事业,并且不定时进餐,所以他们发现很难正常地照谱进食。但当他们带着充满疾病、疲乏而紧张的身躯回家时,他们立刻弄一碗所谓的“毕勒汤”,一个稍微烹煮的豆荚、芹菜、绿南瓜、香菜或其他我为他们个别的疾病而提供的蔬菜组合。就算只是一餐正确的饮食对充满毒素的身体也有帮助。

病人去找医生不单只是为了保存生命,也是为了尽可能远离痛苦与疾病可能带来的无能;但当病人不合作时,医生也无法执行他的职责。如果病人合作,在他开始采用恢复活力的膳食时,我就警告他所可能会经历的转变:他的身体在进行“生理清除”(physiological housecleaning),如果他过度饮食便无法进行了,因为过量的饮食本来就会使生理系统中的体液与组织产生血毒症,他必须排出这些聚积毒素的残渣。

在这斋戒的初期,只进开水、稀菜汤或稀果汁,他多多少少总会有几天感觉严重头痛、呕心、头晕或脾气暴躁等等,这些不适症状的多少则由他身体的状况来决定。

剥夺了他的刺激性食物与饮料,他会感到轻微的“脱瘾症状”(withdrawal symptom),好像那些吸毒者戒毒时的感觉一样。当体内的治疗过程活跃时,这些不调和的症状便渐趋安宁。最后,我告诉病人他已付出多少代价,以明智的饮食帮助他的健康,他将会得到多少报偿。

多年后我发现一个病人在他的生活当中,一定要有一件使命,一种他希望能尽力完成的很重要的事情,这样才可以真正激发他去找寻救治——他必须自我治疗。我能做的只是强调此事,辅导这过程的进行,以及帮助他适应他的特种食物;但是治疗是内发的,而后由大自然完成其功。

如果一个病人有兴趣并真正希望得到健康(很可能是他一生中的第一次),他会合作。但一般人的生命根本不负任何使命,不工作时,就群饮群食地欢宴,结果终生非常忙碌。

不幸的,太多正值壮年的生命被忙碌消耗殆尽。在我开始研究时,我已深信不用药丸与特效药,而只以正确食物就可以改正疾病;不但可以治疗且可以预防。但我过去不是一个为我的理论击鼓狂呼的传道者,现在也不是。

我的行医不只限于营养范围,我替病人接生,照顾他们的小孩,看着他们成婚,又替他们接来新的一代。一般的诊治使医生有献身给病人的感觉,他要了解他们,从照顾他们,他可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专家。

人们对传统医药治疗失望时,就来找我,尤其是他们所用的刺激性药物,只不过是在鞭鞑着囚禁于他们体内的疲惫的马。他们找我配制膳食,通常是因为他们发现那些食物与他们的不适症状有关。所以很多人自愿遵照有关膳食的劝告,愿意从较好的营养去体验较好的健康,这样自然是比较容易治疗他们的。

食物是最好的医药》远流出版社提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