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五)

有多少声音值得聆听 (3)
蔡成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4日讯】有个在广东打工的人给我算过一笔账:城里人在城市中心广场上培育管理一亩草坪一年到头各类费用加起来最贵得花费2000元左右;农村种好一亩地,算上350元的化肥、农药、种子钱,再加上一年到头的农工费约450元(农工贱,没法),共800元。由此可知,城里的草贵过乡下的稻!另一个人则告诉我: “过去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而今是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不少地方腾出农田建郊野公园搞绿化。说这话的人还是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的他乡民工。

坐火车去湖北,一个在南方没能赚上钱却不得不回襄樊的30多岁农民开玩笑说,再来一次“革命”就好了,一定要把富人的钱分个精光,要把他们拿上台去狠斗一场。这种仇富心理,我发现许多人有,尤其是还处于贫困中的农民更甚。坦白交代,这种心理我也有,但我只对那些靠不法手段疯狂敛 财的人很是仇恨和鄙夷。

江西有人向我发牢骚:有个别乡镇干部特期待当地发生水、旱等自然灾害,地震也行——其实,南方农村哪能轻易跑出地震来呀,他们美好的愿望当然会落空——那么,他们将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去抢险。这样才有可能一举成为英雄人物,一举连升三级。还是这个江西人告诉我一件事,他亲戚家乡的乡镇干部天天求神拜佛,千万千万不要发生矿难或坍塌楼桥……那样,一不小心乌纱帽难保。

农村的一些数字是这样出来的。不是虚报,好像还挺实在——农民王老五不在家,他媳妇决定卖给赵老六他婆娘一只老母鸡,得人民币12 元。王老五回家后认为媳妇卖得太便宜,反悔,于是去找赵老六。一番谈判后,王老五花12元5角把那只老母鸡成功拿 回来了。村长听了,马上在小本本上认真登记,王老五家卖老母鸡一只,收入12元;接着在赵老六家收入栏里也同样添上卖老母鸡一只收入 12元5角。然后没忘了在工作日记的本年度本村GDP数字栏下再添上24元5角。以上,实际上是个读过一些书的农民讲给我听的笑话,可我笑不出来。

下面这句话是农村99%的父亲和99%的母亲对儿女说的:“乡里弄钱不容易,你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考上大学就作了城里人,就不会跟我们一样受煎熬了。等我们老了,也就跟着你去城里享几天清福了。”

很朴素很简单的“育儿经”,很美好很真实的愿望。但,农民父亲和农民母亲没料到,即使儿女成绩好,又哪有足够的钱供儿女读书?即使终于读到了大学毕业,若没门路工作又哪能轻易找到?即使找到了,确实作了城里人,对于农民儿女的新式城里人,他们的房子以及结婚成家的重担又何时能熬出个尽头?年老的农民父亲和农民母亲哪时能进城享清福?说不准还还受城里儿媳或女婿或孙儿孙女的气……苦! @

———节选自《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

作者简介:

蔡成,中国青年作家,现居海外,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共发表近200万字作品,长于散文、随笔创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与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转弯》等散文、随笔集。

2002年开始,蔡成怀着社会忧虑之心,从繁华的深圳出发,先后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广东、湖北、广西、浙江、上海等省市农村,开始“风土中国”系列丛书的创作,接触过中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的形式,与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开展面对面的直接采访,先后成书《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地工开物 ——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老江湖——追踪神秘的传统江湖术》、《角落—— 99个民间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的删改版已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引起众多忧国忧民人士的关注。《广州日报》、《深圳商报》、《城市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扬州晚报》、《海南日报》、《中国新书》等报刊杂志曾进行报导和激烈讨论。与此同时,由于该书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观、真实深入地揭示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与存在的大量问题,因此受到指责和批驳,被指为“无视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的飞速发展”,有对 “三农问题”扩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国农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聆听到不少声音之外,我还听闻了不少故事,故事沉默无语,但故事里也藏着各类声音。

    福建仙游县为了经济开发,向下属某镇东岭村的村民强行征收土地准备建一工业园。因村民人均耕地才2分土地,村民不肯接受协议。县与当地镇政府紧急调动600多名“执法人员”到东岭村“执法”。一时间,村民为一方,执法队伍为一方,双方开始“激战”。石块上天,尿屎乱飞……最后连县镇领导都未能幸免,披上了一身臭烘烘的人粪。

  • 【大纪元9月24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二十四日电)海南省海口市近年来出现年轻农村女子靠“谈情说爱”发财的“吃婚族”,这些人三两成群、以表姐妹相称,或单独行动,流浪于海口市的酒店、按摩院、歌厅等娱乐场所,编造各种理由从年纪较大的男子或有钱人的口袋中骗钱。
  • 在乡下与人攀谈,问起他们心里最想望的念头。“啥盼头?不多,吃好穿好睡得好,就万事满意了。还有,儿女能读上书,以后比我们有出息就更妙了。哈哈。” 这话,或与此大致相彷的话,我至少能每天听到5次。在中国总人口数里占了三分之二的农民,绝大多数人的要求并不高啊,温饱无忧身体好,希望儿女有出息就够了。
  • 41岁的蔡关说:“正月初三就出门,走路出村,坐汽车到长沙,再赶火车。打工苦啊,要是家乡富裕,谁愿抛妻别子去打工?”蔡关是湖南益阳土生土长的农民。26岁南下广东韶关打工,后来赶上南方城镇狂卖非农户口,靠多年在韶关工作的叔叔帮助,蔡关用钞票使自己摇身一变为“城里人”。接着,艰苦奋斗几年后,他主动下岗回到了家乡。再接着,用多年打工收得,凭在城里增长的见识,再筹措资金开了个规模不小的砖窑厂。
  • 我们是生活在浙江农村的农民,具体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汉街道百兴村,从小给我们的记忆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辛勤劳作.可自从我们这里的王姓村支书上台以后,整个村越来越让我们感到陌生了。
  • 【大纪元9月17日讯】长沙网瘾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区贫困少年高占喜,有机会在湖南卫视一档节目中互换角色7天,魏程去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吃粗面馍馍,下地干农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儿子高占喜到魏程家体验富足生活。七天过后,魏程向农村父母下跪,说要悔过自新,而高占喜则说,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走出大山。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据中国有关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十五岁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数高达一亿人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农村,其中一半是女性。报导说,中国扫除文盲的工作依然严峻,长路漫漫。
  • 据报导,目前中国有三亿多农民饮用不合格的水,农村饮用水符合饮水卫生标准的比例仅约六成六,三成四的农村人口饮用水存在水质污染或污染隐患。
  • 中共政权决定从明天起废除实施近五十年的农业税,借此减轻八亿多农民沉重的经济负担。但自改革开放后中国城乡差距日益扩大,加上影向社会稳定的农民抗争事件频传,中共当局企图取消农业税以拯救中国“三农”的困境,恐难如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