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三)

有多少声音值得聆听 (1)
蔡成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3日讯】在乡下与人攀谈,问起他们心里最想望的念头。“啥盼头?不多,吃好穿好睡得好,就万事满意了。还有,儿女能读上书,以后比我们有出息就更妙了。哈哈。” 这话,或与此大致相彷的话,我至少能每天听到5次。在中国总人口数里占了三分之二的农民,绝大多数人的要求并不高啊,温饱无忧身体好,希望儿女有出息就够了。

“取消农业税?真的?那敢情好,但莫要又是假话哟!”跟我说这话的那个人喜色刚上脸,接着转身拎起孙子放板凳上的书包,“你瞧瞧,前年年中学校给每家每户发了张单单,上面印着要为学生减负,可我孙子的书包倒是越来越重了。减负减负,越减越‘正’了。取消农业税,但愿是真的会取消,莫要变着法子把税呀费呀挪到别的名目上去缴喽……”

也许有太多次捡了“好听话”,最后却落得一场空欢喜。也许处于农村最基层的农民被一句荒唐岁月曾很流行的顺口溜“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吓坏了 ,所以而今要让生活在泥土上的老百姓完完全全不打一点折扣地相信党和政府的话,难。

也有一种声音,谁听了谁都会潸然泪下。“我什么都不想,就想早点儿死。这日子把人过的,没啥想头了。”这位湖北孝感农村的老大爷说话的声音好大,悲愤之情溢于言表,“我真的想早点儿死,免得给儿女添负担。我也希望儿女们千万要少生孩子或别生孩子,难养哪。我们老年人是在给家里人造孽呢,晚辈后生为了养老养小,为一家子活命。男娃子去城里受气打工,女娃子去卖淫赚肮脏钱……不去打工?不去卖淫?上头的摊派谁来掏?过日子的钱哪来?”

又有句话,是一位年近60岁的福建山区老农说的, 我觉得再没比这更激荡人心充满睿智的箴言了:“……我哪里管得了老天爷到时节是发洪水还是干旱。我是庄稼人,庄稼人就得每年种庄稼,有收成没收成都得在春天去地里播种……”

一名曾进城打工遭遇4次抢劫6次盗窃的农民说:“什么时候社会风气要是好得跟以前一样那就好了。”1989年的夏天,我和一帮高中同学去宁乡县回龙铺乡下游玩,看到那里的人家晚上睡觉家家户户竟然都不关门闭窗,说是那样凉快些——现在,这样的事情怕是谁都难以见闻了。@

———节选自《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

作者简介:

蔡成,中国青年作家,现居海外,在中国大陆、台湾、美国、澳大利亚等地共发表近200万字作品,长于散文、随笔创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与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转弯》等散文、随笔集。

2002年开始,蔡成怀着社会忧虑之心,从繁华的深圳出发,先后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广东、湖北、广西、浙江、上海等省市农村,开始“风土中国”系列丛书的创作,接触过中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农民,通过文字记录和照片拍摄的形式,与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开展面对面的直接采访,先后成书《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地工开物 ——追踪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老江湖——追踪神秘的传统江湖术》、《角落—— 99个民间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乡村行走——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南方农村》一书的删改版已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引起众多忧国忧民人士的关注。《广州日报》、《深圳商报》、《城市晚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扬州晚报》、《海南日报》、《中国新书》等报刊杂志曾进行报导和激烈讨论。与此同时,由于该书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观、真实深入地揭示了中国农村的现状与存在的大量问题,因此受到指责和批驳,被指为“无视改革开放后中国农村的飞速发展”,有对 “三农问题”扩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国农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41岁的蔡关说:“正月初三就出门,走路出村,坐汽车到长沙,再赶火车。打工苦啊,要是家乡富裕,谁愿抛妻别子去打工?”蔡关是湖南益阳土生土长的农民。26岁南下广东韶关打工,后来赶上南方城镇狂卖非农户口,靠多年在韶关工作的叔叔帮助,蔡关用钞票使自己摇身一变为“城里人”。接着,艰苦奋斗几年后,他主动下岗回到了家乡。再接着,用多年打工收得,凭在城里增长的见识,再筹措资金开了个规模不小的砖窑厂。
  • 我们是生活在浙江农村的农民,具体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汉街道百兴村,从小给我们的记忆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辛勤劳作.可自从我们这里的王姓村支书上台以后,整个村越来越让我们感到陌生了。
  • 为了发展台湾地区成为日本银发族长期居留的新选择,交通部观光局,农委会希望在三年内,争取180对日本夫妇来台长住(Long Stay),规划包括北中南都会区,花莲的兆丰农场,台东的知本,南投的中兴新村等几个地点,提供选择。其中,农委会负责的“农村型居留”,估计要花费新台币一亿三千多万,整建各地的公家房舍,观光局则是编列新台币九百万的国际行销预算。平均每对日籍夫妇,政府要花费超过新台币八十万的成本来争取!究竟划不划算?对此,观光局长(许文盛)承认:台湾的人口密集,生活费偏高,很难与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竞争,只是提供多一种选择。(彭群弼报导)去年到埔里住了一个月的日本中村夫妇,就大怒离开的事件,至今余波荡漾,究竟是承诺跳票,还是中村夫妇太龟毛?为了吸引日本银发族到台湾养老的LongStay长住,观光局与农委会准备砸大钱!花了很大力气的埔里,目前并不在名单上,东部的花莲兆丰农场,台东知本,南投中兴新村,都会区选择台北的天母、北投,台中高雄都是美术馆附近,台南则是安平历史文化园区。地点选了,观光局计划斥资新台币九百万去日本宣传,农委会则是编列了高达新台币一亿三千八百多万的硬体整修经费,准备选定农村闲置的房舍会馆,进行整建。吸引日本银发族到台湾,让农村有机会赚到钱。花这么多钱,目标却订的很低:三年内吸引180对日籍老夫妇,换算起来,平均每对夫妇,台湾的政府要花新台币八十万!背后原因,观光局长许文盛坦承:困难度很高,原因是台湾的条件,并不完全符合长居的条件,许文盛说:日本银发族希望到人口密度低,生活品质好,生活费用相对低廉的地点养老,但台湾的人口密度比日本高,生活费比起东南亚偏高,因此在竞争力上,不如泰国,马来西亚,推动起来不容易,因此一百八十对当中,五分之三都集中在农村地区,都会区的吸引力有限。既然很难成功,为何还要花钱?许文盛说:大型的日本团体来台湾,一次就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不过,长住型的日本客人,也是另外一种型态的旅游方式,有机会总要试一试各种可能性。以文找文
  • 【大纪元9月17日讯】长沙网瘾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区贫困少年高占喜,有机会在湖南卫视一档节目中互换角色7天,魏程去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吃粗面馍馍,下地干农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儿子高占喜到魏程家体验富足生活。七天过后,魏程向农村父母下跪,说要悔过自新,而高占喜则说,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走出大山。
  • 在中国大陆农村,有一群孩子,他们不是孤儿,却常年不能与父母团聚;他们尚未成年,却需要独自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们天真烂漫,却常常内心孤僻充满阴霾。因为父母到城市里打工谋生,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的别称“留守儿童”。
  • (大纪元记者冯静综合编译) 中国有大批农村劳动力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谋生活,但是城市户口这一中共政策条文威胁着他们在城市的生存权利。子女上学是多数民工家庭面临的最大难题。大多数城市的中小学都拒绝接收民工子女入学,或者要求他们缴纳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许多的学费。北京官方最近关闭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学校,使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权利,在都市飘泊。
  • 【大纪元9月9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九日电)据中国有关部门最新统计显示,中国十五岁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数高达一亿人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农村,其中一半是女性。报导说,中国扫除文盲的工作依然严峻,长路漫漫。
  • 【大纪元7月3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曾淳良北京三十一日电)据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等单位开展的一项新农村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农村内部分化极为严重,而且被调查的最富与最贫农村的人均年收入相差十二倍之多。 北京“中国青年报”今天报导,今年五月,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研究室、江苏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与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学系的一百多名师生分成十个小组,分别在山东、陕西、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天津、河南、江苏和广东等地的二十个行政村,开展一项关于新农村的调查。
  • 据报导,目前中国有三亿多农民饮用不合格的水,农村饮用水符合饮水卫生标准的比例仅约六成六,三成四的农村人口饮用水存在水质污染或污染隐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