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三)

有多少聲音值得聆聽 (1)
蔡成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9月23日訊】在鄉下與人攀談,問起他們心裏最想望的念頭。「啥盼頭?不多,吃好穿好睡得好,就萬事滿意了。還有,兒女能讀上書,以後比我們有出息就更妙了。哈哈。」 這話,或與此大致相彷的話,我至少能每天聽到5次。在中國總人口數里佔了三分之二的農民,絕大多數人的要求並不高啊,溫飽無憂身體好,希望兒女有出息就夠了。

「取消農業稅?真的?那敢情好,但莫要又是假話喲!」跟我說這話的那個人喜色剛上臉,接著轉身拎起孫子放板凳上的書包,「你瞧瞧,前年年中學校給每家每戶發了張單單,上面印著要為學生減負,可我孫子的書包倒是越來越重了。減負減負,越減越『正』了。取消農業稅,但願是真的會取消,莫要變著法子把稅呀費呀挪到別的名目上去繳嘍……」

也許有太多次撿了「好聽話」,最後卻落得一場空歡喜。也許處於農村最基層的農民被一句荒唐歲月曾很流行的順口溜「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嚇壞了 ,所以而今要讓生活在泥土上的老百姓完完全全不打一點折扣地相信黨和政府的話,難。

也有一種聲音,誰聽了誰都會潸然淚下。「我甚麼都不想,就想早點兒死。這日子把人過的,沒啥想頭了。」這位湖北孝感農村的老大爺說話的聲音好大,悲憤之情溢於言表,「我真的想早點兒死,免得給兒女添負擔。我也希望兒女們千萬要少生孩子或別生孩子,難養哪。我們老年人是在給家裏人造孽呢,晚輩後生為了養老養小,為一家子活命。男娃子去城裡受氣打工,女娃子去賣淫賺骯髒錢……不去打工?不去賣淫?上頭的攤派誰來掏?過日子的錢哪來?」

又有句話,是一位年近60歲的福建山區老農說的, 我覺得再沒比這更激盪人心充滿睿智的箴言了:「……我哪裏管得了老天爺到時節是發洪水還是乾旱。我是莊稼人,莊稼人就得每年種莊稼,有收成沒收成都得在春天去地裡播種……」

一名曾進城打工遭遇4次搶劫6次盜竊的農民說:「甚麼時候社會風氣要是好得跟以前一樣那就好了。」1989年的夏天,我和一幫高中同學去寧鄉縣回龍舖鄉下遊玩,看到那裏的人家晚上睡覺家家戶戶竟然都不關門閉窗,說是那樣涼快些——現在,這樣的事情怕是誰都難以見聞了。@

———節選自《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

作者簡介:

蔡成,中國青年作家,現居海外,在中國大陸、台灣、美國、澳大利亞等地共發表近200萬字作品,長於散文、隨筆創作,已出版有《左手跟右手下棋》、《花花草草與人生菩提》、《情人看招》、《生命向左轉彎》等散文、隨筆集。

2002年開始,蔡成懷著社會憂慮之心,從繁華的深圳出發,先後19次前往福建、湖南、江西、安徽、廣東、湖北、廣西、浙江、上海等省市農村,開始「風土中國」系列叢書的創作,接觸過中國農村成千上萬的農民,通過文字記錄和照片拍攝的形式,與 120多位生活在最底層的中國農民開展面對面的直接採訪,先後成書《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地工開物 ——追蹤中國民間傳統手工藝》、《老江湖——追蹤神秘的傳統江湖術》、《角落—— 99個民間人物的背影》等四部著作。其中《在鄉村行走——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南方農村》一書的刪改版已在中國大陸公開出版,引起眾多憂國憂民人士的關注。《廣州日報》、《深圳商報》、《城市晚報》、《解放日報》、《新民晚報》《揚州晚報》、《海南日報》、《中國新書》等報刊雜誌曾進行報導和激烈討論。與此同時,由於該書以照片加文字的形式,平面直觀、真實深入地揭示了中國農村的現狀與存在的大量問題,因此受到指責和批駁,被指為「無視改革開放後中國農村的飛速發展」,有對 「三農問題」擴大化之嫌,是否定中國農村改革成功的抹黑之作。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據報導,目前中國有三億多農民飲用不合格的水,農村飲用水符合飲水衛生標準的比例僅約六成六,三成四的農村人口飲用水存在水質污染或污染隱患。
  • 【大紀元7月31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曾淳良北京三十一日電)據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等單位開展的一項新農村調查顯示,目前中國農村內部分化極為嚴重,而且被調查的最富與最貧農村的人均年收入相差十二倍之多。 北京「中國青年報」今天報導,今年五月,中共江蘇省委宣傳部研究室、江蘇廣播電視總台新聞中心與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社會學系的一百多名師生分成十個小組,分別在山東、陜西、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天津、河南、江蘇和廣東等地的二十個行政村,開展一項關於新農村的調查。
  • 【大紀元9月9日報導】(中央社台北九日電)據中國有關部門最新統計顯示,中國十五歲以上的成人文盲人數高達一億人左右,大多數集中在西部農村,其中一半是女性。報導說,中國掃除文盲的工作依然嚴峻,長路漫漫。
  • (大紀元記者馮靜綜合編譯) 中國有大批農村勞動力為生活所逼,到城市打工謀生活,但是城市戶口這一中共政策條文威脅著他們在城市的生存權利。子女上學是多數民工家庭面臨的最大難題。大多數城市的中小學都拒絕接收民工子女入學,或者要求他們繳納比城市居民子女高出許多的學費。北京官方最近關閉239所私立民工子女學校,使這些孩子失去教育的權利,在都市飄泊。
  • 在中國大陸農村,有一群孩子,他們不是孤兒,卻常年不能與父母團聚;他們尚未成年,卻需要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他們天真爛漫,卻常常內心孤僻充滿陰霾。因為父母到城市裡打工謀生,這些留守在家的孩子有一個共同的別稱「留守兒童」。
  • 【大紀元9月17日訊】長沙網癮少年魏程和青海山區貧困少年高占喜,有機會在湖南衛視一檔節目中互換角色7天,魏程去給一個盲人爸爸當兒子,吃粗麵饃饃,下地幹農活;而盲人爸爸的真正兒子高占喜到魏程家體驗富足生活。七天過後,魏程向農村父母下跪,說要悔過自新,而高占喜則說,只有考上大學才能走出大山。
  • 為了發展台灣地區成為日本銀髮族長期居留的新選擇,交通部觀光局,農委會希望在三年內,爭取180對日本夫婦來台長住(Long Stay),規劃包括北中南都會區,花蓮的兆豐農場,台東的知本,南投的中興新村等幾個地點,提供選擇。其中,農委會負責的「農村型居留」,估計要花費新台幣一億三千多萬,整建各地的公家房舍,觀光局則是編列新台幣九百萬的國際行銷預算。平均每對日籍夫婦,政府要花費超過新台幣八十萬的成本來爭取!究竟划不划算?對此,觀光局長(許文盛)承認:台灣的人口密集,生活費偏高,很難與泰國,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競爭,只是提供多一種選擇。(彭群弼報導)去年到埔里住了一個月的日本中村夫婦,就大怒離開的事件,至今餘波蕩漾,究竟是承諾跳票,還是中村夫婦太龜毛?為了吸引日本銀髮族到台灣養老的LongStay長住,觀光局與農委會準備砸大錢!花了很大力氣的埔里,目前並不在名單上,東部的花蓮兆豐農場,台東知本,南投中興新村,都會區選擇台北的天母、北投,台中高雄都是美術館附近,台南則是安平歷史文化園區。地點選了,觀光局計畫斥資新台幣九百萬去日本宣傳,農委會則是編列了高達新台幣一億三千八百多萬的硬體整修經費,準備選定農村閒置的房舍會館,進行整建。吸引日本銀髮族到台灣,讓農村有機會賺到錢。花這麼多錢,目標卻訂的很低:三年內吸引180對日籍老夫婦,換算起來,平均每對夫婦,台灣的政府要花新台幣八十萬!背後原因,觀光局長許文盛坦承:困難度很高,原因是台灣的條件,並不完全符合長居的條件,許文盛說:日本銀髮族希望到人口密度低,生活品質好,生活費用相對低廉的地點養老,但台灣的人口密度比日本高,生活費比起東南亞偏高,因此在競爭力上,不如泰國,馬來西亞,推動起來不容易,因此一百八十對當中,五分之三都集中在農村地區,都會區的吸引力有限。既然很難成功,為何還要花錢?許文盛說:大型的日本團體來台灣,一次就有數百人,甚至上千,不過,長住型的日本客人,也是另外一種型態的旅遊方式,有機會總要試一試各種可能性。以文找文
  • 我們是生活在浙江農村的農民,具體位置就是在浙江省慈溪市宗漢街道百興村,從小給我們的記憶這裡的村民淳樸善良,辛勤勞作.可自從我們這裡的王姓村支書上台以後,整個村越來越讓我們感到陌生了。
  • 41歲的蔡關說:「正月初三就出門,走路出村,坐汽車到長沙,再趕火車。打工苦啊,要是家鄉富裕,誰願拋妻別子去打工?」蔡關是湖南益陽土生土長的農民。26歲南下廣東韶關打工,後來趕上南方城鎮狂賣非農戶口,靠多年在韶關工作的叔叔幫助,蔡關用鈔票使自己搖身一變為「城裡人」。接著,艱苦奮鬥幾年後,他主動下崗回到了家鄉。再接著,用多年打工收得,憑在城裡增長的見識,再籌措資金開了個規模不小的磚窯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