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杏子熟了

笑共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9日讯】大陆某山村,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对夫妇。家里有一颗大杏树,今年年景不错大丰收。等到收获的时候,这俩夫妇望着一大堆杏子犯愁了。吃又吃清,再说杏子又不能长久储存。俩人商议,不如卖掉一部分换成钱花。

次日,这男人挑两筐熟杏去卖。他用扁担挑着,走街串乡,一路吆喝,“卖杏子勒!卖杏子勒!”走着走着,有一老妇人走向前来,问:“卖杏子的,甜杏,酸杏?”他赶忙应道:“甜的。”他心想:“酸杏谁买呀!”只见那老妇人把手一摆:“甜的,不要!”他忙问为啥,老妇人答道:“我儿媳怀着孕呢,爱吃酸的。”说完转身而去。他好后悔哟,“我干吗说成甜的呢?”

他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吆喝:“卖杏子勒!卖杏子勒!”走着走着,有一老头走向前来,问:“卖杏子的,甜杏,酸杏?”这回他长了个心眼,应道:“酸的。”只见那老头把手一摆,:“酸的,不要。”他忙问为啥,那老头说道:“我最怕酸啦,一提酸字就牙痒,流口水。”说完,捂着嘴转身而去。他愣住了……

就这样,他转了一天,一颗杏都没卖掉。等到傍晚,他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里,气喘吁吁的瘫坐在院子的地上,望着筐里坏掉的杏子长吁短叹起来。妻子见状,忙问根由。他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述说一遍……

妻子听后,沉思良久,说道:“杏子坏了倒没关系,人的心眼儿坏了可是个大问题!”(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0091年,庚子之春。阳升阴平,天下和风,史前所记之庚子多难庚子亡帝之术已破,至今已60余载矣。论天下定数,7仍然是幻劫之数,9仍是重生,死门生门看穿死生。
  • 王喜自那日在闹市见到韩信受辱之后,就一直想着祖师爷所说等待“韩主出世”的那番教诲,心想师父定是有意让自己襄助此人的。
  • 要知道,天下武学包罗万象,自古也是博大精深的,但为何传到今日,多数的武学只沦为皮毛的外功?那传说中的许多武林绝学为何失传?总归来说竟是人心不古、世道日下。
  • 时光荏苒,也不知过了多少光阴,而天上一日,也不知人间过了多少年。王喜总算开始要兑现他对圣主的誓言,即将走下凡尘了。
  • 话说这个《地仙传说》中提到的武夷山修道之人王喜,他也是有来历的。这个来历就要回溯到亘古以前的记忆了。原来王喜曾是天界中的一名世家子,原是不死之身,只因天性好道
  • 话说这武夷山虽没有泰山的高耸挺拔,也没有黄山的变化奥妙,却是丹山碧水、奇峰异洞,自古就是仙气弥漫的绝妙胜地。这个王喜一入武夷,就被这股袅袅仙气吸引着…
  • 这里只说说一名不见经传的岳家军小人物。这名小兵名唤王喜,是北宋真宗朝宰相王旦的后人,因是庶出、家道衰落,到王父这一代已是一般平民百姓了。
  • 半神人明白了“国家”想说的,除非重大事件发生,在平时,社会福利体制不管再健全再庞大,都比不上百姓善良的心,让国中百姓都能拥有善良的心,才是“国家”想走的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