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10)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9

“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

“……秋风吹遍了每一个村庄,把这个动人的故事传扬。每个人都流下深情的眼泪,歌唱着二小放牛郎!”

史茹芸老师闪动着乌黑的眸子,探下身,看着孩子们的眼睛,教唱的时候,以自己的表情带动小朋友们的歌唱。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第三首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唱完后,他头都不敢抬,听到皮鞋的声音走进自己,一股暖流正在流过,一看史老师正站在自己面前呢,他感到有点晕旋。

史老师摸着他的头,“你叫小诗吧,来,抬起头,让我看看你。”

小诗抬起脸,他看着史老师雪白粉嫩的脸,心里轻轻说:

“史老师,我真爱你!”老师走回前台,“史老师……”他真想大声喊出来。

可是史老师一点都没看出来。

“这个孩子唱得真好啊!音多正啊!”

她对其它老师小声说。“来,我带你到钢琴室去。”她上前牵住了小诗的手。

史老师让小诗站在钢琴旁,弹奏了几个音阶,让小诗跟着发音。

小诗泪珠子直转,“老师,你就听不见我心里讲话!”

跟着“啊—啊—啊—啊—啊”了几遍,眼睛溜向窗子。史老师合上钢琴,赞叹地“啧”了一声,小诗垂着头。

“孩子,你的嗓音很好。”

史老师摸着小诗的肩膀,小诗头别向一边,眼泪汨出来了。史老师拉小诗的手,小诗一挣,转身跑出教室去了。

小诗一冲就冲出了校门,跟着一个滚铁环的烂小孩跑上一条街道。嘿!有好多孩子都在滚铁环呢!

“小诗——!”

三猫滚着个铁环过来,他和二狗四熊几个在另一个小学,都逃了学在街上游荡。

“咦?你们怎么都不上学?”

“我们?老师罚站,说我们作业不好。”

二狗说:“哎,小诗,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我?”小诗哑口无言。

四熊把手中的铁环一递,说,“来,我的给你滚吧。”

“好!滚就滚!”

小诗接过铁环就向前滚,两个铁环就在后面追。滚过两条街,二狗的铁环同从另一条巷子里冲出来的铁环碰上了,忙乱中那孩子滚错了二狗的铁环,两个孩子就抢起来。正在这时候,看到猫娃唱唱跳跳从巷子里钻出来,嘴里念着: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往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大天光。”

原来猫娃也逃学了。就见猫娃跳在大街上,昂首挺胸,两手后抄,目不旁骛,口出箴言,自顾自乐,又念出一串字符: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一星之火能烧万顷之山,半句非言误损平生之德
旱来东风不下雨,涝来北风不晴天
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孙傧共庞涓。”

路人看了奇怪,都站下来看,猫娃如入无人之境,就往前跳,一路跳一路唱: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天子重元宝,文章不要了。万般皆上品,唯有读书糟。”

跟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就想跟猫娃讲话,猫娃也不理睬,径直往前跳,又胡言乱语唱:

“人心乃天下第一个大妖精怪物
虎豹常愁逢獬貔,蛟龙最怕遇蜈蚣
出家又扛枷,剃发又犯法。四块无情板,夹着大西瓜
打人别打脸,骂人莫揭短
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人有弥天罪过,当不得悔改二字。”……

小诗他们觉得好玩,就一路喊着:“人心是个大妖精噢……”,跟着猫娃后面滚铁环,一直滚到天子阁,一看高高的台阶,有些人在门口卖香的,也有测字算命的,猫娃已经跑进去了。二狗就说,要不要进去看看,正说着,有人喊:“小诗!”一看,是齐丽丽,就是那天自己为她钻涵管拿钢笔的那个女孩子,赶忙站下问:

“你怎么在这儿?”

丽丽抿着嘴笑说:“我家在这。”又问:“都放学了,跑到这儿来玩啦!”

原来丽丽家在市话剧团,跟文化馆挨着,到这附近代销店打酱油。小诗看她穿着中式蓝花布斜襟小褂,揪着两根小辫,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一脸的红花……跟史老师一样的,心里就高兴。

丽丽说,“上我家玩啊?”

小诗正犹豫呢,二狗已经爬上了阶梯,“小诗,快啊!”

小诗把铁环一拎,说:“我改一天到你家玩。”

说着就往台阶上跑,回头看,丽丽正摸着小辫在下面看自己呢。小诗跟着二狗他们冲进庙门,哇,好大哟,还有一个台阶,跑上去一个平台,正中矗立着一尊大神,有些人正在下边抽签叩拜呢,旁边竖着一些凶神恶煞的金刚,一股烟正冒出来。小诗吓一跳,说这是干什么的。四熊说,听我奶奶说,“三尺头上有神明,做坏事是有报应的。”几个人在里面转了一圈,阴森森的,就看墙上贴着红纸金字: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庙里熏香幽幽,卷过一阵阴风,几个孩子吓得心惊胆战,慢慢退出来,又看到墙上写着:
能说不如能作,言善不如行善
善恶施也,祸福报也;天报属阴,地报属阳

赶快跑出来,又一路滚着铁环往家跑,路过菜市的时候,忽然听到巷口悠悠传来一首胡琴伴奏的庐城小调:

“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东升西坠为谁功?”

小诗他们就跟着这声音往巷子里钻,巷子里黑黑的,像进入另一个世界,转了一圈没看见人影,那声音又从另一条巷子里传出来了:

“田也空,土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几个有点害怕,赶忙从巷子里钻出来。就见猫娃搀着瞎婆婆远远地在路上向回家方向走着。太阳快落山了,小诗几个一路滚着铁环冲进了院子。

“完了!”就看见自己家门口像笼罩着一团红光——史老师像仙女一样从天而降,正和妈妈说话呢。他想从房子的另一面溜回去,可史老师已经看见他了。

“我们想让小诗参加少年宫歌咏班。”

史老师的声音像银铃绕耳;搂着他,好像锦被裹身;又看他的眼睛,只觉得像火日灼心,蜇得他不敢前视。史老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全部的爱都在涌来,自己又变成了一个婴儿!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五行成弦,云纹游龙。撼岳摇洋,乐鸣天地。余韵长波,音绕寰宇。笼天罩地,谱归宁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