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9)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8

小诗病了。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妈妈在床前守了一晚上。又过一天,退了烧,小诗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听到说爸爸今晚就回来,觉得好多了。

傍晚,小诗在厨房帮妈妈往水瓶里冲开水,爸爸回来了。门一开,小诗就冲上去,哟,爸爸背了一个蛇皮袋,一脸倦容。

爸爸抱起小诗就亲,“哎哟,好扎人!”妈妈忙接过东西。

爸爸说:“宣传部老胡打电话说孩子病了,赶回来看小诗,还从乡里买了点菜。”

妈妈高兴地接过东西。两个妹妹也上来要爸爸抱。

爸爸抱着两个妹妹说:“我给你们都买了玩具了,你们在家里要乖了。爸爸不在家,要帮妈妈做事。”

小诗和妹妹就要看玩具,爸爸笑着说:“不要急了。今晚先检查你们的作业,再玩!”

两个妹妹一听,“好哎!”

小诗一听,坏了,作业好多错的……妈妈就要收拾桌子吃饭,爸爸说:“不忙,我先去洗个澡,回来再说。”说着,拉着小诗一起去澡堂。

走在路上的时候,爸爸笑着问:“惹妈妈生气了没有?”

小诗摇摇头,爸爸说好!

小诗抬头问:“爸爸,为什么人要看书?”

爸爸一听,真怪啊,怎么提这个问题?笑笑,站在一个烤红薯炉子前,给小诗买了个烤山芋,小诗就吃,又问:“那为什么要饿死人?”

爸爸脸色都变了,一把捂住小诗的嘴巴,“你!这是说什么呀!……”

在澡堂,爸爸刮了胡子,和小诗一起好好泡了个澡,小诗帮爸爸搓了半天背。躺在靠椅上,爸爸说想休息一下,又碰到文化馆的一位同志,聊了一会,就赶着回家。在路上,一群小朋友正围着红薯炉,爸爸又给小诗买了一个烤红薯,给妈妈和两个妹妹一人买了一个,用纸包了抱在手上。巷子里传来“金啦……银啦……铜铁锡啦啊……”小刀戏的声音,爸爸已经走到长江路口,回头看,小诗还站在巷口朝里探头呢,当场就气得两脚都跳起来,差点没晕过去!

吃完饭,两个妹妹还在吃桑椹呢,爸爸看了妹妹画的大金鱼和小白兔,哟,还怪像,笑起来,就走进里屋去了。两个妹妹就翻开蛇皮袋找玩具,一盒弹子棋,小妹妹打开,就自己摆;一个凤凰琴,大妹妹就来弹……小诗也伸手,一盒象棋,是我的;哟!还有一个小口琴!……

听到妈妈在里屋说:“小诗,去看看水开了没有?”

小诗应了一声,就到厨房去,听到里屋传来小声说话。

“累了吧,下乡……”妈妈说。

“咳!”爸爸叹了口气,“上面批判了……翦……又升级了……”接下来是小声的对话:“里陔公社又逼死一个……有人说,形左实右……其实,比‘小站经验’更左啊!”

小诗灌了开水,壶里还剩一点,推门,就见桌上放了一杯茶,一张报纸。爸爸用手捧着脸,靠在藤椅上,像是打盹,又像是养神。小诗给茶杯里添了水,爸爸笑着问:“玩得还好吧!”就和小诗一起走出来。

“一把七彩的细竹棍,一把撒下去,要挑出那根粉红的,一次只能挑一根,如果碰了其它的,就要换给人家挑,一直到最后,谁先挑出那根先讲好的,就算赢。”大妹妹给爸爸讲解。

“哟!嘴真巧!”爸爸夸奖说。

小诗和两个妹妹挑,大妹妹胆大心细,小妹妹心灵手巧,每次都赢。爸爸妈妈也参加了,也输给两个妹妹,爸爸哈哈笑起来了。玩完以后,小妹妹又要玩挑绳,把一根细绳结了头,套在两只手掌的拇指和小指间,另一人以双手的小指或任意指,或挑或勾,换到自己手上,变幻成另外的花样;第一个人再以同样的手法套回自己手上,变出新的花样……如此反复,直到尽兴为止……两个妹妹玩了一阵,爸爸拍手称奇。妹妹就要爸爸妈妈也玩。爸爸妈妈玩了一会,竟玩不出一点花样。小妹妹还在旁边叫着指点,爸爸试了半天,竟玩出一种新的花样,高兴地笑。妈妈再一变,又变出老花样。“噢,噢……”爸爸抓瞎了,原来他想出新啊,再一变竟变成了死结!全家人一起笑起来了。爸爸一看表,“哎哟,都8点了。”说:“孩子们,都做作业去吧。”

屋里收音机里传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的声音。爸爸一声不响,坐在藤椅上,妈妈坐在一旁,都低着头。不一会,传来妈妈小声小声说话……爸爸关掉收音机。

小诗吹着小口琴,听到里屋没声音了,走进去,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上面通栏标题写的“评忠王李秀成”,就问:“爸爸,人为什么要看报纸?”爸爸一听,也感到吃惊,妈妈就坐在旁边,脸别向一边,用手绢擦眼睛,妈妈一定也说了小诗的一些怪现象。爸爸把小诗搂在怀里,半天不说话。小诗感到自己在打颤,额头上有热泪在下落。爸爸想起了自己小时侯,当私塾老师的父亲把自己抱在牛背上,教自己读‘三字经’的情景……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父亲也是这么慈爱的,自己大概也一定喜欢提问题的……

过了一会,爸爸放开小诗,“孩子,最近学习怎么样?”

小诗卡住,说:“爸爸,唱歌吧!”一下站起来:“唱那首《黄河》!”

爸爸颤了一下,很快又镇定了。

小诗冲上前摇着爸爸,“爸爸,教我!教我!”爸爸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又戴上。“好!”妹妹都围上来了。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万山丛中,抗日英雄真不少,青纱帐里,游击健儿逞英豪。举起了土枪洋枪,挥动了大刀长矛,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华北,保卫全中国!”

小诗感到热血在沸腾,真是首好歌!跟爸爸后面唱了好几遍,觉得还是没有唱会。但他有歌唱家的感觉,唱得很雄壮,激昂。……

小诗唱完了,听爸爸说:“出去玩吧。”就和妹妹们走出来。

在玩象棋的时候,看见爸爸打开台灯,又埋头整材料。

他想,“为什么有些歌就这么好听呢?”

这天晚上,小诗梦见了自己的音乐老师——史茹芸。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Heaven
    这次开办的江南集训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产党人潜入江南发动群众,为推翻国民党政权作准备,所以只学习二个月便结束,立即把他们派到江南,坑害江南众生。
  • 现在形势不同了,阶级斗争办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办法,发展武装扩大地盘,现在我们的口号是,日本不侵略,我党怎发展,日寇不扫荡,我军无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确,就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宣传,十分准备夺取政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