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之道判释(43)

九、孔子与孟子之学同异
黄鹤昇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对孔、孟之道来作一个小结了。先说说孔子的学说。

孔子的学说,他是继承周王朝时期的文化遗产,这点是很清楚的。总的来说,孔子把“仁”作为其最高理念,以“知人”作为方法论,以“礼”作为实践桥梁来完成其整套道德学说的。就是说,孔子把实现“仁”(君子、圣人)视为其人生的终极目的,以“知人”作为认识论(后儒发展为“格物致知”),以“礼”作为实践理性。我觉得孔子的学说有三大特点:

一、“为己之学”。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思想家可分成两类,,一种是专为自己而思想,另一种是为他人而思想。前者称为‘自我思想家’,只有这类人才能认真地思考事情,所以他们才是真正的哲人,实际上,他们一生的快乐和幸福,也是在思想之中;后者可称为‘诡辩派’,他们渴望人家称他们是‘思想家’。他们的幸福不是在本身中,而是在他人的喜好中。换言之,他们只热衷于投世俗之所好。”1我们以叔本华所说的“两类思想家”看孔子,孔子就应归为“真正的哲人”这一类。他的“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2就是很好的说明。他告诫人们“乱邦不入,危邦不居”、“邦有道,谷;邦无道,隐”等都说明他“明哲保身”的“为己之学”。孟子对此也有发挥。他视“得己”为君子深造之学问。他把得道,就发挥自己的才能,不得道就独善其身视为是“大丈夫”的行为。曾子的《大学》讲“平天下”为儒的最高理想,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落实到自我身上——“修身”,自我不修身,一切都落空。曾子是把“修身”放在整个道德体系的首位的,这与孔子的“为己”之学是一致的。《易》说“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3这个“同归”学说,以我看就是“修身”之学——怎样做才是对我最有利和最有用:儒家、道家、墨家以及杨朱的极端个人主义都与这个“修身”有关。他们的学说,都触及到“自我”这个人本问题。他们的不同,只是向外发展道路不同而已:道家“修身”是为了达到“无己”。庄子说“至人无己”4,又说“道人不闻,至德不得,大人无己,约分之至也。”5。儒的“修身”在于“得己”,道的“修身”在于“无己”,而墨家的“修身”则是“忘己”——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要为大众服务。与墨家相反的杨朱,则是惜身如金,“修身”为自己,成为极端的个人主义。这就是《易》所说的“一致而百虑”——人如何生存的问题。孔子的学说,其最高境界就是“得己”——使自己达到“纵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不逾矩”,就说明有一个“自我”在,自己还存在,就得有一个“矩”来规范,如道家已“无己”,就不存在什么逾不逾矩的问题。故我说孔子的学说,还是以“我”为中心的学说。(待续)@

1《叔本华文集》,中国言实出版社,1996年12月第一版,72页。
2《论语》,蓝天出版社,2006年8月第一版,284页。
3《庄子》,华夏出版社,2005年1月北京第一版,659页。
4《庄子》,华夏出版社,2005年1月北京第一版,7页。
5《庄子》,华夏出版社,2005年1月北京第一版,272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从孔子的“知礼、知人、知天命”三大学问来看儒学,我们就看出其中间环节的一个弱项:这个“行己有耻”没有宗教的神来保证,实在太弱了。
  • (shown)孔子的学说,是非常人性的。他的说教,不是命令式的教条,而是充满人情味的话语。可以说,孔子是一个人类学大师,他对人类的心理学研究很有造诣,对人性的弱点研究很透彻。
  • (shown)孔孟之道在汉朝发达过,在宋明两朝也发达过,在清朝乾隆盛世更达到顶峰,演变到近世倒成了“吃人的礼教”了?
  • (shown)儒家如此强调君子的德行,这个德行是如何得到的呢?“修身”。靠自己修行来完善道德规范。
  • (shown)我们对封建社会有一定的了解后,对孔子的学说就有进一步的理解。原来孔子说他“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其衷情的就是周朝的典礼制度,即周王朝的封建制度。
  • (shown)如果说,没有古希腊文明,就没有现代西方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发展,那么也可以说,没有中国早期的封建文明,也就没有中国传统文明的儒、道文化发展。
  • (shown)执政当局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来划分中国的历史,说秦朝至清朝是封建社会,而把“夏、商、周”定为奴隶社会,极大地错置了中国的历史面貌。
  • (shown)什么是封建制呢?柳宗元说:“周有天下,裂土田而瓜分之,设五等,邦群后,布履星罗,四周于天下,轮运而辐集。”
  • (shown)我们要了解儒的“仁义道德论”为何要特别强调“亲亲杀”和“尊尊等”两大伦理观,就有必要了解中国的封建社会制度。
  • (shown)孔子是以“仁”来贯彻其整个道德形而上学的。其他义、礼、智、信等都是围绕这个“仁”而阐述。后儒如此排列,好像孔子的学说变成了五个命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