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四篇:

孔孟之道判释(52)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判
黄鹤昇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故说,现代人拿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来指责他是造成中国人奴婢、思想禁锢、封建独裁专制的罪恶祸首是没有道理的。他说的是程序问题,而不是制度更改的问题。造成当今中国没有民主的局面,罪不在孔子,而在于秦汉以后所推行的君主专政制度。孔子的话被历代君王利用了。我在这里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现代国家的外交部长,你对外发言,一定是执行国家元首的意志。你不能说与国家元首意见相左的话。你这个做臣子的职责,就是要执行君子的意志的。这就是君臣关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在美国攻打它要倒台时,他的外交部长阿齐思对外发言还是要维护萨达姆政权。表面看来他面目可恶,实际上他是在忠实地履行君臣关系(后来抓到他,他就把这一切都推给萨达姆,说是萨达姆叫他干的。此事证明他当时是在履行君臣关系,说那些话是否是他本人的意思就另当别论了)。这种君臣关系,它是有一个不得己的义理在那里的。它是一种上下关系,即使你有不同的意见或想法,也要去执行你长官的意志。当然,你可以用辞职、装病等方法逃避执行这个任务,但这个上下的等级义理是不能改变的。我们以此来看孔子这句话,他说的就没有错。我在德国开一个小企业,对此最有感触,大凡请民主国家的职工,他都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而我们大陆来的人,很容易与你对着干,其造反精神很强烈。这种现象,多多少少反映出我们把孔子这个尊等关系丢失了。孔子这个等级制度的道德伦理,也是天道的一条义理,天道一破,人类社会就乱套了。当然,孔子只提出执行制度的程序问题,没有提出要改变不合理的制度腐败问题,这是孔子的不足。也是历史的局限性。从这里我们也看出孔子对礼的偏重,他认为只要按照礼来行事,上下等级关系就顺通了。他没有想到假如君子不履行君子礼怎么办?这也是后来的孟子所思考的问题,孟子特别提出义,以义来补礼的不足。不过他也只能看到汤武革命、周武王杀纣建立新王朝的那种方式,并没有看到现代民主选举的方式。本来周朝的封建社会制度是比较宽松的,转型到希腊型的城邦民主社会是有可能的。可是由于秦国的强大,并吞了六国,秦始皇建立君主制,进一步加强了他的王权,使这个脆弱的封建民主萌芽破灭了。后来的君主制度,把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是作为一种程序形式在执行,而是作为加强君权不可逾越的一套严密等级制度。即中国人说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绝对王权制度。皇帝是一贯正确的,永远不会犯错的,犯错的是下面的人。这完全违背孔子说这句话的精神。孔子那个“你在哪个位置上,你就要有那个品位的道德”的精神没有了。历代王朝君主制的两个特点:一是皇帝一言九鼎,绝对正确;二是臣、子绝对死忠,不能有半点怨言。人们把这个罪责推给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在是有点冤枉了孔子。

孔子提出这个等级制度,是其天道文化的一个构造。天道就是如此一层一层演变而来的:“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1我们现代的社会结构,也是国家元首、部长、省市长一直到乡镇长等,都有一个等级制度。一个人类文明的社会,必然要有一个有序的社会结构;有结构,必然要有一个等级关系。没有等级关系,只能是无政府状态。从孔子这个等级关系也给我们一个另类的思考:要是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我们怎么办?这就给出民主制度的思考来了:你国家元首做得不好,就用选举的方法把你选掉了;你臣子做得不当,长官就把你撤职了。我们往“做什么,像什么”的方向理解孔子这句话,就会得出积极有益的意义。若往“君臣等级制度不能变”去理解,就得出孔子是严密的等级制度倡导者。我是倾向前者理解孔子的。如果说孔子坚持等级制度不能变,那他怎么能从一个穷苦家人做到士大夫的官(孔子做过鲁国的官)?孔子是提倡通过努力进取去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他的“学而优则仕”就可以证明。孔子还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话。这就说明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话不是强调等级关系;而是强调你在什么职位,就要做出与你职位相称的行为。孔子自称他所处的时代,是“礼崩乐坏”的时代,他只是想恢复周公那时的美好社会秩序而已。中国人受君主专制制度统治之苦,把王权至上,不能更换的反动思想强加在孔子“君臣”关系的头上,对孔子是有失公允的。(待续)@

1《周易正宗》,华夏出版社,2004年1月第一版,635页。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孔子没有提出换君的思想,我推演的是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周王朝的天子微弱,很符合孔子“君子无为而治”的思想。社会的动乱,是诸侯不遵守周礼所造成。
  • (shown)以孔子对周礼的严格遵从,他“近之”的女子不可能是别的女人,而是他的妻子;而“远之”抱怨他的女人是谁呢?当然是他的女人,与他没有关系的女子抱怨他干嘛?我以为孔子这句话,多是他对妻子的作为感受而说的。
  • (shown)孔子所处的时代是父系社会盛行的时代。如孔子讲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没有讲“母母”的。说明当时的等级制度,是没有将女人排列在内的(没有讲母子关系,只有讲父子关系)。
  • (shown)宰我是困于井里的“仁”不能自拔,而大陆的一些学者则是借宰我的问题而想打倒孔圣人。这个“井有仁焉”的困境,应该有个水落石出了。
  • (shown)如我们把宰我问的就是“仁”,孔子的生气就有理由了:井里怎么会有仁呢?你不是无理取闹吗?所以我认为朱熹在这里把仁解释为人是错的,宰我说的就是“仁”,即说井里有仁,而不是说井里掉进一个人。
  • (shown)孔子就是看中周礼这个文化可以使人类文明发展。这个周礼,一是讲“亲”,二是讲等级。这两者架构出孔子的人类生存学问:即人类在天道下如何找出一条最文明的生存之道?
  • (shown)本文以“孔孟之道”为论说,似乎孔孟的学说是一致的,实际上两人的学问是有所不同的。
  • (shown)我们将孔子与孟子对比起来,就会看到,孔子很圆融,没有绝对,他不会把一件事说是非此即彼。
  • (shown)总的来说,孔子把“仁”作为其最高理念,以“知人”作为方法论,以“礼”作为实践桥梁来完成其整套道德学说的。
  • (shown)从孔子的“知礼、知人、知天命”三大学问来看儒学,我们就看出其中间环节的一个弱项:这个“行己有耻”没有宗教的神来保证,实在太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