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天官赐福

功深德浩的善人得到众神的祝福
袁荣易

1. 《天官赐福》舞台布置成天空,天官(张云崴饰演)与众神在空中显现:前排左起:财神、织女、南极老人、牛郎、张仙。戏班大年初一开台演出,都需演出此戏。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易经的“观”卦说到:“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神道两字改成白话文就是“有神论”,圣人以“有神论”来设教,天下的人无不服从。如此一来,“神道设教”的意义其实非常容易理解。比人崇高的神,必然具有更高的道德与能力,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如果能学习神而提升自己的道德与能力,那真是有助于天下太平,处处都可见到风调雨顺、人寿年丰。


2. 牛郎(中,王佩宣饰演)主管农业之神。戴蓝鸭尾巾、穿蓝褶子、系绦子,手持笛子

京剧《天官赐福》天官上场念定场诗:“瑞霭祥光紫雾腾,人间福主庆长生。欣看四海升平日,共沐恩波享太平”。福主(积了大德的善人)与四海升平关系紧密,唯有个人以及环境都在“大善”的气息之中,才能形成太平的世界。如果缺了“福主”这个因素的付出,那谈不上什么太平不太平了。


3. 织女(吴佳芸饰演)丝帛之神。手持天丝文锦一匹。

“神道设教”的原则,在我国人的心灵中构筑出“希圣希贤”的心理状态,例如读书人要求自己“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如神一般的抱负,可是每个读书人都认为自己能做到。再如史记记载商代宰相比干,他连续三天进谏纣王,烦躁的纣王说你凭什么跟我讲这些?比干回答:“修善行仁,为道而不惜献身”。已遭恶魔附体的纣王大怒,挖出比干的心将比干处死。比干认为修善行仁是天经地义的,毫不在乎生死,这已达到神明一般的境界。在《天官赐福》里的福主,也类乎此,他对天、地、人,都无怨无悔的付出善良的心。


4. 南极老人(臧其亮饰演)主管人寿之神。戴帝皇巾,手持云帚与龙头拐,龙头拐上挂百寿图。

“与人为善”几乎是提升人类境界的一条正路。戏曲中许多像《天官赐福》的祈福戏(也称吉祥戏),都在不断传送这样的信息--善良的人会有很大的福报。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社会上很多人舍福报不要,而要去做失德的事?明白现实的孔子,一语道破人心的脆弱点。他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大家都知道修德可以让人身心安宁;而追求美色,相反的,徒使人心神不宁。但人总是要去做心神不宁的事,所以人能行善积德并非如人想的那么简单。


5. 张仙(谢复青饰演)子嗣之神。戴武生巾,背弓,手持云帚与喜神。


如何坚持有一颗善良的心?戏曲艺术有它一套办法:用优美动听的曲调(如《天官赐福》里有【醉花荫】、【喜迁莺】、【刮地风】、【水仙子】、【煞尾】午五个曲牌),借“神仙”之口行教化之实;宣湮导郁、调燥剂慕,像中医治病,疏通负面情绪造成的混乱与干扰,回到理智与健康。毕竟善境要靠众人维持,人人都心善行善,自然能优游的活在太平岁月里。


6. 财神(林邑勋饰演)财富之神。勾金脸,戴二郎义子(附彩球),绿蟒,绦子,手捧金元宝

不同于西方文艺倾向暴露黑暗,东方比较不直接抵触(暴露)人心“脆弱”的那一部分。《天官赐福》之类的祈福戏采取比较隐藏的方式,重点摆在提供神赐福的原因,使人心向往,欣然的去行善积德。神明给你各式各样的福报,内外都有神光照应。
天官说明自己的任务:“吾奉玉帝敕旨,因下界福主,阴功浩大,乐善好施,积德累功;特命吾统领诸位福神,前往善门,颁赐福禄,以彰积德之报”。此时同台的众神(包括云童)齐唱“喜迁莺”曲牌:


7. 五子登科,前排有五位小朋友(魏伯丞等饰演)演出。


“则羡他功深德浩,则羡他功深德浩,因此上赐福天曹逍也么遥。一门贤孝,则看那福自天来;将官品超,争如为善好。这的是福禄自造,恁看那寿算弥高,恁看那寿算得在弥高。”


8. 魁星(黄俊杰饰演)戴脸子、红蓬头,手持笔与斗。


戏中清楚交待:福主需要积德累功、功深德浩才会得到神的赐福。比如说,一门贤孝自能招福;又如说,想升官不用去争,多行善反而容易达成。所有的福禄寿都是“自造”而得--因自己行善而得来。


9. 魁星右脚后踢,做点元夺魁的动作。


接下来,天官率领众神来到福主所在的福地赐福,这些神包括:进爵的天官、添寿的南极老人、五谷牛郎、天孙织女、送子张仙、增福财神等。另外还有窦燕山五子登科、魁星点元夺魁的穿插表演,各式各样的祝福,给人丰富的满足。天官唱曲牌“刮地风”介绍诸神所赠送的不同福祉,接着众神又齐唱“水仙子”曲牌,具体歌颂具有福祉的善人的荣耀。最后到了“煞尾”曲牌,更不忘提醒:“只愿普天下,积德的享福禄直到老”。勉人积德的事要持续做下去。

《天官赐福》正面强调为善得福报。以前每个戏班都准备有多出祈福戏,《天官赐福》是代表性的一出。戏班各自有其特长剧目,有的文戏多、有的武戏多、有的老生戏多、有的旦角戏多;然而必不可或缺的是都有《天官赐福》这类的祈福戏。戏班不管在城市的剧场或在乡下酬神、甚至在私人宅第的堂会演出,开台那出戏都得要是祈福戏,这已成了固定的模式,久而久之,观众也将祈福戏中“为善得福报”的信念记的牢不可破,内化在心里,自然一片善心祥和。这形成我国善良的社会基础之一,典型的神传给人的“半神文化”。


10. 戏最后,财神从金元宝中拿出糖,投掷给观众。


但是共产党一建政,立即搞“禁戏”,粗暴的使用迷信这顶帽子,取消全部祈福戏。此外有神鬼出现的京剧也无法幸免,纵使少数没禁,也乱加删改。破坏神道设教的半神文化,众神被扫地出门,“有神论”强制被改成“无神论”,京剧可说首当其冲。此后,新编戏只能在低下的现实里取材,尽是些你骗我、我骗你,在污秽混浊、俗不可耐的情节中打转。扭曲的文艺政策,把人心陷入强调负面的仇恨中,人人言行如强盗、禽兽,窘迫的生存在所谓“达尔文”的竞争世界或马列主义残酷掠夺的黑暗中。
中共这六十年,社会上的善消逝无存;如魔鬼的“恶”,丑化了人心、丑化了世界,文化表现更是丑不堪言。这里充满贪婪、暴力、自私的人,事实如此,也不用多想,谁都会知道它的报应将会是什么。福神远离,死神降临!(观卦综为临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