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

历史原来这样之两汉之间(一)

作者﹕刘翰青

汉元帝/网路图片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赞曰:

一土临朝更不祥,
改年换国篡平床。
泉中涌出光华主,
兴复江山又久长。

——摘自姜子牙预言《乾坤万年歌》

楔子

公元九年,长安城,长乐宫内,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妇人,两眼怔怔的盯着地面,正在出神,她就是历经了元帝、成帝、哀帝、平帝四朝的孝元皇后——王政君。此时的她心中正百感交集,因为曾奉她为国母的西汉帝国刚刚被篡夺了社稷,而篡汉自立者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一直眷顾的亲侄儿——王莽。

“难道天数如此嘛,唉…”元后一声叹息,前尘往事如电光火石般在心头闪过…

(一)一土临朝更不祥

克夫的“贵女”

王政君的身世,表面看来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她生于宣帝本始三年(公元前71年),老爸王禁是个延尉史——“基层检察院”里一个“检察官”。老王先生官儿不大,“造人”的本事却不小,生了四个女儿、八个儿子,王政君便是家里的二小姐。

以老爸的职务论,王政君算不上“官二代”,和“太子党”就更不沾边了,论长相呢,史书上只说她“婉顺得妇人道”(《汉书‧元后传》),意思是性情柔顺、很有女人样,这是个什么等级的评价呢?这就好像见到一位姑娘吧,首先你得夸人家漂亮,不漂亮的才说她有气质,没气质的得说人家有文化,实在没什么可夸的,到了非得用征婚广告的常用语——“体健貌端”时,基本就和骂人差不多了。所以,从一句“婉顺得妇人道”,却不提及相貌,就清楚了——她虽然一定不是“恐龙妹妹”,但也不会是倾国倾城之色。用通常的眼光看,很难把这位姑娘和汉帝国“第一夫人”联系上。但是,命运往往不能靠常理来推测。

其实,王二姑娘出生时,就有些与众不同的意思,“李亲任政君在身,梦月入其怀。”(《汉书‧元后传》)——她老妈怀她的时候,有天晚上,梦到月亮遛遛达达到自己怀里来了。按预测学的说法,这孩子绝不会是普通人。可是,这孩子长大后,怪事来了——家里给她订了一门亲,还没嫁过去呢,未婚夫就死了——“尝许嫁未行,所许者死”(《汉书‧元后传》),没办法,再找“下家儿”吧。后来,不知谁给保的媒、拉的线,东平王给王家下了聘礼,要娶王政君作妾,王禁琢磨,女儿死了一回未婚夫,就是望门寡了,而且,男方好歹是个王爷,妾就妾吧,本以为二女儿就这么嫁出去了,没想到,没等女儿过门,东平王又挂了——“后东平王聘政君为姬,未入,王薨。” (《汉书‧元后传》)。

王禁有点晕了:这是要和“挺谁谁死”的张召忠少将比谁的命中率高,还是咋的?这是我姑娘吗?整个一“男性杀手”啊。这丫头不会是“克夫命”吧,以后嫁不出去可咋整,这得找个明白人看看——“禁独怪之,使卜数者相政君”(《汉书‧元后传》),算命先生说这位二姑娘“当大贵,不可言”(《汉书‧元后传》),言外之意,王政君以后贵不可言,前边这二位没这个福分。这让王禁不由想起家中长辈说过的旧事。

王家祖上本是春秋战国时齐国(田齐)的国君,也就是所谓“齐田氏”,后来,齐地的人因为他们家曾是齐王,就一直称呼他们“王家”,从此他们家就改姓王了。——“齐人谓之‘王家’,因以为氏”(《汉书‧元后传》)。

到了王禁的老爸这一代——也就是王政君的祖父王贺(字翁孺),在汉武帝天汉年间(公元前100年-前97年)任绣衣御史(战时监督地方官员的中央特派员),王老先生为人比较厚道,所以在自己的辖区魏郡(今河北省邯郸以南,至河南安阳一带)内,对地方管理的很宽松,对办事不那么“给力”的地方官员,也不过多的追究他们——“翁孺皆纵不诛”(《汉书‧元后传》),按民间的说法,他给子孙积了不少德。王贺感叹道:“我听说救活一千个人,子孙会得善报封爵!我放过了上万人,我的后代将来会得大福报吧!”——“吾闻活千人者有封子孙,吾所活者万余人,后世其兴乎!”(《汉书‧元后传》)

后来,王家搬到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县东)。当地有一个懂风水占卜的人,听说王家乔迁到此的消息,预言道:“春秋时代,沙麓山(在今大名县东部)突然崩塌了,当时,晋国史官因此占卜,卜辞说‘阴为阳雄,土火相乘,所以沙麓山崩塌,山崩之后六百四十五年,会有圣德女子出现’,这指的应该就是齐田氏,现在王翁孺家搬来,正住在当年的沙麓之地,时间也和卜辞相符。…恐怕八十年后,王家真有贵女出世而兴天下了。“——“元城建公曰:昔春秋沙麓崩,晋史卜之,曰:‘阴为阳雄,土火相乘,故有沙麓崩。后六百四十五年,宜有圣女兴。’其齐田乎!今王翁孺徙,正真其地,日月当之。…后八十年,当有贵女兴天下”(《汉书‧元后传》)。

建公这番预言绝不是胡弄玄虚,关于沙麓山崩塌之事,春秋三传(《左氏春秋传》、《春秋公羊传》和《春秋谷梁传》)中都有记载——“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此事发生在鲁僖公十四年(公元前646年)。沙鹿山崩之后六百四十五年,正是汉平帝登基之时(公元前1年),也是王家搬到元城八十年后,因平帝年纪太小,所以由已成为太皇太后的王政君临朝听政,正如建公预言——“有贵女兴天下”,此乃后话。

“圣女”的养成

王禁把前前后后的事情连在一起一琢磨,越发觉的算命先生说的很对,于是,他给这个女儿追加“教育经费”、参加各种“补习班”——“禁心以为然,乃教书,学鼓琴”(《汉书‧元后传》)。连王爷都配不上自家女儿的贵命,那就只能考虑皇室了,王禁把自己这个“贵女”送进了皇宫,这样算是和皇室扯上了关系,但是王政君的身份只是个“家人子”——汉朝皇宫里“菜鸟”级的宫女,至此,依然看不出王二姑娘的贵气。

但是,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汉元帝刘奭

没过多久,太子刘奭最宠爱的司马良娣(皇太子妾)死了。本来,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除非作神仙,不然谁也逃不开,刘奭再怎么爱自己的妻子,悲伤之后也得继续过日子,问题是,这位司马良娣死的时候告诉刘奭,她不是正常病死的,而是刘奭的其他妻妾里有人用巫术害她。其实,和两千多年后同一片土地上出现的——“躲猫猫死”、“做噩梦死”、“喝凉水死”、“畏罪绝食死”、“自己撞墙死”、“梦游跌倒死”、“骷髅死”…等等各种死法相比,司马良娣已经“死”的很“幸运”了。

不过,刘奭对众妻妾是再也不会原谅了,他又悲又恨,自己也病倒了,整天郁郁寡欢。儿子变成这样,老爸不能不管啊,汉宣帝让皇后从后宫里选个合适的宫女,作自己的儿媳妇。这场微型“超女选拔赛”的第一阶段,王政君和其他四名宫女入围了。这天太子来给皇后请安,皇后把入选的五名宫女叫来“排排座、吃果果”,让太子自己从中选一个。刘奭旧情难忘,哪有这心思啊,但这毕竟是皇后的一番好意,他也不好拒绝,就敷衍了一句:“里边有一个还行。”——“强应曰:‘此中一人可’”(《汉书‧元后传》)。也是命该如此,当天,其余四位宫女的穿着差不多,只有王政君与众不同的穿了一件红边衣服,偏巧她又坐在太子旁边,长御(皇宫女秘书长)以为太子指的就是王政君——“是时政君坐近太子,又独衣绛缘诸于,长御即以为是”(《汉书‧元后传》),王二姑娘就这样摆脱了成为“剩女”的危险,向“圣女”又迈进了一步。

如果事情仅仅如此,王政君不过是太子众嫔妃中的一个,依然不会在史书上留下什么记载,可是“凑巧”的事儿接着又来了。太子后宫里妻妾有十几个,为的就是保证皇室的血统能传承下去,别绝了种儿,可是最早嫁给太子的,至此已经七、八年了,太子仍旧一个孩子都没有,而王政君和太子一次洞房之后竟然就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个男孩。汉宣帝对这个孙子喜欢的不得了,为他取名刘骜,也就是后来的汉成帝。此后不久,汉宣帝驾崩,刘奭从太子变成皇帝,是为汉元帝,儿子刘骜作了太子,王政君母凭子贵,成了孝元皇后。事实证明,她老爸王禁当初请来的算命先生,的确不是卖狗皮膏药的。

岁月如梭,刘奭作了十几年社稷之主后,驾鹤西游了,刘骜继承了九五之位,是为汉成帝,他的老妈王政君也顺理成章的成了皇太后。而且,刘骜还把自己的几个舅舅全都封了侯,封了侯就有了自己的封邑,封邑的税收归自己所有,这可是份“高薪”,可谓平地一声雷——陡然而富。其中皇太后的大哥王凤不但有爵位,还被授以大司马大将军(国防部长兼三军总司令)的实职,一下子成了“国家重要领导人”。倒真的应验了他们的祖父王翁孺当年所说的——“所活者万余人,后世其兴”。(未完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定的事,无论人觉的如何难以实现,最终都会戏剧性的呈现在历史舞台上。
  • 这番轰轰烈烈的壮举,在永乐大帝去世后即告停止。郑和之后再无郑和,给历史留下的,不仅仅是郑和个人的遗憾。
  • 梁启超先生在《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一文中感叹“郑和以后,竟无第二之郑和。”我对文中它语不想置评,独这一句“于我心有戚戚焉”。
  • 郑和舰队这三次充当“世界警察”的经历后来被合成“郑和擒三番”的故事在民间流传,除此之外,郑和二十余年间七下西洋,未动一刀一兵。
  • 著名的国际学者,英国的李约瑟博士在全面分析了这一时期的世界历史之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明代海军在历史上可能比任何亚洲国家,甚至同时代的任何欧洲国家都出色,甚至可以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起来,都无法与明代海军匹敌。”
  • 出了细柳军营,众大臣都对周亚夫的行为感到惊讶。刘恒却称赞道:“此真将军矣!”
  • 需要言论自由的不仅是民众,废除了“诽谤罪”,开放言论自由,孝文帝和汉朝廷因此得到的好处更多。刘恒纠正了被错判的将军魏尚一案,就是一个明证。
  • 刘“恒”很有“恒”心的,坚持要废掉这条恶法:我听说,法律如果公正,民众就诚实,刑罚得当,民众才会服从。官员是干啥的?就是管理民众,引导民众向善的。
  •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响的刘恒,深知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 只要一个如果成为现实,历史上就只有代王刘恒,而不会有汉孝文帝。可是,历史大戏的剧本早已写好,最后的结局早在神相许负的预料之中,此前种种不过是精彩章节的前戏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