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给赵匡胤喝官酒的曹彬

作者:华翰

曹彬/网路图片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不给赵匡胤喝官酒的曹彬

宋太祖赵匡胤做大将时,曾在澶州侍奉周世宗,当时曹彬为周世宗掌管着茶和酒等。赵匡胤有一天向曹彬要酒喝,曹彬说:“这是公家的酒,我不能给您。”然后,自己买酒给赵匡胤喝。

等到赵匡胤即宋太祖皇位后,太祖对群臣说:“世宗时期的官员,不欺君的,只有曹彬一人了!”因此,把曹彬当作心腹大臣,委以重任。(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附言】

曹彬的可贵不仅是待人真诚,不势利,不相欺;更可敬的是公私分明,私客不用公酒,毫不含糊。小处见大,难怪宋太祖能委以重任。

赵孝身为官僚,心怀布衣

赵孝,东汉人,字长平。曾拜谏议大夫,迁卫尉。

赵孝因为父亲赵普是田禾将军的缘故,所以被任命为侍郎。赵孝每次请假回家,都是穿着朴素的衣服,亲自挑着担子。有一次,他从长安返回,想在邮亭休息。邮亭的负责人,早已听说赵孝要经过这里,特意把住所整理得干干净净,等待赵孝前来。

赵孝到达邮亭,没有说自己的名字,邮亭的长官不予接纳。还问他说:“田禾将军赵普的儿子从长安来,什么时候能到呢?”赵孝说:“不久就到了。”

于是,赵孝就迅速离开了这里。(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附言】

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司空见怪,习以为常。但在赵孝看来,常而非理,自己本是百姓子孙,为百姓所养,为百姓所育,有何资格高于百姓,优于百姓?只有心系百姓,才能为百姓所容。赵孝迅速离开这里就是为了保持普通百姓的身份,以免玷污了平凡而纯正的灵魂。

古人云:“人但知涤其器,而不知涤其心。”洗净器物容易,洗心使良心不受污染,就难;所以首先要保持心灵不受污渠。

清贫者的胸怀

唐顺之,字应德,号荆川,明朝时的武进(今江苏常州)人,嘉靖八年(1529年)会试第一。平倭寇有功,官至右都御史、凤阳巡抚。有《荆川先生文集》传世。

唐顺之在年少时,就讨厌奢侈和浪费。不管夫人给他穿上多么合适、漂亮的衣服,他穿上后,就羞于出门。他的衣服大都是旧的,后来虽然当了官,可是连一件用苎麻布制的衣服也没有。在家里,他就穿一件用黑布做的衣服,已经穿了十多年了。

在城郊和乡下来往时,他只坐一艘小船,盘腿坐在上面,看见他的人,不知道他身居高官,常常侮辱他。

他家的床铺就是一块大的门板,冬天冷了,就在上面放置些柴草取暖。有个姓怀的老人,看到这种情况,忍不住流下泪来,买了一张床送给他,他才有床可睡。但是仍然没有厚点的被褥,有一次,他病得厉害,就从熟识的人家,借来一床软褥子,病好之后,立即把褥子还给了人家。(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附言】

明朝唐顺之,官至巡抚,却没有一张正式的床,病重时还得借用别人的褥子。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但这又是真实的历史。他这种严于律己操守,几乎到了苛刻自己的境界,确实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无声色之娱的寇准

寇准做枢密院学士时,皇上赏给很多绢帛。寇准的奶妈哭着说:“你妈妈去世时,想弄点细绢做个被子,却没能弄到,哪里知道今天会有这么多绢帛啊!”寇准听后痛哭起来,于是把屋里的金银财宝绢帛,全部分给、赒济了别人。

寇准对外人非常大方,对自己则十分节省,更对歌舞女色,没有爱好。卧室里只有一个黑色的帐幕,已经用了二十多年了。偶有破损时,就叫人补好。有人用西汉公孙弘装穷的事,奚落寇准;寇准回答说:“公孙弘那是欺世盗名,我是一片赤诚。我自己节约一点,不求名利,对别人又有什么害处呢?”奚落的人,感到很羞愧。(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附言】

得到皇上的赏赐,本来是件大喜事,却令寇准的奶妈,想起了过去的艰苦。寇准也能举一反三,随即将财帛分给了别人,这是难能可贵的高尚品德,又何惧别人奚落讽刺。俗话讲:“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什么人(仁儿)都有。”咱们别放在心,各行其道可也!

王夷甫设法治妻

王夷甫的夫人是郭泰宁的女儿,没有才能却性情暴烈,喜欢聚敛财物,贪得无厌,而且还干预朝政。王夷甫很担心她这样会带来灾祸,但又制止不了她。当时,他们的同乡人、幽州刺史李阳,是京都大侠,郭氏很怕他。王夷甫就多次用此人吓她,说:“不只我说你不能这样做,李阳也说你不能这样做!”

郭氏听后,果然害怕。从此以后,她的坏作风,才稍有收敛。(刘义庆《世说新语》)

【附言】

都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会有一个坚强的女人。”其实,一个贪官的背后,也一定会有一个贪婪的女人。对于“聚敛无厌,干预人事”的妻子,如果自己无力禁止,也应学学王夷甫,借外力而治之。绝不能放任自流,姑息迁就。

刘大夏不走后门

刘大夏从户部侍郎任上休假回家,在祖坟旁边,搭了一座草房,在里面读书,而且做《东山赋》以明其志:“平生不通请托(不拉关系,不走后门),薄田仅供衣食。”邻里中有人肆意侵夺他的财产,他也不管,不与他们相争。

刘大夏说:“财产必须自己务农经商去挣,凡是花了力气挣来的东西,才能安心地用,其余不费力得来的财物,终究不是自己的,子孙们也不把它们看得很重,更何况用不正当的手段,将公家的财产,据为己有呢?”后来,刘大夏又被起用为兵部尚书。回乡后,仍然居住在草堂里,并且又做了《东山后赋》,每天戴着斗笠,骑一头毛驴,游玩于山水之间。(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附言】

辛劳而获,心情舒坦;不劳而获,终非己有;不贪不占,心安理得。”

“平生不通请托,薄田仅供衣食。”刘大夏的《东山赋》表明了他的淡泊与潇洒。他是个有着清风道骨的高尚之士,故而为人所景仰。@*

评论
2014-05-24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