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神游】沉浮几翻繁华地 心中一卷道德言

文/宋紫凤

《道德经》有云“水利万物而不争”——薄姬郑重地捧起经卷,她希望自己能如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482
【字号】    
   标签: tags: ,

人的命天注定。信也不信,由你;是也不是,交由历史评说。

公元前二百多年的秦末,在魏地有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一位姓薄,其母是魏王宗室之女。时逢二世无道,群雄并起,魏国旧宗室也起兵叛秦。公子魏豹被立为魏王,而薄姬则被母亲带入魏宫。另一个女子姓吕名雉。吕雉长到成年时,其父吕公与人结怨,为了躲避仇家不得不举家离开魏地,往投与他私交甚好的沛县县令。

其先,薄母曾请天下闻名的女相师许负为女儿相面,许负说此女当生天子,薄母闻言大喜。而吕雉的父亲亦以长于相术而颇有名气。他说吕雉有大贵之相,一心要把吕雉嫁给贵人。

公元前206年,项羽大封天下,十八诸侯并立,此时的薄姬早已贵为魏王妃,而吕雉则因其夫刘邦被封为汉王亦得妻以夫贵。

然而好景不长。公元前205年的仲夏,汉王刘邦在彭城被项羽打得惨败,吕雉被楚军掳走,成了随时可能被项羽投之鼎镬的人质。而刘邦的盟友魏王豹也见风转舵。魏豹知许负曾为薄姬相面,说她将生天子,常常暗自揣度:莫非自己将为天子,不然,薄姬生子如何得做天子。如果自己将做天子,此时又何必依附刘邦,屈居人下。于是趁刘邦新败,叛汉而去。结果,却被汉军大将韩信平灭,魏豹被活捉,薄姬则被送入汉营织室,魏国王妃一夜间成了织工与奴婢。

两个来自魏地的女子,彼此的命运如此相彷,彼此的轨迹若即若离。两年后,楚汉休兵,中分天下,薄姬与吕雉终于因缘际会于关中的栎阳汉宫。

原来薄姬在汉营做织工不久,即被刘邦收入后宫。只是这位薄姬,性情实在清淡,她喜读黄老之书,整日深居简出,少与人交往,如果没有人提到她的名字,连刘邦都想不起来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至于吕雉,则因楚汉休兵,才得放归,可谓九死一生。

而此刻栎阳宫中还有一位来自定陶的戚姬,只是她少居宫中,常常随刘邦出征。戚姬长袖善舞,在前方的大帐中,空旷的沙场前,戚姬曳地的鲛绡,如雾如烟。

光阴荏苒,从栎阳宫到洛阳南宫,再到长乐宫,薄姬走过了一个驿站又一个驿站,无论走到哪里,她都如同浮世中的过客。陪伴她的是唯一的儿子刘恒,还有案头的一卷《道德经》,其中的文字,薄姬早已熟读成诵。有时她凭窗而望,见连甍飞栋,雕栏玉碣,却想到:书中的那一句“金玉满堂,莫之能守”说的就是这里吧?

而当薄姬常常凝神作如是之想的时候,戚姬则常在刘邦耳边哭诉,请立自己的儿子如意为太子。吕雉则每每枯坐长信殿中,满脑子挥之不去的是戚姬的巧笑,妒嫉如一棵毒草,在心中疯长,令她因嫉生恨,令她惴惴不安,令她想到夺权自保。

公元前196年,吕雉谋害了汉朝第一功臣淮阴侯韩信,一个月后,又谋害了梁王彭越,继之逼反了九江王英布。汉朝一统刚刚形成的太平之局被吕雉打破,一时间人人自危,叛乱迭起。而刘邦则在讨伐英布的战争中为流矢所中,数月后死于非命。——妒嫉是一剂毒药,虽然更多时候,它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但如果适逢其时,也未必不是一段乱世肇端的因由。

公元前195年的五月,孝惠太子登基,长乐宫中,吕雉听到未央宫传来群臣们山呼万岁的声音,心中感慨万千,此时她虽身为太后,位极至尊,而心中多年蓄积的妒火却并未因此得以暂熄。很快戚夫人被掖庭带走,狭长的永巷成了她的不归路,其余诸姬凡曾得宠一时的,也都被幽禁宫中。

代王刘恒自幼得到母亲薄姬的教诲,深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素素/大纪元)
代王刘恒自幼得到母亲薄姬的教诲,深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素素/大纪元)

而薄姬的宫中却静悄悄的,似乎永远不会被风浪波及。她就要跟随儿子代王恒去边远的代地。常常被人遗忘的薄姬此刻令众人羡慕不已,人们奇怪,为何吕雉的妒嫉在薄姬的面前总是无从发作,却想不到,此中的答案就写在那卷《道德经》中。《道德经》有云“水利万物而不争”——薄姬郑重地捧起经卷,她希望自己能如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薄姬走了,简简单单的,如同长信殿前吹过的秋风。在吕雉的眼中,薄姬甚至是愚笨的,却不知在薄姬的眼中,吕雉坐人间火宅日夜炙烤而不觉其苦,才是真正可怕的愚迷。

在遥远的代国,薄姬被尊为薄太后,而她的生活却与在长安时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每日焚香,敬读黄老。代王刘恒白天勤于国政,早晚前来请安,日日如此,寒暑不误。有时薄太后偶染微恙,刘恒则陪伴身边,亲自服侍,母子间俨如小户人家的温馨。

七年后的一天,中朝传来孝惠帝驾崩的噩耗。天性仁弱的孝惠帝不满母后吕雉的妒嫉,更为她鸩杀如意,残彘戚姬的暴行而背负了巨大的罪恶感,不能自拔,仅仅二十三岁就在病塌之上撒手人寰。吕雉放声哀哭,却不明白是自己的妒嫉害死了孝惠。

孝惠帝走了,吕后临朝称制,为了制约刘姓王,她将自己的两个侄女嫁给了赵王友与赵王恢,而这两个侄女竟同吕雉一样善妒。刘友的这位吕王后因为妒忌他姬,竟到吕雉面前进谗言,刘友被吕后派兵围守,饥饿而死。刘恢的这位吕王后,妒忌跋扈,终使刘恢幽愤而死。

赵王友死后,发生了日食,白日昏如冥界。吕雉心知自己作恶太甚,不禁有些后怕,她望天而叹: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汉文帝即位后,薄太后便一病三年不起,文帝尽心尽力在床前照顾,几乎没有很好地睡过一觉。(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这一年的秋天,代王宫中来了中朝使臣,原来吕后想请代王去做赵王。代王刘恒自幼得到母亲薄姬的教诲,深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道理,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乱世,他既不羡慕赵地的繁华,更想远离权利的纷争,于是婉言谢绝了使臣,表示宁愿身处边地,随遇而安。

第二年,吕雉白日见物如苍犬,一病不起,命人卜之,云是赵王如意为崇,数月后吕雉病死,随后,吕氏全族因为吕雉的作恶与用事而被株连。

又值秋天,薄姬回到了长安,回到了她熟悉的长乐宫。她凭栏望去,又见承霄之阙,光碧之堂,一切都与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儿子刘恒被拥立为天子,是为汉文帝。刘恒登基的这天,薄姬想起了许负,许负说“此女当生天子”——果然其言不虚。而文帝也与母亲一样清淡尚道,他恭俭仁让,与民休息,结束了汉初的乱局,开创了淳朴而清宁的新朝气象。

赞曰:
死生有命数在天,
富贵无常若云烟。
沉浮几番繁华地,
心中一卷道德言。
冷眼世人多愚迷,
更焚嫉火苦相煎。
愿将此身作风信,
东也翩跹,
西也翩跹。#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历史上,汉朝出了几位贤德的君主,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就是其中之一。文帝刘恒,高祖时期被封在代地称代王。公元前180年,在专权的吕后去世后,大臣们诛灭了吕氏外戚,并拥立刘恒为天子,后被谥为“文帝”。
  • 几千年来“缇萦救父”的孝义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公元前167年,缇萦的父亲被有权势之人诬陷告发,地方官吏判他有罪,要处肉刑,当时的肉刑有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等形式。缇萦上书汉文帝,为父亲求情,文章情辞恳切,打动了汉文帝,使其废除了残忍的肉刑,缇萦的父亲因此得救。
  • 间者数年比不登(农产连年歉收),又有水旱疾疫之灾,朕甚忧之。 愚而不明,未达其咎(我愚眛无知,不明白其过失原因)。
  • 古人认为,“道”生万物而赋予万物具备了“德”,故道尊而德贵,倡导“以德配天”、“以德治世”等。中国历史上出现了许多有名的“治世”,“文景之治”就是其中之一。文景,就是汉文帝和汉景帝,文景时期,仁风德政,国家政治清明,社会繁荣,百姓祥和而太平。
  • 当初,汉文帝朝中,有个宠臣,叫做邓通。出则随辇,寝则同榻,恩幸无比。其时,有个神相许负,相那邓通之面,有纵理纹入口,必当穷饿而死。
  • 汉文帝元年,齐、楚两地二十九座山同一天山崩,发大水。汉文帝命令各郡国,不必进献贡品,施恩惠于天下,远近都欢乐和洽…
  • 有一天,汉文帝乘着漂亮的宫车,在京城里漫游,路过郎署的时候,看见有个老人在迎接他,一问知道他是冯唐,两人热乎地说起话来。
  • 西汉的缇萦上书救父,汉文帝感之惠及天下,废除了肉刑。今天的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支持,帮助当代缇萦完成她救父的心愿。愿每一个善良的人,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去帮助钟爱,帮助钟先生。每一份签名、每一个声音,都会让 钟先生回家的路近一点。帮助良善,就是抑制邪恶,就是帮助我们自己,给我们自己营造一个安全的社会。
  • 在中国数千多年历史长河中,先后出现过几个最好的历史时期,即西周成王、康王时期的“成康之治”;西汉文帝、景帝时期的“文景之治”;唐代太宗时期的“贞观之治”和玄宗时期的“开元之治”,明代永乐、宣德之时的“永宣之治”和清代康熙帝、雍正帝、乾隆帝时期的“康雍乾之治”,史称“盛世”...
  • 据《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记载:汉文帝(刘恒,汉高祖刘邦第四子)在举行祭祀后召见贾谊。深宫夜静,灯影昏昏,向贾谊询问鬼神之事:贾谊低声絮语、绘声绘色;汉文帝聚精会神、侧耳倾听,君臣两人在“宣室”秉烛长谈。因为谈得投机和兴奋,汉文帝全然忘却自己本应高高在上的君主身份,降尊纾贵,不知不觉间数移座席,双膝一次次靠近贾谊。汉文帝深为贾谊的高见所折服,说:“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