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国小人物令曾国藩甘愿“低头一拜”

作者:杜若

清 曾国荃湘军攻克金陵之役及克复金陵图。(公有领域)

  人气: 3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攻打南京获胜。因其立下军功,受到朝廷封赏。但也因曾氏兄弟主掌大权,手握重兵,遭到一些大臣的猜忌。

大清同治三年(1864年)八月,曾国荃四十一岁之际,曾国藩赠予他十三首组诗。其中第十首是:

“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

(节录自《沅圃弟四十一初度》)

曾国藩肖像。(公有领域)

诗文大意是:对于位高权重之人,往往他的左边陈列着钟鼎铭记的功勋,右边则是诽谤他的状书。人间随处变幻莫测,那些看不见的风险,此起彼伏就像算数上的加减乘除,没有定数。曾国藩建议弟弟要像屠羊说一样低调做人,对功名之事谨慎谦让。人间万事就像天上的浮云,最终都会一消而散。

曾国藩的四个兄弟,左起曾国潢、曾国华、曾国荃、曾国葆。(Huangdan2060/Wikimedia Commons)

曾诗所言“低头一拜屠羊说”,这位屠羊说是楚国的一位小人物,从事屠宰工作,是《庄子‧让王》中讲到的人物之一。

春秋时期,楚平王听信费无忌谗言,杀了伍奢、伍尚父子。伍奢的另一个儿子伍子胥连夜逃脱,辗转来到吴国,成为吴王的重臣。为了报父兄之仇,伍子胥带领吴军攻打楚国。此时楚平王已死,其子楚昭王在位。楚军难敌大军,昭王丧失国土,逃往随、郑二国。从事屠宰工作的屠羊说(音月)也跟随国君逃亡在外。

楚国大夫申包胥到秦国求援,秦哀公出兵助楚,后楚昭王返回郢都。凡是曾经和他共患难,不离他左右的臣子,昭王想重重地赏赐他们。

轮到赏赐屠羊说时,屠羊说拒绝了。他说:“大王丧失国土,我也失去了宰羊的工作;如今大王返回楚国,我也可以重操旧业。有了工作,臣的报酬也得以恢复,还要接受什么赏赐呢?”

楚昭王下令,强制他接受赏赐。屠羊说还是拒绝了,他回复道:“大王失去国家,不是为臣的罪过,所以我不敢坐以待毙,等着被敌人杀害;大王返回楚国,也不是为臣的功劳,所以我也不敢接受赏赐。”于是昭王想亲自接见他。

屠羊说再一次拒绝了,他这样回答:“按照楚国之法,凡是立下大功之人,必定在接受重赏之后,才能享有国君亲自接见的礼遇。如今,我的才智不足以保全国家,勇武也不足以消除敌寇。吴军进攻郢都,我因为害怕而躲避敌军,所以并不是我有意追随大王逃亡在外。如今大王想要废弃国法,违背条约接见我,这可不是臣想闻名于天下啊!”

楚昭王对将军司马子綦(也作司马子期)说:“屠羊说虽然身居卑贱,但他讲述的道理很深刻。”于是请司马将军代楚王以三卿之位延请他。

屠羊说知道之后,依然不愿意接受高官厚禄。他知道三卿的地位和俸禄,远远比他在屠宰作坊要高贵得多。但他不愿意为了贪婪高官厚禄,就损害国君的英明,使国君背负滥赏的名声。到最后,这个被楚王尊敬的小人物始终都没有接受封赏。

屠羊说虽然身份卑微,但心胸旷达,不慕名利,令当时的楚王和后世的大清名臣感佩不已,甘愿“低头一拜”,向千年前的贤者致以敬意。@*#

(据《庄子‧让王》)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春秋时代的宋襄公备受争议。他与楚国交战,因坚持战争礼仪被楚军大败,自己身负重伤第二年去世。精于阴谋阳谋的毛泽东骂他“蠢猪似的仁义”,在大陆教科书中他被嘲笑批判;可孟子、董仲舒、司马迁等大儒却盛赞宋襄公,把他列为春秋五霸之一。
  • 把那些蜂蝶们竞相追逐的热闹轻轻让出来,直退到“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里,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 …
  • 在中共出于政治需要而大力批判传统文化的灌输教育下,许多中国人对于古代中国历史文化、古语的认知都被扭曲,比如对于耳熟能详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理解就是“普天之下的土地都是君王的,四海之内的大臣也都是君王的臣下”。也因此,这两句也成为了中共批判儒家有“家天下”、“国家为君王的私有财产”理念的直接证据,成为了批判“封建社会”、迷惑民众的重要说辞。
  • 这不是简单的爱情故事,这是神仙伴侣……小女儿与夫婿乘龙驾凤,双双升天而去,留在人间的父亲惘然叹息:“神仙的事,真的有啊!”
  • 上古五帝时期就有了高等教育,当时的教育场所叫“成均”,虞舜时称为“上庠”,夏朝时称为“东序”,商代时称为“右学”,周代时名为“东胶”。西周时已经出现了“太学”的说法;从汉代开始,“太学”成为国家在京师所设大学的正式名称。
  • 回溯一百多年前,一览清朝末年的小学国文课本,对孩子的教育,注重仁义礼仪,处处敬人为先,这样的教育内容非常亮眼。这些基本的礼仪和伦理,均是效法圣贤爱人之道,教育小孩在家为孝子,在外为君子。从小在孩子心里种下作正人君子的种子。这样的传统教育,才是华夏的风骨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