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文鞭影》六鱼(4):管宁割席 和峤专车

正见神传文化编辑小组
回乡后,管宁都跪坐在一木榻上,五十余年中都没有箕踞而坐。木榻上膝头的位置因为摩擦而洞穿。图为明 沈周涤斋图。(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原文】

guǎn níng gē xí ,hé qiáo zhuān chē 。
管宁割席,和峤专车。

ㄍㄨㄢˇ ㄋㄧㄥˊ ㄍㄜ ㄒㄧˊ,ㄏㄜˊ ㄐㄧㄠˋ ㄓㄨㄢ ㄔㄜ。
管宁割席,和峤专车。

【注释】

(1)管宁:字幼安,东汉末年北海朱虚(今山东临朐)人。管仲的后代,为人博学多闻,笃志好学。
(2)和峤:字长舆,西晋汝南西平(今河南西平)人。

【语译】

管宁因为好友华歆不能完全无视于权位利禄的存在,所以割席与之绝交。和峤鄙视荀勖的为人,不愿与之同车,于是自行乘坐专车入朝。

【人物故事】

管宁

管宁、华歆是一同读书的好友。有一天,他们一起在菜园中锄地耕作,看见地上有一小片金片,管宁不加理会,继续举起锄头锄地,就跟除掉瓦块石头一般;华歆却捡起金片看了一看再扔掉。还有一次,两人同坐在一张席上读书,有达官贵人的座车从门前经过,管宁照常读书,华歆却丢下书本跑出去看。管宁于是割开席子,将座位分开,对华歆说:“你不是我的朋友。”(《世说新语․德行》)

管宁割席。(清玉/大纪元)

管宁家贫,十六岁时父亲去世,亲戚送来丧葬所需的物品,他推辞不肯接受,坚持要自己独立处理丧殓事宜。管宁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有人劝他再娶,他说:“每每省视曾子、王骏的言论时,心里常常赞赏他们,怎么可以自己遭遇问题时却违背本心呢?”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管宁避乱辽东,讲学著述,不问政事,颇得当时人的敬重。管宁在辽东住了三十年,因中原局势逐渐安定,才又回到故乡。管宁回乡时,船行江中突遇暴风,深夜时分,四周一片漆黑,慌乱中正愁找不到可以躲避暴风雨的地方,突然望见一片火光,船家于是朝着火光驶去,船泊靠在一座小岛,安然无恙地躲过了暴风雨的侵袭。天亮后,他们发现这是一座无人岛,并无火燃烧东西的痕迹。

回乡后,管宁常年跪坐在一木榻上,五十余年中都没有箕踞(张开双腿而坐,被视为是一种轻慢无礼的坐姿)而坐,木榻上膝头的位置因为摩擦而洞穿。由此可知他律己甚严。在华歆的推荐下,魏文帝、魏明帝曾多次下诏征命,但管宁都没有应命。(《三国志․魏书․管宁传》)

和峤

和峤年少时有气度,颇负盛名。担任颖川太守时,为政清廉简约,甚得百姓爱戴。晋武帝十分器重他,任命为中书令。晋朝时中书监与中书令常常同乘一车入朝。当时荀勖任中书监,和峤一向轻视他的为人,不愿与之同车,于是便独自乘坐专车。

太子(晋惠帝)生性愚痴,不受训诫,有一次和峤侍立武帝身旁,便委婉地说:“皇太子有淳厚古朴之风,但末世多伪诈,恐怕不能处理陛下的家事。”武帝听完后,默默不说话。后来,和峤与荀顗、荀勖同侍,武帝说:“太子最近入朝,好像比较进步,你们试着去观察一下。”回来之后,荀顗、荀勖都称赞太子明识弘雅。和峤回答:“太子的资质一如往常。”( 《晋书․和峤传》、《世说新语․方正》)

──转自正见网

(点阅【龙文鞭影】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