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了小妾赶走母亲 他却这样对待异母弟弟

作者:杜若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Fotolia)

  人气: 10824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与人之间相处,其实就是一个心字。心对了,外界的环境看似难堪,而通透的心路终使人峰回路转。清朝康熙年间,有一人官期届满,带母亲回到家,发现父亲已经另娶了一个小妾,还生下孩子。此人的父亲非要休掉正妻,即他的母亲。面对家庭变故,他是如何做的呢?

李中德的父亲是京师东城骁骑校(官名)。康熙十二年,李父随大军征伐,进入闽地。康熙十三年,李中德在陕西任参军,于是携带亲属进入秦地。此人通晓满汉双语,也很会写诗,很有才华。待任期届满,他偕母亲一起回到家,才发现家里境况已经大变。

原来李父已经从闽地回来了,不仅娶了一个小妾,还生下一个儿子。李父担心结发妻子回来后,会使小妾不高兴,于是不许她们相见,并且还想休掉妻子。

李中德跪在地上哭着恳求父亲,“我的母亲从少年时期,就跟随大人入关,服侍您梳洗于鞍马之间,为您烧火做饭,缝缝补补于锋镝之下。一路走来,尝尽艰辛,历尽艰险。如今母亲头发已经花白,身为人子我有幸获得一官半职,以微薄的俸禄供养母亲,以为我们一家很快就会团圆了,为此还欣喜庆贺。母亲贤淑,父亲大人全都知道,而且七条休妻的条件,母亲一样也没有犯。您于心何忍,在中途抛弃母亲呢!母亲孤苦年迈,又该依靠谁?母亲只生下我这一个儿子,不要使我中断对母亲的赡养。”话还没说完,李中德以头抢地,以致血流如注,沾满衣衫。但是心肠狠硬的李父终是不听。李中德再次恳请,是否能让母亲住在李宅的其它屋舍,李父依然不同意。

李中德想到,为赡养母亲而离弃父亲,也不是人子所为之事。于是在京城东直门外,悄悄地修造屋舍,作为母亲的安居之地,又雇用一个老妇和一个小僮,侍奉母亲的饮食起居。

每天,李中德在宫中当值结束后,侍奉父亲,视膳问寝,几乎没有流露出倦容。平日与几个异母的弟弟们欢笑如常。

如果遇到合适的机会,李中德就悄悄地到母亲的住处,嘘寒问暖,安慰母亲,也不让父亲察觉。所以父亲始终不知道内情。如此过了六年。

后来,李父罹患重疾,眼看着他时日无多,李中德就告诉父亲,可把母亲接回来,见上最后一面。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弥留之际,李父深自忏悔,伴着悔恨的眼泪,李父永久地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小妾也去世了,留下四个还未成年的儿子。

李母并不记恨念恶,将小妾的四子视如己出,李中德也一同抚养他们,待之犹如一母同胞的兄弟,并为他们请老师加以训导。后来,因家人逐渐增多,不能再逐一去请塾师教导,于是李中德在家自开“学堂”,由他担任学堂老师,教育同父异母的弟弟们,为其讲解诵读,毫无懈怠。

《觚賸续编》的作者钮琇说,有一次他经过李宅家门,听到琅琅的读书声,从院内传来。异母弟弟们所穿的衣服,一年四季都准备得很齐全,冬有裘衣,夏有葛衣。而李中德的亲子已六岁,也在家塾中,但是却穿着短襦破鞋而已。

为此钮琇感慨,李中德遭逢人伦变故,然而他孝养父亲,护养异母弟弟,并没有因一些变故而改变他的心中的坚持,真可谓贤者啊!@*#

(据《觚賸续编》卷二)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成都城内的官员和老百姓知道后都说:“灵池县的朱真人(注)专门到周元裕家请他画像!”此后,来请他画真人仙容的人多得都快把他家的门都挤满了。
  • 韩瑞龙走到郑屠铺前见灯火通明就喊着要买猪头,但铺里灯光却忽然不见,等了半响也不见回应,刚一转身走回几步路,却又听见郑屠门响,匆忙回去买了郑屠用布包好的“猪头”,提往家里去了。不料不多时,有些累乏的韩生恰迎面遇上的巡更人。见他气喘吁吁的两手捧着带血布包,便拦下查询。没想到布包之内并不是什么猪头,却是“一颗血淋淋发髻蓬松女子人头”。吓得韩生魂飞魄散,也被押解到了县衙。
  • 中国画 太平春市图
    独子学业无成,为人也颇为荒诞不经,行事骄横。因其持家无道,致使家道逐渐败落,做什么事都不顺遂,处处碰壁。尽管如此,他依然我行我素,放纵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顾忌。
  • 包公想到刚才做的梦,蝴蝶坠入蛛网,大蝴蝶而救,等到第三个小蝴蝶坠入罗网,大蝴蝶扬长飞去。原来,上天预先示现征兆,使他明白此事,让他来救王母的第三子。
  • 郭擦把药送给富人。富人吃下药丸,即时痊愈,很是灵验。富人很守信用,真的供给郭家三口终生衣食所需。人们不禁感叹,郭擦一念孝悌感动天地,所以能遇到神仙,享受这些福分。一个乞丐尚且能孝敬双亲,关爱手足,寻常百姓同样也能济助他人,累积福德吧。
  • 宋宁宗庆元二年(1196年),南康船师陈太从建康来。他向南康户曹张子温说起一件事,丝帛庄主人周翁的长子极其不孝,常常酗酒烂醉,逞凶斗狠,他每次闹酒疯,周翁都会惊恐不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