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九老图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8日讯】
宋 作者不详
香山九老图 册
绢 设色
23.8 x 24.8公分

唐朝诗人白居易在故居香山(今河南洛阳龙门山之东)与八位耆老集会、燕乐。当时白居易为了纪念这样的集会,曾请画师将九老及当时的活动描绘下来,这就是“香山九老图”的由来。后人思慕这段风雅韵事,因而产生了许多描绘老贤者们燕集的作品。

  在这件作品里,三株分立的巨松与两列平行的坡石,将画面纵、横切隔为数个区块,有如窗格一般,构图颇有奇趣。九老们徜徉在绿意盎然的松竹林园间:有的围坐石桌旁聚精会神的下棋;有的相偕在林中漫游;其中一老醉意薰然,边走还边手舞足蹈,模样滑稽有趣;还有二老在展卷观赏书法,其后还可见小书僮捧着几卷作品赶来。整个燕集活动繁多,场面愉悦而又热闹。九老们多头戴东坡帽,身着士人装,虽然面蓄长须,但神容看来相当健朗,丝毫没有龙钟老态。

  这件“香山九老图”上没有作者款印,旧传为宋人所作。作品设色古雅,人物衣纹及树石的线条都相当遒劲,松、石的表现尤其精到不俗,是南宋册页画中的精品。

香山九老故事,据《新唐书.白居易传》:“(居易)东都所居履道里,疏沼种树,构石香山,凿八节滩,自号醉吟先生,为之传。……尝与胡杲、吉旼、郑据、刘真、卢真、张浑、狄兼谟、庐贞燕集,皆高年不事者,人慕之,绘为九老图。”

  院藏宋刘松年(活动于公元1174-1224年)“九老图”卷拖尾题跋郑所南(1241-1318)录:“会昌五年(845)三月二十四日。胡、吉、刘、郑、卢、张等六贤皆多寿,余亦次焉。于东都履道坊敝居合齿之会。七老相顾既醉且欢,静而思之此会希有,因各赋七言诗一章以记之,或传之好事者。其年夏又有二老,年貌绝伦,同归故乡亦来斯会,续命书姓名年齿,写其形貌附于图右。仍以一绝赠之云:‘雪作须眉云作衣,辽东华表暮庆归;一鹤尤稀有何幸,今逢两令感当时。’”此段文字按文意,当为白居易所写〈九老诗序〉。白居易(772-846),太原人。字乐天,元和(806-820)进士,迁左拾遗,出为江州司马,历刺杭、苏二州。文宗立,迁刑部侍郎。会昌间,以刑部尚书致仕。白居易文章精切,诗亦平易近人,与诗人元稹(779-831)齐名,时称元白。晚年归居香山。香山在河南省洛阳县南龙门山之东,与诗僧如满结香火社,自号香山居士。又按:唐会昌中,胡、吉、刘、郑、卢、张等六贤皆多寿,与范阳真僧如满,洛中遗老李元爽,共于白居易所居东都履道坊,合尚齿之会,各为歌诗以记其盛。白居易在洛,与高年者八人游,八老之中除了六贤,另二老有云狄兼谟与卢真,亦有云僧如满与遗老李元爽,总之白居易与高年者八人游,时人慕之,称为“九老”,并绘图传于世。至宋代,洛中士大夫老而贤者,因慕白居易其志趣高逸,乃于韩公富弼之第,置酒相乐,并图形及赋诗,时人谓“洛阳耆英会”,遂又有“耆英会图”传于世。

  是幅“香山九老”为纨扇形册页,绢本设色画。画幅中巨松一株,使画面中分为二。幅右二老神情专注,闲坐石桌左右两端对奕,一老者悠闲居中坐观,童子则持扇侍立。幅左六人,一老者戴花舞踊,动作十分灵活有趣;另三老者神情优雅,且行且语于舞者前后,二童子,一手捧囊物,一手持卷轴随侍在后。上方巨松又将景分为前后,坡石后二老共持一卷,相互观赏,一童子手捧画卷自竹林间来。画幅为扁圆形,布局甚奇特,设色古雅。画松与李唐“万壑松风”可以相连。人物画法古拙,脸部表情写实而传神,双眼用墨点珠,乃早期人物画法。通幅人物衣纹树石,线条遒劲自然,笔力老健。尤其画石极好,石上并有些许苔点,为南宋山水画一新作风。是幅册页,不论构图与笔墨,均为南宋册页画中之精品。画无款印,亦无签题,旧作宋无款“香山九老”,观其画风近似南宋刘松年。或者可能就是刘松年真迹。

  是册所绘内容与院藏宋刘松年“九老图”卷完全相同,所不同是册页为纨扇圆形,因画幅小,构图必需紧凑上下安排布局,手卷则将册页构图全部平行横排,中间以山石泉瀑松竹点缀,使其画幅增长。此卷笔墨流畅,设色清新,人物亦生动自然,完全刘松年作风。然笔墨技法比刘松年时代要晚,是一张很认真很忠实的明仿刘松年“九老图”摹本。二幅同观,极易分辨时代与程度的差距。

(胡赛兰)

转载于台弯国立故宫博物院
“国立故宫博物院 著作权所有 Copyright @ National Palace Museum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没(音同“墨”)骨,是一种中国画技法。“没”可解释为“没有”,而“骨”字,一般中国画常以墨线勾边,当成描绘物像基础和骨架,所以“没骨”画法,就是指舍弃了墨线的骨架,而直接用彩色画出物像的画法。
  • 图为唐 韩干《牧马图》。(公有领域)
    “唐朝画马谁第一?韩干妙出曹将军。”在韩干之前的画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画古籍赞赏韩干画马“独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韩干是怎样做到的呢?看韩干的两幅名画《牧马图》、《夜照白图》和两个小故事。
  • 张僧繇平日是手不离笔,把夜晚当作白天,日以继夜地努力作画,而且老也不觉疲倦,很长一段时间中,他都不得闲。因为他这么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画道、释、人物、龙、马等,无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轴画和壁画。他与顾恺之、陆探微以及唐代的吴道子并称为“画家四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