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日記(53)

大陸讀者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哈爾濱市第一看守所

———2008年10月15日———

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下,我又度過了一周,我越發感覺前景的暗淡。管教喊我名字的時候,還沒輪到我洗臉,每次都是最後的一個。我機械地走出囚禁了一個月的監房,有人給我戴上手銬,命令我坐進鐵椅子裡。我的提審都有管教作陪,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折磨,我的腦子什麼也想不起來,什麼也記不住了。

一個女人首先開口:「非暴力不合作的甘地,他跟那些刑事犯太不一樣了!」我看了她一眼,整理了一下邋遢的衣著,可能是管教描述了我的獄中情況,她覺得我就是一個苦行僧式的人物。

她拿出稿紙預作記錄,正式的審訊開始,她問:「你知不知道把這些東西寫下來要觸犯法律?」

我回答:「我的行為不牽扯法律。」

封鎖言論自由是專制的一貫作風,建立網路的目的就是為了資訊的流通,網路是民主的天然同盟,網路論壇是一個各種意見交鋒的平台,不必保證每個人意見的正確性。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因言論罪是鉗民之口,共產黨政府對人民鉗制過分,只能激發起被壓迫者的同仇敵愾。

其實早在春秋時期論壇已經發達了,但是中國人處於一個意識封閉的社會,絕對禁止了現實和虛擬的論壇。即便可以表達一點意見,身邊也會出現一些鬼鬼祟祟的人,我從來不談及這類敏感話題,因為沒有人身安全的切實保障。

這個女人馬上變得非常嚴肅,聲音也變得強硬起來,她問:「在你處搜出了四本法輪功書籍,談談你對法輪功的認識?」

我答:「法輪功是一個純粹的修煉團體,完全不涉及政治,我只是被法輪功純正、高尚和無私的品質所感染,信仰自由是一項人類公認的基本人權。法輪功是一群真正帶動社會進步的人。」

她直視我的眼睛,問:「你是不是也信法輪功?」

我答:「我一直沒有練過法輪功。我有法輪功書籍不觸犯任何法律條款,即使我修煉法輪功也不觸犯法律條款。」

她說:「你受法輪功的影響很深,你應該去扭轉他們的思想。」

我答:「所有維護自身權利的中國人都是天然的同盟者。」

她轉換了一個話題:「你不繳納養老保險費是實踐你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嗎?」

我答:「我的所有思想都是非暴力的,對政府的抗議是合乎法治和理智的和平行為,共產黨隨進隨出的資金管理模式滿足了集團內部的私欲,對各種具有詐騙性質的收費和納稅,老百姓有權說不。」

我吃力地支撐起腦袋,好讓青腫的臉暴露在她目光下,我搶著說了一段:「我每天遭到毆打,身上都長了癤,我得不到家人的救治,你能幫我嗎?」

她臉色突變,用眼睛直愣愣地看著我說:「你要是跟刑事犯談民主,他們肯定把你揍死在裡面。」

我繼續搶話說:「我現在生命危險,能不能幫我向上反應?」

她漫不經心地翻弄了一下稿紙,給了一個專業的回絕:「你能拿出證據嗎?!」

我肯定是沒有證據的,這是一個基本常識。因為證據都在管教手裡,我是一個在押犯人,沒有取得任何證據的可能。

她很嫺熟地岔開了話題:「看來你也沒什麼朋友,像我有這麼多朋友,每天都在一起聚會,高興了喝點酒,那還有時間寫這個東西啊。」正說著話,她的朋友來了電話,她們盡情地聊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隨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去,我還在嘟囔:「讓王大夫先給我點外用藥唄!」我似乎是跟所有人在哀求這件事。此時,我的自尊、我的自信都化為了烏有。我想這是多麼渺茫的事情啊
  • 賈坤和「禿鷹」過來跟大傻談話,說清楚是因為我的事情造成的號裡鹹菜短缺,大家在這件事情上都得出力,以犧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換取多數人的利益
  • 我聽著這些宗教式的畸形的成功觀無言以對,還有人給我講過類似的課程,那個小子家住肇東,本人不學無術,整日吊兒郎當,憑藉其父輩共產黨官員的身份,每天都大肆盜取石油
  • 這裡都是精明人,把自己的東西管得分毫不差,看著眼前這些東西,我也很發愁,這些東西怎麼分呢,本來就是我的,怎麼應該給他們呢,不給呢還得挨打,給呢一個也不能少。
  • 我說話一直故意壓低了聲量,怕被語音監控聽到。但是還是被他們發現,不長時間之後,「610」就來了,他對賈坤說:「以後不讓他亂說話,粥給稀稀的,餓不死就行。」
  • 因為腦子不好使,我經常挨揍,賈坤沒事考我:「你說這個社會圍繞誰轉?」我搖搖頭,「梁子」在旁邊幫我回答:「員警。」
  • 「金寶」的老婆是財政廳的公務員,他本人開公司給別人開假發票,十幾年間積累的案值過億,是其中一個公司出事連帶翻了船。他僅僅被判了八年
  • 我失望地喊著:「救命!我不行了!」可是隔壁的員警根本沒有挪動屁股,賈坤非常專業地告訴我,攝像頭是照不到茅廁位置的,你喊管教也聽不見。
  • 「我不打針!」我重複著那句話,聲調不自覺地哆嗦起來。女護士昂首挺胸地走回來,臉上的一條橫肉還在晃動,針管像擲飛鏢般扎到我臂上。我看著賈坤,從他少有的慌張中,我猜測他可能知曉針管裡是什麼藥物。
  • 刁管教溜達過來,陰陽怪氣地說:「兩百元東西都給你了,這是特殊照顧你!」我連聲說:「謝謝您照顧!」其實,我的心裡實在氣憤,我沒有洗過臉、刷過牙、蓋過被子,經過十二天才給我送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