盪濁揚正氣 乾坤美名傳

作者 : 智真

頤和園長廊彩繪中描繪的鐵扇公主與孫悟空打鬥的場面。(公有領域)

  人氣: 433
【字號】    
   標籤: tags: ,

西遊記》是一部覺悟之書,講的是唐僧師徒四人去西天拜佛取經傳東土的故事,早已家喻戶曉,歷來為人們所傳頌。其中主要人物孫悟空正義、善良、智慧、勇敢,他忠心護師,全始全終;除惡揚善,明辨是非;堅心向道,矢志不移,一代英雄的真我本色與風采永遠留在了人們的腦海中。

孫悟空為東勝神洲傲來國花果山上一塊仙石,受「天真地秀,日精月華」孕育而生,一出世即「拜了四方,眼運金光,射沖斗府」,在花果山稱「美猴王」,「春採百花為飲食,夏尋諸果作生涯。秋收芋栗延時節,冬覓黃精度歲華」。

他一心求仙訪道,向菩提祖師學了十萬八千里的筋斗雲,七十二般變化,從龍宮得到了重約一萬三千五百斤、可大可小的如意金箍棒。鬧龍宮,闖幽冥、大鬧天宮,被佛祖壓在五行山下。孫悟空內心雖嚮往天宮和眾神,卻不悟只有修心和積累功德才是正道,不能擾亂上天的規矩和綱常。

書中寫道:「富貴功名,前緣分定,為人切莫欺心。正大光明,忠良善果彌深。些些狂妄天加譴,眼前不遇待時臨。問東君因甚,如今禍害相侵。只為心高圖罔極,不分上下亂規箴。」五行山下,孫悟空反思後悔悟,渴望修行、向善、成正果。因此當觀音菩薩勸善時,他馬上說:「我已知悔了,願保護唐僧西天取經。」正如書中所說:「若得英雄重展掙,他年奉佛上西方。」

唐僧是一位慈悲為懷、一身正氣的聖僧,立志拜佛求取真經以濟眾生,意志堅定,持之以恆。孫悟空拜唐僧為師後,忠心耿耿地保護他去西天取經,一路上降妖除魔。經過白虎嶺時,狡猾的白骨精三次幻化為人形要害唐僧,被孫悟空識破打殺,唐僧肉眼凡胎不識妖,誤以為他枉傷人命而念緊箍咒,孫悟空抱著寧可自己頭痛也不能讓妖精害了師父的心念,義無反顧地打死了妖精。

唐僧將其從身邊趕走時,他不忍離去,使分身法四方圍住唐僧使其受拜,「噙淚叩頭辭長老,含悲留意囑沙僧」。回花果山的途中經過東洋大海時,「想起了唐僧,止不住腮邊淚墜,停雲住步,良久方去」。在花果山,「身回水簾洞,心逐取經僧」。

在他離開後,唐僧又遭遇了黃袍妖怪,豬八戒赴花果山請他回去。二人回去再次經過東洋大海時,孫悟空說:「我下海淨淨身子,師父是愛乾淨的,我自從回來後,這幾日弄得身上有些妖精氣了。」他對師父敬重、真誠,心中時刻記掛著師父的安危和取經大業的成敗。

取經路上千難萬險,孫悟空從不畏懼退縮,始終充滿必勝的信念,勇往直前。經常對唐僧說:「師父放心!沒大事。……有我哩!」、「我這一去,就是東洋大海也趟開路,就是鐵裹銀山也撞開門!」對魔難既不害怕,又不掉以輕心。戰獨角兕大王,連戰一天一夜,越戰越強。戰六耳獼猴,至天宮、地府、西天,直至將其「一棒打死」。

即使被壓在三座山之下或被金鐃扣住時也從不氣餒,依然「氣象昂昂,聲音朗朗」,想方設法除妖。豬八戒稱讚他是個「鑽天入地,雷打火燒,下油鍋都不怕的好漢」。他火眼金睛善識妖魔,手持金箍棒,「全憑此棒保唐僧,天下妖魔都打遍」,見惡必除,除惡必盡。

孫悟空善惡明辨,對殘害人民的妖魔徹底清除,不留後患;對百姓眾生則扶危濟困,救人救徹。在烏雞國,他掃蕩妖魔,為民眾辨明邪正;在車遲國,他解救了那些受妖精誣陷迫害的僧人,並勸諫國王「莫信妖邪,從此敬佛也敬道」,僧人們都感動地說:「齊天大聖,神通廣大,專秉忠良之心,匡正伏惡,濟人危難。」過火燄山時,他不僅搧滅了火燄山保證唐僧西行,而且還特意連扇七七四十九扇,斷絕了火種,使風調雨順,為百姓謀福。在比丘國除妖,救了一千多個兒童的性命,人們稱讚他「有仁有義,專救人間災害」。

經過鳳仙郡時,孫悟空看到此地因連年亢旱,民事荒涼,就立即上天宮求雨,了解到因那裡郡侯不敬天地,上帝見罪,立有米山、麵山、黃金大鎖,直等此三事倒斷,才該下雨。但亦有善解,若有一念善慈驚動上天,那米、麵山即時就倒,鎖梃即時就斷。孫悟空回來告訴郡侯︰「你只有改過向善,敬奉神佛,感動上天,才會下雨。」郡侯聽後悔過自新,領著文武官員天天念佛向善,祭拜天地,滿城人民無一家一人不禮佛敬天,善聲盈耳。

所立兩座山都倒了,鎖鏈亦斷,上天普降甘霖。唐僧高興地對孫悟空說:「賢徒,這一場勸人歸善之善果,皆爾之功也。」沙僧說:「這場滂沱大雨,潤澤萬萬千千生靈!我也讚歎大師兄的法力通天,慈恩蓋地。」百姓們謝之不盡,孫悟空對百姓說:「福乃天賜。你等只一心向善,福自來爾!但只我們自今去後,保你郡人民年年風調雨順,歲歲雨順風調。」

唐僧師徒對佛理的堅定信仰和為了救人、濟世的慈悲心懷感動著後人,他們不為任何外物所迷惑,歷盡艱辛終成正果,更使人們認識到只有向善才是人生正道。孫悟空忠正、坦蕩、本真至純的精神鼓舞著人們追求美好和光明,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汙。

──原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代國力強盛,文化繁榮,唐太宗「柔懷萬國」,貞觀之治為鄰近列國所仰慕。由於唐代具有對各種文化藝術兼容並蓄的非凡氣度,儒、釋、道「三教」並立,詩文、樂舞、書法、繪畫以及文論莫不昌盛。唐代的繪畫作為盛唐氣象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中國美術史留下了璀璨的一筆,繪畫名家輩出,見於史冊者就達二百餘人。
  • 德高望重是個很普通的詞,品評人物時常用,今天忽然想起,為甚麼非要是德高望重呢?而不是權高望重?錢多望重?才高望重?當然,這就是中國神傳文化最基本的地方,重德!
  • 治亂之道也,在乎撥亂與反正。上章所述乃法輪大法應運御世,破除科學局限,解體共產邪靈,此撥亂之謂也。然「撥亂」之功已著,「反正」是為當務。人類文明乃由神傳,反乎其正,要在回歸信仰。法輪大法洪傳於世,三字真言重振乾綱,威德洪烈又遠邁反正之旨矣。尤以神韻之救世,興禮樂之聖教,領文明之復興,而其所建樹者見於以下四端,尤有洪深遠大之義也。
  • 縱觀歷史,發現一些才高八斗、學富五車的大學者、大文豪,往往要著書立說、賦詩填詞流傳後世。隨著斗轉星移,他們的作品連同他們的名字,漸漸也成了世世代代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有的內容甚至被搬上戲台表演,近代或被載入銀幕展現。
  • 清代著名徽商劉淮,在嘉湖一帶囤積糧食。一年,當地大旱,有人為其慶幸,認為大發橫財的機會到了,就勸他「乘時獲得」,他拒絕了:「如此做法怎比得上讓百姓度過災年,重新復甦?!這才是大利!」於是他將囤積的糧食降價出售,還搭建「分粥棚」救濟饑民,此舉贏得百姓的讚譽和信任,生意也日漸興隆。
  •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做過很大壞事的人問我:你說我邪惡不?夢中的我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第一感覺,如果我說他是邪惡的,他就會自暴自棄,繼續行惡。但我並不認為人是不可改變的,在佛法中講人有佛性和魔性。當魔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壞事,都是邪惡的;當佛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山水畫以山川自然景觀為主要描寫對像,同時又能夠集中反映中華民族的審美意趣和傳統思想。山水畫家的心中講究的就是要容納天地萬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來去無阻。
  • 大哉乾元,三光所以垂象,至哉坤元,山川憑以載物,此天地之始,而文明之初。然宇宙浩瀚,四大有窮,天地茫茫,一元有終。終而復始,窮而復生,時稱劫後,世曰大同。蓋此大同之世,不唯上古初民之傳說,亦人類共同之理想。
  • 地震是極其複雜的一種自然現象,很難做到準確預測和預報。翻檢古代史籍,有很多專門記載地震現象的五行、祥異等門類,保存了古人對地震前兆的認識及對地震預兆認識的若干總結,其中也不乏科學的成分。
  • 瑪雅文化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之一,更是美洲重大的古典文化。瑪雅人在5000年前就出現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馬拉的太平洋海岸,在美洲遠古的石器時代就開始了他們的生產活動,所以和世界上的其他人類一樣,他們的古代史正常地經歷了採集、漁獵向農耕過渡的發展階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