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遜求精湛 藝界垂典範

作者﹕陸文
  人氣: 22
【字號】    
   標籤: tags:

馬伶,是金陵戲班裡的一個演員。金陵是明朝的留都,國家在這裡設有文武百官。正處於太平盛世,人們容易作樂,那些到桃葉渡、雨花台遊玩的男女,摩肩接踵而來。此地以演技著稱的戲班,大概有數十家,其中最著名的有興化部、華林部兩家。

有一天,新安地方的商人,聚合興化部、華林部兩家大會演,遍邀金陵的達官貴人、文人墨客與名妓美女,會集到一起觀看。興化部在東肆,華林部在西肆,都演奏有關椒山先生事跡的《鳴鳳記》。

等演奏到一半的時候,音樂或悠揚舒展,或低回婉轉,音調時高時低,節奏快慢有緻。觀眾們都稱善叫好!當演至兩位相國爭論河套之事時,西肆扮演嚴嵩相國的叫李伶,東肆則是馬伶。在座的賓客,對西肆的表演大加讚歎,他們或大呼上酒,或將坐椅更加移近西肆,連頭也不再轉向東肆。不一會兒,東肆已不能將全劇演完而收場了。詢問原因,乃是馬伶恥於落在李伶之後,已經卸裝逃去了。

馬伶,是金陵善於唱歌的演員。他走後,興化部又不肯用別人替代他,於是竟然輟止他們的演技,而不再演出了。這樣,就只有華林部獨步當時,名震整個藝壇。

走後三年,馬伶回來了。他遍告舊日的夥伴,請求新安商人說;「今天,希望您大開宴會,招請以往的賓客,願意與華林部,共演《鳴鳳記》,興化部,華林部再聚對演 (雙方兩個原戲班打擂台)以奉獻一日之歡樂。」

演奏開始了,不一會兒,又演到兩相國爭論河套之事,馬伶又扮嚴嵩相國出場。…演著演著,李伶忽然失聲叫絕,匍匐著向馬伶自稱弟子。興化部這一天,就凌駕超出華林部甚遠而望塵莫及了。

這天夜裡,華林部的人,來對馬伶說:「您是天下演技很高明的人,然而沒有辦法超過李伶。李伶之扮嚴相國像到了極點,您又從哪裏得到師授,而超出於他之上呢?」

馬伶說:「本來是這樣,天下的人,都無法趕過李伶,而李伶又不肯傳授給我。我聽說現在的相國昆山顧秉謙這個人,是和嚴相國極相類似的人。我就跑到京師,請求在他的門下,做了三年差役。我馬伶整天在朝房,侍候昆山相國,觀察其舉止動作,聆聽其談吐言語。時間共三年之久,就終於學會了。這就是我所拜的老師。」

華林部的人,與馬伶相互參拜而去。(藝界雙魁們的崇藝道德和規範,由「相互參拜」可以想見。他們雙方的對擂表演、公平競爭和敬業精神,同屬千古絕唱,令筆者歎為觀止!)

馬伶名錦,字雲將。其祖先是西域人,當時人們還叫他馬回回。

(出自《續古文觀止‧侯方域{馬伶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朝梁代末年,襄州都軍務周景溫,任都軍務之職。他有個僕人,勇力過人,武藝超眾,常常單獨帶著妻子,騎驢而行。
  • 有人送了一條活魚,給鄭國的大夫子產。子產讓管理池沼的校人,把魚養在池塘裡。
  • 世間最容易迷惑人的,莫過於色慾;而與功名德績,水火不相容的,也恰恰是色慾。
  • 擇師訓子,最宜謹慎。邱、陸師徒二人,惡報如影隨形。
  • 據《迪吉錄》記載,唐朝人范縣官,精通術數預測,他自我算計:來年秋天,壽祿都盡。當時,范公(即范縣官)正要從京城去江西就職,他心存疑慮:也許自我預測不準確?就去訪問專門占卜的人,再請他人來給自己預測一下。占卜者說:「你的大限(死期)就在來年七月,為何還遠出為官?」范公回答說:「唉!我也知道我命不長,只是想要獲得微薄的薪水,以備嫁女之用罷了。」
  • 太陽還未升起,但天空已經明朗起來。尹喜忽然驚叫一聲,一股紫氣正緩緩的向西部邊疆而來。尹喜知道,今天必有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異人要過關。
  • 張文啟經他人介紹,做黃姓者的女婿,女家嫁妝非常豐厚。張文啟娶妻歸家,仔細一看新娘,原來她就是他在山中所遇、所護之女。
  • 這寶物,水不能沾濕淹沒它;火不能燒化它;風不能吹走它;太陽不能烤灼它。它的名字,就叫良心!
  • 這篇文章中,說明事情不要做得太過份、太嚴酷,那樣一定會走向反面。同時也警示一切上級官員,都要體察民情,為下屬、為百姓著想。
  • 春秋戰國時代,晉平公執政的時候,有一天,晉國貯藏珍寶的庫房失火了,官員們聞訊,急忙驅車策馬,趕去救火,一連搶救了三天三夜,才把大火撲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