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中共的文字暴政

人氣 234

【大紀元2013年09月20日訊】文字是文化的主要載體,文化又是文明的支柱。失去了文字的支撐,文化將會走向死亡,失去了文化的維繫,文明也會隨之坍塌。可以說從文字——文化——文明,是人類構建文明的三部曲,如果說文明是一座大廈,那麼文化則是框架,文字就是其基石。人類利用文字傳遞真相、表達思想、創造文化、構建文明,離開文字,人們將會陷入到原始的朦昧狀態中。

世界上的文字種類繁多,大部份都是記錄語言的一種符號,離開了語言這些文字就會慢慢死亡。然而中國的漢字卻是一個特例,他不光能記錄語言,同時還是一套獨立表意的信息系統;既能與語言發生關聯,又能獨立於語言之外。中國的語言有上千種,古今的語言變遷更是滄海桑田,但幾千年來,中國人都可以通過這種超強穩定的文字來交流溝通思想,傳承文化文明,這是人類文字中的奇蹟。傳統中國人敬字惜紙,對漢字也秉持相當的敬畏,漢字在他們的眼裡,有著通神的力量。

中華文明之所以能五千年連續承傳,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中華民族有一套恆久不變文化系統,貫通天人、涵蓋洪微,中國人稱之為神傳文化。而漢字則為中華神傳文化提供了最大的支撐,他不僅在時間上穩定不變,在內涵、意象的表達上,也能對應到層層的宇宙時空。所以古人才會感歎:言有盡而意無窮!因為漢字是全息的,能表達更高層次的宇宙真相,他與五行、陰陽、八卦等等都有著緊密的關聯。這樣的文字無疑是神創的文字,是上天的賜予,有著深刻的神性。

然而如此與眾不同的文字,在當今中華神傳文化遭受滅頂之災時,也遭受了其它文字所沒有的一場浩劫:被詛咒、被謾罵、被篡改、被變異、被囚禁、被霸佔、被摻假,最後被改造成了一種掩蓋真相,傳播謊言的工具。其背後凶手就是六十多年來一直以滅絕中華文化為己任的中共邪黨,它們用搗鼓文字的手段構建了一個虛假的觀念世界,把中國人隔絕於真相之外。這是一個真正的文字獄,它的高牆豎立在大陸一切有漢字的地方,更豎立在許多人的心中。

提起文字獄,許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國明清兩代的文字獄,中共也藉此大做文章,大肆渲染傳統中國的黑暗。其實明清兩代的文字獄只不過是因文字而製造的一些禁忌與冤案,與中共的文字獄相比,只能是九牛一毛。就文字冤案而言,中共邪黨僅一部《劉志丹》的小說,就能製造牽連數萬人的驚天冤獄,為害之廣,是明清兩代的文字獄所望塵莫及的。

明清兩代的文字獄只是有限的肉體迫害,而中共的文字獄則是系統的文字暴政,是對全體國民心靈的摧殘與認知的顛覆;它完全是站在魔鬼的立場,反用文字的功能。它們謾罵文字詆譭傳統文化,篡改文字肢解中華文化,渲染暴力文字製造恐怖,編造文字灌輸邪說,鉗制文字禁錮人心,囚禁文字掩蓋真相,最後是借文字羅織罪名、大興冤獄、大舉屠殺民眾。下面就讓我們來管窺一下中共的文字暴政是如何煉成的:

一、 謾罵文字

中共對漢字的仇恨的先天的,早在其篡政以前,就網羅了一些紅色文人展開了對漢字的謾罵與攻擊,把中共式的強盜邏輯運用到了極致:「漢字是古代與封建社會的產物,已經變成統治階級壓迫勞苦群眾的工具之一」,「漢字不滅,中國必亡」,「漢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漢字是中世紀的茅坑」,「廢孔學,不可不先廢漢字;欲驅除一般人之幼稚的、野蠻的思想,尤不可不先廢漢字」,「強烈地主張廢除漢字,中國文字,既難載新事新理,且為腐毒思想之巢窟,廢之誠不足惜」。

以上對漢字的詆譭謾罵,在一個思維正常的人看來,實是出奇的荒謬。這些紅色文人們究竟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還就是從外星球掉下來的?按照它們的邏輯,需要滅絕的是世界上所有的文字,他們都是古代或封建社會的產物,都是統治階級壓迫民眾的工具。中國人愚昧嗎,既然愚昧為甚麼還能創造出領先世界數千年的中華文明?既然愚昧,為甚麼還能維持五千年文明的連續承傳?這些紅色文人自命不凡,實乃人間妖孽!它們的謾罵給中共滅絕漢字提供了理論支持。

即使是在今日,依然有很多大陸人對漢字持種種偏見,甚麼筆劃太多、難以辨認、不易學習、不符合世界文字潮流之類云云。這都是一些共產文盲與思想懶漢們的臆說,且不論這些觀點的想當然,就事實來說,中國大陸使用簡化漢字半個多世紀來,究竟節省了多少資源,人們又節省了多少時間?使用這些簡化字究竟培養了幾個文化大師?中國大陸的文化比對岸的台灣領先了多少?漢字不是甚麼機械工具,越簡單越好,他的作用不僅僅是用來交流,其還有審美、正心、教化等一系列功能,其背後還隱藏著一套宇宙的構成密碼與人類文明的真相。

二、篡改文字

無論是東方的佛經,還是西方的《聖經》,都告訴我們,宇宙中有神有佛,而與之對立的則是魔。中國也稱神州,他的文化是神傳文化,而中共卻是魔教政權,信的是魔鬼,二者是無法相容的。所以中共要想在神州立足,滅絕神傳文化、灌輸魔鬼文化就是它們的首要任務。而毀滅漢字無疑是它們最狠毒的一招,這等於是釜底抽薪;漢字被毀,神傳文化失去了主要的載體自然也就消散如煙了;神傳文化被解體,中華文明何以支撐?這樣中共的魔鬼文化就可以借屍還魂,在中國文化的空殼上,建立了一個把人變成鬼的中共邪黨文化。

中共在謾罵漢字的同時,就開始策劃毀滅漢字的計劃,等到它們篡奪政權後,這些邪惡的計劃就被它們在廣袤的國土上全面展開。它們先是對漢字進行系統的篡改,對其筆劃結構進行簡化與重新排列,最後逐漸過度到拼音文字。然而,中共的這一邪惡計劃卻遭到了可恥的失敗,其第二次的簡化(篡改)漢字在推出不長時間便被迫收回。這是中共毀滅中華傳統文化計劃中唯一的一次失敗,這也是漢字創造的神跡,他讓一個無惡不作的魔鬼政權無法根除。

但是即使如此,漢字也遭到了重創,第一批簡化字被中共強行的在大陸推廣固定下來,全體的大陸民眾從此失去了與傳統文化的直接聯繫。他們無法閱讀古籍,只能看被中共歪曲過的、用簡化字重新編排的「傳統文化」,而大陸學子的上學識字讀本都是中共邪黨的紅色洗腦教材。中共常常吹噓它消除了多少文盲(字盲),其實際目的是為了更多的人直接能接受它們的洗腦,把他們馴化成黨文化的奴才、奴隸。通過簡化字的普及,中共培養了更多的識字而不明理或講歪理的紅色文盲。

這種簡化字也打亂了漢字中蘊藏的一套天人合一的理念系統,從中接上了中共反宇宙的邪惡理念,漢字的神性被中共簡化字的魔性代替。人們在書寫或閱讀漢字時,同時也在潛移默化的接受傳統文化的理念教化,漢字也為人們展現不同層次的宇宙真相。比如「愛」,人們知道愛是要用心的, 「獄」字告訴人們,言論被看管便是監獄。中共的簡化字卻恰恰相反,它一方面魔化人心,一方面顛倒善惡。比如「義」成了叉加一點(中共殺人往往都是打叉的),「進」是人往井裡走,「導」是用巳蛇來引導人們。人們在讀寫這些被篡改的文字時,就是在精神上接受邪惡理念的支配。現實中,中共的領導也多是毒如蛇蠍,引導人們走向災難;人們跟著中共前進,只能是走入陷阱,永遠也前進不了。

現代科學也發現人的思維就是一種物質或能量,我們稱之為念力,許多人相同的念力就會形成一個相當大的社會能場。當中共的簡化字一旦在十幾億大陸人頭腦中固定下來時,其字中的魔性會意也會進入人們的思維裡,人們用其來思考、讀記時,就是在向外界散發這些不好的念力,從而形成了巨大的負面能場,影響社會的方方面面。比如中國大陸的車禍遠甚於港台,跟簡化字的「輪」下有匕首不無關係。中共的愛國暴徒們之所以狼心狗肺,也與簡化字的「愛」字有關,因為它們的良心早已被中共挖掉了。

三、編造偽詞

漢字具有強大的造詞功能,這種功能只要對漢字之間進行重新連接組合,就能造出新詞,以指稱許多新鮮的事物,而無需造新的漢字。而在中共篡權以來,卻歪用漢字的這種組詞功能,大量的編造種種具有黨文化特色的新詞。這些詞彙在現實中根本就找不到對應,但卻被中共製成了文化標籤,到處亂貼,以抹殺、遮蓋事物的真相。當這些詞彙混入正常的語言中去,形成公眾的常用詞時,人們就不知不覺的接受了中共的語言洗腦。

這些中共編造的偽詞,在今日大陸的公眾語境裡俯拾即是。比如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道德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封建思想、封建社會、封建迷信、封建專制、統治階級、剝削階級、階級壓迫、小資情調、美帝、反華、反動、敵對勢力、唯物、唯心、進化、復辟、中國特色、人民、愛國主義、超生、鬧訪、解放、舊社會、新中國、三年自然災害等等。這些偽詞本身就是謊言,用其來思考或表達,就會落入其謊言的陷阱。

在這些洗腦詞彙的基礎上,中共創編了一套獨特的話語系統與文風——黨話與黨八股,並強制的推向社會。這種帶有邪教特色的黨話在語言詞彙、句式、語調、行文方式、話語邏輯等方面,與正常的白話漢語完全不同。但它卻附著在漢語與漢字上,從天到地,從文化到經濟,從歷史到現實,鋪天蓋地而來,蠶食著中國人的語言空間,直至把中國人的思維封閉在一個與現實脫節的觀念世界裡,接受中共的操縱。

四、文字恐怖

中共的文字暴政在語言文字的表達與使用上,除了具有撒謊的功能之外,還有一大特點就是暴力的體現。中共不光酷愛使用暴力語言與暴力文字,而且善於煽動暴力,鼓動人的暴力魔性。用語言文字來強化暴政、強化人們的恐懼心理,大概是共產黨的一種獨創,其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喊口號與貼標語。大凡共產黨的政權沒有不喜歡口號與標語的,而中共在這方面也是登峰造極。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共就是靠口號與標語來「治國」的,離開了口號與標語中共就不知道如何「治國」了。中共的口號與標語都是用中共特色的暴力語言與暴力文字製作的,其目的一是強迫民眾視聽,潛移默化的洗腦;二是渲染恐怖氣氛,恐嚇民眾。毛時代中國到處都是恐怖的文革標語或頌毛的口號,鄧小平搞計劃生育大屠殺,全中國又是鋪天蓋地的計生標語;江蛤蟆上台,三個代表標語空前氾濫;現在習上台,中國夢的標語無處不在。

這些口號或標語的用詞大多是諸如打倒、揭批、狠抓、嚴打、整治、貫徹、強化、深入之類充滿暴力的肢體語言與文字,向四周發散著中共的邪氣與殺氣。還有就是顛倒黑白的無恥讚頌,比如計劃生育好、社會主義好、無產階級專政就是好、把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人民公社好之類,為中共製造的血腥屠殺叫好。在這些邪教式的標語中,最凶殘、無人性的大概就是計生標語:「一人超生、全村結紮」,「寧添一座墳,不添一個人」,其暴力血腥比法西斯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國人在中共的眼裡連動物都不如,漢字從來也沒有被如此邪用;這些標語長年累月的衝擊人們的視線、壓迫人的心理與精神空間。

中共的文字恐怖還體現在其喉舌媒體上,對漢字的謾罵變成了謾罵式的漢字,文革式的極端語言充斥版面、戾氣瀰漫,動輒就是國民黨反動透頂、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海外反華勢力瘋狂叫囂、境內外敵對勢力伺機煽動、資產階級猖狂進攻、一小撮民運份子唯恐天下不亂、民族分裂勢力妄圖顛覆、社會極端份子報復社會等等。這些極端暴力的文字會喚起很多人對中共的恐懼,它是一種精神上的戕害,也是對人靈性上的摧殘,同時把暴力思維與暴力語言傳染給的更多的民眾。

五、囚禁文字

中共是一個靠謊言才能在世間生存的魔教組織,幾十年來,它們一邊作惡,一邊撒謊。當謊言已不足以掩蓋它們的罪行時,中共還發明了一種囚禁文字的邪惡手段,把那些揭示它們罪惡的文字列為禁詞,禁止流通、傳播。從人名到地名,從日期到價值觀等等名詞,都會成為它們的囚禁對象。自6.4大屠殺以來,「6.4」或「六四」就被中共囚禁到今天。特別是在當今的互聯網時代,使用禁詞的人不僅文章、短信發不出去,有時還會遭受與禁詞同樣的待遇,被囚禁、綁架。這些被囚禁的詞彙,中共是從來不會明示民眾的,都是在陰暗的角落裡操縱。

這些文字人們稱之為敏感詞,其實敏感是對公眾而言,對於中共來說應叫恐懼詞,因為它們使中共感到恐懼,是中共罪惡的見證。而且這些敏感詞也隨著中共無休止的作惡,不斷的在增加,匯成了一個龐大的真相詞庫。舉凡大陸境內的出版物、報紙、網絡、手機短信等,凡是有文字出沒的地方,敏感詞成了絕對的禁忌。人們稍有不慎碰觸,便會遭到暴政的及時「關照」。更多的人只能用XXX或□□□之類符號來代替,歷史上的周厲王時代人們曾經道路以目,而中共卻開創了人們行文以□□□的新記錄。這些□□□恰似散落在文字中的天坑,吞噬著真相,見證了中共的文字犯罪。

在這些被囚禁的文字裡,有中共作惡的敏感日,有中共的作惡的敏感事件,有被中共迫害的敏感人物,有中共作惡的敏感地,甚至連「中共」及中共的一些邪惡頭目都成了網絡禁詞。而在當下的大陸網絡,被囚禁最多的當是與法輪功真相有關的詞彙,比如:活摘器官、法輪大法好、神韻晚會、大法、法輪、真善忍、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三退保命等等,這些詞彙令中共魂不附體、拚命封堵。它們最狠命封堵的詞彙往往是它們的最怕,也是大陸民眾最需要的真相。中共的禁詞究竟有多少,筆者不得而知,我想一旦真相大白,一定是個驚人的數字。真是古有聖王仁君澤及枯骨,今有中共暴政惡及文字。

六、糟蹋文字

中共自奪權以來,一方面拚命的歌頌其黨魁及自我標榜,一方面對傳統文化的方方面面進行詆譭、謾罵。曾在傳統中國人心目中許多神聖的文字,不同程度的遭到中共的玷污與塗抹,有些詞甚至被霸佔。許多優雅美好的詞彙逐漸遠離了民眾的語言,其結果就是使人們對傳統文化的敬畏蕩然無存,人們的生活遠離人性中的美好善良與精神人格,落入了至俗至卑的物慾深淵。

「偉大」與「偉人」大概是被中共糟蹋最厲害的兩個詞,在中共的黨話裡,「偉大光榮正確(簡稱偉光正)」被中共獨霸了六十四年,是凡中共的幾大魔頭,都會被冠以「偉大」的定語,而在許多大陸民眾的習慣意識裡,紅太陽幾乎就是毛澤東的代名詞,偉人一詞也常被這個大魔頭長期霸佔。還有諸如英雄、愛國、奉獻、理想、正義、進步、崇高、導師、宣誓、忠誠、熱愛等等詞彙,悉數被中共濫用、盜用,糟蹋了這些名詞的美好內涵。

而曾經在與傳統中國人生活密切相關的詞彙,在中共的洗腦下成了負面詞彙,並遠離了人們的生活,人們就此也遠離了自己的民族傳統與平和的生活;而傳統士大夫階層的優雅詩意更是從這片土地上絕跡。比如神佛、聖賢、道德、仁愛、孔孟、禮教、師道、克己、敦厚、恭敬、清雅、孝悌、道義、知足等等,在中共的洗腦下,這些名詞或成了封建思想的一部份,或成了剝削階級的腐朽思想。

七、文字迫害

編織文網、利用文字來羅織罪名,施行種種人身迫害是中共殘害中國人的重要手段之一。六十多年來,成千萬的人被這樣投入監獄大肆迫害、殺戮,製造了無數驚天的冤案,其登峰造極的便是毛時代的反右與文革。中共文網之大之深,可謂空前絕後,它們發明的無限上綱、任意捏造、強拉硬扯等罪名羅織手段,足以將任何一個無罪的人投入監獄。人們更多的是用說假話、廢話來自我保護,國人原本自由的靈魂被殘酷的扭曲。

慘烈的文字迫害,使得許多中國人草木皆兵,文人們更是如驚弓之鳥,紛紛龜縮在一個自我設限的、狹小的言論空間裡,惟恐中共的屠殺隨時會落在自己的頭上。即使在今日,很多人對揭露中共罪惡的真相材料連看都不敢看。而中共的文字迫害也是與時俱進,罪名也是不斷翻新,甚麼顛覆國家政權罪、破壞法律設施罪、擾亂社會秩序罪等等,最近又搗鼓出來一個傳播謠言罪。在中共的統治下,只要你說了真話、傳播了真相,甚至是想瞭解真相,你就是有罪的。而它們卻可以任意胡說八道,隨心所欲的捏造謠言。

中共文字暴政的極端危害

中共六十四年的文字暴政,使得中國人的生活與思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們不僅與人類文明的主流越來越遠,也與自己的民族傳統反向而行,成了人類文明中的一群異類,成了黨文化的病毒攜帶者,走上了一條通向民族滅絕的道路。其主要體現為:

失語
中共的長期封口與禁言,使得現在的許多大陸人失去了說正常語言的能力,因為他們的語言已經被中共的黨話污染了。離開了中共的黨話,很多人的表達就會發生困難。還有的人已經不習慣自由的說話,人們會本能的說謊、習慣性的說謊,聽真話、說真話對有些人來說已經不適應了。人們的語言裡充滿爭鬥、挑釁與粗俗,傳統漢語的優美與雅正消失無蹤,心平氣和的講道理變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有些人往往一言不和即破口大罵。再加上無處不在的敏感詞,使人們的話語表達殘缺不全。

失憶
中共文字獄的禁錮,使大部份大陸人已失去了對民族歷史的記憶,對傳統文化的記憶,祖先的榮光在他們的腦海裡早已蕩然無存。有多少人即使在罵中共的時候,都要順便罵一下祖先。雖然他們自稱炎黃子孫,其實他們是馬列教民,祖先在他們的腦海裡只是一個遙遠的概念而已。一個人的失憶是痛苦的,一個民族的失憶則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悲劇,而作為一個有著五千年燦爛文明積奠的民族,其失憶更是人類文明的一場浩劫。

失明
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共的文字監獄封鎖了一切的光明的印象,並冒充光明的使者,把中華民族引向黑暗的深淵。很多中國人民已經分不清世間的善惡美醜,他們把惡魔當成了救星,把神佛當成了虛妄,把猴子當成了祖先,把吃飯當成了生命的意義,把金錢當作了生存的目標。一個人若失去了光明的引導,內心就會墜入黑暗之中,一個民族若失去光明的引導,這個民族就會走向滅亡。直至今日,許多人依然願意做一個瞎子,跟著魔鬼去摸石頭過河。

失魂
中共的文字暴政滅絕了中華傳統文化,並借傳統文化的屍殼換上了一套黨文化。在這種魔鬼文化的熏染下,人們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很多人把靈魂賣給了魔鬼卻全然無知,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相信人有靈魂,肉體的生老病死被他們視為生命的全部,由此人們真正的自我被囚禁了、埋沒了、挾持了、麻木了,千呼萬喚也難以清醒。沒有了傳統文化,中華民族也就失去了靈魂,成了被中共邪靈附體的馬列黨族。

結語

當年朱元章的文字獄,很大程度上是出於對自己出身的自卑而產生的偏執;滿清的文字獄,則是因其部族政權的統治劣勢才發生的;而中共的文字獄完全是為了毀滅中華民族的邪惡目的而發動的。它的文字獄不僅僅是現實中的監獄,更是理念的監獄、心靈的監獄。它囚禁了中華民族的靈魂整整六十四年,至今依然圍牆高聳,鎖鏈撞擊之聲時時作響,壓迫著人們的神經!

中共的文字暴政在中國大陸、在億萬人的心靈上砌成了一座巨大的、無形的監獄,把人心與真實的世界隔絕。其手段之狠毒,目的之邪惡,運作之隱蔽亦是萬古僅有,真是害人無形、殺人無血、奪魂無聲!中共的文字暴政,不僅僅是對漢字的破壞,對漢語的顛覆,它更是對民族記憶的滅絕、對民族心靈的滅絕、對民族靈魂的滅絕!正是:

文字暴政古今少,魔共生來會洗腦。
篡改漢字編黨話,灌輸謊言喊口號。
封口禁言六十載,十三億人全代表。
妖言惑眾倒黑白,喉舌天天似鬼叫。
文字圍成大監獄,囚禁人心毒中泡。
隔絕真相滅良知,精神枷鎖全民銬。
互聯網上天光現,邪黨萬恐文妖跳。
撒謊闢謠上下竄,抓人封網老一套。
天意如山誰能擋,惡人只知權勢好。
今日猖狂為共舞,明朝地獄去報到。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大遷徙》與新文字獄(3)
馬建:政治罪與文字獄
宇真:黨文化中的文字獄
妻妾成群疑被諷賈似道 毛澤東掀文字獄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