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蟬有遠韻

古代詠蟬詩蘊涵的人文精神

作者:智真
  人氣: 357
【字號】    
   標籤: tags: ,

詠物詩賦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有著悠久的傳統,借物喻事、喻人,托物言志是文人們慣用的手法。花草魚蟲、風霜雨雪、雲霞山川這些自然之景很早就成為詩人寄託的對象和載體,這其中就包括

詩人對通過聞其聲、視其行、觀其容、察其性,借助這只小小的鳴蟲或表達高尚的品行,或代言時光的流逝等,留下了大量詠蟬詩賦,使其成為含有深刻文化底蘊的一種意象。

把蟬作為高潔品質進行歌詠的傳統要上溯到魏晉南北朝時期,如曹植在〈蟬賦〉中寫道:「皎皎貞素,侔夷惠兮;帝臣是戴,尚其潔兮」,認為蟬的貞潔品質可以與伯夷、柳下惠相媲美,是帝王與臣子的楷模和典範。

(Bruce Marlin/維基百科)
(Bruce Marlin/維基百科)

傅玄在〈蟬賦〉中寫道:「美茲蟬之純潔兮,稟陰陽之微靈;含精粹之貞氣兮,體自然之妙形。……台群吟以近唱兮,似簫管之餘音;清激暢於遐邇兮,時感君之丹心。」

陸機在《寒蟬賦.序》中稱蟬有六德:「夫頭上有緌,則其文也;含氣飲露,則其清也;黍稷不食,則其廉也;處不巢居,則其儉也;應候守時,則其信也;加以冠冕,則其容也。君子則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豈非至德之蟲哉!」藉以說蟬來表明君子事君立身的行為準則和規範,刻畫出正人君子的形象,表達了對君子品格的追求和讚美。

到了唐代那樣一個詩的國度,詩歌藝術發展達到了鼎盛時期,貞觀詩風和思想影響著後世。詩人筆下的物象更加豐富多彩,詠蟬詩的數量也更為空前,單以蟬為題的詩就達七十多首,要統計含蟬意象的詩句更是不計其數,小小的鳴蟬唱響著唐詩那意境深遠的詩韻。

貞觀年間,唐太宗及其群臣的詩歌創作,多述懷言志或詠史之作,志向遠大,剛健質樸,無不展現出包容的氣度和寬廣的胸懷,如太宗的「心隨朗日高,志與秋霜潔」(〈經破薛舉戰地〉)、「在昔戎戈動,今來宇宙平」(〈還陝述懷〉)等。

(王嘉益/大紀元)
(王嘉益/大紀元)

太宗的詠蟬詩也很清新淡雅:「散影玉階柳,含翠隱鳴蟬」(〈賦得弱柳鳴秋蟬〉),隨後大臣們的詠蟬詩也很多,如李百藥的〈詠蟬〉:「清心自飲露,哀響乍吟風。未上華冠側,先驚翳葉中」。從這君臣詠蟬詩句的字裡行間,如「玉階柳」、「含翠鳴」、「清心」、「華冠」,這些純粹透明、高貴而典雅的辭藻,能看出他們冰清玉潔的高尚品德,君臣唱和中盛唐精神盡出。

李百藥曾為隋朝桂州司馬,歸唐以後任中書舍人、禮部侍郎,人品耿直,曾多次直言上諫太宗,為太宗所採納,還受命修訂五禮、律令等。

同是太宗的名臣的虞世南也有一首詠蟬名作:「垂綏飲清露,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這首詠蟬詩將蟬人格化,通過寫蟬的形體、聲音和習性,表達了詩人高潔清遠的品行志趣,達到了物我互釋的完美融合。

垂綏,是古代官帽打結下垂的帶子,類似於蟬的下巴上的細嘴。蟬用細嘴吮吸清露,這裡語義雙關,暗示著冠纓高官要追求清廉。蟬立於高大挺拔的梧桐樹之上,與那些在腐草爛泥中的蟲類不同,因此它的聲音能夠流麗響亮。

蟬聲之所以能夠遠播,並不是因為借助了秋風,而是因為居高致遠的緣故。詩的弦外之音,這種居高自遠完全來自立德,絕非依憑任何外在因素所致,讀者從人格化了的蟬兒那種清華雋朗的高標逸韻,可以看到虞世南的為人為官之道。

虞世南曾為陳隋重臣,為官清廉,德才兼備,歸唐以後任秘書監,深受太宗的稱賞和器重。他與太宗談論歷代帝王為政得失,能夠直言善諫,為此太宗稱他有「五絕」:德行、忠直、博學、文辭、書翰,並讚歎:「群臣皆如虞世南,天下何憂不理!」

唐代詠蟬詩以蟬的棲高鳴遠,比喻做人首先要立品,要光明磊落、襟懷坦蕩,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盛唐氣象。

蟬感節應候,也成為自然界春秋代序、氣候的變化代言者,不少詩就借蟬表示節令的更替。如《禮記》中說:「仲夏之月蟬始鳴,孟秋之月寒蟬鳴」;白居易在〈六月三日夜聞蟬〉中寫道:「荷香清露墜,柳動好風生。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

清.玉蟬佩件(國立故宮博物院)
清.玉蟬佩件(國立故宮博物院)

蟬也常被用來表現一種靜境、靜趣,如王維的「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倚仗柴門外,臨風聽暮蟬」(〈輞川閒居贈裴秀才迪〉),表達了詩人潔身自好、淡泊名利,與山水自然相契合的清淨心境。

在中國浩如煙海的詩詞歌賦中,詠物詩以其優美深遠的意境體現出神傳文化的博大精深。從詩人寄託賦予蟬的意象美中可以看到他們對社會、人生的心理感受和理性思索,追求高清高潔高遠的境界。同時也是對世人的希望:把高潔、德操作為自己處世立身的準則。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人類都有對神對信仰,最早的藝術品也都出現在神的殿堂裏,表現神聖美好的境界。文藝復興時代的義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義的思潮下,藝術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來表現神和闡釋教義。也由於藝術的發展,除了教會大量以藝術來讚頌神、彰顯神的存在和偉大之外,許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擁有表現神的宗教藝術品;特別是表現聖潔、慈愛與天真的『聖母子』更是歷久不衰的熱門題材。
  • 拉菲爾《雅典學院》。(公有領域)
    濕壁畫的起源不可考,但早在米諾安文明時期以及古羅馬人(如龐貝城)中就有出色的彩色壁畫。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是濕壁畫的輝煌時期, 13世紀到16世紀中,從契馬布埃(Cimabue)、喬托(Giotto)、馬薩其奧(Masaccio)、安吉利科(Fra Angelico)、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到柯勒喬(Correggio)等,都是創作濕壁畫的能手。其中以米開朗基羅在西斯汀禮拜堂繪製的《創世紀》和《最後的審判》最為偉大、壯觀,而拉斐爾在梵諦岡的諸室壁畫如《雅典學院》等則最為精致典雅。然而由於油畫等發明和運用成熟, 16世紀中期濕壁畫逐漸式微,而被油畫大量取代。到20世紀上半葉,這種技術由黎維拉(Diego Rivera)和其他墨西哥壁畫畫家短暫加以復興。
  • 中華神州大地五千年曆史中留下了許多神跡。作為神傳文化之一的中醫也是神傳的「道家醫學」。歷代「神醫」治病的神跡在正史中都有記載,而這些正是中醫的精華。現代醫學無法知其一、二,以無神論的觀點更是難窺中醫的真貌。這就是為甚麼現代沒有「神醫」出現的原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