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樂壇高人技藝玄妙 令人驚歎

作者:天熙

敦煌壁畫中的樂器演奏場景(公有領域)

  人氣: 3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中國古代的音樂家們以點金之手,創作出一首首疑似天上來的動人樂曲。也有許多精通音律的高人,在演奏樂曲時,每個韻律的流淌如春風化雨般引得花開草長、神仙來和、鳳凰來儀;有時也如千軍萬馬,讓山石破裂、草木枯萎;有人精通五行,聞聲律知人心,甚至能以音樂救人或迷人心魂。這些古代樂壇高人的玄妙,令人歎為觀止!

唐玄宗擊羯鼓

唐玄宗是個多才多藝、豪情倜儻的帝王。上天賦於他精通樂律的才能,不論是管樂,還是弦樂,他都深得其中的奧妙,技藝精湛高遠。如果要寫支曲子,他便信手拈來,不立什麼章法,卻長短適中,瞬間即成; 隨手彈撥,都符合節拍。至於樂律的定音,主、副旋律、樂件的配備等的使用技巧,更是登峰造極。唐玄宗最喜愛的羯鼓,是一種從外夷傳至中國的樂器,古代的龜茲、高昌、疏勒、天竺等地的少數民族都使用它。它發出的聲音焦殺鳴烈,尤其適宜表現快節奏的樂曲。玄宗常說:「羯鼓是八音之首,其它樂器不可與之相比。」

唐玄宗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一次,二月初的早晨,下了一夜的雨剛剛停歇,陽光初露。宮苑中景色明麗,小殿的內亭,柳枝剛吐嫩芽,杏花含苞待放。玄宗見景龍心大悅,盛讚良晨美景。大太監高力士明瞭玄宗的心思,讓人去為皇上取來羯鼓。玄宗讓人將羯鼓放在殿前簷下的平台上,他首先敲擊一曲,名為《春光好》,敲得玄宗心花怒放!仔細看看柳芽與杏蕾,都被玄宗剛才擊出的鼓聲震開了。眾人皆呼:「萬歲!」唐玄宗又譜作《秋風高》鼓曲。每到清秋,浮雲遠飄,即奏這支曲子。這時,就有風徐徐從遠處吹來,宮庭院中的樹葉紛紛飄落。這種絕妙的景象真是出神入化!

李謩夜遇高人

李謩,開元年間是唐朝教坊的首席吹笛手,在當時沒有人能超越他,可謂天下第一。在一個明月高懸的夜晚,他與幾位客人泛舟遊江,吹笛觀景賞月。當時江上舟船很多,人聲喧雜。當李謩一吹出笛音,喧鬧的人聲如瞬間被震住,立即安靜無聲。待到吹奏數節後,靜謐的江面上似有微風颯颯拂來。滿江的商賈騷客,都沉醉在悠揚的樂聲中,發出驚歎之聲,內心的澎湃溢於言表。

李謩聲名遠播。一次,李謩因故去越州。到了越州後,當地的達官名士爭相邀約宴請他,希望聆聽到他吹奏的笛聲。相約每人可帶一位客人同來。其中有一位參加聚會的進士,到了晚上方才想起這件事,沒有功夫去請別人,就近請鄰居中的一個獨居老頭兒。這位老頭兒,長久居住在荒田野地裡,鄉裡人都稱他為獨孤丈。第二天,這位進士帶著獨孤丈人一起去赴宴。酒宴開始後,只見澄波萬頃,景物非凡,眾人都靜待李謩的演奏。

李謩捧笛吹奏,此時舟船漸漸泛至湖心,雲淡月朦,微風輕拂,水波蕩漾。

當李謩笛聲初發,風吹月開,山明水秀,彷彿有鬼神降臨!船上的賓客都讚歎不已,紛紛說:「就是敬天的神樂也沒有這麼大的神力啊!」只有獨孤丈一言未發。與會的人都憤憤不平。

過了好一段時間,李謩靜思後又吹奏一曲。曲調更加絕妙,在座的賓客沒有人不驚歎讚賞的,唯有獨孤丈還是一言不發,請他同來的這位進士也深感羞愧後悔。四座的賓客同聲譏諷獨孤老丈,老丈依然不語,只是微笑而已。李謩問道:「這位老丈你一言不發,是你真的不懂音樂呢?還是一位高人?」獨孤丈才慢慢說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懂音樂呢?」

(大紀元資料圖片)

四座客人見李謩變了臉色,都紛紛站起來勸慰李謩。這時,獨孤丈人說:「請你試吹一首《涼州》吧。」曲終,獨孤丈人評論說:「李公的笛子果然吹得不錯。然而,你的笛聲摻揉了夷狄樂曲,你是不是在龜茲有朋友啊!」李謩聽了後大吃一驚,站起身參拜獨孤丈人,說:「老丈乃是方外神奇之人,恕我李謩有眼不識。我的老師確實是龜茲人啊。」獨孤丈人又說:「《涼州》一曲,你吹到第十三疊誤入水調,你自己知道不?」李謩回答道:「李謩頑冥愚鈍,實在沒有察覺啊!」

獨孤丈人伸手取笛想吹給李謩看看。李謩用袖拂試後遞給獨孤丈人。獨孤丈人接過來看看,說:「你這些笛子都不堪使用。使用它們的主人都是粗通吹笛的人。」於是又換了一隻笛子,說:「這只笛子吹到入破時也要破裂的,你不會捨不得吧。」李謩說:「不敢。」於是獨孤丈人開始吹笛。笛聲初發即響徹雲霄,四座震驚,李謩恭敬不安地立在那兒一動不敢動。吹到第十三疊,獨孤丈人停下來,向李謩講解李謩剛才吹錯的地方,李謩從心底佩服,連連拜謝。待到入破,笛子立即破裂了,不能再吹下去了。李謩再次拜謝,眾位賓客徹底折服。

第二天早晨,李謩和與會的諸位賓客,一起去拜見獨孤丈人。到他的住所一看,只留有幾間茅舍,獨孤丈人已經不知去向了。越州人得知這件奇聞後,紛紛出訪,四處尋找獨孤丈人,然而始終沒有尋到,誰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師延奏樂逃出陰宮

師延,是殷朝的樂工,能夠精確地講述陰陽之聲,及通曉天文日月五星之星象經緯。他時而出世時而隱沒,沒人知道他從哪個朝代來的。在軒轅黃帝時,師延是司樂的官員,那時他已經有數百歲了。到了殷商時他全面修編了三皇五帝時的樂章,演奏技巧出神入化,已經達到了一彈琴就能讓地神都出來聽;吹玉管,引來天神都下到凡塵。他也能從聽各國的樂聲中審度出世代興亡的預兆。

到了夏朝末年,他抱著樂器投奔殷商。然而到殷紂王時,紂王沉迷於聲色之中,將師延拘禁在陰宮(關犯人的地方)中,準備處以極刑。師延在陰宮中奏清商流徵調角等雅樂,看守陰宮的獄卒已在紂王宮裡聽到過,於是厭煩地說:「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淳樸的樂音,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喜歡聽的啊!」於是師延又奏迷魂淫魄的靡靡之音,用這種音樂來表現修夜的歡娛,使看守他的獄吏們聽得神魂顛倒,他趁機逃出來,免去了受炮烙刑罰的危險。@#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