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畫中的自由與勇氣

文/埃里克·貝斯(ERIC BESS) 翻譯/陳遇
埃瑪紐埃爾·洛伊茨(Emanuel Leutze)的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1851年。油彩、畫布,12.4 x 21.2英寸。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公有領域)
【字號】    

總是有人會鼓勵我們要實現人生的夢想。有些人想創業;有些人想成為數學家或科學家;有些人則想演奏音樂、演戲或創作。然而,當我們在夢想之路邁進時,常常會遇到重重難關。

最近,我偶然看到了一幅過去住在紐約時常去觀賞的畫作,這是埃瑪紐埃爾·洛伊茨(Emanuel Leutze)的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洛伊茨的描繪讓我沉思了自由的重要性,同時也讓我思考在邁向偉大成就的過程中,勇氣是多麼的重要。

洛伊茨的啟發

儘管公認是美國畫家,洛伊茨卻出生在德國。他從小和父親住在費城,直到25歲時才回到德國,在杜賽道夫的藝術學院Royal Art Academy進修。然而這次回到德國時,他早已習慣於多數美國人崇尚的自由精神。

回到德國,當地政府對自由的限制促使洛伊茨開始「大量創作喬治·華盛頓的作品,藉以向北美洲英國殖民地宣布獨立的模範精神致以崇高的敬意」,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出版的書籍《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修復美國大師作品》(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 Restoring An American Masterpiece)中如此寫道。

洛伊茨決定要儘可能準確地描繪當時華盛頓穿越德拉瓦河(Delaware River)的歷史場景。華盛頓選擇在聖誕夜襲擊黑森人(the Hessians,由英國支助的德國士兵)。在此之前,美軍節節敗退。然而事後回顧,1776年聖誕夜的這場戰役卻是整場獨立戰爭的轉捩點。

受到這個故事的啟發,洛伊茨聘請了他的美國朋友作為畫中人物的模特兒,像是舉著旗子的詹姆斯·門羅上校(Col. James Monroe),以及靠向船身邊緣的納撒尼爾·格林將軍(Gen. Nathanael Greene)。「剩下的其他人則是忠誠的當地漁民和民兵,投入支援這場危險的渡河行動」,網站如此寫道。

洛伊茨甚至還從美國專利局那裡獲得了當時制服的複製品,以儘可能精確地描繪。同時,他也參考了尚–安托萬·烏東(Jean-Antoine Houdon)雕塑的華盛頓半身像來描繪華盛頓的形象。

尚–安托萬·烏東(Jean-Antoine Houdon)的雕塑作品《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約1786年。石膏。國家肖像館,華盛頓特區。(公有領域)

洛伊茨共畫了兩個不同版本的《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第一幅在1850年的一場大火中燒損,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遭受毀損。第二幅現在收藏在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這幅畫廣受歡迎——由於畫面的規模、主題和標誌性的題材——深深地烙印在19世紀中葉美國人的腦海中」,大都會博物館表示道。而這幅畫也將持續以「美國藝術史集的經典,以及博物館最知名的畫作之一」而存在。

《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

在畫中,洛伊茨安排以華盛頓為視覺的焦點,他的劍在鞘中但露了出來。船隻駛向左前方,將軍英勇地站在船頭,望向前方的危險。

在船頭的三名男士和轉向後方的兩個人協助著船隻在冰冷的水中航行。坐在後半段的幾個人看似有些擔心,顯示了這次事件的危險程度,同時也凸顯了華盛頓的冷靜與自信。

埃瑪紐埃爾·洛伊茨的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細部,1851年。油彩、畫布。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公有領域)

站在華盛頓後面的是門羅上校,他舉著旗子,而格林將軍則靠在船的邊緣。他們全神貫注地盯著各自的目標。

埃瑪紐埃爾·洛伊茨的作品《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細部,1851年。油彩、畫布。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公有領域)

除了這艘船外,遠方還有幾艘船陪伴著華盛頓在冰冷的德拉瓦河中前行。洛伊茨在此使用了冷色調——藍色、綠色、紫色——更加添增了一股寒意。

華盛頓是在夜間橫渡德拉瓦河的,因此洛伊茨選擇在畫面的左上方畫上了金星(譯:註:金星只有在日出之前或日落之後才能看到,分別叫晨星或昏星),用以暗示黎明即將到來。

根據大都會博物館,畫面天空的「星星在構圖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無論是設定事件的時間點發生在黎明前的幾個小時,也象徵著在美國革命最黑暗的日子裡,即將要看到希望的曙光。」

克服重重難關

最初,美國軍隊在獨立戰爭中屢屢退敗。英國人顯得非常強大又高效率。面對著這些困難,這個新興國家大可修改獨立宣言的內容並且放棄,但他們並不放棄,面對重重困難,最後獲得了自由和成功作為回報。

自由和成功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得來不易;需要有所犧牲,以及擁有像華盛頓那樣在經歷艱苦難關時的冷靜自信和勇氣

華盛頓面對著眼前的難關;他沒有逃避或感到擔心。他的心中有著目標——一個追尋自由的目標——而實現這項目標的意義似乎給他添增了勇氣。

有趣的是,在這個建立在個人自由的國家裡,華盛頓無法獨立一人完成這項任務。他需要和畫中呈現的所有人共同來達成。他們都必須共同努力才能確保個人的自由。

所有士兵都必須面對著前方的危險和冰冷的河水。這一晚的航程與目的地都充斥著危機、困難和複雜度。甚至畫面天空右側的黑暗色塊也在暗示著士兵們經歷過的挑戰。

然而更重要的是最終的目標:自由,它在畫中以晨星來表現。不讓困難阻擋他們的前進,士兵們朝向晨星前進;士兵們朝向成功和自由邁進。

當我們在實現人生的目標時,這幅畫與其捕捉的事件或可提醒我們,在實現生活目標時所需的勇敢之心,以及對自由意義的深刻理解。◇#

作者簡介:
Eric Bess是一位美國寫實藝術家,目前是視覺藝術博士研究所(Institute for Doctoral Studies in the Visual Arts,IDSVA)的在讀博士生。

原文Against All Odds: The Courage of 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布隆吉諾的筆下的人物大都極其冷峻,專注地追求一種超越時間與人性的典雅與拘謹,不帶一絲感情,堅實嚴肅,表現出高不可攀的傲慢形象,這種疏離的氣氛與文藝復興盛期人物形象的親和力,形成強烈的對比。
  • 自1742年起,約翰尼斯·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又譯楊·維梅爾)的畫《窗邊讀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來到了德國德勒斯登的歷代大師畫廊(Old Masters Picture Gallery)。然而,這幅畫卻不是1659年剛從維梅爾畫室離開時的原樣了。
  • 聽過中國藝術文化中的特色品牌「三絕」嗎?這個詞語深具品味,具體指什麼呢?有什麼出色的表現與重要意義呢?本文從唐代「鄭虔三絕」探起源,再看一幅宋徽宗「書詩畫三絕」的藝術作品《臘梅山禽》,從中品味「三絕」的構成,試著探觸「文人畫」這個中國特有藝術品牌的特色精神。
  • 「耶穌受難」這樣的題材,普桑只在晚年五十二歲時畫了一幅《耶穌釘十字架》,原因顯然是普桑不忍心表現耶穌受難和耶穌痛苦的形象,這和畫家的個性有關。曾有人請普桑表現耶穌背負十字架的內容,普桑一口回絕說:「我沒有興趣也沒有精力畫這樣可悲的題材,畫《釘刑圖》已經讓我病了,我畫得很痛苦,再畫『背十字架』可會要了我的命。我無承受畫這題材時必須充滿於內心的痛苦與嚴肅,它是如此悲傷陰暗。」
  • 十七世紀的法國繪畫大師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視是一位「哲學畫家」。他的繪畫作品總是蘊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著崇尚心靈智慧的觀眾。普桑也是個嚴格自律的人,他強大的精神力量來自其道德堅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畫藝相得益彰。
  • 《聖母憐子圖》
    「聖母憐子」(pietà,又作「聖殤」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藝術史中相當常見的一個主題,這個主題描述的是聖母瑪利亞在耶穌基督去世時,從十字架上被放下來的場景。義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憐憫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現忍受著巨大痛苦下所展現出的母愛精神。
  • 名畫《女史箴圖》是中國繪畫史上留下的開卷畫,也是「展示世界歷史的100件文物」之一。這畫如何表現人物畫的傳統精神?畫史鼻祖顧愷之的繪畫技藝如何精彩詮釋宰相張華《女史箴》的鑑戒精神與內涵呢?
  • 顧愷之以畫為千古鼻祖,他的「傳神寫照」審美畫論是中國繪畫的千古一主流。人稱他「三絕」,這位三絕天才如何打響高名的第一炮?他的「癡絕」又是如何成就他的「畫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