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蘇綽起草六條詔書 始創「朱出墨入」記帳法

文/周曉輝
蘇綽提出了「朱出墨入」的記帳方法。這一記帳法被後世承襲,沿用超過千年。(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4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蘇綽(498年—546年),字令綽,京兆郡武功縣(今陝西武功西)人。蘇家是武功縣的大族,他的祖輩幾代人都做過郡守,其父親蘇協也擔任過武功郡守。

年少時的蘇綽就十分好學,博覽群書,尤為擅長算術。蘇綽的堂兄蘇讓出任汾州刺史時,當時的西魏丞相宇文泰為其踐行,臨別時宇文泰問蘇讓,「你家中子弟還有誰可以被朝廷任用?」蘇讓遂推薦了蘇綽。宇文泰隨後召見了蘇綽,並任命他為行台郎中。

嶄露頭角

蘇綽任行台郎中一年多,宇文泰並沒有再去深入了解他。不過,各部門官員如若遇到煩難之事,都要找蘇綽諮詢過才能做決斷;官署之間的文書往來,也都使用了蘇綽擬定的格式。行台的官員們都稱讚蘇綽的才幹。

一次,宇文泰與僕射周惠達討論政事,有些問題周惠達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便請求先出外找人商議一下。出來後,周惠達命人找來蘇綽,將所討論之事告知。蘇綽很快為其分析裁定好。周惠達據此呈報給宇文泰,宇文泰連連稱讚,便問是誰給出的主意。周惠達答說是蘇綽,並說他有「王佐之才」。於是聽很多人誇過蘇綽的宇文泰很快將蘇綽提拔為著作佐郎。

一天,宇文泰與公卿們一起去昆明池觀看捕魚,途經城西漢代倉庫遺址時,宇文泰詢問左右可否知曉關於這個地方的故事,周圍的人沒有能說上來的。於是有人推薦了博識多通的蘇綽。

蘇綽被召來後,將那地方的詳細情況一一告知。宇文泰非常高興,又進一步詢問天地造化之由來、歷代興亡之事蹟,蘇綽皆能對答如流。看到手下有如此博學之才,宇文泰非常高興,讓蘇綽跟在他身邊,兩人並轡徐行,就這樣一路聊到了昆明池,還是接著聊,最後顧不上捕魚的事就返回了。

回到住處後,宇文泰繼續跟蘇綽對談,兩人一直談到深夜。宇文泰又向蘇綽詢問治國之道,蘇綽向他講述了帝王之道以及申不害等的法家思想精要。起初,宇文泰是躺著聽蘇綽闡述,後來不知不覺中,宇文泰起身轉為正襟危坐。蘇綽一直說到天亮,宇文泰也沒覺得厭倦。

早上出來見到周惠達,宇文泰對他說:「蘇綽真是奇才,我要把政事委任給他。」當即任命蘇綽為大行台左丞,讓他參與處理機密大事。自此,宇文泰對蘇綽越來越信任和禮遇。

回到住處後,宇文泰繼續跟蘇綽對談,兩人一直談到深夜。示意圖,圖為明 陳洪綬《停琴品茗圖》局部。(公有領域)

始創「朱出墨入」記帳法 起草《六條詔書

出任新職後,蘇綽不負宇文泰的信任,先是制定了公文案卷的格式,又提出「朱出墨入」的記帳方法,即用紅色墨水記錄支出,用黑色墨水記錄收入。「朱出墨入」記帳法被後世承襲,沿用超過千年。之後蘇綽還制定了記帳和戶籍登記的規則。

在東魏丞相高歡兵分三路於大統三年(537年)進攻西魏時,諸將都打算分兵抵抗,只有蘇綽和宇文泰認為應該集中兵力抗敵。於是西魏軍採用了集中兵力的戰術,不但成功抵禦了東魏的進攻,還在潼關活捉了東魏大將竇泰。蘇綽因此被加封衛將軍、右光祿大夫銜,受封美陽縣子爵,食邑三百戶。之後又被加授通直散騎常侍,晉封美陽伯爵,增邑二百戶。大統十年(544年),又被授大行台度支尚書、領著作郎,兼任司農卿。

當時,東魏和西魏都暫停互相的進攻,開始休養生息,宇文泰打算推行改革,從而使西魏走上富強之路。蘇綽殫精竭慮,為宇文泰謀劃。他主張裁減多餘的官員;實行屯田制度,以便為提供軍隊和國家提供更多的資金。蘇綽還起草了《六條詔書》,在得到宇文泰的同意後開始施行。

《六條詔書》包括:治心、敦教化、盡地利、擢賢良、恤獄訟、均賦役。這六條包括了政治、經濟、教育、司法等諸多方面,既是施政綱領,也是對當時官員的整體要求。

排在第一條的「先治心」說的是君臣首先要修正自己的德行,清心寡慾,摒除雜念,做到心境平和。君王要施行仁義,忠誠守信、孝敬父母,還要能明察秋毫,這樣才能得到百姓的愛戴和擁護。

詔令中寫道:「夫所謂清心者,非不貪貨財之謂也,乃欲使心氣清和,志意端靜。心和志靜,則邪僻之慮無因而作。邪僻不作,則凡所思念無不皆得至公之理。率至公之理以臨其人,則彼下人孰不從化?是以稱理人之本,先在理心。」這段話的意思是修心所要達到的目標,不僅僅是不貪財,而是更高層次的心和志靜。做到了心和志靜,包括貪財在內的種種邪念就都不會萌生。邪念不萌生,則官員們所思所想的就都是至公至正的治國之道。用這至公至正的道理來治理百姓,百姓哪有不聽從教化的?因此說治理百姓的根本先要「治心」。

第二條「敦教化」就是要教化百姓,要用純樸的風氣去感染百姓,要以道德去引導百姓向善,以禮義教導百姓互相關愛、禮讓,使他們能夠和睦相處。這樣百姓就不會為了爭奪個人的利益而互相怨恨和爭鬥了。從前的先王之所以可以做到移風易俗、使民風重歸純樸,不費力就能達到天下大治,無不是因為做到了這一點,所以這點很重要。

第三條「盡地利」就是勸課農桑,讓百姓積極利用土地,不違農時,從事農業生產。

第三條「盡地利」就是勸課農桑。示意圖,圖為清 陳枚《耕織圖冊‧一耘》。(公有領域)

第四條「擢賢良」就是選拔合格官員。選拔官員,不拘資歷和門第,要看重品行和才能。要善於發掘人才,要勇於起用人才。選拔的官員不僅要具備才幹,還要為人正直、品行好,也就是德才兼備,這樣才能擔負起教化百姓的責任。此外,還要精簡機構、罷黜冗員。

第五條「恤獄訟」就是慎重對待訴訟。要明斷獄案、賞罰分明,不能濫施刑罰,而要「隨事加刑,輕重皆當」。

第六條「均賦役」就是均平賦役,要憐憫百姓,不可「捨豪強而徵貧弱」。

宇文泰非常重視這個《六條詔書》,常將其放置在座位左右,還下令各級官員認真學習。所有地方郡守令長等官員,如果不能熟練掌握及應用《六條詔書》和記帳方法的,不能繼續做官。

不僅如此,宇文泰還開設學校,選拔中下級官吏學習《六條詔書》的內容。《六條詔書》遂成為西魏各級官員施政的綱領和準則,當時西魏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改革舉措都是依據《六條詔書》制定的。

《六條詔書》推行後,原本弱於東魏的西魏國力迅速強大,由此為北周統一北方以及後世的隋統一全國奠定了基礎。

鞠躬盡瘁

蘇綽為人節儉樸素,不置辦私人產業,家裡只靠俸祿過活,沒有多餘的財產。因為天下尚未平定,他將國家的治亂興衰當作自己的責任,為西魏的富強鞠躬盡瘁。

蘇綽廣泛尋求賢德之才,與之共同弘揚治國之道。凡是他推薦之人,都官至高位。他常常與公卿討論政事,從白天到深夜。事無大小,都在他的掌握下。

蘇綽常常與公卿討論政事,從白天到深夜。示意圖,圖為明 仇英《上林圖》局部。(公有領域)

因為過於勞累,蘇綽患上了氣血不通的疾病,於大統十二年(546年)在任內去世,終年49歲。

宇文泰聽聞噩耗後,痛惜萬分。對於蘇綽葬禮的規格,宇文泰有些猶豫,他很想厚葬蘇綽並追贈豐厚的財物和諡號,但以他對蘇綽的了解,崇尚儉約的蘇綽必定不希望宇文泰這麼做。在與其他公卿商議之後,宇文泰最終決定尊重蘇綽節儉的品性、彰顯他的美德,便下令從簡安葬。

蘇綽歸葬武功縣時,只用一輛布篷車裝載棺槨。宇文泰與公卿們都步行送出同州城門外。宇文泰親自在靈車後以酒澆地祭奠,並說:「蘇尚書平生行事,他的妻子兒女、兄弟們有不知道的,我都知道。只有你了解我的心思,我也了解你的心意。正想著我們攜手共同平定天下,不幸你竟捨我而去,我該怎麼辦呢!」說到這裡,宇文泰放聲痛哭,酒杯也掉到地上了。

到了蘇綽下葬那一天,宇文泰又派使者以牛、羊、豬三牲祭奠他,並親自為他撰寫祭文。

蘇綽去世後十一年,北周取代西魏。周明帝二年(558年)十二月,蘇綽與賀拔勝等十三人配享周太祖(宇文泰)廟庭。又過了二十多年,隋朝取代北周。開皇元年(581年),隋文帝楊堅以其為「前代名賢」,下詔追贈蘇綽為邳國公,以其子蘇威襲爵。

宋代理學家朱熹曾讚道:「蘇綽一代之奇才,今那得一人如此!」

參考資料:

《周書》列傳十五
《北史》列傳五十一

責任編輯:李婧鋮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闊平的官道上,馬蹄聲、車輪聲交織著,嚴整的官府車隊風塵僕僕,自北方而來。這是東漢後期,一位豫章太守走馬上任的車隊,那輛最高大的雙駕馬車中,隱約可以見一個峨冠博帶、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子。從踏進豫章境內的第一天起,他就迫不及待地打聽一個平民百姓的住處,意欲親自拜訪。
  • 中國古代史籍中,包括官方修訂的史書,如二十四史,都記載了不少古代帝王將相信奉佛道以及各種神異之事,比如《明史》和《庚巳編》就記述了「以清忠勁節,負天下重望,為近時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臨終時的瑞象。
  • 明朝英宗年間有一位很得民心也很有名氣的大臣陳鎰,他是江蘇人,他的來歷還真不簡單。這得先從《庚巳編》記載的一則故事說起。
  • 古代有一種算命方法是揣骨聽聲,而用這種方法給人算命的以盲人居多。如《北史》中記載東魏權臣高歡未發達時,曾遇到一位盲眼老婦人,她為在座之人摸骨後說,他們都將顯貴,且都是因為高歡的緣故。後來果真如此。北齊文襄帝在位期間,有個盲人叫吳士雙,擅長聽聲算命,文襄帝讓其通過講話聲音測算臣子劉桃枝、趙道德等人的命運,吳士雙都說對了。
  • 三國時期,曹操有一心腹謀臣郭嘉,此人不是預言家,但他對時局的預測往往精確無比。他算無遺策,為曹操剖析袁紹、孫策等人的性格,以及事件的發展,均有著獨到的見識。曹操與郭嘉,前者慧眼識人,用人不疑;後者慧眼識主,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演繹了亂世的君臣之義。
  • 清朝康熙年間,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稱為「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員陸隴其。他清廉到什麼程度?在做縣令時,過生日連壽宴也無錢置辦。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調侃他,他卻對夫人說:「你且出堂視之,較壽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擺滿了密密麻麻的香燭,都是當地百姓自發來擺的。無疑,他們對這位愛民如子的縣老爺充滿了敬意。
  • 當關在監獄中的囚犯聽說審判他們的官員生病,居然紛紛齋戒為其祈禱;當囚犯們聽說這位官員將調任他職,居然都流淚哭泣。這樣的情形在歷史上也是不多見的,聞者都相當震驚。這位讓獄囚為之禱疾落淚的官員就是唐朝初年負責刑獄的大理寺卿張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從三品,乃朝廷重臣。張文瓘緣何讓獄囚如此感念?
  • 明朝英宗正統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門外格外的熱鬧,幾十名朝廷大臣正在為辭官返鄉、已年逾七旬的禮部侍郎王士嘉踐行,他們中有內閣首輔楊士奇、楊溥等。當時「送者車百輛,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依依惜別時,眾人紛紛賦詩頌德相贈。
  • 南北朝時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後輔佐過四位皇帝。他的父親高韜是北魏太祖時的丞相參軍,但是在高允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氣度不凡,當時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見他後,深以為異,感歎道:「高允穎慧天然,蘊含於內,文采飛揚,彰顯於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見不到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