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年輕夫婦 在美國白手起家的傳奇

人氣 494

Epoch Times Photo
作者:Liz Brody
(大紀元記者趙孜濟編譯)當西德拉·卡西姆(Sidra Qasim)和瓦卡斯·阿里(Waqas Ali)連一個英語單詞都不會說的情況下來到美國時,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創業之旅上能走多遠。

沒有人確切知道西德拉·卡西姆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她母親的猜測是在1986年一場著名的板球比賽前三四天,巴基斯坦隊以一個三柱門擊敗了印度隊。這好比預示了她後來的人生中為自己做出的無數選擇一樣,西德拉選擇了自己的生日。

西德拉和另外五個兄弟姐妹在巴基斯坦小城市奧卡拉(Okara)外,緊鄰芥末葉,橙子和芒果的農場旁邊長大。她總是愛問為什麼事情不能有所不同。首先,為什麼數百萬像她這樣的女孩要留在家裡相夫教子,讓周圍的男人決定她們的生活?

西德拉一遍又一遍地問為什麼,直到她最終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那是什麼?就是她的公司Atoms,這是她與丈夫瓦卡斯·阿里(Waqas Ali)共同創立的,每年通過銷售運動鞋帶來1200萬美元的收入。

公司總部在布魯克林有一個13,000平方英尺的倉庫,倉庫裡有自己的藝術畫廊,以及許多窗戶。在溫暖的下午,她會眺望東河( East River)對面的曼哈頓天際線和更遠的地方。

在她出生的那一天,在她自己選擇的那一天,她周圍的保守穆斯林社區不會想到她會走多遠,也不會想到她不再讓自己的思緒飄回半個世界之外的小家鄉。「我很難再回去了」她說。

西德拉不知道為什麼她長大後會挑戰一切,這不像是來自她家人的鼓勵。她的危機感在她17歲時變得特別緊迫,因為她的母親邀請了一位媒人到他們家。

在抗議之後,西德拉最終將她的度普塔(dupatta, 長頭巾)罩在頭上與客人見面,媒人詢問她一系列問題,她會做飯嗎?她會縫紉嗎?西德拉知道她應該低著眼睛,「但我非常生氣,我直視著她的眼睛。我告訴她我還沒有準備好。」媒人說:「每個女人都這麼說,但結婚後會愛上丈夫。」

那次訪問是許多相親活動的第一次,這些相親活動激怒了年輕的西德拉。她的母親沙姆沙德·阿赫塔爾(Shamshad Akhtar)回憶說,在一次長途跋涉去見一位未來的新郎的家人之後,西德拉說,「你可以帶我跑遍全世界,但我就是不會結婚。」

18歲時,西德拉開始和她在姨媽家遇到的一個學生一起出去玩。他是四個兄弟中的第二個,當時他17歲,從一個小村莊搬到奧卡拉後,因為不及格留級一個年級,他發現奧卡拉這個城市比學校更吸引人。那裡有商場,餐館和他見過的第一座教堂。

「他告訴我的這些事物我都沒有見過。 因為,如果我要進城玩,我就必須有兄弟、母親、父親或一群人陪同,而且目的地都是事先規定好的」,西德拉開始感覺到不平等的荒謬。兩人討論了賦予婦女權力和各種其它問題。戀愛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種姓,不能通婚。然而,那個名叫瓦卡斯·阿里的學生後來卻成了她的丈夫。

阿里勉強進入拉合爾(Lahore)的一所大學,拉合爾是一個大城市。他花光了最後一盧比來支付學費。他是家裡的第一個大學生。在那裡,他努力地學習物理學。但懷疑悄悄地進入了他的思想:我只是一個鄉村男孩。即使我畢業了,我也不會成功。我不夠好。他的恐懼折磨著他。

「我每週都會考慮自殺,因為我的父母為我犧牲了很多」,他說,「後來,有人告訴我互聯網的事情——」西德拉插話道,「這救了你一命」。

阿里開始在計算機實驗室裡花幾個小時學習他所能學到的關於數字世界的一切。到2010年初,他萌生了一個創業的想法,幫助其它公司在線銷售他們的產品。他聯繫了剛剛獲得經濟學學位的西德拉。她會加入他嗎?儘管他們種姓不同,但他有浪漫的憧憬——儘管他知道現在不是與她談戀愛的合適時機。

「西德拉非常講求實際」,他喃喃地道,記憶往事時忽然害羞起來了。

「我現在依然是」,她堅定地笑著說。

經過一個月的奮鬥,西德拉終於讓她的父母同意她搬到拉合爾。阿里從大學輟學了。他們沒有電腦,也沒有他們所銷售的東西的實際經驗。更糟糕的是,他們錯誤地估計了到達目標市場的能力。

「在互聯網業務中取得成功的人是超級富豪」,阿里說,他們不認識任何這樣的人。為了吸引潛在客戶,他們舉辦了一場大型活動。阿里的母親給了他們7萬盧比(約合800美元),讓他們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

「沒有潛在客戶上門」,阿里說,「我們損失了7萬盧比。西德拉和我吵架了。」這次活動是失敗的。他們的家人讓他們回家。

他們很悲慘。但就在一切似乎都毫無希望的時候,他們得到了令人震驚的消息:他們贏得了一筆撥款——1萬美元。「我們甚至忘記了我們曾經申請過」, 西德拉說。

整件事都是偶然發生的。當他們第一次尋找客戶時,他們遇到了一群技藝高超的皮革工匠。工匠們對他們的服務不感興趣。因此,阿里和西德拉想出了另一個想法,因為他們尋求所有的商機:如果他們建立了一個在線皮鞋業務,然後讓工匠製造產品,這個提議如何?這些工匠說,不錯。西德拉和阿里聽說谷歌為巴基斯坦的初創公司提供創業資金,於是他們就用鞋業公司的概念提出了申請。

有了創業資金,他們沒有馬上回到拉合爾。他們一頭扎進學習有關皮鞋貿易的每一個細節,從電子商務,到檢查生皮是否有疤痕,再到在鞋底上刻上訂製信息。當他們一起創建了名為Markhor的公司時,西德拉對阿里的感情變得更加堅固。

他們在Twitter上分享公司的成長和他們對未來的願景。阿里不停地瀏覽平台上有興趣的人:來自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移民在美國創業的創投和創始人。阿里加入了他們的談話,也經常有人成為他的粉絲。

為了尋找初次生產所需的資金,他們聯繫了所有能找到的初創計畫。兩人甚至申請了美國Y Combinator(創投公司)為期三個月的「硅谷加速器」(Silicon Valley accelerator)項目,這個項目以推出Airbnb和DoorDash等大項目而聞名。每個項目大約都有10,000家公司競爭,成功率約為2%,低於哈佛大學的錄取率。所以,他們並不奇怪自己沒有入選。

兩人將注意力集中在「啟動者」(Kickstarter)上。該平台不接受來自巴基斯坦的項目,因此他們決定在美國註冊公司。2014年2月,阿里借了3,500美元,開始了他的第一次飛機之旅。他的幾個Twitter聯繫人同意在美國為他宣傳。當他回來時,他已經從兩位投資者那裡籌集了3萬美元。

帶著其中的一些錢,他和西德拉開始參與啟動者的活動。2014年9月22日,巴基斯坦標準時間晚上8點,兩人屏住呼吸,按下「啟動」按鈕。令他們驚訝的是,他們籌集了107,286美元。接下來,他們不顧她父親的強烈反對,於3月8日(國際婦女節)結婚,並再次向Y Combinator申請。

這一次,阿里和西德拉入選了。他們幾乎不會說英語。

這對夫婦於2015年抵達山景城(Mountain View)參加Y Combinator的夏季課程。在三個月的時間裡,他們與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畢業生一起交流,創辦令人興奮的科技新創公司,而兩人則與生皮和供應鏈的困難搏鬥。

晚上,他們沉浸在英語中,觀看帶字幕的美國電影,聽創業播客。「老實說,如果我想知道他們是否醒著,就看他們的音頻是否是開著的,」後來成為他們室友的安托萬·麥格拉思(Antoine McGrath)說。「他們時時刻刻都在學英語。」

阿里和西德拉都不敢相信他們會走到這一步。他們似乎快要上路了。

直到,他們又一次失敗。

他們環顧四周,越往下看,就越是注意到,在美國,特別是在硅谷,人們不穿皮鞋,甚至在辦公場所都不穿。他們的目標客戶實際上都穿運動鞋。在巴基斯坦,商務著裝確實意味著皮鞋,但是即使在巴基斯坦,他們公司的銷量也很差,因為它太貴了,人們不習慣在網上買那種東西。他們再一次犯了一個錯誤,沒有研究他們的市場。這個後果在最後的演示日顯露出來,當時在購買他們鞋子的60或70名Y Combinator的參與者中,只有幾個穿著它們。

但阿里和西德拉意識到他們錯過了更重要的東西。為了走得更遠,他們嘗試了所有可行的門路,使他們微微偏離了方向。現在是他們制定自己的方向的時候了。於是他們在租來的公寓裡一起坐下來思考,西德拉問她的丈夫:「我們可以回家重新開始,但我們已經在這裡了。機會在等待我們。但那個機會是什麼?」

阿里在谷歌文件建了一份他們命名為「K2項目」的文檔中輸入了這些問題,K2是一座橫跨巴基斯坦-中國邊境的山峰,這是世界上最難攀登的山峰。然後他們不斷地寫下問題自問:你為什麼從事鞋類行業?如果你想做鞋子,為什麼不去耐克工作呢?這是我們餘生想做的事情嗎?

每天,他們帶著一堆關於公司、創始人和產品的書籍和案例研究去金門公園,坐在那裡閱讀,挖掘答案。他們討論彼此的想法,把他們的見解寫在筆記本上,然後阿里會繕打存入文檔裡。

「很多時候,我們提出了新的問題」,西德拉說,「已經有這麼多運動鞋公司了,我們為什麼還能創建一家新公司?我們的品牌能有什麼新意?」

慢慢地,他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不是只有做鞋子的生意,而是在人們每天使用的東西的基礎上去完善它。鞋子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因為它有很多可以創新的地方。如果他們做得好,有一天可能會擴展到其它必需品。他們還從之前的經驗知道,他們非常重視質量和細節勝於其它競爭者。這總能使他們與眾不同。

問了自己這麼多問題之後,他們得出了一個結論,既清晰又痛苦:要做到這一點,他們將不得不再次放棄一切,重新開始。但這一次,他們打算徹底了解自己的市場,找出新的路線。

他們興奮不已,跑遍鞋店,假裝是想要了解運動鞋行業的學生,試圖找出人們每天喜歡穿什麼。他們在街上採訪了男男女女,拍攝了他們走路、站立和坐著時如何移動雙腳的照片。

他們決定以「令人難以置信的舒適性和完美的貼合度」作為他們的賣點。也就是說,他們的運動鞋每種型號(尺寸)之間的差距是一般鞋子的一半,這樣就使顧客可以選擇更貼近自己尺寸的鞋子。這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特點。他們稱新公司為「原子」(Atoms),以反映他們將達到原子級的質量。甚至連鞋子上的橢圓形孔眼都精準到能夠使定製鞋帶保持平坦。

他們花了一些時間尋找能符合他們規格的製鞋廠,最後在韓國找到了一家工廠。第一批樣本一到,他們就在他們的公寓舉行了一個非正式的活動,邀請他們在Y Combinator認識的學員品嘗巴基斯坦食物,並免費贈送10.5尺碼的原子鞋。這個策略奏效了。喜愛他們的產品的人出現了——他們在推特和Instagram上傳播了他們對原子鞋的喜愛。

這對夫婦從K2項目中還了解到他們應該圍繞城市藝術社區創建自己的品牌。他們的靈感來自這樣做而成功的公司:耐克專注於跑步,巴塔哥尼亞服裝公司(Patagonia)的環境理念。

「如果我們要建立一個全球運動鞋品牌,並成為我們生活的一大部分,那必須與我們的興趣有關」,阿里說,他是一個詩人,而西德拉會畫畫。「創造力,藝術,音樂,鼓舞人心的故事必須是一個主題。」

2018年10月的一天,西德拉和阿里收到了Reddit聯合創始人兼風險投資人亞歷克西斯·奧哈尼安(Alexis Ohanian)的電子郵件。那天他飛抵舊金山晚上已11點左右,想直接來他們的公寓。他之前在YC見過這對夫婦,買過他們的皮鞋,現在聽到了關於他們轉折點的故事。

「我深深記得他們對質量的痴迷程度」,他說,「對於我們大多數技術高管來說,運動鞋比皮鞋更讓人放鬆。」

當他出現在他們與另外四個人合租的房子裡時,他們把他帶到了地下室,在那裡他們布置了一個小的試穿鞋區。亞歷克西斯累得躺在他們的沙發上聊了大約一個半小時。他們想讓他試穿原子鞋,但他們還沒有14.5碼的鞋來配他的大腳,所以他們送給他一雙另一尺碼的鞋給他妻子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美國職業網球選手)。

當世界排名第一的網球選手豎起大拇指稱讚原子鞋時,亞歷克西斯成為原子公司的A輪融資的主要投資者,該系列籌集了810萬美元。早期風險投資公司Day One Ventures的瑪莎·布赫(Masha Bucher)在了解了西德拉和阿里之後,也加入了這一輪融資。

她說:「原子公司的祕密武器是他們在各個方面都是優秀的合作夥伴。」令她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他們作為一對夫婦在工作和家庭都配合得天衣無縫,這反應在他們彼此尊重的交談方式,巧妙地駕馭自我的方式,以及一起仔細思考決策上。」

那一年,2019年,兩人搬到了紐約,在這座城市的藝術界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他們正式推出了Model 000的原子鞋。

(由原子鞋公司提供)

四月第一個溫暖的日子,西德拉在公司倉庫的成堆鞋盒周圍檢查。她和阿里從布魯克林海軍造船廠租了這棟寬敞的樓層,這裡是前二戰軍艦的建築工地,現在是高級製造中心。她穿著一件透明的白色襯衫。但她的手很冷。「我剛剛不得已解僱一個人」,她解釋道,「這種事總是讓我感到非常焦慮。」

對於她和阿里來說,這是一個不久前只能出現在他們夢中的空間。大型窗戶環繞著四周。一邊是藝術畫廊,由一堵鞋盒製成的牆隔開,其中一些鞋盒是敞開的,露出原子時尚色彩繽紛的運動鞋,像寶石一樣鑲嵌在結構上。但正如解僱提醒西德拉的那樣,即使是這個新夢想也將伴隨著一系列挑戰。

「每次我這樣做」,她都很難過,「當我想到他們將如何告訴他們的家人,他們失去了工作,一些瘋狂的故事就在我的腦海中上演。我必須繼續把自己帶回來。比如,嘿,西德拉,如果有人不成功,這對他們自己或公司都沒有好處。你越早解僱他們越好。」

阿里也有自己的心魔。在大學裡困擾他的自我懷疑有時仍然籠罩著他。他害怕員工、投資者甚至客戶注意到他,他會出汗。但他已經突破了。「現在我通過閱讀其他人經歷過這些事情的故事來消除對自己的懷疑」,他指著架上一堆書說。只要瞥一眼標題——《從零到一》(Zero to One),《巨人的公司》(In the Company of Giants)——往往會讓他從消極的漩渦中走出來。

他們的完美主義心態也會帶來麻煩。「我認為這是一個問題」,前室友安托萬·麥格拉思(Antoine McGrath)說,他成為原子公司的運營主管。(「這是一艘我不能錯過的火箭飛船」,他說。)

有一次,阿里堅持要修復一個幾乎察覺不到的皺紋,使得他們第一款鞋的推出推遲了三到四個月,收入銳減。阿里說,這是一把雙刃劍:你想用最好的產品進入市場,但你也需要推出一些東西才能得到客戶反饋,因為「也許人們正在尋找某一樣東西,而你的假設是錯的。此外,產品發布會給你帶來動力。當你拖延時,你會失去腦中的動力。這和收入一樣重要。」從這一經驗中,他們於今年六月準時推出了第二款型號。

他們變得更加靈活。當疫情到來時,原子公司迅速開始銷售電影明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著名橄欖球運動員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所戴的口罩。

他們還建立了一些合作,包括與著名藝術家Aerosyn-Lex Meštrovi合作製作的版本。他曾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和白宮展出過他的作品,現在他的作品又出現在原子公司的畫廊。這雙鞋來自他們正在進行的新工作計劃,AAG(烏爾都語為「FIRE」,意思是「火」)。該計劃旨在建立一個社團,邀請藝術家在他們的畫廊舉辦展覽、音樂會、詩歌朗誦和眾籌扶持項目(NFT)發布等活動。

在這段時間中,他們生了一個小女孩名叫阿里夫(Aliff),剛滿一歲。與此同時,西德拉在巴基斯坦的家庭也因為原子公司而有所改變了。她的妹妹創辦了自己的生育健康產品事業。她的母親阿赫塔爾(Akhtar)成為一所學校的校長,在那裡她為年齡較大的學生開設了一個計算機實驗室。

「如果我能回到過去」,阿赫塔爾說,阿里翻譯道,「我真的會讓我的女兒們做他們自己,支持她們,這樣她們就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

阿赫塔爾說,作為一個女人,她也有野心,也想成為一名醫生或飛行員,但這是不可能的。現在,她把它帶到教學中,成為奧卡拉第一個會開車的女性。今天,她對她的孫女阿里夫寄予厚望。

「她的母親和父親從巴基斯坦的籠子裡衝出來,在沒有我們支持的情況下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阿赫塔爾通過阿里說,他的聲音在翻譯時顯得激動。「我相信她會有很棒的人生」。

如今,原子公司面臨的最大挑戰是發展自己的團隊。以公司的方式而言,招聘就像解僱一樣困難。再加上通貨膨脹,以及一如既往的供應鏈問題。但是,在他們無休止地追求完美日常運動鞋的過程中,西德拉和阿里已經學會了如何找到前進的道路。「每次我們陷入困境時,我們都會回去閱讀Y Combinator時代的原始谷歌文檔」,她說,「我們知道我們必須做什麼:提出正確的問題。」

轉載自《企業家》(Entrepreneur)

賦予企業人士改變世界的力量/企業家®(Entrepreneur)致力於激勵世界上有遠見的領導人,他們有責任透過他們的創新理念、企業和觀點做出改變。

原文「How This Pakistani Couple Turns Their Passion Into a Multi-Million Dollar Business in New York in Just 3 Yea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大紀元時報》版權所有 © 2022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和主張,內容僅作一般資訊參考用,沒有任何推薦或招攬之用意。大紀元不提供投資、稅務、法律、財務規劃、房地產規劃或其它個人理財的建議。大紀元不擔保文章內容的準確性或時效性。

責任編輯:茉莉

相關新聞
個人理財:成為百萬富翁再退休 9個存錢建議
個人理財:百萬富翁18條「衰退期的金錢規則」
千禧一代百萬富翁的10個人生哲學
千禧一代5年內成為百萬富翁的8種方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喉舌不同調 誰跟習唱對台戲?
【探索時分】俄羅斯戰爭動員 四因素將致戰敗
【軍事熱點】一天內俄羅斯4架戰鬥機被擊落
【秦鵬直播】習近平露面 世行估中國GDP低於3%
【遠見快評】習近平露面 普京「公投」開票
【百年真相】權傾一時 張春橋預見自己下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