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年轻夫妇 在美国白手起家的传奇

人气 490

Epoch Times Photo
作者:Liz Brody
(大纪元记者赵孜济编译)当西德拉·卡西姆(Sidra Qasim)和瓦卡斯·阿里(Waqas Ali)连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说的情况下来到美国时,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创业之旅上能走多远。

没有人确切知道西德拉·卡西姆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她母亲的猜测是在1986年一场著名的板球比赛前三四天,巴基斯坦队以一个三柱门击败了印度队。这好比预示了她后来的人生中为自己做出的无数选择一样,西德拉选择了自己的生日。

西德拉和另外五个兄弟姐妹在巴基斯坦小城市奥卡拉(Okara)外,紧邻芥末叶,橙子和芒果的农场旁边长大。她总是爱问为什么事情不能有所不同。首先,为什么数百万像她这样的女孩要留在家里相夫教子,让周围的男人决定她们的生活?

西德拉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直到她最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是什么?就是她的公司Atoms,这是她与丈夫瓦卡斯·阿里(Waqas Ali)共同创立的,每年通过销售运动鞋带来1200万美元的收入。

公司总部在布鲁克林有一个13,000平方英尺的仓库,仓库里有自己的艺术画廊,以及许多窗户。在温暖的下午,她会眺望东河( East River)对面的曼哈顿天际线和更远的地方。

在她出生的那一天,在她自己选择的那一天,她周围的保守穆斯林社区不会想到她会走多远,也不会想到她不再让自己的思绪飘回半个世界之外的小家乡。“我很难再回去了”她说。

西德拉不知道为什么她长大后会挑战一切,这不像是来自她家人的鼓励。她的危机感在她17岁时变得特别紧迫,因为她的母亲邀请了一位媒人到他们家。

在抗议之后,西德拉最终将她的度普塔(dupatta, 长头巾)罩在头上与客人见面,媒人询问她一系列问题,她会做饭吗?她会缝纫吗?西德拉知道她应该低着眼睛,“但我非常生气,我直视着她的眼睛。我告诉她我还没有准备好。”媒人说:“每个女人都这么说,但结婚后会爱上丈夫。”

那次访问是许多相亲活动的第一次,这些相亲活动激怒了年轻的西德拉。她的母亲沙姆沙德·阿赫塔尔(Shamshad Akhtar)回忆说,在一次长途跋涉去见一位未来的新郎的家人之后,西德拉说,“你可以带我跑遍全世界,但我就是不会结婚。”

18岁时,西德拉开始和她在姨妈家遇到的一个学生一起出去玩。他是四个兄弟中的第二个,当时他17岁,从一个小村庄搬到奥卡拉后,因为不及格留级一个年级,他发现奥卡拉这个城市比学校更吸引人。那里有商场,餐馆和他见过的第一座教堂。

“他告诉我的这些事物我都没有见过。 因为,如果我要进城玩,我就必须有兄弟、母亲、父亲或一群人陪同,而且目的地都是事先规定好的”,西德拉开始感觉到不平等的荒谬。两人讨论了赋予妇女权力和各种其它问题。恋爱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种姓,不能通婚。然而,那个名叫瓦卡斯·阿里的学生后来却成了她的丈夫。

阿里勉强进入拉合尔(Lahore)的一所大学,拉合尔是一个大城市。他花光了最后一卢比来支付学费。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在那里,他努力地学习物理学。但怀疑悄悄地进入了他的思想:我只是一个乡村男孩。即使我毕业了,我也不会成功。我不够好。他的恐惧折磨着他。

“我每周都会考虑自杀,因为我的父母为我牺牲了很多”,他说,“后来,有人告诉我互联网的事情——”西德拉插话道,“这救了你一命”。

阿里开始在计算机实验室里花几个小时学习他所能学到的关于数字世界的一切。到2010年初,他萌生了一个创业的想法,帮助其它公司在线销售他们的产品。他联系了刚刚获得经济学学位的西德拉。她会加入他吗?尽管他们种姓不同,但他有浪漫的憧憬——尽管他知道现在不是与她谈恋爱的合适时机。

“西德拉非常讲求实际”,他喃喃地道,记忆往事时忽然害羞起来了。

“我现在依然是”,她坚定地笑着说。

经过一个月的奋斗,西德拉终于让她的父母同意她搬到拉合尔。阿里从大学辍学了。他们没有电脑,也没有他们所销售的东西的实际经验。更糟糕的是,他们错误地估计了到达目标市场的能力。

“在互联网业务中取得成功的人是超级富豪”,阿里说,他们不认识任何这样的人。为了吸引潜在客户,他们举办了一场大型活动。阿里的母亲给了他们7万卢比(约合800美元),让他们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没有潜在客户上门”,阿里说,“我们损失了7万卢比。西德拉和我吵架了。”这次活动是失败的。他们的家人让他们回家。

他们很悲惨。但就在一切似乎都毫无希望的时候,他们得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他们赢得了一笔拨款——1万美元。“我们甚至忘记了我们曾经申请过”, 西德拉说。

整件事都是偶然发生的。当他们第一次寻找客户时,他们遇到了一群技艺高超的皮革工匠。工匠们对他们的服务不感兴趣。因此,阿里和西德拉想出了另一个想法,因为他们寻求所有的商机:如果他们建立了一个在线皮鞋业务,然后让工匠制造产品,这个提议如何?这些工匠说,不错。西德拉和阿里听说谷歌为巴基斯坦的初创公司提供创业资金,于是他们就用鞋业公司的概念提出了申请。

有了创业资金,他们没有马上回到拉合尔。他们一头扎进学习有关皮鞋贸易的每一个细节,从电子商务,到检查生皮是否有疤痕,再到在鞋底上刻上订制信息。当他们一起创建了名为Markhor的公司时,西德拉对阿里的感情变得更加坚固。

他们在Twitter上分享公司的成长和他们对未来的愿景。阿里不停地浏览平台上有兴趣的人:来自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移民在美国创业的创投和创始人。阿里加入了他们的谈话,也经常有人成为他的粉丝。

为了寻找初次生产所需的资金,他们联系了所有能找到的初创计划。两人甚至申请了美国Y Combinator(创投公司)为期三个月的“硅谷加速器”(Silicon Valley accelerator)项目,这个项目以推出Airbnb和DoorDash等大项目而闻名。每个项目大约都有10,000家公司竞争,成功率约为2%,低于哈佛大学的录取率。所以,他们并不奇怪自己没有入选。

两人将注意力集中在“启动者”(Kickstarter)上。该平台不接受来自巴基斯坦的项目,因此他们决定在美国注册公司。2014年2月,阿里借了3,500美元,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飞机之旅。他的几个Twitter联系人同意在美国为他宣传。当他回来时,他已经从两位投资者那里筹集了3万美元。

带着其中的一些钱,他和西德拉开始参与启动者的活动。2014年9月22日,巴基斯坦标准时间晚上8点,两人屏住呼吸,按下“启动”按钮。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筹集了107,286美元。接下来,他们不顾她父亲的强烈反对,于3月8日(国际妇女节)结婚,并再次向Y Combinator申请。

这一次,阿里和西德拉入选了。他们几乎不会说英语。

这对夫妇于2015年抵达山景城(Mountain View)参加Y Combinator的夏季课程。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与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一起交流,创办令人兴奋的科技新创公司,而两人则与生皮和供应链的困难搏斗。

晚上,他们沉浸在英语中,观看带字幕的美国电影,听创业播客。“老实说,如果我想知道他们是否醒着,就看他们的音频是否是开着的,”后来成为他们室友的安托万·麦格拉思(Antoine McGrath)说。“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学英语。”

阿里和西德拉都不敢相信他们会走到这一步。他们似乎快要上路了。

直到,他们又一次失败。

他们环顾四周,越往下看,就越是注意到,在美国,特别是在硅谷,人们不穿皮鞋,甚至在办公场所都不穿。他们的目标客户实际上都穿运动鞋。在巴基斯坦,商务着装确实意味着皮鞋,但是即使在巴基斯坦,他们公司的销量也很差,因为它太贵了,人们不习惯在网上买那种东西。他们再一次犯了一个错误,没有研究他们的市场。这个后果在最后的演示日显露出来,当时在购买他们鞋子的60或70名Y Combinator的参与者中,只有几个穿着它们。

但阿里和西德拉意识到他们错过了更重要的东西。为了走得更远,他们尝试了所有可行的门路,使他们微微偏离了方向。现在是他们制定自己的方向的时候了。于是他们在租来的公寓里一起坐下来思考,西德拉问她的丈夫:“我们可以回家重新开始,但我们已经在这里了。机会在等待我们。但那个机会是什么?”

阿里在谷歌文件建了一份他们命名为“K2项目”的文档中输入了这些问题,K2是一座横跨巴基斯坦-中国边境的山峰,这是世界上最难攀登的山峰。然后他们不断地写下问题自问:你为什么从事鞋类行业?如果你想做鞋子,为什么不去耐克工作呢?这是我们余生想做的事情吗?

每天,他们带着一堆关于公司、创始人和产品的书籍和案例研究去金门公园,坐在那里阅读,挖掘答案。他们讨论彼此的想法,把他们的见解写在笔记本上,然后阿里会缮打存入文档里。

“很多时候,我们提出了新的问题”,西德拉说,“已经有这么多运动鞋公司了,我们为什么还能创建一家新公司?我们的品牌能有什么新意?”

慢慢地,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不是只有做鞋子的生意,而是在人们每天使用的东西的基础上去完善它。鞋子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因为它有很多可以创新的地方。如果他们做得好,有一天可能会扩展到其它必需品。他们还从之前的经验知道,他们非常重视质量和细节胜于其它竞争者。这总能使他们与众不同。

问了自己这么多问题之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既清晰又痛苦: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将不得不再次放弃一切,重新开始。但这一次,他们打算彻底了解自己的市场,找出新的路线。

他们兴奋不已,跑遍鞋店,假装是想要了解运动鞋行业的学生,试图找出人们每天喜欢穿什么。他们在街上采访了男男女女,拍摄了他们走路、站立和坐着时如何移动双脚的照片。

他们决定以“令人难以置信的舒适性和完美的贴合度”作为他们的卖点。也就是说,他们的运动鞋每种型号(尺寸)之间的差距是一般鞋子的一半,这样就使顾客可以选择更贴近自己尺寸的鞋子。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他们称新公司为“原子”(Atoms),以反映他们将达到原子级的质量。甚至连鞋子上的椭圆形孔眼都精准到能够使定制鞋带保持平坦。

他们花了一些时间寻找能符合他们规格的制鞋厂,最后在韩国找到了一家工厂。第一批样本一到,他们就在他们的公寓举行了一个非正式的活动,邀请他们在Y Combinator认识的学员品尝巴基斯坦食物,并免费赠送10.5尺码的原子鞋。这个策略奏效了。喜爱他们的产品的人出现了——他们在推特和Instagram上传播了他们对原子鞋的喜爱。

这对夫妇从K2项目中还了解到他们应该围绕城市艺术社区创建自己的品牌。他们的灵感来自这样做而成功的公司:耐克专注于跑步,巴塔哥尼亚服装公司(Patagonia)的环境理念。

“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全球运动鞋品牌,并成为我们生活的一大部分,那必须与我们的兴趣有关”,阿里说,他是一个诗人,而西德拉会画画。“创造力,艺术,音乐,鼓舞人心的故事必须是一个主题。”

2018年10月的一天,西德拉和阿里收到了Reddit联合创始人兼风险投资人亚历克西斯·奥哈尼安(Alexis Ohanian)的电子邮件。那天他飞抵旧金山晚上已11点左右,想直接来他们的公寓。他之前在YC见过这对夫妇,买过他们的皮鞋,现在听到了关于他们转折点的故事。

“我深深记得他们对质量的痴迷程度”,他说,“对于我们大多数技术高管来说,运动鞋比皮鞋更让人放松。”

当他出现在他们与另外四个人合租的房子里时,他们把他带到了地下室,在那里他们布置了一个小的试穿鞋区。亚历克西斯累得躺在他们的沙发上聊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他们想让他试穿原子鞋,但他们还没有14.5码的鞋来配他的大脚,所以他们送给他一双另一尺码的鞋给他妻子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美国职业网球选手)。

当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选手竖起大拇指称赞原子鞋时,亚历克西斯成为原子公司的A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该系列筹集了810万美元。早期风险投资公司Day One Ventures的玛莎·布赫(Masha Bucher)在了解了西德拉和阿里之后,也加入了这一轮融资。

她说:“原子公司的秘密武器是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是优秀的合作伙伴。”令她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们作为一对夫妇在工作和家庭都配合得天衣无缝,这反应在他们彼此尊重的交谈方式,巧妙地驾驭自我的方式,以及一起仔细思考决策上。”

那一年,2019年,两人搬到了纽约,在这座城市的艺术界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他们正式推出了Model 000的原子鞋。

(由原子鞋公司提供)

四月第一个温暖的日子,西德拉在公司仓库的成堆鞋盒周围检查。她和阿里从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厂租了这栋宽敞的楼层,这里是前二战军舰的建筑工地,现在是高级制造中心。她穿着一件透明的白色衬衫。但她的手很冷。“我刚刚不得已解雇一个人”,她解释道,“这种事总是让我感到非常焦虑。”

对于她和阿里来说,这是一个不久前只能出现在他们梦中的空间。大型窗户环绕着四周。一边是艺术画廊,由一堵鞋盒制成的墙隔开,其中一些鞋盒是敞开的,露出原子时尚色彩缤纷的运动鞋,像宝石一样镶嵌在结构上。但正如解雇提醒西德拉的那样,即使是这个新梦想也将伴随着一系列挑战。

“每次我这样做”,她都很难过,“当我想到他们将如何告诉他们的家人,他们失去了工作,一些疯狂的故事就在我的脑海中上演。我必须继续把自己带回来。比如,嘿,西德拉,如果有人不成功,这对他们自己或公司都没有好处。你越早解雇他们越好。”

阿里也有自己的心魔。在大学里困扰他的自我怀疑有时仍然笼罩着他。他害怕员工、投资者甚至客户注意到他,他会出汗。但他已经突破了。“现在我通过阅读其他人经历过这些事情的故事来消除对自己的怀疑”,他指着架上一堆书说。只要瞥一眼标题——《从零到一》(Zero to One),《巨人的公司》(In the Company of Giants)——往往会让他从消极的漩涡中走出来。

他们的完美主义心态也会带来麻烦。“我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前室友安托万·麦格拉思(Antoine McGrath)说,他成为原子公司的运营主管。(“这是一艘我不能错过的火箭飞船”,他说。)

有一次,阿里坚持要修复一个几乎察觉不到的皱纹,使得他们第一款鞋的推出推迟了三到四个月,收入锐减。阿里说,这是一把双刃剑:你想用最好的产品进入市场,但你也需要推出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客户反馈,因为“也许人们正在寻找某一样东西,而你的假设是错的。此外,产品发布会给你带来动力。当你拖延时,你会失去脑中的动力。这和收入一样重要。”从这一经验中,他们于今年六月准时推出了第二款型号。

他们变得更加灵活。当疫情到来时,原子公司迅速开始销售电影明星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和著名橄榄球运动员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所戴的口罩。

他们还建立了一些合作,包括与著名艺术家Aerosyn-Lex Meštrovi合作制作的版本。他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白宫展出过他的作品,现在他的作品又出现在原子公司的画廊。这双鞋来自他们正在进行的新工作计划,AAG(乌尔都语为“FIRE”,意思是“火”)。该计划旨在建立一个社团,邀请艺术家在他们的画廊举办展览、音乐会、诗歌朗诵和众筹扶持项目(NFT)发布等活动。

在这段时间中,他们生了一个小女孩名叫阿里夫(Aliff),刚满一岁。与此同时,西德拉在巴基斯坦的家庭也因为原子公司而有所改变了。她的妹妹创办了自己的生育健康产品事业。她的母亲阿赫塔尔(Akhtar)成为一所学校的校长,在那里她为年龄较大的学生开设了一个计算机实验室。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阿赫塔尔说,阿里翻译道,“我真的会让我的女儿们做他们自己,支持她们,这样她们就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

阿赫塔尔说,作为一个女人,她也有野心,也想成为一名医生或飞行员,但这是不可能的。现在,她把它带到教学中,成为奥卡拉第一个会开车的女性。今天,她对她的孙女阿里夫寄予厚望。

“她的母亲和父亲从巴基斯坦的笼子里冲出来,在没有我们支持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阿赫塔尔通过阿里说,他的声音在翻译时显得激动。“我相信她会有很棒的人生”。

如今,原子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发展自己的团队。以公司的方式而言,招聘就像解雇一样困难。再加上通货膨胀,以及一如既往的供应链问题。但是,在他们无休止地追求完美日常运动鞋的过程中,西德拉和阿里已经学会了如何找到前进的道路。“每次我们陷入困境时,我们都会回去阅读Y Combinator时代的原始谷歌文档”,她说,“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做什么:提出正确的问题。”

转载自《企业家》(Entrepreneur)

赋予企业人士改变世界的力量/企业家®(Entrepreneur)致力于激励世界上有远见的领导人,他们有责任透过他们的创新理念、企业和观点做出改变。

原文“How This Pakistani Couple Turns Their Passion Into a Multi-Million Dollar Business in New York in Just 3 Years”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

《大纪元时报》版权所有 © 2022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主张,内容仅作一般资讯参考用,没有任何推荐或招揽之用意。大纪元不提供投资、税务、法律、财务规划、房地产规划或其它个人理财的建议。大纪元不担保文章内容的准确性或时效性。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个人理财:成为百万富翁再退休 9个存钱建议
个人理财:百万富翁18条“衰退期的金钱规则”
千禧一代百万富翁的10个人生哲学
千禧一代5年内成为百万富翁的8种方法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重大立功留命?傅政华刑超薄周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方菲访谈】斯考森:FBI突袭搜查是否违宪?
【马克时空】维克兰特号 VS 山东号 舰载机是关键?!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