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詞人」李清照

曉晨 整理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這首李清照的《如夢令》傳神的表述了少女時期輕鬆悠閒的生活,流傳至今,讀起來還是琅琅上口。

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生於北宋神宗年間,卒年不詳。她再詩、詞、散文上有成就,但最擅長的,成就最高的還是詞,可以稱得上是「一代詞人」,無怪乎《四庫全書》提要云: 「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及抗軼周柳,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保而存之 ,為詞家一大宗矣。」

李清照是山東濟南人,出生於貴族世家,書香門第,父親李格非,曾為官禮部侍郎,提點京東刑獄,同時也是一個很風雅的文人。而母親王氏,則是狀元王拱辰的孫女,可謂家學淵源,加之李清照自小聰慧勤勉,才能有後來在詞壇獨樹一幟的成就。

李清照前期的詞多反映輕鬆悠閒少女、少婦的閨中生活,這是因為易安出生於宦臣之家,家境富裕優越,在她的詞中表現出一種明快清新的風格。如前面的《如夢令》表現出她外出遊玩,日暮時分坐船歸來的情景;而這一首「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有人來,襪鏟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逼真的刻劃出一個天真活潑又害羞的女子形象。

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對考古學極下功夫,是金石考據家,以「金石錄」一書名滿天下。李清照與趙明誠琴瑟和諧,常在一起品茶吟詩,收集金石。趙明誠外出為官的日子裡,易安用填詞來表述自己的思念之情,十分婉轉愁腸。《詞苑叢談》記載,一年重陽,李易安作重陽《醉花陰》詞,函致趙明誠,明誠自愧勿如,廢寢忘食三天三夜,填了十五闋,將易安的《醉花陰》也放在其中,交於朋友品評,朋友讀罷說:「這首『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 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廉卷西風,人比黃 花瘦。』最好,其中『莫道不消魂,廉卷西風,人比黃 花瘦。』最佳。」正是李易安所作《醉花陰》。

後來,金人南侵,皇帝投降,中原局面日非,他們夫婦無法在山東安居,便流亡到南京,趙明誠的健康也每況愈下,以至一病不起,享年只四十九歲。對李清照而言,真可謂是國破家亡,陷入悲苦的困境中,加之金人又攻南京,清照不得已再次走上流亡之途。其間,生活的苦難使她的詞風趨於含蓄深沉。《菩薩蠻》、《念奴嬌》、《聲聲慢》等詞表現了詞人長期流亡生活的感受。其中《聲聲慢》連用七對疊字,深刻的表述了她對歷遭國破家亡劫難後的愁苦悲慼,這首詞被譽為是「情景婉絕」的「絕唱」。

李清照的詞風在前期,即金人入侵流亡之前,是清麗、活潑、纏綿、柔婉的,後期的漂泊生活使得她面對破碎的山河,淪陷的故里,詞風由清麗婉約一變而為淒愴沉痛,近於蘇辛豪放一派。如《夏日絕句》中「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幾句,十分豪邁,頗為人所傳誦。

李清照作詞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認為詞「別是一家」。她的詞語言既淺顯自然,用典不多,善於運用口語、市井俗語,同時又韻調優美。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三彩是唐代陶瓷中的代表,也是多採軟釉陶的總稱,他所具有精湛陶瓷技藝,精美的藝術造型,以形象來記錄當時的歷史人物、動物、器皿…等等,那栩栩如生的駿馬「三彩馬俑」最為突出的,不僅使我們想到馬在唐代社會生活中的重要性,也反映了盛唐時期社會繁榮的景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