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熱線 第13集(下)

標籤:

【大紀元7月8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九評熱線節目)(接上期)
  主持人:剛才談到中國強大以及西方反華勢力所謂害怕中國強大的觀點。那麼最近也發生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比如最近高蓉蓉的事件,在海內外都引起了很大的關注,高蓉蓉她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在2003年的七月,她被不法人員劫持到龍山勞動教養所,後來在那裏因為遭受酷刑被毀容了,而且當時迫害的非常嚴重,那麼最近在六月十六號又傳出她遭到迫害致死的消息。關於這方面橫河先生能不能給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其中具體的過程呢?

  橫河先生:高蓉蓉事實上被抓過兩次,第一次是2001年前後,那時候關在馬三家。後來放出來以後2003年是第二次被抓,被抓以後在龍山教養院因為拒絕去參加污衊法輪功大會,被二大隊的警察叫唐玉寶就把她銬起來用電棍電她的臉大概有六七小時,因為高壓電棒電伏是一萬到兩萬伏,所以她臉完全被燒糊掉了。燒糊掉了以後他們沒有辦法,當天就把她悄悄的送到醫院裡面去,在醫院裡面看著就不會在勞教所裡受到別人的影響。其實當天一共有五個法輪功學員被電燒的。

  這個事情發生以後外面並不知道,是有人把他傳出來,傳出來以後,因為一直在醫院裡面看著,所以高蓉蓉當時身體非常不好,血壓很低。後來就是在醫院裡面有人想辦法把她救出來。
  營救出來以後把她拍了照,這已經是她被電了十天以後拍了照,拍了照以後就公佈了,這個照我們在海外都看到過。接下來的事情就非常奇怪了,中共在全世界的關注下然後把高蓉蓉給抓了,那時候動員了遼寧省的所有警力,他從省委開始就負責做這個事情,事實上是610中央一級的直接指示。像這種是屬於全國最大的大案,中共就限期破案,所以就到處抓,抓了很多人,最後才抓到了高蓉蓉。一抓到以後,事情馬上就(被曝光)公佈出來了,公佈出來中共也能夠在全世界關注下把她迫害致死,像這麼惡劣的情況我想在全世界上還不是很多。

  主持人:的確是。整個消息公佈出來以後,在海內外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在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最近法輪功學員都有去舉行集會活動把這項事情曝光出來。那麼我也想問一下就像您剛才說的,遭受迫害的情況,然後這個消息不久就傳出來了,照片不久也登出來了,為甚麼中共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如此兇殘?一直到把她迫害致死呢?

  橫河先生:這個從我的角度來判斷,中共叫兩害相衡取其輕。就是一個是法輪功,一個是國際輿論。它覺得那個更重要?它覺得法輪功比國際輿論對他的威脅更大,所以它可以不在意國際輿論。這是有先例的,六四的時候在天安門開槍,當時也有人提出來國際輿論怎麼辦?

  當時他們就認為保它的政權比國際輿論更重要。國際輿論可能過一段時間就過去,但是政權一旦沒有就永遠沒有了,這是它最要害的一個地方。這是有先例的,六四也是這樣的,事實上六四(事件)也是給他們一個鼓勵,為甚麼呢?六四以後很多的政府、團體、個人,慢慢的就淡化了六四。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就像)給了他們一個鼓勵,就是說這件事情一定會過去。

  再一個我認為和中共本性有關係,就是說它認為危及到它一黨專制統治的時候,或著黨利益的時候它是不顧一切的。而且最近它們在處裡很多問題上,比較喪失理智,已經沒有正常思維方式,往極端的方向走,所以這是我認為為甚麼會發生高蓉蓉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有的人認為: 中共針對法輪功的迫害,他相信有,在個別地方肯定是存在,而且中共的監獄本來就非常黑暗,而且警員的素質很低,所以像這種嚴重迫害肯定有,但是,是不是像報導所說的那麼普遍,從上到下這樣大規模的呢?有多少多少人被迫害致死,真的如此嚴重嗎?那麼從他個人的角度,好像沒有那麼嚴重,你們是不是講的太過分了?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呢?

  橫河先生:這和一般警察的暴力不一樣,因為這是自上而下的系統迫害。它規定你這個街道要達到100%的轉化率,那麼它有一條規定就是說你法輪功學員如果沒有轉化的話,送到勞教所就不算你街道的轉化率。所以為甚麼派出所要花錢去賄賂勞教所收下這個法輪功學員,因為只要把他送到勞教所就不算他的轉化率,你剩下的五個都轉化,還有八個沒轉化的送到勞教所,算你百分之百。

  然後到了勞教所他也規定轉化率,勞教所完成不了怎麼辦?他說:「我不管!你必須完成」。勞教所不就是警察,警察不就是幹這些事情?除了打沒有別的辦法,當然他不會下個文件說你必須把他打死,但打死人以後他不追究。這不就是鼓勵你打死,對不對?不追究這是有證據表明這一點的,長春插播事件以後,有一個叫劉海波的(法輪功學員)被打死了。打死以後,當時長春市委副書記常小平趕到打死人的那個公安局,下了三點指示。這三點指示是第一、對法輪功是一項艱鉅的政治任務不能怕流血死亡。第二、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現洩密,造成國際影響。第三、各級檢察機關對於法輪功人員出現的死傷不要介入調查,一切以大局為重。這就說明「打死」是從上面下來的。最近郝鳳軍出來以後,他揭露了同樣三句話,也就是在不同的省份有同樣的指示。也就是這個指示是來自中央的。打死了兩千六百名法輪功學員,(這是)公佈了(的)有確著證據的。有沒有中共公佈過處理過一人?沒有聽說過,對不對?

  孫志剛被打死以後,除了打死人以外,天河分局公安系統處理的十一個警察,包括天河分局的副局長,這個副局長就是當年打死法輪功學員李小晶的責任人,但是打死李小晶以後沒有被處理,所以鼓勵了他。我就認為對一部份人的人權侵犯,一定會擴展到對所有的人。打慣人的它煞不住手,不會說我就打你這幾個,它誰都打,所以才會造成後來把孫志剛打死,孫志剛被打死以後,處理了這麼多人,打死這麼多法輪功學員為甚麼沒處理?這就證明是從上面下來的政策。

  主持人:這政策等於是變相的鼓勵去殺人,非常殘酷的手段。
  橫河先生:除了鼓勵以外實際上它是逼著你去殺人,你不完成你就下崗,是逼著你去殺人。我就不相信對普通老百姓都如狼似虎的警察,一碰到中共認為是死敵的法輪功就變成綿羊了?不可能嘛對不對?所以這不是一個素質的問題,是一個系統的問題。

  主持人:而且就像我記得國內有一位郭國汀律師,他為了替一些法輪功學員做辯護,然後就因為這個他在國內就遭受到很多的迫害,現在他已經離開中國大陸,來到加拿大。
  橫河先生:我覺得國外的呼籲、國外的壓力是有一定作用的,當然有些人又不高興,又說是反華勢力。但是我覺得這種監督是很有必要的。為甚麼呢?我記得上次有人跟我講:「中國的事情很複雜,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解決的,民主是一條很長的路。」我說:「誰跟你說民主啊,咱們說你現在別殺人行不行?」你別找一些不相干的理由,人家也沒說今年就叫你行使民主,人家說你現在停止殺人行不行。那中共說:我做不到,因為我們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個沒有道理嘛,對不對!

  主持人:這完全是在找藉口找脫詞。其實像迫害的案例,不止高蓉蓉一例。在我們休士頓,可能在2001年的時候,或者更早就有一位叫覃永潔,他是從中國大陸勞教所逃出來的法輪功學員,他當時輾轉的來到休士頓。當時他身上還帶著非常嚴重的燙傷。

  橫河先生:是的,這已經好多年了,我記得當時休士頓的各個媒體都報導了,覃永潔是怎麼回事呢?他是在廣東打工,是在發傳單時被公安抓住了,抓住就叫他交代出來,他不說,就把他綁著,拿鐵棍燒紅了以後燙他,燙他腿上大概有11處或13處,那晚上打他的人累了去休息,譚永潔就掙脫了。掙脫了以後,跑到一艘貨船,躲到貨船裡面。上了貨船到了美國,在洛杉磯上岸,我記得他好像說要搭便車到佛羅里達,他好像聽說有個熟人在佛羅里達,可是司機到了休士頓就把他扔了下來不願意再載他,他就在街上攔警察,誰也不抓他,雖說非法移民也沒人抓他,他攔人也沒人理他,最後有一位女警察把他帶到警察局去。我記得當時所有休士頓的媒體都報導這個情況,因為當時我記得FOX CHANNEL 26,做了一個報導放在FOX全國的網頁上。當時法輪功學員宣稱受迫害被虐待被毒打,但是中共徹底否定,當時FOX就說,不管怎麼說,終於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帶著渾身的傷逃出來了,是做了一個活證人。這件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因為當時休士頓非常轟動。

  主持人:其實我們在海外所看到這些真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整個迫害在中國大陸是非常之嚴重的,因為中共這種體制實際上是它長久歷練出來這種殘暴的機制,它實際上已經是這樣形成了,所以它在這個迫害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橫河先生:其實就是說對某個人群的迫害,它會擴展到全社會去,為甚麼呢?因為它為了使迫害正當化,它必須要在宣傳上或者是在政策上要給迫害的人很多好處對不對,那麼一旦違法亂紀的事情被正當化以後,它就會擴展到全社會去。所以,我曾經看到一個報導,現在就很多了,當時還是比較少的,在河北省有一個人上訪,他上訪當局拿它沒辦法,縣裡的縣委書記就說,我們就說他是法輪功學員,讓北京的警察來抓他。所以他們就通知北京警察說他們這裡有一個怎麼怎麼樣的人,是法輪功學員,上北京上訪去了,北京警察就出動好幾百人去搜捕這個人。

  主持人:出動這麼多人。
  橫河先生:好幾百人去搜捕。你說說看,北京警察是甚麼?北京是那種扔個石頭都能夠砸到個部長的那個地方對不對,怎麼能夠受你一個小地方公安局長去指揮?

  主持人:對。
  橫河先生:所以他只要一說,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落網了,逃到北京去了,他們就能調動北京幾百名警察去抓他,抓住了以後怎麼問也不是法輪功學員,我想他還是能夠問出來的,對不對,最後證實不是法輪功學員。後來這件事情還登在河北日報上,後來這個事情就越來越多了,就說我要抓你,我就先說你是煉法輪功的,最近不是有個北京維權人士叫鄭明芳,當時抓她的人就找了個藉口,說她是煉法輪功的。所以這就是一個問題了。

  當這個法律系統允許有一個漏洞,這個漏洞對某一個人群我可以不執法,那麼自然而然就會把這個範圍擴大,我只要想不執法我就把你劃到這個人群裡面,所以最終損害的是全體人民的利益。一定是的,沒有人能逃得掉,包括黨的官員,包括在這個系統裡面的人都逃不掉。為甚麼?只要系統出了漏洞,只要你對一部份人違法行為正當化,那麼這個違法行為最終會波及到我們每一個人。

  主持人:所以這就像馬丁路德金的名言:「對一個地方的不公平就是對所有地方的不公平。」
  橫河先生:對,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人權是一個公物,對一個人的人權侵犯,就是對全體人類的人權侵犯。

  主持人:橫河先生,非常感謝您,今天我們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聽眾朋友,非常感謝您收聽我們今天的節目,我們下週同一時間再會。

(据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九評熱線》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九評熱線01集(一)橫河、封莉莉談為何要發表聲明
九評熱線01集(二)橫河、封莉莉談退黨浪潮的影響
九評熱線01集(三)橫河、封莉莉談為什麼共產黨是邪教
九評熱線01集(四)橫河、封莉莉談為什麼共產黨是邪靈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新聞看點】港DQ議員延任 中共連番「求美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