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14)——煉藝陶情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少女像(少華在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畫)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北京法制中心被關押七個月後,少華被強行勞教。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待了半月後,2002年底被非法押送北京團河勞教所。

少華現在可是很有名氣,團河勞教所警察們都知道有這麼個不好對付的「硬骨頭」,哪個隊都不敢收他,怕影響了上級定的所謂「轉化率」。

在團和勞教所,少華先是被長期單獨關押。開始的時候,少華沒有感到那麼大的壓力,後來他知道,前幾批被抓進來的法輪功學員還都沒「轉化」呢。勞教所騰不出手來對付他們這一批新來的。

少華一直在為維護權利而抗爭,爭取到很多本來應該擁有的權利,比如睡午覺,打電話,發家信,保證飯量等。

在前面同修開創出來的環境下,少華每天除了背法,還看了很多書,再就是想出一些辦法來講法輪功真相。

少華印象很深的是沈三白的一本自述中說到他妻子的一段事:一次沈府裡請來戲班表演,演了一出悲劇,其妻芸被感動得淚流不止,可是卻突然起身離去。沈三白不知何故,追出去,到了一個僻靜之處,問她怎麼了,她回答說:「古人演戲是為陶情,今之戲,徒令人斷腸,觀之何益!」

一個古代的普通女子都有這樣的標準,這樣的正念,再看看今天的人類社會,令少華頗為感觸。

少華重新撿起他多年沒練的畫畫的功夫,他要用藝術來表達高尚的精神追求而不是人放任的情感,走出一條純正的藝術之路。獄中人白少華拿起簡陋的筆,用能找來的稿紙和白紙,開始作畫。雖是名畫家父親的親傳,但大學後少華沒有再畫過。一開始就從簡單的小鳥畫起,表達牢獄中無罪的心依舊自由安寧。

在這期間少華的繪畫技巧得到長足的發展。少華在繪畫中獲得了那種純淨而美好的感受,而且這種對純淨美好的追求,又從形象上、情態上,向心靈、情操、高潔的心性上昇華,所以他感受到畫畫的過程,是一種對純美聖潔的嚮往、感受、回味,表達中與畫面交融的過程,他把在這個過程中內心體會到的昇華後的、更純美聖潔的一種意境再賦予所畫的人物形象中、形象的神情中。不斷提升,永無止境。

少女像(少華在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畫)

二月十日(畫)
天邊流淡雲 悠揚歌無聲
獨賞千江月 遍看萬湖春
悲喜隨風去 無染我清純
十八日(詩)
在這期間,少華充分體會到古人講的:煉藝陶情。古人不管是書寫,繪畫,彈琴,吟詠,雲遊,等等喜好,有意無意中都在陶冶情操,修養心性,這好像是個最重要的部分。

他體會到音樂,美術,等許多藝術形式,甚至許多行業,它不是讓人享樂的,或僅僅用來豐富人類生活的,它都是一條由形式、向內在真諦,向精神境界,發展的修煉方式,都是「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內涵在人間的不同表現修煉形式。

少華通過繪畫充分領會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大道無形」的路。他並不執著怎麼提高畫畫的技能水平,只是在獲得美好的同時,又表達美好,可是他卻感到他不只是繪畫水平在提高,還感覺畫的畫越來越有靈性、感染力,越來越傳神。畫畫兒時,少華經常被那種美感,崇高心境所充實,好像在內心有一個美好而廣闊的世界,可以遨遊靜息。

看過少華的畫,很多人都說,別人也畫的挺不錯,可感覺沒少華的畫有神。

少華的作品一般都有一首小詩,因為單純畫面形象的美,無法表達他的心境和願望,所以他就把自己體會到,想要表達的,結合著人物情態,用配詩的形式,賦予畫面,融入畫面,使畫面有了一種情境和蘊含。中國畫很多都是配詩的,這種方式確實能加深作品的內涵,使作品達到一種形之上的精神境界。

少華畫了很多畫,有的被那些派來「轉化」他的警察搶走了,有的被監視他的「普教」;偷走了,有些人實在喜歡他畫的畫還問他討,所以後來他手裡剩下的畫稿不多。

有一個普教,一定要讓少華畫畫他的女兒,他女兒只有10歲左右,少華欣然提筆,為她畫了一副,還題詩一首,叫《清純》。少華很希望純淨的孩子能少受現在社會物慾享樂風氣的污染,也希望能引導她體會一種清靜幽雅的心態。

清純幽蘭空谷秀
魚在靜潭游
不慕世榮華
山中戲清流

但有一次所謂的清監,就是搜查,這位普教發現那張畫不見了,他很氣憤,堅持去要,那個大隊長自知理虧,不得不還給了他,但拿回來發現都是褶皺,勞教所裡總在法輪功隊裡安插很多普通勞教犯人,為的是監視法輪功學員和充當酷刑時的打手,所以警察受不了法輪功學員和普教間的關係融洽,更受不了他們的「打人工具」變成法輪功學員的好朋友,只要看到美好的東西必先除之而後快。不久,那位普教就被調走了。

一次少華畫的一副菩薩像在隊裡被大家傳看,看過的人都說「你畫的菩薩就差放光了」。警察們對這事情很緊張,專門調查這畫是哪裡來的。後來警察凡是發現少華畫的佛像、菩薩像就都要偷走。

後來的一次,在畫完一幅聖母像後,少華題了一首《聖女淚》:

感世間,多苦罪;
救眾生,何所畏;
誰知我,傾盆淚;
洗淨寰宇敗物灰;
天清碧,雲霞蔚;
聖心現,宇宙美。

白少華離開勞教所後補做的「聖女淚」,又名《正法女神》

同修看了說真受感染,受觸動。後來被大隊長看到了,扣了下來,少華問他憑什麼扣,他說不出來,一會說像《洪吟》(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的詩集),一會問是什麼意思,最後說了「影響不好」。這樣一首慈懷的詞句,到了中共的勞教所裡會影響不好。少華心裡說你是怕影響太好了。

後來大隊長說可以把畫還回來,但得把寫的那首詩用紙糊住。貼了一層,他覺得還能看見,只好又貼一層,就這樣少華拿著這幅打了補丁的畫回去了,人看了都覺得可笑,真是沒法說。即便如此,過了不久,警察還是派人把畫偷走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到北京,少華仍然很忙,他仍然有空就苦心勸說妻子來北京。季蕾終於被勸動了,可就在少華興高采烈的準備迎接季蕾母女的時候,一場大難臨頭了。
  • 最近兩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網絡電視也開始發展起來,使得中國廣電部門(廣播電視部門)感到很大的壓力,因為網絡電視屬於電信部門的業務,如果網絡電視發展起來,屬於廣電部門的有線電視業務就會收到很大衝擊。
  • 雖然去年以來,胡錦濤就把「和諧社會」這一口號提了出來,但人們只把它當作一個笑話來冷眼旁觀,並未當真的。因爲中共掌控中國政權以來曾提出了難以計數的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口號,老百姓何曾當真過?看看中國的現實,如果給「和諧社會」一個經得起推敲的定義,那麽,在當下中國構建和諧社會是比登天還難的事。而且,誰又會相信中共真的會去構建什麽和諧社會呢?
  • (關注中國中心CCC報導)中國民主牆運動的開創者之一、著名自由派詩人黃翔先生應徐文立和布朗大學(國際大赦在布朗)學生會共同邀請,與徐文立在布朗大學同台演講中國人權問題,同時黃翔先生激情澎湃地朗誦了他47年遭中共當局封殺的歷年代表詩作,並當場揮毫寫(畫)下了記述民主牆歷史的書法,受到了布朗大學師生們的熱烈歡迎。明日一早,黃翔將和徐文立一起飛赴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將開始他們為中國的自由民主的事業繼續奮鬥的征程。
  • 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六次全體會議,於2006年10月8日至11日在北京舉行。18日,中央《關於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和諧令)中央六次會議決定: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以民主、法治、公平、正義作保障。10月18日,中共自貢市委、市政府領導人,故意授權市公安局匯東新區分局制定《嚴厲查處擾亂生產工地正常施工生產秩序等違法活動的通告》(以下簡稱:鎮壓令)、中央政府與自貢政府同日頒布,一個是和諧令,一個是鎮壓令。我不知這是一個巧合,還是地方政府的故意?
  •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指揮官證實,中共一艘潛艦上個月曾經接近美國的小鷹號航空母艦,他形容,這個危險的舉動,有可能導致無法預見的後果。
  • 有段時間沒寫字兒了,甚至有朋友特意打電話來問:「怎麼最近看不到你的文章啦?」說來慚愧,活了三十幾歲,最近才認識到:原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每日事務纏身還要為「稻糧謀」,擠時間寫幾個字兒發表些「異端邪說」,還能得到眾多朋友們捧場鼓勵和認同,辛苦也算沒白費。
  • 【大紀元11月14日訊】(據中廣新聞記者劉芳報導)美國資深官員今天表示,布什總統在這次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非正式高峰會中,將再度向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提人權議題。此外,美國和中共訂下個月舉行戰略性經濟對話。
  • 儘管生活很艱苦,工作也很忙,少華仍然抽空就給季蕾打電話。他惦念他們母女,希望她快來北京和他團聚。
  • 打壓之後少華有些迷茫,確實有點不知怎麼做好了,經過思考,他認識到:作為法輪功學員,當然相信真相終將大白天下,但作為大法的受益者,知情者,不能就這樣坐等那一切的到來,法輪功學員怎麼能坐看謊言毒害我同胞呢,如何能從容「邪之壓正」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