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醫的人物與歷史——漢朝

文/胡乃文(上海同德堂中醫師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6日訊】漢朝與魏晉時的名醫輩出,淳于意、張仲景、華佗都是大眾耳熟能詳的。《史記》有相當長的篇幅寫淳于意的事蹟。

師父說什麼就做什麼的淳于意

淳于意聽從同郡的陽慶說「盡去爾方書」,把自己以前所讀的醫書都拋棄了,再受業於公乘陽慶,盡得師父公乘陽慶之所有學術,包括接受了藏書,如:黃帝、扁鵲的《脈書》、《五色診》、《接陰陽禁書》等,讀後都很靈驗有效。這個故事的意義有,師父教徒弟時,要將不同法門的東西都扔乾淨,才好真正的做個好弟子。

淳于意和翔實的病例

淳于意因為各處遊走為人看病,疏忽了為做官的人們診治,得罪官方,被判了刑罰,差點被肉刑。尚幸有女緹縈上書救父,得以免刑,而且當年也廢除了肉刑法。後來皇帝詔問淳于意所治的病案效驗。淳于意答覆說,使用了陽慶的診治方法後,脈理、療效都是很靈驗的。說了許多的診驗,例如知道病人將發生何種病象,何時會死亡等,也知道病人在發病前做了哪些事情,用藥就可以好,並且他的診療案子也寫得相當詳細,後世常有人云:「淳于意乃歷史上寫醫案最詳細的第一人。」

淳于意曾飲用上池水

有趣的是,《瑯嬛記》有個故事,說:倉公淳于意有次夢到遊蓬萊山,「見宮室崔嵬,金碧璀璨,光輝射目。忽一童子以杯水進,倉公飲畢,五內寒徹,仰首見殿榜曰:上池仙館,始知所飲乃上池水也。由是神於診脈。」從夢到飲以「上池水」後,變成非常神驗於診脈的醫生了。扁鵲從師父長桑君那兒也是學到了飲用上池水,乃至於能「見垣一方人」,透視人的五臟癥結。

橘井救疫病

古代的好醫生常與神仙有關係,淳于意、扁鵲都飲了上池水之後,診看病如神。蘇耽早年就失去了父親,但事母至孝。漢文帝時修成道果,將離去時,給了母親能獲得飲食與金錢的活命工具,又留下了拯救染流行病病人的飲用井水和橘葉法。《列仙傳》云:「語母曰:某受命仙籙,當違色養。母曰:我何存活?公以兩盤留。母需飲食扣小盤,需錢帛扣大盤,所需皆立至。又語母曰:明年天下疾疫,庭中井水橘樹,患疫者,與井水一升,橘葉一枚,飲之立癒。後果然。求水、葉者,遠至千里,應手而癒。」

診脈如神的郭玉

一位不知姓名的老翁,常在涪水釣魚,因此別人叫他涪翁,據《太平御覽》云,他著作了《針經診脈法》傳世,程高和郭玉曾拜師於他。

《後漢書》方術傳云,郭玉乃廣漢雒人,隨師涪翁學習「方診六徵之技,陰陽不測之術」,漢和帝時當了「太醫丞」的官位,看病多有效應。診脈可以在許多雜處之人中,診出男女不同的脈。皇帝發現他看病時,治療當官的效果有時好有時差,然而看診百姓就都好且快些痊癒,他的解釋是,看位尊者,有恐懼之心,並且他們也有不信醫生的那種表態:「醫之為言意也。腠理至微,隨氣用巧,針石之間,毫芒即乖,神存於心手之際,可得解而不可得言也。夫貴者處尊高以臨臣,臣懷怖懾以承之,其為療也,有四難焉:自用意而不任臣,一難也;將身不謹,二難也;骨節不疆,不能使藥,三難也;好逸惡勞,四難也。針有分寸,時有破漏,重以恐懼之心,加以裁慎之志,臣意且猶不盡,何有於病哉?此其所為不癒也。」(《後漢書‧方術傳》)

賣藥不二價的韓康

古時的醫生,像韓康一樣賣藥不二價,守信用的相當的多。《後漢書‧本傳》:「韓康,字伯休,京兆霸陵人也。常採藥名山,賣於長安市,口不二價,三十餘年。時有女子從康買藥,康守價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韓伯休耶?乃不二價乎?康歎曰:我本欲避名,今小女子皆知有我焉,何用藥為?乃遯入霸陵山中。」

著作《傷寒論》的張機

東漢時,出了一位大大影響中醫界內科學術的醫生,他叫張機,字仲景,南陽棘陽人,向同郡張伯袓習醫。當時的何顒,曾向人說:「仲景之術,精於伯袓。」伊尹做湯液,仲景又論廣伊尹,作了數十卷,其中的方劑用之多有效驗。以前的醫書,有治病之法而無治方,自仲景的《傷寒論》傳出後,才開始有詳細的治法、製藥法、服藥法,且有序的、有藥理說明的處方。華佗讀了《傷寒論》,喜曰:此真活人書也。另外,仲景還有著作《金匱玉函要略》三卷。

預知病情的張機

《甲乙經》有關於張仲景預言當時在朝廷的官員、僅二十多歲的年輕侍中王仲宣將來到四十歲時,有眉落現象,之後半年將死,後果然說中了。皇甫謐《甲乙經‧序》:「漢有張仲景,奇方異治,施世者多不能盡記其本末。見侍中王仲宣,時年二十餘,謂曰:君有病,四十當眉落,眉落半年而死。令服五石湯可免。仲宣嫌其言忤,受湯勿服。居三日,見仲宣謂曰:服湯否?仲宣曰:已服。仲景曰,色候固非服湯之診,君何輕命也?仲宣猶不言。後二十年果眉落,後一百八十七日而死,終如其言。」

懸壺醫由來

有叫費長房的人,跟一位賣藥老翁學習道法和醫術,那位老翁賣藥是不二價的,可是凡來治病者都痊癒。費長房學習,得到老翁賜與的符咒,能「醫療眾病,鞭笞百鬼,乃驅使社公。」可是,「後失其符,為眾鬼所殺。」(《後漢書‧本傳》)可見,治病救人可以,但還是要敬鬼神的,不能因為治病,而對另外空間眾生就沒有慈悲心了,隨意的「鞭笞」它們。◇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