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苦難人生

一個重生者的傳奇--《疾風勁草》(3)

第三章 絕望的人生
鍾芳瓊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與藥為伴

自從手術失敗以後,我的精神壓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時間不多了,隨時都有癱瘓的危險,病情嚴重又不能跟親人、朋友說,怕說後他們擔心,只有晚上獨自哭泣。不知甚麼時候開始,我只要一激動或生氣,大腦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樣繃緊,全身麻木失去知覺。從那以後,我手提包內除了化妝品,就是治腦血管的藥:西比林、銀杏葉片、眩暈停……,甚至有時走路都發飄,並伴有短暫失明。一次我開小車行駛到神仙樹汽車運輸公司五隧門口時,眼前突然發黑,我趕緊把車靠邊停下,吞下隨身攜帶的藥物,趴在方向盤上,大約1小時左右才恢復過來。

一次我們在望江公園釣魚,賣保險的人叫我買保險,我便問保險會增值嗎?她說:“不增值。”後來,我只好把我所有的存款用來買二級市場的股票,等股票上市後,用錢來養老治病。

國際上尚無醫治方法的血管瘤

一拖再拖,拖到1997年,我又到華西醫科大學診治我的右腿,教授看後,覺得病情不一般,不敢輕易下結論,便對我說:“每個星期三下午是專家會診日,專門診斷疑難病,你另去掛個號,約好時間再來吧。”後經30多位專家會診結果是:先天性大面積海綿狀腫脹型血管瘤,國際上尚無醫治方法,你上次的手術還做拐(錯)了,就比如本來兩個人擔的擔子,現在一人擔了,更加嚴重。手術不注意,結紮血管壁時還容易損傷小腦神經,留下後遺症。喔!原來我的腦血管病是手術時引起的?專家說:“請留下你的姓名、地址、電話,等能治的時候我們再通知你。”結果至今還沒有回音……

1998年上海來的專家在衛幹院坐診,我又去檢查,醫生說是血管瘤,叫我花10萬元到上海去做手術試一試。我說:“如能治好,20萬元我也去,若不能保證就算了。”他說:“不能保證。”結果我一直沒去。

惡化

1997 年秋,兒子的父親給我打傳呼,讓我到他的商店裏去一趟。我去後,他又讓我給錢,我說我剛買了小車,還借了弟弟3000元錢,現在沒有錢(因為我的錢為了以後治病,全部買成了二級市場的股票)。話音剛落,他抓起菜刀就向我衝過來,他的工人和朋友趕緊把他抱住,嚇得我當時就癱在椅子上,頓時全身發抖、麻木、冰涼,舌頭僵硬,嘴唇發紫,面如土色。他們見狀後,也傻眼了,不知所措,又不敢動我,包內的藥也正好吃完,我好不容易用顫抖的手歪歪斜斜的寫了幾個字:西比林、銀杏葉片、眩暈停……

從那以後,我的腦血管病更加嚴重,經常復發,臉上的黃褐斑更加明顯,右下肢經常脹痛,發作時我只好躺在床上,把腳抬高,踩在牆上,使血液倒流……

一點安慰

老天還是公平的,雖然我在婚姻上、身體上痛苦萬分,但在事業上總是一帆風順,心想事成,我想:這也許是老天給可憐的我一點安慰,一點生活下去的希望吧。

自從上次事件後,我們協商離婚,但由於錢財原因,離婚之事至今擱淺。雖然離婚不成,但我的生意卻越做越好。我開的貨車經常超載,白天罰款又多,只好跑夜車。為躲避罰款,病魔纏身的我,再有毅力,也不能逃脫這一現實──無法獨自開夜車,便於1997年春將大貨車賣掉,買一輛小車跑運輸業務。以前我接的業務,由彭州市一個體戶的兩台東風大貨車幫我運輸。到了1998年,開始修建三環路,業務很多,又由成華區運輸公司承包車老闆的四台東風加掛車白天、夜晚不停的幫我運輸,駕駛員、裝卸工共有三十人左右。我的工作很輕鬆,每天上午十一點鐘左右開車到指揮部接提貨單,工作時間每天一小時左右,每月也就是上班20個小時左右,可我的月收入都在萬元以上,有時會接近兩萬元。我的商品房有了,小汽車有了,手機有了,兒子也在名牌學校讀書。我自定的目標:接近40萬買的二級市場的100手股票也到手了,我也該輕鬆享受一下了。

失魂落魄

可是人人都知道,有錢買得到房屋,買不到家;買得到藥物,買不到健康。

右下肢的血管瘤是我無法抹去的一塊心病,始終是壓在我心裏的一座大山。註定下半輩子癱瘓在床,餘生以床為伴。我計劃著未來,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就是趁年輕時多掙些錢,買成股票,以後用來照顧癱瘓在床上的我。所以我就買了100手二級市場的股票,存放起來,等著上市。可有時心裏還是提心吊膽,股票能保證賺錢嗎?1997年股票大跌的時候,一夜之間損失20萬元,我吃飯不香,覺睡不著,連開車踩油門都無力,整天失魂落魄,股票也難讓我吃上定心丸。

生活在矛盾之中、空虛之中、病魔之中、恐懼之中的我,每天除1小時左右的上班外,就做美容、做頭、打麻將等等來尋找刺激。有時還是想:死了算了,趁現在未癱瘓之前給母親、兒子留點錢;但又想到他們沒有了我孤苦伶仃的樣子,只好放棄這一念頭。終日以淚洗面,獨吞苦水。

(待續)

相關書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據悉,去年被非法綁架的鍾芳瓊等法輪功學員在歷經一年多的非法關押和酷刑折磨後,將於九月十日(明天)面臨武侯法院的誣判。至今所有家屬未收到過任何通知,很多家屬都還毫不知情。對於到法院打聽情況的家屬,此次誣判的主審法官、武侯法院刑庭庭長稅長冰生硬而專橫的聲稱「想知道什麼?跟你們(指家屬)沒關係!不需要告訴你們!判了自然會通知你們的!」同時聲稱是不公開開庭。
  •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四川省成都武侯法院對鍾芳瓊等九名法輪功學員及兩名家人強行判刑。據出席庭審的人表示,整個庭審過程就像一個鬧劇,突顯了中共法院的虛偽和流氓本性。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被擋在庭外不許入內旁聽。
  •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中共成都當局今年十月中旬非法審判鍾芳瓊等11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並分別強行判刑3至7年。北京及當地的七位律師無懼法庭上「610」和公安的辱罵威脅,為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做了有理有力地辯護,並克服當局種種刁難於上週遞交了上訴狀。他們表示,將繼續追訴到底。
  • 編者按:
    日前,北京及當地七位律師為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做辯護,並克服當局種種刁難於上週遞交了上訴狀。鍾芳瓊在這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中之一,她曾撰寫《疾風勁草》一書,記述自己的故事。為感佩中國國內律師和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的道德勇氣,也希望大家共同呼籲救援被非法關押、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將重新連載鍾芳瓊的故事《疾風勁草》。
  • 失敗的初戀
    十八歲那年,經人介紹,我和本隊的小學同班同學戀愛了。他父親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鋼筋工還帶了徒弟,在當地小有名氣。那時他家也過上了小康生活,首先買上了黑白電視機,演霍元甲時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壩壩電視。我們談戀愛也有半年多,在熱戀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只是無明的眼淚止不住的流……後來才知道,他聽同學說我右下肢有病,會影響生育。還是這該死的腿,誤了我的終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學同班同學戀愛上了,經常成雙成對的從我家門前路過……我實在無法面對這一現實,便決定離開家鄉,到成都去開創自己的事業,以後和他拼個高低,看誰比誰強。
  • 郭晶是位社工,她以社會工作者獨特的眼光,在封城後有意識地持續書寫、思考、細膩的記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出了城裡人們的恐慌、懼怕、焦慮和堅強……
  • 我不解為何眼前世界如此單純的狀態無法持續永恆?清醒後人們終究會以領土、種族、宗教、國籍、語言,或生存作為藉口,持續爭執甚或戰爭……
  • 北方山區土耳其戰機不時針對藏匿在伊拉克山區的庫德斯坦工人黨(PKK) 土耳其籍的庫德族民兵進行轟炸,郊區婚宴廳裡開心慶祝的亞茲迪難民們正將音量開到最大,通宵跳舞不只是慶祝婚禮——還有活著的那個當下,沒有人知道,明天究竟是否會與今天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