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方士(方技)傳略:費長房

椲楢整理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費長房,汝南人。曾經做過管理集市的小吏。市場中有位賣藥的老翁,將一隻壺掛在店舖邊,到集市結束,他總是跳到壺裡面,集市上的人沒人能看見,只有費長房從樓上看到。他感到奇異,就去拜見老翁,獻上酒和肉脯。

老翁知道費長房認為自己是神,就對他說:「您明天可再來。」費長房第二天又去見老翁,老翁就與他一同進入壺中,只見壺裡華麗,裡面擺滿了美酒佳餚,他們一同喝完酒出來。老翁告誡他不許向別人提起這件事。後來老翁到樓上等候長房說:「我是神仙之人,由於過失被降謫,現在事情結束將要離去,您能夠跟著我嗎?樓下有點酒,與您道別。」長房派人去拿,拿不動,又要十個人去扛,仍然抬不起來。老翁得知,笑著下樓,用一個指頭提著上了樓。器皿看著好像盛一升左右,但兩個人喝了一整天也沒喝完。

費長房於是想學道術,但又考慮家人擔憂。老翁就折斷一根青竹,量著與長房身高相同,要他懸掛在自家房屋後面。家中的人見到就是長房的形體,以為長房縊死了,全家大大小小驚慌號哭,就將他給殯葬了。長房站在旁邊,但沒人看見他。這樣,費長房就跟隨老翁進了深山,在眾多的老虎中踏著荊棘行走。老翁留下他一個人獨居,長房不感到害怕。又要他睡在一座空房裡面,用朽爛的繩索懸掛萬斤巨石在長房的心口上方,許多蛇紛紛爬來咬繩索,繩索快要斷了,長房也不挪動。老翁回來後,撫摸長房說:「你可以教育。」又讓他吃糞便,糞中有許多蟲子,臭氣和污穢特別厲害,長房很噁心。老翁說:「你快要得道了,可恨在這兒沒通過,怎麼辦?」

費長房辭別老翁回家,老翁給他一根竹杖,說:「騎上竹杖隨便你到什麼地方,就會自動到達。到達以後,可將竹杖丟在葛陂裡面。」又為他製作一道符,說:「用這個主管地上的鬼神。」
長房騎上竹杖,片刻到家。他自以為離開家剛十天,然而已經過了十多年了。他隨即將竹杖丟在池塘中,回頭一看是條龍。家人認為他死了很久了,不相信他。長房說:「以前所葬的只是一根竹杖罷了。」於是挖開墳墓,打開棺木,竹杖還在裡面。費長房自此能夠醫治各種疾病,鞭打眾鬼,並且能驅使土地廟裹的神祇。有時他在別的地方坐著,獨自一人發怒,人們問他原因,他說:「吾在訓斥犯法的鬼魅。」

汝南每年經常有一個鬼魅,裝作太守身穿繪有日月星辰的禮服,到太守府門敲鼓,郡內的人感到憂慮。當時正好鬼魅前來,碰上費長房拜見太守,鬼魅驚慌害怕,沒法退走,就上前脫下衣冠叩頭,乞求活命。長房呵斥鬼魅說:「就在庭院中現出你的原形!」鬼魅立刻變成了老鱉,有車輪那麼大,脖頸有一丈長。長房又要他向太守服罪,給他一個木札,將他交付葛陂君。鬼魅叩頭流淚,拿著木札立在池塘邊,以脖頸繞木札而死。

長房曾經與人同行,看到一個書生頭戴黃巾,身穿皮裘,騎著沒有鞍的馬,書生下馬便叩頭。長房說:「還人家的馬,饒了你的死罪。」同行的人問他怎麼回事。長房說:「這是狐狸,盜了土地神的馬。」又曾經讓客人坐著,派人到宛縣買醃製的魚肉,一會兒就回來了,然後吃飯。有時一天之內,有人見到他在千里之外的好幾個地方。

後來費長房丟失了符,被眾鬼魅殺死了。

(出《後漢書》)

轉載 正見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0/17/55174.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般都認為,能上山擒虎、入水捉蛟、戰場不避槍林彈雨、行俠仗義者是真正的勇士,而孔子卻不這樣認為。
  • 孝有層次深淺之分。一般所認為的孝順父母,只是孝淺層次的含義。 孔子所認為的全孝,才是其深層次的含義,才是孝的最高境界。
  • 人皆以為,得高官、發大財,飛黃騰達謂之通,反之為窮。而孔子對窮通卻有異乎尋常的理解。
  • 子路是孔子弟子中善於施政者之一。衛國的蒲邑壯士多而難治。子路為蒲邑大夫,向孔子辭行。孔子告誡子路,恭謹謙敬,可以制服勇士;寬大清正,可以親附民眾;自身恭正,百姓安靜,即可報效上司。
  • 薛宣自出仕以來,歷任地方縣令、郡守和中央執法部門官吏,誠心為民,政績可觀。西漢成帝時,他由陳留太守左馮翊推薦調入,一年後稱職轉正。
  • 子貢,名端木賜,是孔子利口巧辭的弟子之一,曾多次出使諸侯。孔子賞識他,曾把他比作貴重的祭器。而子貢知孔子卻來之不易。
  • 孔子善於因人施教。古時父母去世,守喪三年。守喪期間,孝子要住草廬,睡草墊,枕土塊,衣喪服,食粗食。宰予是孔子利口善辯的弟子之一。
  • 我仔細研究了多年,大致懂了其中的綱要。山裡的生活條件很艱苦,沒有辦法自己供給,不能忍受窘迫的境況,心中產生了懈怠
  • 天興五年,月亮左角出現月暈,晁崇上奏,根據占卜得知很多有角的動物將會死掉。皇帝在柴壁打敗姚平,因有晁崇所言的徵兆,便下令各軍燒掉戰車回來。
  • 台產,字國俊,是上洛人,他是漢朝侍中台崇的後代。少年時專攻京氏《易》,擅長圖讖、秘緯、天文、洛書、風角、星算、六日七分之學,尤其擅長望氣、占候、推步之術。他隱居在商洛南山,又擅長經學,沉迷在教學上,不交結當權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