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京城:紫禁城角樓的傳說

林妍 整理

故宮角樓(法新社圖片)

font print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紫禁城始建於明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皇家建築群,紫禁城有四個門,南面的午門,北面的神武門、東面的東華門以及西面的西華門。紫禁城的四個城角各有一座角樓,分別建築在故宮的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四個方位,結構精巧、造型優美。古時,護衛皇城的侍衛在角樓內瞭望。
  
紫禁城的角樓具有九樑、十八柱、七十二條脊,十分好看,建築風格獨具特色,可以說是神來之筆。關於角樓的建成,民間有這樣一個傳說。
  
相傳明成祖朱棣獲取大明政權,想定都北京,派臣子去北京建築皇城,並且特別強調,在建好的皇城四個城角需各建一座造型美麗的角樓,必須要有九樑、十八柱、七十二條脊。
  
臣子領旨而去,到了北京,召集城內所有的工匠,宣讀了皇上的旨意,強調了皇上建築角樓的要求,最後限工匠們在指定時期內完工,否則就要掉腦袋。工匠們領命後,在一起琢磨如何建築這四座獨特的角樓,大家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怎樣才能建築擁有九樑、十八柱、七十二條脊的角樓,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工匠們一籌莫展。
  
當時,時值盛夏酷暑,天氣炎熱,工匠們更是心煩意亂。一日,烈日當頭,大家又聚在一起商議建築角樓的方案,一通討論之後,依然毫無結果,這時,門外傳來一片蟈蟈的叫聲,夾雜著一個老頭的叫賣聲:「買蟈蟈呦,睡不著時,聽叫聲解悶兒。」大家一聽,更是心中冒火,感覺蟈蟈的叫聲十分刺耳。
  
一個工匠實在忍受不住蟈蟈的叫聲,便衝出門去,想趕走賣蟈蟈的老頭。到得門外,看見一個由細秫結棍插的籠子裡關著一些蟈蟈,這個籠子特別精巧,怎麼看怎麼覺得不一般,一下子氣也消了,心想:「乾脆買回去好好看看。」便向老人連蟈蟈帶籠子全買下了。
  
當這個工匠拎著蟈蟈籠子進了屋,屋裡愁眉苦臉的其他工匠一齊埋怨他:「你這人怎麼回事兒,甚麼節骨眼了,弄些個蟈蟈回來,還嫌煩不夠呀。」這個工匠解釋說:「這個蟈蟈籠子編的很是特別,看起來很巧妙。」大家一聽,便圍過來研究籠子。

其中一個細心的工匠將這個蟈蟈籠子的梁、柱、脊等細細地數了一遍又一遍,最後他興奮地說:「這個籠子正好是九樑、十八柱、七十二條脊。」大家聽了,十分高興,馬上又有工匠去數了一遍,證實這個籠子確實有九梁十八柱七十二條脊。
  
工匠們從蟈蟈籠子的結構得到啟發,最後設計出來紫禁城角樓的建築方案,完全滿足了皇帝的要求,就這樣,便建成了紫禁城精美巧妙的四個角樓。工匠們都說:「這個賣蟈蟈的老人家一定是成了仙的魯班爺,特意來幫助我們的。」
  
紫禁城和角樓建好後,城內住了一代又一代的皇帝,幾百年過去了,這個紫禁城角樓的傳說如同京城其他傳說一樣,在幽深的胡同中和街頭巷尾流傳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胡同,是北京特有的一種古老的小巷,北京的胡同大部份形成於的元、明、清三個朝代,圍繞在紫禁城周圍,數目浩繁有幾千條。胡同這種古老街道也成為京城獨有的特色和民俗文化,為京城一景。
  • 遍佈全城的四合院─京城人的民居,是中國民居建築的範例,蘊含著豐富的傳統文化...
  • 廟會是中國民間的一種習俗,而北京的廟會尤為著名,是老北京民俗文化的一大特色,並且歷史悠久,相傳起始於遼代,但未被證實。最早有記載的是元代白雲觀廟會,明清時期北京的廟會就已經具有一定的規模,京城內外的各大寺院均有各自特色的廟會.............
  • 四合院是北京人的傳統民居,也體現了古人「天人合一」的觀念。漫步在京城幽深曲折的胡同裡,兩邊是或直或曲或寬或窄,且古香古色的四合院大門,大小不等,裝飾各異,真是一道獨特的民俗風情。
  • 自元朝定都北京,便開始修葺京城,所以京城的古城牆創建於元,而形成在明代。當時元代城牆有11個城門,明代初期,劉伯溫修建北京城時,將原來的11座城門改成了9 座:正陽門、崇文門、宣武門、安定門、德勝門、東直門、西直門、朝陽門、阜成門,即聞名於京城的「都城九門」,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內九城」。
  • 中國每一個民族都有其獨特的歷史、風俗和文化,他們的傳統民居也是豐富多彩、獨具特色,如草原上的蒙古包、侗族的吊腳樓、傣族的竹樓等等。而黎族是海南島獨有的民族,同樣具有悠久的歷史和古老的文化,他們的傳統民居則是一種形似船狀的「船形屋」。
  • 「山河千里國,城闕九重門。不睹皇居壯,安知天子尊。」不見盛唐長安城,不知中華盛世之頂峰;不見唐朝繪塑藝術,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華。唐朝是中華古代最繁華昌盛的時代,敦煌的佛教藝術經過兩百多年的醞釀和積澱,也在這時大放異彩。
  • 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證悟佛法,從此古印度出現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著絲綢之路,佛教一路東傳,跨越了地域、文字、風俗文化的差異,終於讓中華大地的眾生聽聞佛法、沐浴佛光。
  • 推開石窟厚重的大門,流光溢彩的佛國世界撲面而來。西方的古老藝術,中華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將自己最虔誠和精純的技藝獻給神佛,演繹出舉世驚歎的人間聖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畫,我們似乎到達了與神明最近的距離。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綠洲上,敦煌以絲路重鎮、佛教聖地的獨特身分,延續著它的傳奇歷史與輝煌文明。特別是坐落於山谷斷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風沙,依然用豔麗的色彩、壯觀的造型,向每一位過客講述著塵封的往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