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漫遊
文藝復興繪畫中出現的Cangiante(換色法)、Chiaroscuro(明暗對照法)、Sfumato(暈塗法)和Unione(統合法)這四種風格迥異的繪畫技法被後世廣為流傳,許多藝術巨匠都曾經出神入化地運用它們創造出輝煌而美麗的藝術珍品。
在宮殿裡,對於建築物的裝飾,或對於天頂、牆上繪畫的裝飾,很有力地說明了這一點。「好馬配好鞍」是很有道理的說法。好的裝飾其實也體現了對作者藝術精神與藝術理念的尊重。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事實上,對於具有立體感和空間感的全因素色彩作品,在起稿時的工作做得再細緻,也只不過是相對而言的大形,不同的細緻程度其實是不同的藝術家因其自身特點對「大形」這一概念的認識和理解的不同體現而已。
大唐文化風華霞光遠射世界各地,日本的「正倉院」正是收藏一道道大唐文化絢爛霞光的聚寶庫。來看古中國最美的銅鏡——平螺鈿背寶鏡。
江面布滿粼粼波紋,細看發現他是用毛筆以中鋒一上一下、很富韻律感地把水波描繪出來,似乎這樣才足以反映風勢緊冽的吹拂,也營造出江面森森遼濶、大自然威嚴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2019年第五屆「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於11月24日正式拉開帷幕。在曼哈頓的薩瑪港迪藝術俱樂部(Salmagundi Art Club)裡,共有100多幅決賽作品展出。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家對選手們的作品讚不絕口;第一天展覽就迎來了不少當地觀眾,有人已經看好了作品,有意購買。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蘭西在位最長的凡爾賽宮女主人。這位波蘭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實而虔誠,對法國的影響很大。她的影響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對法國人生活上的。
倫勃朗藉由親眼所見捕捉人性,讓我們看到了自己。當看到我們自己的好與壞時,我們有了成長的空間。根本上來說,倫勃朗的作品,無論是藉由畫中的人物或大師本人都可以成為今天的我們內心成長的媒介。
在瑞士名山美景的映襯下,畫面中的小女孩兒在爺爺耳邊竊竊私語,展現了祖孫間的孺慕情深。瑞士女畫家珍妮弗·蓋爾(Jennifer Gehr)通過作品《悄悄話》傳遞了愛與美。2019年11月,這幅作品被選入新唐人第五屆「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的決賽。
歷史的演變猶如天體運行、星球運轉,地球的自轉和公轉也確實體現出了不同於其它星球的時間概念,而歷史恰好就是在這特定的時間中一步步演繹著,其中也包括了文藝復興前後這一重要戲目。
古人類都有對神對信仰,最早的藝術品也都出現在神的殿堂裏,表現神聖美好的境界。文藝復興時代的義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義的思潮下,藝術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來表現神和闡釋教義。也由於藝術的發展,除了教會大量以藝術來讚頌神、彰顯神的存在和偉大之外,許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擁有表現神的宗教藝術品;特別是表現聖潔、慈愛與天真的『聖母子』更是歷久不衰的熱門題材...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女監做很多手工活,比如製作給死人用的花圈。更多的是做出口外貿的產品。後來我們才知道,那都是違法的。
為了解決畫中人物在從下面仰視時所應呈現的比例這一難題,米開朗基羅將壁畫上半部分的人物畫得大些,下半部的小一些,以適應自下而上的觀賞效果。
關仝,是五代後梁著名的山水畫家,陝西長安人,北方山水畫派之祖------荊浩的弟子,畫史上「荊關」被並稱為北派山水畫耆宿。和李成、范寬在北宋並稱為「三家山水」,褒為「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古代畫家
一位專業音樂人,由於一場事故,整整一年無法繼續做音樂,當他開始轉向繪畫時,生命中出現了一道曙光。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針對當時社會吃喝風氣嚴重的時弊,以描繪吹號為象徵的手法隱喻了宗教中所說的「最後審判的號角已吹響」,呼籲人們重拾謙虛謹慎、遠離貪慾、敬天奉神的傳統美德。
什麽叫藝術?不同的理解就會產生不同的藝術實踐和品評。簡單比喻:蛆蠅在糞土中竄索玩味無窮;龜兔僅在平地上比快慢;雄鷹以搏擊長空為快;蛟龍以蹈海與窮變為能;神佛以眷顧蒼生萬物而樂此不疲。
我曾讚嘆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視與構圖,也對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畫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歲冥誕,看了很多他的畫作,尤其是肖像畫與素描,讀了不少關於他的資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掙扎與渴望的陷阱,看見他在藝術與所處的環境中拔河。
這似乎是一個「創意」當道的時代。經常聽到現在的美術老師必須著重創意教學,為了「引導」孩子們「有創意」,想方設法製作精美的教材,只要孩子做出別人沒做過的,一般不管美不美,都要先來個掌聲鼓勵,讚美一下:「你很不錯喔,還會想到這樣做!」孩子回家做美勞作業,也強調要跟人家不一樣,以此作為評判好與不好的標準。這讓我想到以前讀書時曾遇到一位古人,他也不想跟別人一樣,而且...
「鬥茶」怎麼鬥?從茶畫中,可以看到茶在中華傳統文化中「盛放」的朵朵芳葩;從宋代茶畫中,一起來認識宋代的鬥茶文化,品味其中高標的飲茶美學。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尤其是色彩作品,作者在作畫的時候就對色彩進行了嚴謹的考慮,並且反覆修改顏色以達到最佳效果。在展覽時,如果以人造的冷色或暖色燈光來作為展出時打到畫面上的光線,就會在客觀上起到一種改變色彩作品冷暖性的作用。
《匡廬圖》是一幅立軸,梁代(五代後梁)荊浩的作品。水墨畫,材質是絹,「絹本」就是畫在絹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稱得上是屏風式的「大中堂」。 荆浩畫像。(網絡圖片)荊浩在中國水墨、山水畫的演變史上是一個關鍵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畫巨碑式的山水畫。就像范寬的《谿山行旅圖》一樣,都是很標準的巨碑式山水。
順治帝的書跡獨樹一格,藝術風采脫俗。先說一則《清稗類鈔》記載的逸事,從其中可以看到順治帝藝術家的特質和才華。
太宗故地重遊,感慨萬千,在隨後宴請大臣的酒席上,賦詩10首,抒發了 「況茲承眷德,懷舊感深衷」的懷舊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車書同」的喜悅。後由隨行的起居朗呂才製成樂曲,稱為「功成慶善樂」,所用音樂為西涼樂,並編制了舞蹈,故又稱「九功舞」。
一幅畫中得有深色,但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種深色是以襯托光明為存在意義的。藝術家是表達心靈光明的美麗使者,而這種光明是神所賜予的。
共有約 845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