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2)

黄翔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2

真巧,先前秋潇雨兰话刚落音、就见云空中亮光一闪。太阳出来了、遍地玫瑰红。眼前的场境,也是往日的延伸。投生于人世,活在“每一个寻常的日子”里和“两个人的世界”中。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人生的每一个日子,都是‘情人节’。”人与人之间,无论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乃至女人和女人,活在当下,都是一份“尘缘”!都是超越尘俗和互为知解的精神意义的“天生情侣”和另类的“心灵情人”。

此刻,我突然想起,前几天的一个“玫瑰色的夜晚”,共同度过这个夜晚的,不是生活中特定意义的“两个人的夜晚”,而是普遍意义的共同相聚的“一群人的生活”。

那是在纽约郊外斯坦顿岛(Statend Island)之夜,它曾是鲜活存在于感知的现实,不经意间已擦肩而过、在消逝的时空中永远无从追索。

我和秋潇雨兰是这个夜晚的参与者和融入者,其主角却是两个美国女诗人和一个美国女画家。两个女诗人,来自匹兹堡,认识我时还是女大学生;女画家我没有直接同她面对,而是秋潇雨兰同她结识和交流,我只是从当夜展示于现场萤幕上流动的“画”中结识她的。

这是一次“色彩和线条”中的艺术的会面,心中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文字外化的感受;至今对她的画,心中都觉得非常有精神层次,而绝非那类浮泛的稍纵即逝的印象。

玫瑰在夜晚开放,它也开放在白天,人生应该是斑烂的“玫瑰色”,“每一个日子”都是一朵绽开的玫瑰花,无论它是黄玫瑰、红玫瑰抑或黑玫瑰?在这个意义上,人类个体或群体生活的本色,都与世俗“权力政治”和“功利得失”无关,与令人厌恶的“意识形态”绝缘,也与各式信仰选择、冲突和对立无涉。

生活就是“刹那明灭”的生活。岁月就是“擦肩而过”的岁月。人生是什么?它是短暂的“花季”,而人却是“花”的本身!生命的“花朵”有天然绽放的权利,它需要的是阳光和雨露,而不是暴力的摧残与践踏!请珍视生命,无论是生活中的白昼还是夜晚?无论是今生的整个岁月、还是当下稍纵即逝的瞬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要剖析中国当代政治和它的现行社会体制,离不开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的潜在文化衍变;要透视1978—1979年的中国民主启蒙运动或“民主墙运动”,也离不开与官方文化同时并行的在野的民间地下文学活动。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强势的地面河、是公开而“合法”存在的明流;一个是政治高压下的弱势存在、也即“非法”的地下“文学潜流”。
  • 在民主墙被封杀、我们被逮捕之前,我们由贵州高原出发,先后向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北京持续发起过六次冲击,最后一次形势已十分危急,仍冒险去了一个人,在天安门广场贴出最后一幅大型横幅标语:“民主启蒙运动万岁!”此人名梁福庆,原为贵阳至北京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我们先后多次从贵阳至北京、从北京返贵阳都由他“专列”来去包送。
  • 美国布朗大学以其自由的人文精神著称于世,早在上个世纪1978—1979年“民主墙时代”开始,人们一提及它的名字就不免肃然起敬,它是最早也是最长期关注始终备受压抑的中国人权及言论自由的美国著名的大学之一。
  • 我现在给你们写来此信,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媒体应为社会良知和人类公义的体现,为此,我向你们发出紧急呼吁!
  •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物质实体,也是精神实体。不同国家的文化具有不同民族风貌和地域特征,它既意味着一个国家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总和,也标志着一个国家现阶段物质和精神文明发展达到的高度。一个国家的文化是一个国家的智慧和性情的 象征,也是一个国家潜在的灵魂和精神骨血。不同的文化具有各自不同的独特的精神品性,共同构成全人类的财富。
  • 2007年4月的最后一周,美国笔会主办的第三届“世界笔者之声”国际文学节又在纽约隆重举行,来自 45个国家的 150多名作家出席了这次盛会。作家们不仅仅讨论直接影响他们作品的问题,同时也讨论全球暖化、国际难民危机、伊拉克战争和政治折磨等问题。今年的文学节的主题是: “Home & Away”,虚构类型作家和非虚构类型作家的演讲和朗诵等 66场活动在纽约市内的 29个地方先后分别举行。
  • 中国当代“地下文学”本质上是专制体制内潜在的“自由文化”,而文化的自由及其真正“崛起”或“浮升地面”以社会实施“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一个社会兑现宪法所明文规定的公民诸多权利为先决条件。在这个意义上研究、分析、评估所谓南方和北方“地下文学”中的个体或群体,应以人为界别和划分的所谓“南北”双方同时都享有均等的机遇和公平的权利为前提。也就是说,对追求和创造自由文化的个人或群体,若要作出全面的有精神深度的客观比较和公正结论,首先不同个人或群体的精神成果应同样能够经由发表、出版和媒体宣传报导展示出各自的整体轮廓和面貌,以呈现整个社会和一个时代的精神自由、文化上的“多元”和“兼容”,也就是体现出所谓“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的实质和真正实施。
  • 定居在纽约的著名诗人黄翔的新书—中英双语诗集《今生有约》﹐由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东亚研究学院中国语言研究中心出版。日前出版商为其安排了四场文化交流活动﹐包括在该校举行的“对话、诗歌朗诵和书法艺术表演”座谈会﹑“图书动物园”书店签书会外,还有一家全国电台“西岸生活”和与美国西部笔会的交流活动。
  • 东西方首次以现代“诗、书、画”综合表现的人文艺术项目《世纪的群山》,以其“人类性”引起生活在不同社会环境中的人士的兴趣和关注。直到目前为止,该项目中的作品已出现于地球不同地域,在不同场境中以不同形式“展出”或“发表”。
  • 1 纽约的黑夜中有“另一种白昼”,出现在华灯初上的时刻、或沉寂的午夜时分乃至“黎明前的黑暗”中。这是“血肉与精神”人体混合的“非尘累”的白昼、是最具生命魅力的大纽约生活的“白夜”。而纽约“诗人俱乐部”就是其中的一个光环,纽约人在其中的“夜生活”艺术空间绚丽多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