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翔:玫瑰花中聽潮音(2)

黃翔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2

真巧,先前秋瀟雨蘭話剛落音、就見雲空中亮光一閃。太陽出來了、遍地玫瑰紅。眼前的場境,也是往日的延伸。投生於人世,活在「每一個尋常的日子」裏和「兩個人的世界」中。

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人生的每一個日子,都是『情人節』。」人與人之間,無論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乃至女人和女人,活在當下,都是一份「塵緣」!都是超越塵俗和互為知解的精神意義的「天生情侶」和另類的「心靈情人」。

此刻,我突然想起,前幾天的一個「玫瑰色的夜晚」,共同度過這個夜晚的,不是生活中特定意義的「兩個人的夜晚」,而是普遍意義的共同相聚的「一群人的生活」。

那是在紐約郊外斯坦頓島(Statend Island)之夜,它曾是鮮活存在於感知的現實,不經意間已擦肩而過、在消逝的時空中永遠無從追索。

我和秋瀟雨蘭是這個夜晚的參與者和融入者,其主角卻是兩個美國女詩人和一個美國女畫家。兩個女詩人,來自匹茲堡,認識我時還是女大學生;女畫家我沒有直接同她面對,而是秋瀟雨蘭同她結識和交流,我只是從當夜展示於現場螢幕上流動的「畫」中結識她的。

這是一次「色彩和線條」中的藝術的會面,心中有一種難以用語言、文字外化的感受;至今對她的畫,心中都覺得非常有精神層次,而絕非那類浮泛的稍縱即逝的印象。

玫瑰在夜晚開放,它也開放在白天,人生應該是斑爛的「玫瑰色」,「每一個日子」都是一朵綻開的玫瑰花,無論它是黃玫瑰、紅玫瑰抑或黑玫瑰?在這個意義上,人類個體或群體生活的本色,都與世俗「權力政治」和「功利得失」無關,與令人厭惡的「意識形態」絕緣,也與各式信仰選擇、衝突和對立無涉。

生活就是「刹那明滅」的生活。歲月就是「擦肩而過」的歲月。人生是什麼?它是短暫的「花季」,而人卻是「花」的本身!生命的「花朵」有天然綻放的權利,它需要的是陽光和雨露,而不是暴力的摧殘與踐踏!請珍視生命,無論是生活中的白晝還是夜晚?無論是今生的整個歲月、還是當下稍縱即逝的瞬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要剖析中國當代政治和它的現行社會體制,離不開早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就已經開始的潛在文化衍變;要透視1978—1979年的中國民主啟蒙運動或「民主牆運動」,也離不開與官方文化同時並行的在野的民間地下文學活動。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強勢的地面河、是公開而「合法」存在的明流;一個是政治高壓下的弱勢存在、也即「非法」的地下「文學潛流」。
  • 在民主牆被封殺、我們被逮捕之前,我們由貴州高原出發,先後向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北京持續發起過六次衝擊,最後一次形勢已十分危急,仍冒險去了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貼出最後一幅大型橫幅標語:「民主啟蒙運動萬歲!」此人名梁福慶,原為貴陽至北京的火車上的列車員,我們先後多次從貴陽至北京、從北京返貴陽都由他「專列」來去包送。
  • 美國布朗大學以其自由的人文精神著稱於世,早在上個世紀1978—1979年「民主牆時代」開始,人們一提及它的名字就不免肅然起敬,它是最早也是最長期關注始終備受壓抑的中國人權及言論自由的美國著名的大學之一。
  • 我現在給你們寫來此信,是因為出於對你們的信任,媒體應為社會良知和人類公義的體現,為此,我向你們發出緊急呼籲!
  • 文化是什麼?文化是物質實體,也是精神實體。不同國家的文化具有不同民族風貌和地域特徵,它既意味著一個國家物質和精神文明的總和,也標誌著一個國家現階段物質和精神文明發展達到的高度。一個國家的文化是一個國家的智慧和性情的 象徵,也是一個國家潛在的靈魂和精神骨血。不同的文化具有各自不同的獨特的精神品性,共同構成全人類的財富。
  • 2007年4月的最後一週,美國筆會主辦的第三屆「世界筆者之聲」國際文學節又在紐約隆重舉行,來自 45個國家的 150多名作家出席了這次盛會。作家們不僅僅討論直接影響他們作品的問題,同時也討論全球暖化、國際難民危機、伊拉克戰爭和政治折磨等問題。今年的文學節的主題是: 「Home & Away」,虛構類型作家和非虛構類型作家的演講和朗誦等 66場活動在紐約市內的 29個地方先後分別舉行。
  • 中國當代「地下文學」本質上是專制體制內潛在的「自由文化」,而文化的自由及其真正「崛起」或「浮升地面」以社會實施「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一個社會兌現憲法所明文規定的公民諸多權利為先決條件。在這個意義上研究、分析、評估所謂南方和北方「地下文學」中的個體或群體,應以人為界別和劃分的所謂「南北」雙方同時都享有均等的機遇和公平的權利為前提。也就是說,對追求和創造自由文化的個人或群體,若要作出全面的有精神深度的客觀比較和公正結論,首先不同個人或群體的精神成果應同樣能夠經由發表、出版和媒體宣傳報導展示出各自的整體輪廓和面貌,以呈現整個社會和一個時代的精神自由、文化上的「多元」和「兼容」,也就是體現出所謂「百花齊放」和「百家爭鳴」的實質和真正實施。
  • 定居在紐約的著名詩人黃翔的新書—中英雙語詩集《今生有約》﹐由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東亞研究學院中國語言研究中心出版。日前出版商為其安排了四場文化交流活動﹐包括在該校舉行的「對話、詩歌朗誦和書法藝術表演」座談會﹑「圖書動物園」書店簽書會外,還有一家全國電台「西岸生活」和與美國西部筆會的交流活動。
  • 東西方首次以現代「詩、書、畫」綜合表現的人文藝術項目《世紀的群山》,以其「人類性」引起生活在不同社會環境中的人士的興趣和關注。直到目前為止,該項目中的作品已出現於地球不同地域,在不同場境中以不同形式「展出」或「發表」。
  • 1 紐約的黑夜中有「另一種白晝」,出現在華燈初上的時刻、或沉寂的午夜時分乃至「黎明前的黑暗」中。這是「血肉與精神」人體混合的「非塵累」的白晝、是最具生命魅力的大紐約生活的「白夜」。而紐約「詩人俱樂部」就是其中的一個光環,紐約人在其中的「夜生活」藝術空間絢麗多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