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纪(540)

下集-第十二章:前途
孔令平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4)

(二)群体事件—民愤(3)

生产特殊钢材的重庆第二钢铁厂,工厂改制后,生产日渐萎缩,面临工资发不出的危机,原先慕集工人的股金又退不出来,工人生计面临威胁,引发了持续的截路斗争。中共的特务和特警部队在对付他们使尽了手段。

他们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国际歌’,表达出新的内涵,他们意识到自已在中共统治下的奴隶地位,原来的中共党员纷纷宣布脱离中共组织,并公开向社会宣传。

双碑是殊钢厂的中心,工人们拦断了双碑通往市中区的路段。经过很长时间斗争,中共把他们无可奈何,只好另外开通北碚到重庆通道。军警们紧紧包围了罢工范围,禁止罢工车辆越出,封锁与外界的通讯,严禁记者釆访报导,隔断拦路者与外界一切联系。

有一天,拦马路通重庆方向开来了几辆军车,向拦路者说:‘重庆市政府正在哥乐山上开工作会,特邀请你们上山当面提你们的条件,市长在那里公开答复你们,特派我们来接的,请上车吧!’指挥部听到这话正在犹豫,却经不住大家七嘴八舌,性急的已爬上了前面的军车,接着大家喊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且上哥乐山看个究竞”便一齐上了车。

等到车队开到哥乐山,大家下了车,看看开到的地方,却并没看到任何开工作会惯有的会场布置,也没看到一辆市政府的小车。正要询问开车人,司机们已纷纷坐上各自的驾驶台,军车己经启动,开足马力一溜烟的跑了……

工人们对中共堕落到将工人骗到哥乐山倒掉的行为极为愤恨,殊钢厂拦路请愿中军警曾扬言:“打死人算不了那回事,老百姓只要有几万块钱什么事都可搁平,钱不过是国家拿出一叠纸罢了。”

可见在事件中,军警奉了中共指令,对拦路者进行抠打和抓捕,并打死人,然而这留下新的血债又算给谁?

为了平息这场风波,中共对闹事者也作了‘善后处理’,对死者安埋,被抓的参与者释放,拦路者大多都安排了工作,上了岁数都作了退休或内退,将他们交给了民政部门。就这么一些‘实惠’也是工人十几年的长期斗争换来的。

在我生活的城市,各‘改制’厂矿的职工,纷纷为争取增加遣散费和抵制由‘资方’单方面制定的改制方案,走上街头,举行频繁的示威游行。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山峡洗衣机厂,他们选出代表与区、市级地方政府交涉,进行为时十几年的斗争。

就是最没有声势的专用汽车厂,也在厂门张出横幅,遣责趁改制侵吞职工们多年创造出来财富的硕鼠,几次派出代表到国资委和机电公司(中共指定负责改制的机关),进行历时六年的‘破产-改制’谈判,为‘亏损’而被抛弃的职工,声讨无能腐败的中共官员。

民运推动了社会各阶层人们,公交公司为争得自身待遇罢运;摩托车经营者为抵制交通警察的无端罚款,动辄扣车,在北碚街上联合‘的士’司机进行过多次环城示威。

此外为反抗市政管理机关,工商局无止境无理增收高额的营业税、场地租金而开展的小经营主的罢市斗争;教师为政府对待遇的承诺食言,边远地区为极少的工资而罢教事件累次发生,总之各行各业贫苦的职工向中共展开的斗争,方兴未艾。

以上所列均我亲眼目睹,亲耳所闻。

工人为维护生存权的斗争,还带动了市民和农民起来向中共展开维权斗争。 村民因争取村乡基层选举的民主普选,向中共基层组织展开的斗争曾遍及全国。河南郑州市南曹乡七里河村1998年至1999届换届选举中,村民推选的村长提名,被原村中共支部书记杀害,恐怕是农村基层选举一个典型惨案。

这个惨案揭露中国今日的‘民选’遇到层层阻力,根本原因是中共维护一党专制所致。农村中少数靠权力富有者,决不会放弃使他们致富的,那点手中窃据的权力。

因建筑开发商强迫征用土地,而引发的涉及贫苦农民生计的反征地运动,一度遍及全国农村。我母亲当年流放地蔡家场,去年因‘开发’渝北区,向该地居住的农民大兴征地,今年三月农民为征用土地补偿太低,与开发商雇用的打手发生多起斗殴事件,被打伤的农民,至今还在为争取住院期间的治疗费用,向政府控告肇事开发商。

全国因强迫征地而发生的流血事件,不断发生。

城市居民因城市建筑,要拆迁他们久居的贫民窑,眼看自已久居的破屋将被待命铲除的推土机推掉,政府却没有安置他们的新居,或草率给了起居十分不便的另一陋室,而引发贫民们的抗议。脚跟脚地跟着拆迁办人员到政府衙门诉苦评理的事层出不穷,发生抠打阻止拆迁的流血事件,成了民间最多的传闻。

胡锦涛所提的和谐社会,原意在维护独裁政体下,建立唯稳体制,但是病入膏肓的中共独裁政体,把“和谐”,当成与他的祖宗毛泽东“为人民服务”完全一样的欺骗!(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除各级中共大小官吏贪污、包二奶的丑闻闹得沸沸扬扬外,民间闹得最凶的便是‘下岗’。所谓下岗就是失业,穷人一家因此而断了生活来源,刘欢一曲‘再从头’的歌,响遍大街小巷,也不知唱哭了多少下岗、待岗者。
  • 那段时间,我只要一出街,就会看到写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标语到处都是。市民的交谈中少不了这个话题,也不知多少家庭主妇与丈夫为此口角,甚至闹到离婚的地步,贫穷的中国老百姓还要对自已糊口的工资,提心吊胆,害怕被中共‘没收’了。
  • 不愿放弃独裁衣钵的中共执政者,明白自己处在人民的对立面,六四以后,特别加强了对民主运动的防备,对于萌芽中的反政府苗头一经发现,立即斩断。但是腐败使自身百孔千疮,小心防备反而增加了人民的反抗情绪。
  • 亚洲自由电台之声以令折服的语言,在浩翰的天空中织成了一个强大的火力网,无情地射向中共所设置的新闻封锁网链,让一切阴暗角落里用政治欺骗蒙骗老百姓的鬼蜮,现出原形,无法继续得逞。
  • 抗日战争喋血沙场的英雄千千万万,可与日月同昭,我大陆作家却在中共操纵下放弃了这许多的素材不去讴歌,而是写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范傻儿”,以他的粗犷无知和鲁莽,博取低级市民一笑
  • 另一位让日军丧胆的抗战英雄张灵甫,在长沙会战中夜袭张古峰时掉了一条腿。这样的英雄,却被中共诬为杀人魔王。
  • 不知连战在接受中共款待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他住的地方竟是瀛台,这个地方是当年清朝未年慈禧囚禁光绪的地方?安排他住在这里,是巧合呢还是中共有意的暗示?
  • 中共“不谈过去”,反而使它不光彩的过去,变成倍受年青人关注的“敏感”话题。邓小平为了推翻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取而代之,便说,国家己处在崩溃边沿,既如此,又为什么自相矛盾对毛三七开,可知不让人说真话,正好暴露了中共一贯的欺骗脸嘴。
  • 自邓小平执政以来,最大政绩,无过于麻将的普及,八十年代五讲四美风行一时,扫黄禁赌虽风声大雨点小,一般小百姓行赌还要藏着玩,后来,生意做大了,为官者应酬所需,赌场愈多,赌资愈大,赌风益盛。
  • 这几年,残迹的乞丐可以推着一架破旧的小车,放着民间傅统的哀歌,向路人乞讨。若是在饥寒交迫的毛泽东时代,谁敢在大街上公开说一句‘我泠,我锇’,发一声‘你们发发善心救救我吧’的求救声,必会受到警察严厉盘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