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政工牵藤(11)

作者:宋唯唯

家乡,春回大地,艳阳天,油菜花铺天盖地,播种过的原野上,春麦茸茸地绿了一层。(伊罗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冬至的那一日,牵藤特地来给东家奶奶告假,为荷荷请一天假,去过小年。她带了荷荷下山,在马路边的月台上,等公共汽车。这是荷荷第一次在深圳上街呢,车流如川的街,街边鳞次栉比的楼和厦,那么多的人。荷荷随着牵藤下车,走过过街天桥,又走过黄琉璃面嵌长对联的石牌坊,就进了村了。村落里的楼矮些,更密了,前胸贴后背的样子。荷荷头一次来,只见满目都是水果摊,鲜艳的衣服档口,摩托车遍地,见缝就钻,比人走路还灵活。空气里充满了气味、声音。摩托车突突突的,汽车喇叭嘀嘀嘀乱掀;音像店的大喇叭唱着振聋发聩的情歌;水果档上,榴梿、香蕉、芒果、山竹、甘蔗汁在阳光下蒸腾的香气,熟透了的果香,香过了头。还有颜色,果子的颜色,榕树、影树、紫荆树开花的样色,鲜艳的衣服飘舞在风里,一层一层的阳台,一径摞上去,斑斓满目的颜色。荷荷兴奋地紧随着牵藤,走在她身后,这么热闹啊,又亲切又拥挤的热闹,这符合她记忆里的赶集和上街。她随着牵藤穿过曲折的小巷,进一扇门,径直上楼梯,满屋子的人都在说话,切切入耳的,都是乡音。

房子是岭南式的阔达,宽大的客厅,敞敞的大阳台,地板是浅色方块大瓷砖,然而,给这群老乡住成了腌菜坛子。卧室里,客厅里,靠墙放的都是架子床,上一层,下一层的,一层架子一户人家。客堂上布满张开的折叠式桌凳,桌上堆了丰富的装着瓜子、糖果的塑胶袋,几个中年男人坐在桌边抽烟,笑容祥和地拉着家常,手里捧着装了热茶的塑胶杯,杯口的烟雾袅袅。开了牌桌,一桌扑克,一桌麻将。

看见牵藤领着荷荷进门,居然有人认出了她的脸,亲切地叫出她爹娘的名字,说,这家的女儿这么大了呀,生得真好看。荷荷发着怔,还没认出人来,眼眶里迅即地蒙上一层泪。

厨房里的大锅上,蒸笼里分格里蒸着梅干菜扣肉,鲜鱼、南瓜,冒出浓郁的白色的蒸汽,洗碗池里泡着青菜、辣椒,电饭煲里,煲着龙骨汤,还有刀咚咚地剁着砧板上的葱姜蒜,浓郁的,芬芳的香,来自切破了的果仁。

牵藤一进屋就被几只手热情地拉住,要她坐下来讲话,要她接手打一局,更有厨房里的,和她商量功能表,何时开席,酒和饮料够不够。你若是看见牵藤此时的落落大方、顾盼生辉的派头,真的好难想到她平日的样子,那个笑容卑微的家政工阿姨。她风尘仆仆,身体散发着汗水的酸,她走在曝烈的热带阳光下,高楼峡谷间的一片阳光,投射出她孤单而忙碌的影子……

阳台上早汇聚了一群时髦少女,穿了珠片绣花牛仔裤,毛衣,裹着她们骨骼结实、丰硕的身体,是青春的,活泛的,处于劳作和生长之中的身体。此时看见荷荷,便一齐向她打量过来,那目光都不是望,也不是看,只是瞥一眼,带着各自的轻描淡写的好奇,面容也一齐是矜持的,正色的淡淡然。

荷荷呢,手里抓了一把瓜子握着,被牵藤在背上一推,便喜气洋洋地汇入女孩们之中。笑咪咪地,你看着我,我回看你,那气氛,温柔而矜持的,显得大家都不是村子里没心没肺的丫头了,是见世面的淑女呢。一会儿,嗑瓜子嗑出了颗坏仁,呸地一声,连连地吐,就个个都笑了起来,就彼此问候起,你在哪儿做事?哦,工厂哦,可辛苦了,你呢?我,没你好,我是做保姆,看孩子的。怎么不好,保姆工资高的,就看遇的东家好不好。还有在玩具工厂做事的,专给布娃娃套上衣服,巴掌大的小裙子,小西服,还安眼珠子,好玩吧?还有在服装厂串珠子,看着像玩意活儿,可是,一天串一万颗,眼睛都瞎掉了呀!

话兜兜转转至此,才自自然然地互相说起,自家的芳名,家住家乡的哪一个村落,哪一台人家,掏出手机,留下了彼此的联络号码。说说笑笑间,饭桌摆好了,招呼男人们坐,酒杯斟满,余下的是女孩儿们。伺候客人的,都是牵藤这些,中年妇人们,她们敦厚的身形,宽宽的笑容,郎郎地,在酒桌间扬起。男人们粗鲁地赞美她们,越老越宽啦,宽得像老家的磨盘,像老屋的一扇门板!啊呀,要犁你这么一垄田何其费力!不正经的,喝你的酒罢,糯米蒸牛肉还塞不住你的那张嘴!这个蒸肉做得好呢,记得当年我们挖大河,你在大堤上烧伙,汤和洗脚水一个颜色一个气味呀!当年你可是没如今这么能干!我记得的。厨艺这么好,再好吃如今也只吃个心里悔,何事错过了你呢?不曾娶回家?你心里也后悔无?后悔你说话!

菜是大钵大碗,油荤充裕的。男人们围着桌子喝白酒,饮料也很丰盛,橘子汁、雪碧、可乐、椰汁、王老吉凉茶。荷荷们文雅地夹着蒸肉,小心地将海鱼的鱼刺吐在纸碟子里,捧着纸杯子喝着饮料,她们红着脸,互相递着眼神笑,津津有味地听着这些妇人和汉子们,老不正经地调笑。(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林荫道两端的公寓楼,静静地泊在晨光里。牵藤笑咪咪地和楼门保安道过早安,就上了电梯。这是她一天里的第一个笑容,那种带点羞涩、拘谨,脸红红的笑容。一个得体的家政工的笑容。
  • 窗外的大风吹拂着椰子树,树荫婆娑,牵藤爱惜这午后舒适的,略略倦怠的时光。远方的风正在吹拂她家乡的原野,热热的风,辽阔的麦浪。
  • 待车开了,牵藤缩回贴在窗玻璃上殷勤应承的笑脸,一看荷荷,满脸的泪水,正扭过头,眼睛紧紧地看着父母,轮胎驰过泥土路面,扬起的灰尘弥漫,爹娘就措着手,肩并肩,矮小地站在黄尘里,尽力地望着随车而去的女儿……
  • 是六月的平原,还乡路上全是郁郁莽莽苍翠的颜色,空气里充满了油菜成熟的香味。沿途的大南风烈烈地吹着
  • 牵藤在下午的满室西晒里,擦玻璃,拖地,她出着大力气,做得挥汗如雨的,荷荷站在她身边,她热乎乎的肉气,铺面而来,中年妇人,熟透了的肉气,带着汗水发酵了一日的味道,令荷荷觉得亲,还有种,近乎沮丧的难过,她心疼她的劳苦,陀螺似的一天运转。
  • 牵藤呢,她的殷勤、活泼、本分的笑容张罗了一天,此时也累了,笑不动了。平着一张脸,平着手脚,也没心劲再收敛动静了,她打开水,哗啦哗啦地淘洗拖把,擦过地板,家俱擦擦,碗洗一洗。写字楼小姐盘腿坐在沙发上,膝头搁着一只笔记本电脑,上网打发着时间。她火眼金睛地监督着牵藤。
  • 据说这是家乡的风俗,新娘第一次上婆家要跑得快,今后这个家才发得快。 我们家的宴席是摆在院坝里的,叫做坝坝宴。
  • 地里的禾苗干得成了柴禾,一根火柴就能把地里的庄稼烧得干干净净。我们家乡的姑娘长大了都想嫁到山外去,那里自然条件好,劳动轻松还吃得饱饭。
  • 事情过了一个月,我才知道,不是区上没有通知我,而是我的大学名额下到公社时,被人替换了。
  • 社员们都为她感到高兴,纷纷祝贺她脱掉了农皮,吃上了国家粮。贺春桃却高兴不起来,她手里拿着受尽屈辱换来的一纸通知书,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眼泪汪汪地直往下流。
评论